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她推了吴晓月?
作者:耳一  |  字数:3143  |  更新时间:2020-07-14 20:28:28 全文阅读

等她下楼后,才发现二楼有一间卧室的窗户玻璃被打破了。江老爷子也进去看了一眼又,出来后心事重重。

被打破玻璃的卧室正是原来江思伊住的那间,周婶早上去江思伊房间打扫的时候发现了一地的玻璃碎片,在江家工作多年,一向心思谨慎的她 立刻去报告了江老爷子。从房间门口可以看到厚厚的窗帘被风撩起,玻璃上有一个碗大的洞。

江希晴杵在门口,睡意朦胧的她此刻已经清醒了许多。江思慕看她在发呆,伸手拉了拉她,示意她不要待在这里了,先下楼。

“思慕,那是怎么回事?”江希晴回头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间,然后跟在江思慕的身后下了楼。

“应该是遭贼了,没多大事儿,不用担心。”江思慕穿着居家拖鞋慵懒地走着,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首先安抚好妹妹是他的习惯。

听完江思慕的话,江希晴只是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厨房里周婶还在忙活,江希晴刚进去就看到周婶手里的碗在倾斜,眼看里面打好的鸡蛋就要洒出来,她迅速上前一步扶住了碗。

周婶这才心神不定的回过神来,看到江希晴在这里顿时大惊失色,歉疚地开口:“多谢江小姐,是我老了不中用了。”

“周婶,你是怎么了?”江希晴疑惑地盯着她看。

周婶无奈地说道,“还不是今天早上的事情,那可是思伊小姐的房间呀!”

江希晴当下一听便明白了,原来是担心江思伊的缘故。她也知道思伊在江家依旧是很重要的,至少在这个佣人和江母眼里,江思伊还是他们江家的孩子。

谁说不是呢。

江希晴依旧面不改色,只是心思凝重了几分。

周婶一向是看人脸色看多了,知道江小姐肯定是不开心了,她又暗自懊恼自己怎么什么都敢说。

“江小姐……”周婶犹犹豫豫地开了口,江希晴却直接打断了她想要说的。

“今天的午餐我来准备吧。”江希晴的表情突然雀跃了几分,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喜欢做饭。

周婶却不太自然地开口:“江小姐,准备午餐是我们下人的事,还是我做吧。”

江希晴没有理会,直接问道:“午餐准备了什么?”

“准备了黄花鱼和排骨。”周婶自知劝不动,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

“嗯。”江希晴应了一声,随手找了围裙系上,不管周婶在后面错愕的表情。

今天的午餐,她还真是做定了!

她先把处理过的黄花鱼裹上面和蛋液炸了,然后放在饭盒第一层。之后她开始炒排骨,材料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做起来很轻松。

准备收汁的时候她又迅速跑到餐桌上去吃早餐,江思慕依旧早早的吃好了早饭,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可能是吃得太快了,她又触不及防地咬到了蛋壳,咔擦一声通过牙齿传到面部神经。她无奈的喝了一口牛奶把蛋壳咽了下去。

补钙吧,补钙。

出门上车的时候是晴天万里,可江希晴总觉得今天会有一场雨。所以坐车的时候她还提了一句有没有带伞。

司机有些错愕,但还是很快回道:“后备箱里备着伞呢,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江希晴点点头,腼腆一笑说道:“没事,就问问。”

车子在路上缓缓行驶,江希晴靠在车窗玻璃上发呆,突然一滴水珠落在玻璃上滑了下来,然后就是更多的水珠落了下来,啪嗒啪嗒地打在车窗上。

江希晴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发现外面俨然下起了雨,没有带伞的行人手忙脚乱地在躲雨。

司机显然感到莫名其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下雨了呢。不过好在后备箱里有伞,他们俩才不至于淋雨。

等她和江思慕各自分开去自己的班级之后,雨也渐渐小了点。江希晴刚没到多久,鹿奚川就风风火火的跑进了教室。

“哟,踩铃大王不踩铃了?”江希晴瞧见鹿奚川顶着一头的湿发,外套也湿了部分,显然一副没躲成雨的样子。

“嗨,别提了,小爷我走得好好的,谁知它半道下了雨,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就要全身湿透了。”

鹿奚川一边用手拨着湿发,一边忿忿不平地说着。

“那还多亏了这场雨,让你不迟到。”江希晴递给他纸巾,笑着说。

“还笑!”鹿奚川直接翻了个白眼,回道,“你那是什么逻辑,小爷我什么时候迟到过!”

