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希希何时弄坏了大提琴
作者:耳一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0-06-08 23:54:01 全文阅读

家庭医生看过后,说是淋雨受了风寒,有点发烧。

“等病人醒来后给她吃点药,最好能吃点清淡的食物。”家庭医生叮嘱道,王妈在一旁连连点头,等家庭医生调好吊水后,把他送至了楼下。

第二天江希晴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自己轻快了不少,但还是对这陌生的房间发愁。

回忆断断续续,她记不得是谁把她带过来了,此刻也无睡意,她摸索的下了床,也是才发现自己换了衣服。

开了门,迎面碰上一位带笑的中年女人,她声音洪亮,“小姐醒了啊,我正准备来看看呢,楼下煲了小米粥,喝点暖暖胃。”

江希晴确实觉得有些饿了,跟着中年女人下了楼,盛了小碗粥慢慢喝。

“请问现在几点了?”填饱了肚子她突然想到今天是上学的日子。

“已经九点半了。”王妈收了碗,温和的说着。

“啊?我睡了那么久吗?”希晴懊恼着,怎么能刚上学就旷课。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听口音像北方那边的,但是模样……”王妈盯着她的脸瞧了瞧,笑了,“模样倒是像南方人,瞧这巴掌脸,是真真的好看。”

希晴害羞的抿了抿嘴,说:“那个,把我带回来的是你们家主人吗?真是太感谢了。”

“你醒了?感觉身体怎么样?”从楼上走下来一位女士,微微自然卷的头发,用钻石发夹固定住,脸上未施粉黛,却异常的好看,像画里走出来的人。

希晴看的忍不住脸红,腼腆的开口,“已经好很多了,谢谢您。”

“吃东西了吗,想吃什么我让王妈给你做点。”兰姿踱到希晴身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退烧了,医生说退烧了吃些药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温暖的手敷在她的脑门上,一股暖流传至她的全身,希晴鼻子一酸,说:“吃过了,谢谢您的照顾。”

“我是个做母亲的,昨儿见你淋了那么大的雨,忍不住替你母亲心疼你,不想你受苦。”兰姿软软的语气让人如沐春风,又问她,“你家在哪?我派人送你回去。”

希晴愣住了,她的脑子里只有北方小镇的家,可是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能说。

兰姿见她沉默,许是猜到她是从家里跑出来的,便说:“是你家里人对你不好吗?怎么那么大的雨你都敢跑出来?”

可能是面前的女人太美好了,每一句都温柔的融化在她心里,希晴斟酌着开了口。

“我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可是那个地方对我而言不是家,是牢笼。”

“我是多余的那个人,是我的到来破坏了他们的圆满,所以他们讨厌我。”

“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们。”希晴眯起眼睛笑了笑,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我们中的每个人都在体会与亲人分离的滋味。”

兰姿听得很是动容,搂住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她的背,“没关系的,你年纪还小,不要独自承担那么多事,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怕。”

泪眼朦胧的她小声啜泣着,不知何时,宅子的门开了,少年带着一股风进了门。

楚光曜看着低声啜泣的希晴,脸色很不好,“妈,你欺负她了?”

“……”

兰姿看着自家的傻儿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希晴好容易擦了擦眼泪,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没有,阿姨对我很好。”

“林希晴,你什么时候去了江家?”我怎么不知道。楚光曜把最后一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楚……楚光曜?”希晴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话说在小镇的日子里,他们也有三年没见了,时过境迁,她还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他了。

每次都是那么狼狈的和他见面,他也在一次一次的拯救她。

见希晴在走神,楚光曜上前挥了挥手,说:“问你话呢。”

“抱歉,没能有机会告诉你,我是前两天来的江家。”希晴低了低脑袋,说话没精打彩的。

一旁的兰姿听出了端倪,好奇的问道:“这么说,你是江家接回来的那个孩子?”

希晴点点头,兰姿又问:“他们给你撵出来了?”

“是我自己跑出来的。”希晴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光彩,头也低了下去。

兰姿在脑子里想了一遍希晴刚才说的话,想明白了些,复叹了口气,“静媛还是过不去这个坎,真是苦了你了。”

楚光曜看着毫无活力的希晴,嘴巴抿成了一条线,面目表情的说着,“我听思慕说了,江家在找你,找了一晚上。”

说着楚光曜又加了一句,“我没说你在我家。”

“阿曜,这么说,你是逃课回来的?”兰姿突然意识到这个时间儿子应该在学校上课才对。

“我还不是怕你把她送回江家。”

“你妈我是这么草率的人吗?”

