第九章 不稀罕当你们江家人
作者:耳一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20-06-06 09:24:14 全文阅读

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周婶来叫她的时候,腿都有点麻了。江夫人叫她干嘛呢?江希晴疑惑的朝周婶看去,她的脸色很不好,希晴能感觉到,这种不好是冲着她的。

没再多问,她跟着周婶下了楼。由于不想被人看到腿上的伤,她穿了长袖长裤,伤口在布料的摩擦下有点痒疼痒疼的,走得就有些慢了。

周婶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许是忘了江希晴身上的伤了,不停的回头催促她走快点,夫人要等急了。

直到下楼,希晴都不知道江夫人找她干嘛,倒是一双怒视的眼睛正定在她身上,江夫人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

希晴被这句话搞懵了,站着跟傻子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瞥过沙发上另一张面孔,江思伊眼睛红肿,脸色难看的像被刺激过一样。

“问你话呢,你说,你为什么要弄坏伊伊的大提琴!”江夫人厉声责怪道。

“什么大提琴,我根本没见过啊。”希晴才看到倒在沙发上的大提琴,琴身光泽亮丽,此刻却断了根弦。

“别狡辩了,这东西一直在伊伊的房间,只有你,只有你这个外人进去过!”蒋静媛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端庄,一句一句在为她的女儿伊伊讨回公道。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没碰过什么大提琴,更不可能弄坏它。”希晴努力为自己辩解,可只是徒然无功,没有人相信她,就像江夫人说的,她只是个外人。

希晴苦笑着看向江思伊,她还在为自己的大提琴而哭泣,柔柔弱弱惹人怜爱。

这时门开了,江思慕回来了,看到眼前这对立的一幕,有些惊讶,但看到沙发上的江思伊后,又展颜一笑,温和的说:“你来了,伊伊。”可看了一会又觉得不对劲,思伊好像是在哭。

“伊伊,你怎么了?”江思慕连鞋都没换,就赶紧走到江思伊身旁,轻声问她。

“那就要问她了,思慕。”江夫人还是满腹怒气,没好气的说,“就是她,弄坏了伊伊的大提琴!”

闻言,江思慕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他冷漠的看着希晴,一对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带着怒气冷冷的开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希晴无言的摇摇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她反复说着,“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

“你说不是就不是?弄坏伊伊的东西还想狡辩,江家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你走,我们江家不欢迎你!”

静媛说她不想吃了,没胃口。

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

只有你这个外人进去过。

江家不欢迎你。

每一句都扎进希晴的心里,她忍无可忍,冲他们大叫:“不稀罕当你们江家人,谁爱当谁当!”

几乎是喊破喉咙的一句话,江希晴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每一步都跑的很用力。

从前她有多期待能有个温暖的家,现在她就多难过伤心,心好像要被击碎了一般。好想回到北方小镇的家啊,她的哥哥林家铎肯定不会让她受这种委屈,肯定会把她护在身后,做那个相信她的人。

不知跑了多久,希晴停了下来,睁着迷茫的眼睛,看着周遭陌生的环境。这是一段通向市中心的公路,路的尽头是灯火辉煌的闹市。风吹的她整个人都要倒了,她抬头看到上空积聚了一团乌云,浓稠的像是搅拌了夜色。

看来是要下雨了。密密麻麻的痛感袭来,绷带已经被裤子蹭掉了,伤口粘在了裤子上,每走一步,都是痛苦的来袭。希晴咬着牙,一瘸一拐的向前走。不管怎样,都不能回去。

江思慕看着门外浓稠的夜色,风呼啸的刮过,猛烈的拍打着树叶,似乎要带走什么。江希晴跑了,屋子里的争吵停止了。江思慕才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好像被剜去了一块。他有些疲累的换了鞋,坐回在沙发上。

江夫人不以为然的嗤笑,“量那丫头也跑不远,真是乡里来的小丫头,还敢跟我顶嘴,就不该让她进江家的门。”

“妈。”江思慕无力的喊道。

“行行行,我不说了。”江夫人这才停下她的嘴,“思慕啊,你看思伊是不是瘦了,真让人心疼。”

江思慕无声的盯着江思伊看,不知是不是他花了眼,思伊好像有些开心,此刻脸上的泪痕也干了,他下意识的问出口:“伊伊,你是怎么知道大提琴是她弄坏的?”