江希晴当即扑哧一声笑出声,敷衍地说:“对,你没迟到过,先把水擦一擦,不要弄湿我的书了。”

某鹿汗颜:“……”

他们互动的这一部收尽了某人的眼底,吴晓月看到江希晴和鹿奚川的关系那么好,瞬间就坐不住了。

凭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跟你那么亲近!

吴晓月的一双杏眼滑溜溜地转动,她似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江希晴的班级今天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虽然早上下了一场雨,但很快就停了,现在操场上也不可避免的有了几处小水坑,但这并不影响他 们上体育课。

所有人都换好了体育课要穿的运动服下楼集合了,体育老师先让他们跑了两圈热热身,跑完后做做拉伸训练。

剩下的时间就自由支配了,可以自己锻炼什么的。

解散后大家都分散开了,周围没什么人,江希晴就自己伸展着筋骨,瘦弱的身体似乎风一吹就能飞走。没人注意到吴晓月正慢慢地朝她靠近, 之前她就注意到江希晴附近有个小水坑,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推下去,那便是最好的,

就这样,她慢慢地靠近江希晴,准备趁她不注意就把她推倒。

江希晴准备再跑一圈,拉伸动作差不多也做好了,突然她潜意识里感觉有人在她身后,她猛然一回头看见了吴晓月的脸。

眼看吴晓月伸出的手就要碰到她,她一闪,躲了过去,而吴晓月因为没有推到她而重心不稳,直直地摔了下去。

那个小水坑不大不小,刚好足够弄脏吴晓月的运动服。她这一摔,立刻尖叫了起来,一瞬间女生们都朝这边走了过来。

江希晴站在原地看着在水坑里挣扎的吴晓月,一双秀眉紧蹙,她在想,如果不是她反应快,那现在倒在地上的应该是她了。

吴晓月为什么想要推她呢?

还没来得及理清这些乱码一样的思路,扶起吴晓月的一个女生直接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推晓月?”

什么?我推她?

江希晴诧异地看了一眼浑身泥污的吴晓月,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好像就是她在欺负她似的。

“我没有推她。”江希晴是不指望吴晓月能澄清事实了,只好自己去辩解一番了。

“就你们两个在这里,不是你推的还能是谁?”

一听到这话江希晴瞬间就笑出了声,就这?

“你们有证据证明我推的她吗?”江希晴慢悠悠地说着,扫视了一遍众人接着开口,“反正是她自己摔的,你们爱信不信。”

江希晴讨厌一群人指指点点地看着她,下一秒就想离开这个地方,可一个男生堵住了她。

“做了还不承认,现在想跑了是吧?”那个男生说话很是嚣张,正是吴晓月的头号粉丝蒋一天,也是初一(三)班有名的刺儿头。

有男生站出来给她撑腰,吴晓月自然是开心,但她还是露出小白兔一样无辜的模样,谁看了都会偏向她这边。

男生的个子不比她高多少,长的也还行,校服外套不好好穿着系在了腰间,不知道他这副样子是怎么通过学校的穿着打扮标准的。

但是管他是谁,她没做过的事当然不能承认了。

“说了不是我做的你耳朵聋了吗?”

蒋一天笑了,说:“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们在拉扯,现在是吴晓月摔倒了,不是你推的还能是谁?”

“地心引力。”江希晴抛出这四个字,让在场的一些人愣了几愣。

趁着一群人愣神的功夫,她想直接开溜,却被那个蒋一天一下子拽住了校服袖子。

江希晴想要挣脱,可是蒋一天的力气很大,突然鹿奚川从人群里蹦了出来,一下子揪住了蒋一天的衣领。江希晴趁他分神,迅速撤出自己的袖子,一下子蹦了老远。

“谁啊,谁揪我衣服,快给爷松开!”

蒋一天被勒得有点分不清荤素,直接破口大骂。

鹿奚川松开了揪着他衣领的手,一双冒着森森寒气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姓蒋的,你要记住不是谁你都可以动手的。”

蒋一天好歹也是从小打到大的,威胁人的话没少说过更是没少听过。

他嗤笑一声,说,“就凭她推了吴晓月,我就可以动她,怎样?”

“你敢!”

鹿奚川直接一拳头打在蒋一天的脸颊上,一瞬间鼻血流了出来,也把他给打懵了。

场面一度混乱了起来,有人吵着去找老师,有人说要送他去医务室。趁乱江希晴拉着鹿奚川飞快地溜走了,只有鹿奚川那个愣球还在问为什么要跑。

不跑等着老师来抓吗?

一直跑到教学楼下,江希晴才停下来蹲在地上喘气,说道:“你吓唬吓唬他就行了,你怎么还真打啊?”

“那小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他该打。”鹿奚川体力好,没有大口喘气,但他还是配合地停下来等江希晴休息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