兰姿一想到儿子对她百般不信任就生气。

“好了,你现在赶快回去上课,我带这孩子买套衣服,然后去一趟江家。”兰姿催促楚光曜去上课,楚光曜却百般不情愿,“妈,江家那样对她,你还要把她送回去?”

“谁说我要把她送回去了,我是去探探江家人的态度。”兰姿对儿子的热心肠感到奇怪,他可是从不管别人的事情的。

今天是江思慕独自一个人去学校,空空的后座反而让他有些不习惯,熬了一晚上的眼睛夹杂着血丝,眼底下青了一片。

方叔同样折腾了一宿,从江家到市区的的监控都查了一遍,但还是有些死角的地方。总之一句话就是,啥也没查到。

方叔宽慰了他几句,让他好好上课,别想那么多。

江思慕冷着脸,没说话。下车的时候却碰到了鹿奚川,鹿奚川嬉笑着同他打招呼,看了看她身后,发现没有江希晴。

“思慕哥,你妹妹呢?”鹿奚川意识到说错了话,慌忙改口,“啊,不是,江希晴呢?”

“不知道。”江思慕对他的改口有点介怀,脸上的寒霜又厚了一层。

什么情况啊。鹿奚川对江思慕忽冷忽热的性格真是摸不透。

此刻的江家,江老爷子一整宿都没能睡好觉,明远戍的消息也是时好时坏。江夫人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江老爷,楚家夫人来了。”面对客厅里低迷的气氛,周婶也是小心翼翼的怕说错了话。

“这都怎么了,怎么屋子里暗沉沉的?”兰姿和气的说着话,悄悄打量着二人的脸色。

“兰姿姐,我把自家的孩子弄丢了。”蒋静媛红了的眼眶此刻又滴下了眼泪。

“静媛你说的可是思伊这孩子,你放心,她在阿曜姑母家被照顾的很好。”

江老爷子闻言冷哼了一声,蒋静媛慌忙说,“不是的,是前天儿刚接回的孩子。”

“哦?那孩子怎么了?”兰姿询问道。

“那孩子,她弄坏了伊伊的大提琴,说了她几句,她就跑了。”

兰姿把注意力放在了大提琴上,问道:“可是我从英国邮寄回家送给思伊的那把大提琴?”

“正是。”蒋静媛轻轻偏了头,指了指沙发旁的琴盒,“还在那儿呢,断了根弦。”

兰姿凑近打开琴盒,看了看,笑了,“静媛,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你还是叫思伊来家里一趟吧。”

“思慕哥,你知不知道阿曜哥去哪了啊,打球都找不到他。”鹿奚川可怜兮兮的抱着球,一下没一下的提着脚边的石子。

江思慕默默走在前头,没吭声,反正楚光曜听了他讲的事情后整个人都不见了,好几节课都没来。

“多亏了昨天的大雨,我们可以去室内篮球场,一展雄风了。”鹿奚川像个吵闹的陀螺,耳钉一闪一闪的晃着他的眼。

正当他烦心的时候,江思伊朝他走了过来,他却没注意,倒是鹿奚川先看到了。

“江思伊,这么巧又碰到你了。鹿奚川不太喜欢江思伊,就是感觉这个女孩子没什么性格,黏乎乎的没意思。

‘没意思的江思伊’朝他们甜甜一笑,“哥哥们好。”

转而对上了江思慕的眼睛,看他一副没精神的样子,用百灵一般的嗓音说着,“哥哥,你都黑眼圈怎么这么重啊,晚上没睡好吗?”

江思慕看着江思伊,说:“嗯,确实没睡好,她,还没有找到。”

江思伊这才想起那个占着她的房间的女孩,脸色微微一变,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弯着嘴角说,“都是我不好,要不然妈妈也不会那么生气,希晴姐姐也不会伤心的跑走了。”

“你们说什么?”鹿奚川刚开始还无聊的听着他们兄妹寒暄,结果才知道一上午没见人的江希晴居然失踪了。

“江思慕,她可是你妹妹,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她吗?”早上居然还说不知道,鹿奚川简直就要气死了,看都没看他们,扔下球就跑了。

江思慕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呵,自己居然又被这小子给教育了一番。

“哥哥,鹿奚川怎么对你这么凶,又错不在你,还不是因为她弄坏了……”江思伊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电话里母亲告诉他,把思伊带回家一趟。

江思慕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团,看了看江思伊,轻声说,“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