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内讧
作者:耳一  |  字数:3444  |  更新时间:2020-07-01 20:00:01 全文阅读

眼罩和嘴里的东西被扯了下来,还有人给她松了绑腿的绳子,刺眼的光亮让她有些不适应,面前的人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看不清楚脸。

还没等她细细看下去,就被人戴上了口罩,根本毫无温柔可言,口罩的带子瞬间弹红了她的耳朵。希晴也只能害怕的低下头,不敢再看他们。暂且不说记住这些人的样貌以后可用于指认,她能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现下该怎么办才是最主要的。

一行人推着她走进了一家浴池,金房洗浴中心,在S市也算口碑比较好的,很多富商都会来这边消费。一行人只是简单的跟前台打了个招呼,就浩浩荡荡的进了电梯。

希晴此刻满腹疑问,似乎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和他们认识。不等她想太多,就被推进了一个房间,摘下了她的口罩后又绑住了她的腿,不仅用抹布塞住她的嘴,还用胶带缠了一圈。然后很快出了房间关上了门,咔哒一声上了锁。

手和脚都被绑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也说不了话,莫大的恐惧包围着她,她想哭却一滴眼泪都没有。也不知道那群人把她丢到这里是何用意,只是绑架吗?

未知的恐惧让她忍不住颤抖,偌大的空间里只有阵阵寒意,江希晴扭着身体四处摸索,触摸到的却只有冰凉的地板和墙壁。嘴巴也发不出声音呼救,她艰难地挪着身体,勉强站直去够门把手。估计早就上了几道锁了,根本就摁不下去。

江希晴颓丧的坐在门口,用身体一下一下的撞击门板。

怎么办,谁能来救救她。

少年宫的大礼堂里,阵阵鼓掌和喝彩声响起,不乏有亲朋好友前来为自家孩子加油。前排的席位上少年紧蹙眉头,时不时地看一眼手表。在他身旁的江夫人化着精致的妆容,瞅了一眼有些坐不住的江思慕,轻笑了一声,“伊伊待会儿就上台了,不要急。”

江思慕缓慢的摇头,看着手机发给希希的最后一条信息。

—学校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信息发出去了好久,却久久无人回应。

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小步快走到礼堂门口,江夫人惊诧的叫住他,他不理会。

他反复拨打着明叔的号码,一直显示是无人接听,他总感觉心慌,现下一个两个都不接电话,他也没心思在这里看演出了。

他朝里面望了一眼,江思伊已经盛装打扮出场了,工作人员帮她安置好大提琴。江夫人一直在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江思慕左右思量,还是先穿过观众席走了过去。江思伊看到他和母亲来了,冲他们甜甜地笑着,高昂的天鹅颈此刻更是流光溢彩。

江思慕礼貌地回笑,打断母亲向江思伊投去的火热视线。

“母亲,您可知道明叔的去向?”

江夫人正一脸慈爱的盯着思伊看,听思慕这样问,偏头想了片刻回道,“他随老爷子去郊区墓园看望故友了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江夫人注意到思慕的脸由红转青又转白,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母亲,明叔是何时和爷爷一起去墓园的?”江思慕拿出了手机,迅速翻出联系人希希的聊天框。

“我记得应该是10点钟左右,怎么了?”手机的亮光把江思慕的整张脸照成青白色,他看到希希发给他的信息时间是上午12点45分,而明叔那会定是已经早早到了墓园。

不好。江思慕顾不得跟母亲解释,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礼堂。

“现在有请少年宫大提琴A班江思伊同学为大家带来大提琴表演——天鹅独奏。”

观众席中掌声雷动,一束光打在江思伊身上,她甜甜的一笑,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贪婪的表情,棕色的小皮鞋轻叩舞台。刚才江思慕和江夫人的对话她都听见了,有点烦人呢,虽然被发现了。

可是现在,江希晴应该已经在驶往越南的轮渡上了吧。

待在墓园的这段时间里,明远戍的手机一直处于飞行模式,尚不知晓外界发生的事情。

“远戍,现在几点了?”江老爷子走了许多路,有些体力不支,微微喘着粗气。

“老爷子,将近三点钟了。”

江老爷子凝神想了片刻,说道,“秋敏的大哥住在附近,你载着我去一趟。”

“好的,老爷子。”

明远戍驱车载着江老爷子去了郊区的一处宅子,四周冷冷清清的。下车时明远戍将后备箱中准备的上等茶叶和燕窝等补品拿下来,跟着江老爷子去了已故江老夫人大哥秋华的家。

虽是没有事先打招呼,但老一辈的人最不喜迟到的会面,只要肯当下来便好。两人在院子里喝茶谈心,明远戍自觉地待在车子里等待。

恍然间他想起今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于是关掉了飞行模式,一瞬间大量的信息和未接来电涌来,其中最多的是思慕少爷的。

—明叔,您和希希处理好事情了吗

—明叔,您的电话打不通,请打给我

—明叔,看到信息请回电话

—明叔,我真的有事找您,大事不好了

明远戍看到最后一条,大事不好四个字让他瞬间急躁了起来,他立刻拨打了江思慕的电话,等待的间隙,他默默祈祷,只希望事情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不在家吗?学校问过了没有?”

