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越洋之夜
作者:耳一  |  字数:3345  |  更新时间:2020-07-04 20:00:01 全文阅读

自她长那么大以来,就从未遭受过如此大的屈辱,两个人把她扒了个精光,不由分说查看她的身体,希晴只是觉得羞愤,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清泪,濡湿了鬓边的头发。

那两个说着异国语言的人粗鲁的检查完她的身体就离开了房间,一边交谈一边点头,对于裸露的她视若无睹,好似她只是一件随意摆弄的物品。

门再次被上锁,啪嗒一声,像是打在她的身体上,全身都火辣辣的疼。

她机械的穿着衣服,屈辱的缩成一团,泪水肆意流淌,哭的红肿的双眼衬得惨白的脸更是没有一丝血气。

她光着脚一步一颠的走到门口,用力拍打大门,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嘴里在不停大喊大叫。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她拍的手掌红肿,门外明显有人在走动,却没人搭理她。

江希晴依然在大喊大叫,甚至上了脚去踢门,狰狞的样子连她自己都觉得可怖。

“开门!有没有人!放我出去!”

外面的人终于没了耐心,希晴再次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她不由得退后了几步,一心等着门打开的那一刻。

红发女人刚开了门就看到一团东西往门口冲,散乱的头发和凌乱的衣服让她不由得疑惑里面发生过什么。

只是江希晴并没有逃跑成功,门口那两个壮汉可不是吃素的,一下子就拦住了她。他们又把她扔回了房间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红发女人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脸上洋溢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江希晴想起方才女人腰间别着的枪,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弱小、狼狈和不堪,都在此刻显现了出来。

“你折腾的越多,客户就越喜欢,像你们这种年龄的小猫,正合他们的胃口。”红发女人拨开希晴散乱的头发,挑起她的下巴,漂亮精致的小脸像洋娃娃一样,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放心,你绝对能卖最好的价钱。”红发女人笑得更加放肆,可她又突然看到什么,笑声猛然顿住了。

原来是她的脸上多了一道划痕,红色的血珠已经凝结在上面,红发女人轻轻的摸上去,怜惜地说,“那两个检查的婆子太不小心了,弄伤了就不精致了。”

“我会重重的罚她们的,我的小公主。”

红衣女人摸了一下腰间的手枪,看了一眼发抖的江希晴,嘴角勾起一个笑。瞥到餐桌上丝毫未动的菜肴,她好意提醒道,“你最好还是吃点东西,不然我可不确定,你到了越南,禁不禁得起客人的折腾。”

说完她就嗒嗒的离开了房间,没用一颗子弹,就把江希晴伤的遍体鳞伤。

红发女人说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她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艘船上了,她马上就要离开中国,到越南这种陌生的国家了。而且,她是被卖了。

知道现实的她更是狼狈了,其实她有想过自己将会是什么处境,只是现实太糟了而已。

她看着小窗外的大海,深不可测,蓝的可怕,夜色也在一点一点聚集。

他们是找不到我的吧。

她突然很想念明管家,思慕,小曜和鹿奚川他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很着急,可是他们又怎么能救她呢。

越想越悲伤,江希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感觉今天一天流下的泪水,都比往常的要多得多。

“你信我吗?”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江希晴吓得停止了哭泣,一不小心没忍住还打了个嗝。

头顶上立刻传来了男人的笑声,希晴踮起脚尖探头要去看,却被那人制止了,“别把身子探出来,小心掉进海里。”

希晴无所谓的吐舌头,掉下去才好,就不用被卖掉了。

“你信我吗?”

男人的声音很有蛊惑,低低的嗓音像琴声一样悦耳,希总感觉自己在哪里听过类似的嗓音。

“为什么这样问?你要我信你什么?”看不到人,希晴就对着空气说话。

“你想从那个房间出来,我可以帮你。”

闻言,希晴震惊的睁大了双眼,眸子瞬间亮了起来。脑子还来不及思考,一句话就先脱口而出,“你能救我出去?”

说完她又缩了缩脑袋,眼神黯淡了下来,“可是那帮人手里有枪的,我还是不要拖累你了。”

男人却没有接话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听到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希晴以为他已经走了,其实也是啊,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一个非亲非故的人。

谁知过了一会。一条粗尼龙绳落了下来,那个声音再次传来,“把绳子系在腰上,一定要系紧,打个死结。”

“我猜测你的个头钻出这个窗子应该没问题吧,他们就爱绑一些十几岁的小姑娘。”

希晴疑惑的听他讲话,好像他跟这些人认识,那,自己该相信他吗?

