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还好,有惊无险
作者:耳一  |  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20-07-05 20:00:01 全文阅读

这可万万不能露馅啊,多一个人看到就多一分危险。

景睿赶紧上去救场,管它三七二十一,直接胡乱说一通。

“这是我们巫总的爱犬,生了病不能见风。”

金牙老男人往巫离怀里又瞅了几眼,一双被肥肉挤压得绿豆眼闪烁不停,他可是没听说巫总带宠物上船的啊。

“生病了?那要不要医生瞧一瞧,我们船上可是有顶尖的医生和药品。”金牙老男人又开启了自卖自夸的模式。

景睿在一边就差闭眼了,他真不敢想接下来会是什么修罗地狱。

还没等巫离发作,怀里的小东西呜呜的叫了几声,像极了委屈的小狗狗。

这小东西还挺聪明。

巫离嘴角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终于开口说道,“我的爱犬想回房间了,还烦请让个道。”

巫总都发话了,他哪还有不听的道理。

金牙老男人这才放过他们,他们一口气不停地一直走,终于到房间之后,景睿环顾了一下周围,才放心的关上门。

“差点就露馅了,真是好险。”景睿看着不慌不忙把‘落魄小女孩‘放下来的巫离,真是担心的要原地爆炸了。

没想到巫离还在说风凉话,“没事的,就算被发现也不会有什么事。”

“什,什么?”景睿有点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只见巫离嘴角噙笑,毫不在意的说,“就算被发现,他们也奈何不了我,顶多会有点麻烦,可 我巫离何时怕过麻烦。”

您真厉害,您真厉害!景睿在一旁皮笑肉不笑的奉承,可又哪敢表达出半点不满的情绪。

“景睿,你去给她找两身衣服,速去速回。”

景睿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看了一眼小女孩的狼狈样,巫离直接说,“先去洗一洗,等会吃点东西,我有话问你。”

毕竟是救了她的人,反正一开始就信了他,不如信到最后。

希晴点点头,乖巧的进了洗澡间,真是令人咂舌,没想到这个房间的洗澡间那么大,跟她原来待过的房间丝毫不能比。

除了一般酒店的洗漱装备都有外,连剃须刀,指甲刀,脱毛仪等等能用到的东西都有。

希晴舒舒服服的泡了澡,感觉一天的紧张和疲惫都消失了,只有下体隐隐的不适在提醒她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还好只是检查身体而已,不然,她还有什么勇气可以活下去。

真的要好好感谢那个奇怪的叔叔。

希晴痛痛快快的洗完澡后,景睿也买来了衣服,一套是睡衣,一套是日常穿的衣服。毕竟在巫离身边跟了多年,这点买东西的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专属少女的粉色睡衣显得希晴更小了,露在外面的藕臂更是嫩得能掐出水来。巫离只看了一眼便别开了脑袋,他指了指餐桌,示意她去吃点东西。自己则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恍若房间里只有他一人。

折腾了半天她确实也饿了,中午还都没吃好呢,她轻巧的走到餐桌旁吃了起来,尽量很小声地不发出一点声音。

巫离看似在专心研读杂志,实则在偷偷瞄这个小丫头,见她放心大胆的吃东西,他也放心了。

这小丫头,心可大得很。

“房间里都找过了吗,确定没有藏起来?”

“都找过了,真的是不见了。”

本来辛曼从三千主题餐厅回来的时候就憋了一肚子火,谁知刚回来就被告知绑来的那个小丫头不见了。

门口那两个大汉也表示一直守在门口,根本没有任何人进去过,也没有任何人出来。

“我看啊,那小丫头可能是跳海了。”

助理告诉辛曼这个结果的时候,她赶紧跑去了关着江希晴的房间,房间里的窗子确实开着,江希晴留下的鞋子和踩过的凳子都在向她说明,曾经有个女孩在这里跳海。

辛曼慢慢地走近窗子,看着暗潮涌动的大海,紧皱的眉头一直都未松展。要真是从这跳下去,必死无疑,连尸首都找不到。想不到这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敢轻生。

辛曼靠着窗子,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火红的秀发,想到了什么似的叫了一声助理的名字。助理赶紧凑过去,辛曼接下来说的话,让她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却始终没敢多说一句。

“来人,把这两个壮汉拖下去,他们强行奸污江家小姐,逼她跳海自杀,把他们扔进海里喂鱼!”助理吩咐几个人迅速把守门的壮汉拖走,任 他们求饶也无动于衷。

“啧啧啧,真是罪过啊。”

辛曼嘴角勾起一个遍布寒意的笑,办砸了的事,总有人要顶包吧,不过那个人,可永远都不会是她辛曼。

倒是那个巫总,真是三番两次不给她面子,明明答应了邀约,却又反悔。

不过这样才有趣吧,这样难得的猎物。

辛曼将目光停在床上的某一处,突然发现了一个东西,她又放声笑了起来,突然觉得,此行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吃好了?”

