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试穿礼服
作者:耳一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0-07-17 20:29:44 全文阅读

好在美味的披萨又换回了他的喜悦,鹿奚川又变成了那个只会和江希晴抢披萨吃的臭屁少年了。

散伙准备回家的时候,鹿奚川和楚光曜让他们不要忘记周末的活动。江希晴盘算着周末的时间,突然插嘴道:“我明天要去试后天宴会要穿的礼服 欸,时间是不是有些冲突了?”

楚光曜走到她面前,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回道:“我们也准备去翎羽逛一逛呢,顺便去看看你。”

“是啊希希,明天我们去翎羽找你。”

江希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刚才楚光曜触摸过的地方隐约有点发烫。江思慕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就让阿曜那小子拐走自家妹妹,直接一只手拉过 江希晴把她带进了车里。

楚光曜看向江思慕的眸子有点点怒意,江思慕却装作没看到。鹿奚川在一旁一脸姨母笑,嘴角都快要咧上天去了。

回家之后江老爷子在给江母安排一些关于周日宴会的事情,江母似乎有点恹恹的情绪,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

江希晴把饭盒交给周婶的时候听周婶提了一嘴原来后天也是江思伊的生日,江母想让江思伊也来江家,这当然是被江老爷子一口回绝了。

江希晴不是不知道江母对江思伊的感情,她和江母阔别十几年,这感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积累的。

周婶也在连连叹气,蓦地说起以往的事情。以前的这个时候一家人都会围着江思伊问她过生日想要什么,想吃什么,想去哪里玩,一家人简直把她宠成了小公主。

“只是现在思伊小姐的所作所为有些过分了,原来她还在江家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周婶说着竟有些感慨,她是真把江希晴还在她旁边的事情给忘记了呀!

江希晴没有说什么就溜出了厨房,她不认为是自己的出现让江思伊变得不懂事了,只能说她本来就有这种手段,只是以前被保护的太好不需要使用罢了。

楼下的大人们还在讨论,江希晴躲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接着写一封封的信。

“其朵和小恒,你们还好吗?我现在过得很好,但是没有像在小镇上那样开心。这里的大人好像不太喜欢我,这里的哥哥也有了妹妹,就连佣人 都对那个‘思伊小姐’格外怀念。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她就像小说里的‘斯嘉丽’,谁都喜欢她,尽管她会犯很多错误。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 理解我现在的处境,我宁愿回到只有小镇的日子,那里只有美梦,没有噩梦。而且我的新班级还有一个我不喜欢的女生,她喜欢找我麻烦,就像你 讨厌幼儿园里的黄小花一样。但是你们是知道我的,我不喜欢服输,退出就是投降,我还想再试一试。——想念你们的希希。”

一封信接着一封信的写,这几天都没有回信,但除了用这种方式寄托心情,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关灯闭上眼睛睡觉,一夜有梦,睡得不太踏实。

早晨她早早的起床洗漱打扮,满柜子都是翎羽的衣服不愁会穿到不合身的。吃过饭后江希晴和江思慕道了别就跟着明远戍去了翎羽,明远戍却 意外的跟她讲起了之前她被抓走的那件事。

明远戍问她还记不记得辛曼这个人,江希晴自然是记得的,那个女人张扬的红发和船舱里逼仄的环境都让她难以忘记。

“老爷子下令去越南搜捕辛曼,可这个女人过于狡猾,至今还没有抓获她。”明远戍说话的声音很是平稳,干干净净,让人听着没有疲惫感。

江希晴歪着头听他接着讲,明远戍顿了一下接着说,“其实昨天楚思伊小姐的房间被人袭击可能就是辛曼派人所为,可能她在越南躲藏的时间 太久了,所以她对我们江家发出了警告。”

听到这里江希晴吃了一惊,原来那个破坏是辛曼派人搞的,她可是压根没朝这方面想过呢。

只是,辛曼怎么知道江思伊的房间在哪里呢?难道她那么神通广大么?

不容江希晴想更多,明远戍已经把车停到了翎羽门口。下车的时候明远戍给江希晴打开车门,单手扶着门框,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希晴小姐 不必担心,江家对付这些小喽啰还是绰绰有余的。”

江希晴觉得心头一热,乖巧地点点头。她遇到过这么多大人,却总能在明管家身上寻到温暖。

翎羽的服务生已经熟识了他们,直接带着他们去了巫蝶设计师的工作室。

工作室里并没有巫蝶的身影,工作室中间的衣架上挂着一件白色泡泡袖的蕾丝连衣裙,下摆裹着浅蓝色的纱,长长的飘带在背后系成好看的蝴蝶结。

进来的人第一眼就被这件裙子吸引,美好的事物总是会让人移不开眼。江希晴直接猜到这件裙子就是巫蝶为她设计的礼服,巫蝶设计师可真是人美手巧呀。

江希晴正仔细地观察这件礼物,这时有人从门口走了进来。希晴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正是巫蝶。

