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少女的啜泣
作者:耳一  |  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0-07-03 20:00:01 全文阅读

轮渡快要启程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停在码头,车身铮亮,没有沾到一丝灰尘。然而,却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往上蹭。

“有钱的老板,行行好吧,赏我一点饭吃。”码头附近总会有几个乞讨者,尤其爱冲着有钱的富商去,有些人急着办事,为了解决麻烦都会扔 几张票子应付了事,乞讨者也就丰富的赚了一笔。

只可惜今日碰到的是他。

男人留着干净的寸头,后脑勺距耳边一寸处有一道疤痕,漆黑的纯手工内耳牛津鞋停在乞讨者手边。

男人对乞讨者的话充耳未闻,周身冷漠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发冷,长腿一抬就要往候船楼的方向去。

可乞讨者就是乞讨者,不脸皮厚一点怎么能要到票子,索性直接上去就要抓男人的衣服。眼看乞讨者的手就要碰到他洁白的衬衫,男人身边随行的跟班上前一脚踹开了乞讨者。

自他干这行,被踹的还真是不少,反正就是腆着脸要钱就对了。乞讨者还想上前,男人轻皱了一下眉,跟班立刻意会,手一扬,四处不知哪里来的打手把乞讨者拖走了。

“真是晦气,谈生意的路上还能碰到这种货色。”景睿一边拍打着身上微不可见的灰尘,一边偷偷观察男人的脸色。

男人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没多说什么,抬脚就往即将启航的轮渡那儿去。

轮渡的主办方早早就嘱咐侍应生待会要服侍一个大主顾,侍应生心里也明白,能上这搜游轮的非富即贵,小心服侍就好。

只不过刚上来的这位,一进舱门,一身的戾气瞬间使整个舱室的气压变低。看似随意的穿着,却处处透露着贵气,冷峻的目光更是让人不敢看一眼。

侍应生引着男人去了豪华套间便离开了,这是三千游艇最著名的海景房,因为有一整面都是玻璃窗,正能看到海上的好景色,盥洗室和厨房都一应俱全,隔间里还有独立的卡拉OK和游戏房。

景睿很识相的退出了房间,自己一边溜达去了。男人看着碧蓝的海水,斜阳挥洒着余晖,整个海面被熨烫的金光闪闪。

他从雪茄盒里抽出一根,正准备点燃,口袋里突兀的震动使得他停下了动作。

屏幕上闪动着蝶蝶两个字,他摁了接听键。

“哥,上船了吗?”

听口气有一点点撒娇的意味,男人微不可察的弯了下嘴角,“怎么,要是想我,我还能再多待几天。”

“不,不,我可没这意思……”巫蝶自知说错了话,实在是圆不下去了,赶快说起了正事,“哥,我托你带的越南粉钻可不要忘了。”

就知道她打电话准是为了她的东西,他这个哥哥可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知道,我说你做件衣服用普通的宝石不就行了,何需用那么珍贵的材料。”巫离仍为自家妹妹的坚持感到疑惑不解,可电话那边巫蝶只是笑了笑,清脆的嗓音格外有生气。

“当然是为了做出最好的给她。”巫蝶却又大惊小叫起来,“哥你居然也懂得珍贵二字吗?我以为你只知道dollar和power。”

“你……”巫离刚想要说道说道她,谁知她却先说了句你先忙就挂了电话。可谓是深知老虎屁股摸不得,趁乱摸完赶紧跑。

巫离早已司空见惯,放下手机又看起了海景,蓦地感觉有点闷,想去甲板上透透气。

已经是下午五点钟,陈锋和众警察依旧一无所获,送至检查科的牌子上,指纹也被擦得干干净净。虽然去了后门检查,没想到那里竟是监控死角,现场也没有什么线索和痕迹,这回最后一条线索也断了。

毫无疑问,江希晴是被人带走了,而且能做到这样的滴水不漏,必然不是一人能做到的。

技术警检查了摄像头,已确定是人为损坏的,而现在那些‘人’和江希晴一起消失的毫无踪迹。

正当他们发愁之际,却有交通警说查到了嫌疑车辆。他们从西福广场的后门一直追踪,发现这辆运货车一直在上高速,方向似乎是要离开S市。

最重要的一点是,江希晴的手机定位运动轨迹也和这辆运货车的运行轨迹一致,他们几乎可以确认,江希晴就在那辆车上。

陈锋当即下令去追踪,并且通知各个关口的交警严查类似车辆,一刻也不能松懈。

似乎有了线索,但陈锋的一颗心还是悬着,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明远戍带着江思慕从西福广场回到江宅,鹿奚川和楚光曜都心事重重的各自回去了。明远戍不敢想,要是江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样,不用 江老爷怪罪他,他自己都知道,没有保护好希晴小姐,是他的失责,而且还是失踪这样的大事。

如果只是绑架还好,可绑匪并没有透漏过任何关于赎金的消息,希晴小姐现在是否安全也尚且不清楚。

“思慕少爷,老爷待会就到家了,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您不要太过思虑,希晴小姐一定会没事的。”明远戍看着脸色不好的江思慕,终是安慰了他几句。

江思慕扯出一个笑容,正准备往家里走,江母也刚好从少年宫回来了。当然,她还带回了一个人,江思伊。

江思伊笑盈盈的看着他们,一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模样。

她捧出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带着三分讨好和三分撒娇,说,“我是来给希晴姐姐道歉的,这是我给她准备的礼物。”

江思伊把礼物盒往前递,江思慕看着她却没有任何动作。江母在一旁帮腔道,“思慕你还不快接着,不过,希晴那孩子呢?”