巫离坐在离餐桌不远的沙发上,看她吃得差不多了便开口询问。刚巧她塞了一个小面包,他一出声把她给吓的不轻,瞬间噎住了。

真是笨透了。

巫离走过去倒了一杯水塞进她手里,看她痛苦的样子,左想右想还是没有碰她,等她自己缓解。

喝过水的江希晴一抬眼便看到巫离在一旁仔细的端详她,忙又低下了头,声音细若虫蝇,“嗯……我吃完了。”

巫离没有说话,直接招手让希晴随他来一下,两人都坐在沙发上,中间隔着一个茶几。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家住哪?”

巫离也有猜测她会是哪位富商家的女儿,但初见时她衣衫不整非常狼狈,也看不出相貌,而现今看清楚了他也不认得是哪家的。

总该不会是那伙人改了风格,准备走清贫路线了?

“我叫江希晴,13岁,家住,家住……”江希晴真的是脑子瓦特了,她一点都想不起来江宅是在哪里了,平常上学回家都是专人接送,这么重要的信息她居然都没仔细了解过。

巫离不理解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孩瞬间皱成了苦瓜脸,他提的问题没有这么令人费解吧。

“我,我不记得是哪个小区了。”希晴懊恼的咬了咬嘴唇,绞尽脑汁却一点印象都没有,突然她灵光一闪,兴奋的说道,“叔叔您也是S市的人 对吧,你说不定会知道在哪,那个小区呢,有一个很高很高的雕塑,是青绿色的,旁边还有一个莲花池,我记得那个莲花池好大。”

“叔叔知道这个小区是在哪吗?”

巫离反复思考着,雕塑和莲花池,这个东西他有一点点印象,特像他拜访江老爷子时住的地方。

不对,她刚刚说她叫什么,江希晴?她姓江。

巫离顿时豁然开朗了一些,他直接开口说,“你住的地方叫翠莲山小区,S市一等一的小区。”

江希晴慢半拍的点点头,原来那里叫这个名字。

在希晴走神的这段时间,巫离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记得江家有两个孩子,一个叫江思慕,另一个女孩叫江思伊。

而她,又是谁呢。

“你可认识江老爷子,江弘道?”

“认识,他是我爷爷。”

江家何时又多出一个孩子?巫离想着得去好好查一查,他看了一眼绞着手指很不安的江希晴,默认的点点头。

“巫总!巫总!”

屋子里刚刚安静没两分钟,景睿就慌里慌张地敲起门,巫离好看的眉型皱出一个川字,看来是要扣点工资好让他长点教训,匆匆忙忙的像什么样子。

“进来!”

“巫总……”景睿一进门就直奔巫离,巫离嫌弃的把头扭在一边说道,“有事?”

这语气,带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还有四分漫不经心。

这不是巫总发脾气的前兆嘛。

景睿这才安静了下来,正正经经的开口,“那个辛曼又约您了,说晚上九点钟三千主题餐厅有一个派对,让您一定要赴约。”

“呵?她口气倒是不小,凭什么我一定要赴约。”

哦,现在只剩下九分薄凉一分事不关己了。

“我本来就想直接拒绝的,可辛曼却说您要是不来,就待在您门口,天天堵您。”

巫离的周身瞬间环绕了些许戾气,眼睛也危险地眯了起来。

“巫总,您说,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景睿开始猜测,这也是他之所以那么慌张的原因。

“您不知道,辛曼刚刚处死了两个守门的壮汉,原因好像是他们逼得某富商女儿跳海自杀,直接就抱石沉海了。”

巫离的脸上丝毫没有慌乱的表情,思考片刻开口,“辛曼既然已经用了自保的手段,必然已认定那个富商女儿死掉了,你放心,威胁不到我们。”

“那……”景睿欲言又止。

“我去会会便是,敢威胁我的女人,我定会让她后悔。”

“辛曼是谁?”希晴听了他俩的对话,好奇的插了一嘴,景睿刚要回答她就被巫离用眼神制止了。

他转身对希晴说,“时候也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说完他还指了指里面的大床,轻飘飘的甩给她一句话,“小朋友不睡觉会长不高的哟,大人的事管多了会不好看的哟。”

某睿汗颜……

这还是他平常认识的巫总吗?

巫离的话实在太有蛊惑,总给希晴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也确实乖乖听话,走到了床上。

巫离顺手拿了自己的西服外套,还戴上了他赴宴必用的道具,一枚婚戒。

话说这枚婚戒可是帮他挡了不少惹人烦的桃花,在他眼里,这可不是什么束缚,可是利器。

二人离开房间的时候,巫离特别嘱咐没有他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去,尤其是船上的保洁员和送餐员。

另外,他还让景睿调查一下江家,看看江家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

灯光璀璨,闪耀无比的三千主题餐厅,此刻汇聚了许多男男女女,上流社会的派对,总是有着那么点奢靡的气氛。舞池里的人手舞足蹈,靠着吧台的一位红发女人,正饶有兴致的等待一出好戏。

有个侍应生附到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她的笑意渐浓,手指不停地抚摸着杯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