“劳烦明先生每次都亲自来一趟。”巫蝶朝明远戍深邃一笑,尽显风情万种。

明远戍依旧是淡淡地语气,脸上挂着丝毫不会变化的浅浅笑容,“辛苦巫设计师了,希晴小姐的事我只是尽心尽力罢了。”

巫蝶笑意渐浓,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走到希晴面前,碰了碰她的脸颊,轻声说,“这件成品希晴满意吗,要不要先去试一下。”

江希晴的眼睛亮晶晶的,她也早早的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轻轻点了点头。

巫蝶抿嘴一笑,把手中的锦盒放下,然后领着希晴进了里面的试衣间。

明远戍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早就见识过江希晴的美丽,但现在内心依旧十分雀跃。明远戍没有注意到有几个男生在门口探头探脑,三人也不 知应不应该进来,毕竟这里可是女生的试衣间。

终还说楚光曜胆子大敲门走了进去,三小只刚刚好好和明远戍打了个照面。

“明叔好。”三位少爷齐齐地叫了一声,明远戍轻抬眼睑,恭敬地回了一声:“少爷们好。”

“希希呢?”鹿奚川还在四处寻找希晴的影子,而楚光曜却及时抓住了这个好奇宝宝,把他摁在了沙发上。

“奚川,这里可是女生试衣间,别老乱跑。”

“啊,好的。”鹿奚川心虚的摸摸鼻子,姿势不雅地坐在沙发上。

“哎呀呀。”鹿奚川指着某一处突然叫出了声,几人顺着他的指向看到了从挡帘后走出来的江希晴。

白色泡泡袖衬的江希晴的肤色甚是白皙,蕾丝连衣裙妥帖的展露了她少女纤细的腰肢,下摆浅蓝色的纱轻轻浮动,背后有长长的飘带,活脱脱 一个灵动的仙女。

巫蝶把锦盒里的颈环拿出来,粉钻在旖旎的灯光下散发着绚丽的光芒,繁复的花纹构成的颈环轻盈的戴到了希晴的脖子上。

所有人倒吸一口气,鹿奚川更是笑得灿烂无比,没想到穿着校服平平无奇的江希晴穿上礼服竟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哇塞希希,你可真好看!”鹿奚川发自内心的赞美道。

江希晴害羞地抿了抿嘴,镜子里的少女细白的脖颈透着微微的粉色,锁骨中心上方的粉钻似乎要比吴晓月胸针上的那颗更大更亮。

“谢谢巫蝶姐姐,我很喜欢。”少女清澈的嗓音如山间的溪流,巫蝶的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她所高兴的不止是作品的成功,更是赢得了少女的芳心。

巫离这次去巫蝶家的时候发现她家依旧没有一丝灯光,只有露天阳台橙黄色的灯在亮着。

他拎着夜宵上楼后果然在阳台的懒人沙发上看到窝成一团的巫蝶,她的手边还放着一杯鸡尾酒,可能是在休息?

巫离悄悄的靠近,把手中的食物放在茶几上,轻轻弹了一下巫蝶的后脑勺。

“干嘛呀哥!”

巫蝶佯装生气的嘟起了嘴巴,巫离这才发现她还带着耳机,难怪他上楼都没发现他。

“你怎么知道是我?”巫离随意找了一处位置坐下,软软的沙发好像要将他整个人包裹住,蝶蝶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风格的沙发了?

“当然是因为闻到食物的味道了。”巫蝶摘下耳机,然后又舒展了一下身体。

“你的工作比较伤害颈椎,不要用这种太软的沙发,也对颈椎不好,回头我差景睿给你安排几台按摩椅。”

巫离说话的时候总会轻轻的皱眉,而且他的寸头和菱角分明的脸看起来像上司在训斥下属。

巫蝶吐了吐舌头,从软软的沙发里钻出来。

“哥,我好不容易放松一下,你能不能少说我两句啊。”

“还真是,今天没看你在忙工作,你所谓重要的客户的单子已经结束了?”巫离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了两眼。

“算是结束了吧,她很喜欢。”巫蝶喜滋滋地拉着他往屋里走,开心地说:“我刚刚还还在纠结穿哪套礼服去呢,你也帮我看看。”

巫蝶兴冲冲的拿出了自己的几套礼物,巫离慢悠悠的走过去,蓦地在巫蝶的梳妆台上发现了一张请柬。

生日宴?江家小姐?

巫离心头一跳,拈着这张请柬问道:“这是江家小姐的生日宴?江希晴?”

“对呀,上个单子就是给希晴做的,很漂亮的礼服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