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商场调查
作者:耳一  |  字数:3336  |  更新时间:2020-07-02 22:07:03 全文阅读

西福广场作为S市最大的消费中心,自然少不了投资方的参与,其中尤其江家和楚家占据的股份更甚。所以当楚光曜报上父亲的名讳时,经理的脸色由晴转阴又由阴转晴,一脸讨好的不停点头哈腰,“楚少爷吩咐的,我马上就差人去办。”

“还有整栋楼的监控,我们都要看。”

一听要看监控,经理就有点犯难,“这……”

此时,一个小职员跑过来,说,“王经理,修监控的师傅已经到了,您看……”

王经理迅速瞄了一眼楚光曜他们,先吩咐小职员把师傅带去休息室,等会儿再作打算。

“几位小少爷,不是我不让你们看,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经理,根本做不了这个主啊。”

“那就把你们这能做主的叫来,我们有急事。”

王经理忙不迭的点头,赶快打起了电话。

“我们贺总马上就到,还请几位小少爷先去休息室暂等一下。”听到这儿,楚光曜他们几个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经理就去了休息室。

“我要见你们经理!我要见你们经理!你们经理人呢!”

休息室外面突然变得嘈杂起来,似乎是来找麻烦的。王经理此刻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怎么今天的事格外多。他只好朝着楚光曜他们赔笑,说着,“真是对不住,我去看一眼,有什么事吩咐他们就行。”

这时一个小职员跑了进来,跟王经理汇报情况,“外面那人,逛商场的时候丢了皮包,非怨是我们商场的问题,要我们赔她的损失。”

王经理是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有些生气的说,“保安呢,保安怎么没给人带走?这种事情不是后勤部的人负责吗?”

“保安今天请假了,现在外面没人管这事。”小职员的脑袋低得不能再低了,哆哆嗦嗦的接话。

“我先去看看。”他只好气急败坏的出去。

王经理一出门便看到一个红衣女人双手叉腰地站在门口,气势汹汹地盯着王经理,一上来就指着他大呼小叫,“你,是不是这里管事儿的!我跟你讲,我的皮包丢了,就丢在你们商场,里面有好几万块钱呢,你们商场必须得给我个说法!”

王经理一听就知道是来讹钱的,对着女人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位大姐,你说你皮包丢了,证据呢?况且商场也有明确规定,请各位顾客保管好自己的私人物品,丢了我们概不负责的。”

红衣女人一听经理想要赖账,毫不客气的大声嚷嚷,“证据?丢了东西还讲证据?真有证据那也是在我手上,你看,空空如也!”

她两手一摊,像是闹了个笑话一样惹得路人哈哈大笑。

“做事就是要讲究凭据的,你这样闹,干扰了商场的工作,我们完全有理由把你送进看守所。”

王经理不想跟她无脑吵,安排小职员叫后勤部的人来处理。

而红衣女人似乎一点都不怕,底气更硬了,“行啊,叫警察来,我看你们商场到底负不负这个责任!”

王经理实在不想和她纠缠,当即要转身进屋子里,红衣女人一看他要走,立刻拽住他的胳膊不放,一身劣质的香水味让王经理连连皱眉。

怎么今天倒霉事都摊到他头上了。

休息室里,三个少年,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此刻正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王经理只想公事公办,率先开口,“你先说说,你的皮包是什么时候丢的……”还没等他说完,红衣女人开始叫嚷起来,“问那么多干嘛,调 监控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别老嚷嚷了行吗,监控能是想看随便就看的吗,等我们老总来了再说,你先给我讲清楚。”

红衣女人这才消停了一会,喝了口茶水,说道:“我当时在三楼逛打折商品,正试鞋呢,闹肚子了,本来厕所离得很近,谁知那会厕所门口挂了个牌子说是正在维修,禁止入内。我就只能去二楼了,结果一回来,包没了。”

“那你不是应该去找你丢包的那个店问问清楚吗?跑到我这儿闹个什么?”王经理显然是听得不耐烦了。

“那家店的店主说丢了东西也不是她的责任,我也是跟她缠了好久才来找你的。”红衣女人把一杯水喝到底,这才放下杯子,吐槽的话一直没断过。

“要我说,你们广场的厕所大白天的维修什么,一点都不方便,要不是我来回折腾,包哪能丢。”

王经理还在想是哪里的厕所在维修,他怎么不知道这茬事。正想着,休息室的门开了,一个一身休闲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三个少年往那边一瞟,看到男人身后还有一个人,西装革履,口袋里整整齐齐的方巾,不正是明远戍明管家吗。

