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她偷了别针?
作者:耳一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20-07-15 21:25:25 全文阅读

本来他在附近的篮球场上打篮球,压根没关注到这边的事情,谁知突然操场那边围了一群同学。赶去看热闹的人还说什么江希晴推了人,蒋一天要打人了什么的。吓得他直接扔了球就跑了过来,刚好就看见蒋一天对江希晴动手了。

“我相信你绝对不会推人的,蒋一天那个混小子明明就是想在吴晓月面前逞能才故意找你麻烦的,不多给他几拳算他走运。”鹿奚川毫无惧意,甚至还有几分得意的样子。

“当时那么多人看见你先动的手,就算不是我推的我也没办法说清楚了。”江希晴无奈地说道。

其实她还不能确定吴晓月是不是要推她,本来要澄清不是她推的吴晓月已经够麻烦了。如果她要说是吴晓月要推她才导致她自己摔倒了恐怕更 不会有人相信吧。而现在鹿奚川还打了人,老师肯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的。

果不其然,午休的时候她又被叫到了办公室里,当然,还有鹿奚川一起。到办公室吴晓月和蒋一天已经在了,不知道他们没来的时候蒋一天和吴晓月都说了些什么,此时班主任的脸色很不好看。

“你们两个还有没有学校纪律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对同学动手呢?”现在三班的班主任由语文老师暂任,这位就是天天逮鹿奚川迟到的莫老师。

鹿奚川许是被莫老师训惯了,毫无过错意识地回道:“是蒋一天先蓄意挑事的,我没觉得有什么我做的不对。”

“好呀你个鹿奚川,你是最无视学校组织纪律的,硬是带坏人家女同学!”莫老师顿时气得不行,鹿奚川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一会儿莫老师又把矛头转向了江希晴,他直接问道,“你推了吴晓月?”

“没有,我没有推她。”江希晴面不改色地回答。

“吴晓月,你怎么说?”莫老师没有急着否认她,又接着问吴晓月。

此时吴晓月已经换了平常穿的校服,没有脏兮兮的运动服加持,整个人依然很是有底气。

“莫老师,就是她推的我,好多人都看到了!”吴晓月指着江希晴,眼睛里好像包着泪,眼圈红得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没错老师,我亲眼看见她推的吴晓月!”蒋一天可见不得自己的女神受得这等委屈,立马冲上来帮忙辩解。

莫老师轻轻应了一声,再次把视线落在江希晴和鹿奚川两人身上。

“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写一分检讨,然后给人家道歉!”

鹿奚川简直惊呆了,他还想说什么,江希晴却拉了拉他的衣袖。

“如果我不认呢?”江希晴盯着莫老师的眼睛,不卑不亢。

“那就罚跑10圈,然后请家长来一趟。”

莫老师也知道江希晴是江氏的千金,鹿奚川的身份更是清楚的不得了,但他从教这么多年,才不会因为谁更有权势就偏向谁,请学生家长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学生都在私下里叫他铁面莫。

江希晴真的老老实实的去跑了10圈,鹿奚川跟在她身边陪她一起跑步,这可把吴晓月恨得牙痒痒,凭什么到这个时候鹿少还能对她有些不一样。

她看向教室里江希晴的位置,最后一排还靠窗,她瞬间又动了别的心思。

江希晴,我看你还能笑到什么时候!

鹿奚川也没想到江希晴居然这么能跑,10圈下来也只是喘喘气,似乎刚刚只是跑了400米似的。

“我去,你这么能跑啊!”

“10圈慢慢跑下来还是可以的,又不需要冲刺。”江希晴做了几下拉伸动作,活动了几下,这才慢悠悠地朝着教学楼走去。

“你去哪啊?”鹿奚川跟在她后面,刚才跑得腿都要断了,现在走路都有点费劲。

“回去上课啊,你,你还好吗?”江希晴看了一眼鹿奚川的腿,不由得担心道。

“啊,我没事的。”鹿奚川连忙挺直了背,生怕显得自己弱了。

“嗯,谢谢你啊,鹿奚川。”江希晴笑着递给他纸巾,让他擦一擦脸上的汗。

鹿奚川大大方方地回笑,还不忘数落她说谢谢太见外了。

他们回去上课的时候,同学们都像发现什么奇怪的事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

老师只好敲敲黑板让他们不要分神,“他俩脸上是有花吗还看,都给我看黑板!”