江母这才注意到家中只有江思慕一人,她又问了一遍,“希晴呢,她怎么不在家,伊伊都特意来了一趟。”

“母亲,希希失踪了。”

闻言,江母吃惊的瞪大眼睛,无法相信的说道,“怎么好端端的就失踪了?她又跑走了吗?”

“不是,希希是被人带走的,是绑架。”

听到母亲的话,江思慕的心里更是烦躁,不想同母亲说太多,索性直接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江母跌坐回沙发上,她先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然后有反复在想江希晴晴怎么会被绑架。

希希失踪的这段时间自己毫不知情也就算了,她居然还在随心所欲的玩乐。这就实在是过意不去了,江母陷入了一层又一层的思考中,没有留 意到江思伊轻轻放下了礼物盒,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微笑。

逼仄的空间和酒精的气味差点让她晕死在箱子里,恍惚中感觉有大幅度的颠簸,发酵的气息弱了些,像是空气流动了。

对,就是空气流动了。

希晴隐隐约约听到有人交谈的声音,还有海浪声和汽笛声,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丝丝咸味涌进箱子里,希晴这才惊觉自己到了海边。

他们是要干嘛?

把她丢进海里喂鲨鱼?

还是直接箱子里灌满石头沉进海里?

果然还是自己想象力过于丰富了,她只是被人搬进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随后又有人把她搬进了其他地方,这次又是一个房间,不过不同的 是,这里不止她一个人。

给她拿开眼罩和嘴里沾满口水的布团的是一个女人,她留着很长的大波浪发型,头发是艳丽的红色,眼睛大的出奇,她看你一眼就好像是在瞪 你,让人不敢直视。

女人又很快把绑她的绳子都解开了,她摸了摸江希晴的脸蛋,指了指餐桌上的食物,用蹩脚的中文说道,“桌子上的食物能吃,洗手间也有,船上是我们的地方,你跑也跑不掉,下场只会更惨。”

说完她还拍了拍自己腰间的枪支,脸上仍带着温和的笑容。江希晴只能惨白着脸呆呆地点头,一声也不敢吭。

女人走后,希晴才放松下来,浑身的冷汗和衣服一起黏在皮肤上,酷热的夏季,她只觉得冷。

房间很小,但该有的东西都有,连食物都是精心烹饪过的,可她却丝毫没有食欲,想出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门是不用想的了,肯定是出不去的。希晴想起刚才那个女人瘆人的笑容和腰间别着的枪支就忍不住打颤,饥肠辘辘和疲惫交加,使得她缩在 房间的角落里。

身后的窗户又小又窄,透过窗户能看到大海上波光粼粼的浪花,太阳即将隐没在海岸线下。

原来她是在船上。

可这群人是要把她带去哪呢,她又该怎样才能回家呢,爸爸妈妈他们会来找他吗。还有思慕、奚川和小曜,他们知道自己不见了吗?

希晴越想越难过,用力的扣着窗沿,谁知窗户居然自动打开了。这窗户居然能打开吗?希晴惊喜的探到窗户外面,可目光之处,全是一望无际的海。低头便是深蓝色的海,

不知更深处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盯着冰冷的海水,她不由得哼唱起儿时最喜欢的那首歌,甜甜的嗓音一点一点把迷惘击碎,掉进海的漩涡中。

出来透气的巫离靠着栏杆抽了一支雪茄,海水的咸味和烟草的刺激使他清醒了许多。正欲回去的时候,却隐约听见有人在唱歌,歌曲的调调分外熟悉,像极了蝶蝶小时候喜欢的那首。

听了半响,没有唱歌的声音了,取而代之的是轻微的啜泣声。巫离只当是小姑娘家的失恋伤心,转身就要回去。

刹那间,轻微的啜泣声变成了撕破喉咙般的叫嚷,女孩锐利的尖叫声直冲他的耳膜。

“啊啊啊!你们要干什么!不要碰我!救命!”

“你们走开,走开啊!”

希晴看着突然走进房间,不由分说要把她往床上拽的两人,吓得不停的挣扎、踢腿,那两个人裹着厚厚的头巾,也看不出是男是女,对希晴说 一些叽里咕噜听不懂的话。

希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反抗的动作越来越大,其中一人索性直接抓住希晴的手脚,另一个人在她身上摸索,想要扒下她的衣服。

“不要碰我!走开!”

可能是见希晴叫的太大声,扒衣服的人拿出了注射器,却被另一个人阻止了,两个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什么,控制她手脚的人直接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再叫出声。

衣服一件一件被扒下来,希晴绝望的瞪着双眼,无力的扭动身体。

求求你们了,不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