“明叔,你来了。”江思慕率先站起来,急忙走到明远戍身边。

另外两个少年也如看到救星一般,目光一直定在他身上。

受到冷落的贺原廷颇有微词,扭头看了一眼明远戍说,“你还挺受这群小屁孩欢迎的呀。”

明远戍礼貌回笑,温和的说,“贺先生又开玩笑了,请便吧。”

不得不说,西福广场面积广阔,各种品牌门面数不胜数,监控室也是有一番天地。无数个显示屏密密麻麻,占据了一面墙的位置。监控员正按照明远戍的指示查找某块时间的监控。

“对,12点30分左右的那段时间,三楼的公用卫生间到流火那家烤肉店一片区域。”四个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屏幕,12点29分的时候,一个少 女急急忙忙的公用卫生间跑去,四人相视一眼,确定是希希没错。

然后过了将近10分钟,都没有人再出来,不仅如此,还有更奇怪的地方是,也没有人再进去。众人凝思苦想,突然一阵高分贝的女声响起,红衣女人指着屏幕说,“看!这就是那个正在维修的厕所,我没骗你们吧!”

众人聚神查看,发现12点40分的时候,一个红衣女人闪进画面,却不知为何女人只是到了厕所门口又气急败坏的走了。

楚光曜他们还想仔细的观摩一下,结果不到几秒钟,画面就消失了,偌大的显示屏,只有这一小块区域全是雪花。

监控员习以为常地说了句,“没得看了,这块区域的监控摄像头坏了。”

这句话无疑是对楚光曜他们雪上加霜,唯一能取得线索的渠道此时也断了。明远戍却在不断思考,反复看监控录像。结合方才那个红衣女人的话,大概可以推测出,自希晴小姐进去后,厕所就被人动了手脚,挂上了正在维修的牌子。而监控摄像头出了故障,想必也是人为的。

想到这,明远戍立即吩咐监控员查看以12点为中心,周围时间段的监控录像,特别关注厕所和各个门口的动向。

明远戍有些烦躁的擦了擦额角的汗,看到几个心事重重的少年,又恢复了职业化笑容,“三位少爷还是请回吧,小孩子还是不要参与这件事情的好。”

“明叔,您能告诉我们希希怎么了吗?”鹿奚川的表情似是要哭出来了,其他人的表情也是十分难看。

“此时还不能定夺,需要等警察来了才能弄清楚。”尽管心中有了部分答案,明远戍还是不能轻易说出来,免得这几位少爷伤心难过。

“可是警察还没来呢……”鹿奚川不满地嘟囔,他一点都不喜欢被当成小孩子对待。

“这不就来了嘛,一群小兔崽子。”监控室里又来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为首的是方启明,仍是不改平常吊儿郎当的模样。

“小明,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方启明凑近一脸阴云的明远戍,一只手正要搭上他的肩膀,却被他灵巧的躲了过去。

“警察同志,事情是这样的。”明远戍显然没空和方启明耍花腔,一秒都不耽误的同警方说明情况。

听完明远戍和三个少年陈述的情况后,随行的女警立刻去了三楼的厕所查看,而其他的警察则留在监控室里盯着监控。

除了12点40分时厕所附近的监控出了故障,其他区域都很正常,没有奇怪的人出入。当然,也没有江希晴的踪迹。

其中一名女警也查看完毕回来了,直接向领头的那个人汇报,“陈队,女厕里没有任何发现,监控里出现的正在维修的牌子也在附近的杂货间发现了。”

“送至检查科了吗,摄像头呢,检查了吗?”即便是在和女警交谈,陈锋的视线还是一直停留在监控录像上。

“技术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小枫已经把东西送至检查科了,希望会获取到有用的信息。”

“不知商场的负责人是哪位?”陈锋突然把视线转向了众人,脸上一副探究的模样。

“是我。”贺原廷拨开众人,走到陈锋面前,习惯性的掏出一张名片。

陈锋接过后也没看,直接问道:“除了这九个出入的大门,你们商场还有没有其他的出入口?”

“有是有的,有一个后门。不过是工作人员出入的地方,闲杂人等免进的。”

“这就对了。”

陈锋思考片刻,朝着身后的警察命令道,“所有人跟着我,去后门。”

恐惧和害怕将希晴的心完全占据,不知过了多久,总之,被绑在这里的日子无疑是度日如年,每分每秒都是折磨。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江希晴突然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她下意识的把自己缩成一团,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这个动作就被人粗暴的提起 来,塞进了箱子里。箱子里充满了泡沫球,冰冰凉凉,还有什么东西发酵的气味。无论她怎样挣扎,箱子外的人也听不到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丝回应。

恍惚中,她感觉自己被抬上了车,车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周围又恢复了漆黑一片。原来有时候黑暗真的会那么恐惧,一点一点,吞噬人的神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