老师的威慑还是很有作用的,等到他们坐回自己的位置后,只有几个人还会悄悄地盯着他们看,其中就有吴晓月和蒋一天。

吴晓月幸灾乐祸地朝江希晴勾唇笑了一下,江希晴并没有理会,认真听着课,前座时不时会传来几声哎哟,总之一堂课真是好不安生。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吴晓月带着几个小跟班又来找江希晴。江希晴一心看着面前的书本,对她们毫不理会。

“江希晴,我们晓月有事找你,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呢。”这个女生正是扶起吴晓月的那个,也是当众说是她推了吴晓月的那个人。

一看到她江希晴就莫名腾起一股无名火,她是真的不喜欢这种女生。

“这是期中考要考的科目,历史。”江希晴举起手里的历史书,甜美的嗓音,目光无辜又带着点傲气。

“你。”女生被堵的说不出话,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放在吴晓月身上。

吴晓月立刻像一个邻家小甜心一样哄了哄那个女生,随即又对江希晴说道:“希晴,我……体育场的事,真的很抱歉。”

江希晴根本没反应过来她葫芦里头卖的什么药,怎么突然跟她道歉了?

班里的人也迅速聚了过来,想听听事情到底是怎样的。

“希晴,如果是我哪里惹的你不开心,或者做得不好,你可以打我,再推我一次我也不会说什么的,肯定都是我的错。”

吴晓月说话的时候还是不是的抽泣一两声,眼睛红红的,显然一副小白兔的模样。

江希晴跟个没事人一样听她说,末了还插一两句说:“你确实该道歉,毕竟根本不是我推的你,是你想推我却没有成功然后自己摔倒了而已。”

她的态度依旧高傲,冷冷地打量着吴晓月。这个吴晓月,她又想干什么?

吴晓月似乎被她的言辞吓到了,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周围已经开始有人替她打抱不平了。

“晓月推你?你不承认也就算了,还要诬陷她,你怎么能这样!”

“晓月,你怎么了,你有事你就说出来,我们不会让别人欺负到你的。”说话的人还有意无意地往江希晴那边瞅了两眼,似是威吓。

“对啊,晓月,你尽管说就好了。”

吴晓月眼睛红红的,咬了咬嘴唇,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地开口:“江希晴,你能不能把我的别针还给我,那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什么别针?什么生日礼物?

江希晴瞬间被搞懵了,而吴晓月的跟班们却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顿时有人在窃窃私语。

“晓月的别针啊,镶着粉钻的那个?那可是价值连城呢!”

“她居然还偷东西啊,听说刚从乡下回来的呢。”

众人的目光变得奇怪,有人的目光已经在她的包上扫来扫去,好像里面就装着这价值连城的宝贝。

江希晴面不改色地冷声回道:“你说我偷你的别针?你有证据吗?”

吴晓月指着她的包,振振有词地说:“证据就在你的包里,别针就是你偷的。”

这回不装小白兔了?江希晴看着她只是觉得好笑,吴晓月好像很是确定她的包里就有她的别针。

“你就那么确定别针在我包里?为什么它不能在我的口袋里,或者在我的笔袋里呢?”江希晴直直地盯着吴晓月,吴晓月慌乱地避开视线,生怕被她发现了什么。

“还是说你亲眼看到别针被放在了我的包里,不直接找我,非当这么多人面来揭穿我是吗?”

江希晴的话针针见血,倒是让在场的一群人听出了不一样的意思。

吴晓月憋红了一张脸,羞愤地说道:“你用不着说那么多,你偷了我的东西,还想赖账吗?”

“怎么回事?”鹿奚川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一群人把江希晴团团围住,不知道在讲什么事。

“是江希晴偷了吴晓月的别针。”有人小声说了一句。

鹿奚川仿佛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顿时笑了起来,他看着这一伙人,挑眉说道:“江氏可是有S市最大的奢侈品中心,不知道她何须偷一枚 小小的别针。”

对啊,那可是江氏。他们差点忘记江希晴背后有江氏在撑腰,那今天他们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全被江家人一一看在了眼里。

有人开始慌了,开始劝吴晓月,“吴晓月,她怎么会拿你的别针呢,不要再问了吧。”

吴晓月怎会怕呢,她吴家也不是吃素的。

部分人的反戈让她的心紧了一紧,慌乱中她直接夺走了江希晴的包,直接在里面找出了她的别针。粉钻闪着奇异的光芒,像极了粉色眸子的眼睛。

“这枚别针是我爸爸专门从越南带回来的,S市可不会有的。”胜利的微笑从她脸上显露出来,仿佛在说,看,你还是被我抓到了吧。

江希晴不由得叹了口气,她真是搞不懂吴晓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她。

鹿奚川看着从江希晴包里搜出来的别针,脸色沉了一沉,眼神不善地盯着吴晓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