面对鹿奚川的询问,江思慕只能一遍遍的摇头,无奈的耸耸肩。

“学校问过了,说今天希希根本没有回过学校,学校也没有事情找过她。”

江思慕想着在西福烤肉店希希发给他的消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的眉毛用力的拧在一起,忧心的对鹿奚川他们说,“我们应该是被骗了,那条信息,根本不是希希发来的。”

闻言,鹿奚川和楚光曜露出吃惊的样子,一抹怖色唰地染上鹿奚川的脸,“不是吧,那会是谁发的,那希希呢,希希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楚光曜受不了鹿奚川那张聒噪的嘴,厉声止住他,“行了你别说话了,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可是……”鹿奚川也不敢乱说话,小声的询问道,“那你们有没有联系到希希?”

楚光曜举起他的手机,打给希希的20多通电话,全是未接,红色的字体分外刺眼。

空气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力感萦绕在少年们的上方。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寂静,少年们手忙脚乱的寻找声音来源。

江思慕这才后知后觉的接了电话,是明叔的声音,“思慕少爷,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叔……”江思慕艰难地开口,“希希她,不见了。”

明远戍的呼吸声瞬间急促了起来,他反应了好一会才从失态中恢复过来,复沉着的开口,“思慕少爷,希晴小姐怎么会不见了,她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江思慕和楚光曜他们对视了一眼,眼神里是满满的无奈。江思慕捋了捋事情的发展过程,跟明叔前前后后讲了一遍,明远戍耐心的听了整个过程,眉头也皱得越来越深。

“思慕少爷,您最后一次见希晴小姐是在哪?”明远戍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是……是在西福广场的流火烤肉店。”江思慕仔细回想了一下,其实在这之前他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总感觉自己遗漏了什么。

“不对,应该是在西福广场三楼的公用厕所。”楚光曜插了一嘴,他的瞳孔异常的幽深,冷峻的气息遍布周身。

江思慕这才恍然大悟,对着话筒又说了楚光曜刚刚说过的话。明远戍此刻只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当即嘱托了他们几句。

“你们几个记住不要乱跑,对方应该对我们江家有一定的了解,擅自行动说不定会有麻烦,等我回来再作打算。”

“记住了明叔,您路上小心。”

然后是嘟嘟嘟的挂断声,鹿奚川整个人急躁的不行,“那我们不赶紧去西福找人啊,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可明叔嘱托我们不能擅自行动。”江思慕眼底尽是不忍,他一向知道有些时候不能鲁莽行事。

“明叔不过是担心我们的安危,觉得我们只是小孩子,可我们都不小了,希希都失踪了,我们就这样干等吗?”鹿奚川有了一丝认真的神色, 不知为何,他似乎周身绕着一团火。

“鹿奚川,莽夫不可成事,你就别操心了,先管好你自己吧。”江思慕低头看了眼手机,母亲发了好几条短讯给他。

“江思慕,你别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谁不知道你眼里只有江思伊,你只认江思伊是你妹妹,你一点都不关心希希会怎样!”

鹿奚川像一只暴怒的狮子,眼睛红红地瞪着江思慕。

“鹿奚川,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希希是我妹妹,我当然很关心她。”江思慕还没看清母亲发来的信息,先是被鹿奚川的一番言语刺激到了。

“关心?希希失踪的时候,你在干嘛?你难道没有去看江思伊的演出?”鹿奚川嗤笑着,“只顾得去看江思伊的演出,却忘了你还有个不见的妹妹,你可真是关心她啊。”

“鹿奚川!”江思慕终于忍无可忍,上前一步揪住了他的衣领,一双眼睛如黑夜里的浓雾,看不出情绪。

揪住衣服的手不断收紧,江思慕出声警告,“你闭嘴。”

鹿奚川也被惹怒了,丝毫不退让,一双手紧紧握拳,眼看着就要挥上去。楚光曜再看不下去,将撕扯的两人分开,“鹿奚川你还是小孩儿吗? 希希不见了思慕也很着急,你就不要火上浇油了行不行。”

“阿曜哥,我才没有火上浇油。”平常一向任性惯了的鹿奚川,居然蹲在地上流了眼泪,“希希到底在哪啊,她到底被怎么了,我们都不知道,作为她的好朋友,却一点忙都帮不到。”

鹿奚川越说越泣不成声,“她一个女孩子,肯定很害怕吧。”

一旁的江思慕也收敛了怒气,他轻声安慰道,“现在什么消息也没有,咱不能光往坏处想,不必这么悲观。”

楚光曜也应和,把鹿奚川拉起来,递给他帕子擦擦眼泪。

“我已经叫小张来了,待会一起去西福看看吧。”

“好。”江思慕和鹿奚川齐齐应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