算了算了,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信他一次。

希晴搬来了椅子,利索的系好绳子,然后拉了一下绳子示意他已经绑好了。

男人轻声嘱咐道,“抓紧了。”

然后绳子就逐渐绷紧了,男人手上发力,丝毫不敢分心,低头看着从窗子里出来的人儿。

希晴拽着绳子,不敢看身下的波涛汹涌,闭着眼睛牢牢握紧绳子。

巫离使劲往上收绳子,眼看就快要拽上来了,不料船身开始歪斜,船头正在向左转,他一下子重心不稳,险些摔倒。

绳子也下滑了好一段,希晴吓得脸唰的一下子白了,海面距她不过两米,若是再往下去,她就要掉进海里了。

“糟糕。”

巫离有些着急,加快了拉绳子的速度,猛地一口气把绳子往上拽,等到能够到希晴,就一把拉住她,把她拽了上来。

少女的身体很冷,全身好像没有二两肉。

踩上甲板的那一刻,希晴激动万分,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泪花瞬间像珠子一样往下坠,末了才记起自己还没有和救她的人道谢。

巫离收好了绳子,揉了揉发红的手掌,还有点火辣辣的痛感。不过没关系,还好人救上来了。

“叔叔,谢谢您救了我。”

少女清澈的嗓音有些哑声,但并不妨碍她说出好听的话。

叔叔?巫离疑惑的指了指自己,他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看见面前的男人不太高兴的样子,江希晴在想是不是自己的措辞不对,是哪里又惹到他了吗?感觉凶凶的样子。

巫离当然不知道江希晴心里在想什么,知道了估计会当场气的吐血。

“巫总,您这……”景睿特意来这边去寻巫离,却意外看到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小姑娘,衣不蔽体,头发散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他家巫总给虐待了。

当然这种事情他们巫总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希晴看到有人来立刻钻到巫离身后,满脸的紧张和害怕。

巫离瞟了一眼身后的小人儿,没有任何解释,看了一脸疑惑的景睿一眼,冷不丁开口,“找我什么事?”

“啊对了。”景睿这才想起来这边是有要紧的事情,赶快说起了正事,“巫总,辛曼女士已经在三千主题餐厅等您了,您看现在还要去吗?”

景睿的视线在这一大一小两人之间徘徊,犹豫再三,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多问。

“你派人告诉她,说我临时有事不能赴宴,那桌餐食我请。”

“好的巫总,那,您这边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你去帮我取一块薄毯子,速度要快。”

“好的巫总。”

“等下,10分钟之后再派人告诉她,让她再多等一会。”

虽有些疑惑,但景睿还是一一照办了。

景睿的速度确实无人能比,很快就取来了毯子。巫离拿过毯子把江希晴裹住,然后一手将她抱在怀里。

别说是江希晴,站在一边的景睿都看傻眼了,他们堂堂巫总,什么时候跟陌生女人亲近过了。

不过这是个小女孩,也没有什么不妥吧。景睿实在放心不下,连忙问道,“巫总要不我来吧,这女孩是好是歹还不清楚呢。”

“是好是歹我早就清楚了,前面带路,不要让人发现我们。”

景睿说话的时候,他明显感觉怀里的小东西抖了一下,许是在害怕。他安抚性的轻拍薄毯,把她整个人都遮得严严实实。

希晴听到他轻声说,“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不要出声,也不要怕。”

海风渐渐吹起来,冷下来的天空多了几颗星星,夜晚就要来了。可希晴却一点都不怕了,因为有一个奇怪的叔叔救了她。

景睿在前面带路,确实鲜少碰到客人,偶尔碰到几个侍应生,也都是低着头走过的。还差一个拐角就到了巫离的房间,谁知却突然冒出一个秃顶的吃的膘肥的老男人。

老男人一见到巫离就亲热的打起了招呼,咧嘴笑起来还有两颗闪亮的金牙。

“巫总,巫大老板,您能上我们的船真是我们三生有幸啊!”

这种客套话巫离真是听的太多了,但此刻他一点都不想跟他客套,索性不理睬,径直就要越过他。

金牙老男人自知巫离性格孤傲,没人进得了他的眼,容易得罪人,也容易被人得罪。如今到了他的船上,这可是攀关系的好时候啊,这种好机会他怎会放过。

他又挡住了巫离的去路,满脸堆笑的说,“巫总啊,您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肯定要对您伺候周到的,您有什么吩咐就尽管提,我们一定尽心尽力给您办到!”

巫离能说他现在很想让他闭嘴滚蛋吗?

趁自家老板杀心未起,景睿赶紧把金牙老男人推到一边,说道,“我们老总谢谢您的好意了,我们还有事,请您先离开吧。”

“巫总这么急急忙忙的干嘛。”金牙老男人这才注意到巫离怀里还抱着个什么东西,小小的一团,于是就好奇的开口,“您这怀里裹着的是什 么?莫不是……”

巫离狭长的眼睛微眯,他很清晰的感觉到小东西在怀里不停的发抖,她在害怕。

这个男人真是该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