“哥哥,我的大提琴一直在我房间里练琴的小屋子的,我也不觉得会是希晴姐姐做的。”江思伊红肿的眼睛此刻又滴下了几颗泪,哽咽的说, “可是,希晴姐姐是不是怨我抢走了她的一切,想报复我才……”

“傻孩子别乱说,这一切都是你的,没有谁抢谁的说法。”江夫人听了她一番说辞,轻声安慰着她。刚才的她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现在倒是安静了下来,颇像个慈母。

江思伊依偎在江夫人怀里轻轻啜泣,角落里的大提琴落寞的没有一丝温度。

江思慕上楼洗澡,路过思伊的房间,鬼使神差的,他打开房门去看了一眼,房间里一尘不染,床上的东西平整,玩偶好像还是在原来的位置,这里几乎没有一点江希晴的影子,再走近一步,他看到墙边放着她的行李,漱口杯露出了一角,他感觉呼吸一窒,冷着脸去了盥洗室。为什么看到时刻准备离开的她,他就这般不舒服。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晚饭,江思伊聊了会儿天准备离开,江夫人吩咐家里的司机去送她,刚出门,迎面碰上了回来的江老爷子。

“爷……爷爷。”江思伊胆怯的问好。

江夫人一脸紧张的开口:“爷爷,伊伊是回来取东西的。”

江老爷子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即开口:“取完了就回去吧。”

“好的,爷爷。”听到爷爷没有怪罪她,江思伊赶紧跑去玄关换了鞋,跟着司机出了门。

“爷爷,明叔还在吗?”江思慕从沙发上坐起来,轻声询问。

“我已经让他回去了,怎么了?”江老爷子疑惑的走去沙发,惯常的拿起了茶盏。

“去找人。”江思慕简短的说着,就去玄关换鞋了。

“思慕!你去找她干什么。”江夫人这才想起跑出去的江希晴,一脸慌张的盯着江老爷子。

“谁不在家?”江老爷子这才发现一直没看到希晴,本以为她睡了,但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江思慕欲言又止,盯着角落里的大提琴,眼神黯淡,“是江希晴。”

同时,外面劈里啪啦的下起暴雨,雷声震耳欲聋,屋子里的灯火似乎摇摇欲灭。

“她怎么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江老爷子被茶水呛住,颤巍巍的放下茶盏,脸上显然是动怒了。

“是因为……”江思慕看了母亲一眼,只是说,“两个小时前走的。”

“是我把她逼走的,怎么样,谁让她小小年纪不学好,弄坏了伊伊的大提琴!”江母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直直的把话说了出来。

“蒋静媛!你简直是荒唐,有你这样对自己亲生女儿的吗!”江老爷子大怒,指着江夫人气得手一直在哆嗦。

最后一句话刺的江思慕心口在痛,他又何尝不是把她逼走的一份子。

“快给明管家打电话,去找人!”江老爷子瘫坐在沙发上,宅子外面暴雨磅礴,浓稠的夜色卷着风雨,似是天空愤怒的低吼。

路好像走不到尽头啊,希晴走的疲惫极了。暴雨突降,将她淋得湿透。她落魄的躲在公交站牌下,头痛欲裂,每一处伤口都在向她呐喊。

已经很晚了,楚家的车在半路抛锚,等了好久才又修好,还没开一会就下了暴雨。楚光曜看着浓密的雨气,雨水滴答滴答打在车窗上,心里有些烦躁,但还是让司机开慢点。

“少爷,还好车子修好了,不然我们就要困在路上了。”小张竟还觉得有些幸运,楚光曜无奈的扶额。

“以后定期维修车子,再出现这种情况就扣你工资。”楚光曜丝毫不客气的开口,而后又漠然地盯着车窗,忽然看到公交站牌下有一团什么东西,像是蜷缩成一个团的人。

“小张,倒回去,停在公交站牌那儿。”楚光曜命令道。

小张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照做了。楚光曜翻出一把伞下了车,淌过积水的路边,很快走近了那一团东西,小东西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湿漉漉的长头发遮住了整张脸,楚光曜看不清是谁,但感觉应该是个女孩子。

希晴觉得很冷,意识模糊中感觉有人在朝她靠近,整个人忍不住颤抖起来,她以为是江家的人找来了,她强撑着,嘶哑着嗓子冲那人喊:“我不回江家,你走,你走!”

怎么这番田地还那么嘴硬。楚光曜被女孩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到了,他轻声询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充满磁性的声音温暖又疏离,希晴忍不住鼻子一酸,她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却撞进了一双漆黑的眸子,高挺的鼻梁下嘴唇抿成了好看的弧度。

这个人,好像,好像他啊。

希晴的意识变得混沌,眼前的人被雾气蒙住,她只能拽住他的衣角,晕倒过去。

“少爷,这……这怎么办啊?”小张冒着大雨跟了过来,看着晕倒的少女,一时没了主意。

“带回家里吧,要麻烦家庭医生来一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