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醉酒后的真心话
作者:耳一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20-07-31 22:59:39 全文阅读

“因为我说是对的,就肯定是对的。”江希晴一脸自信道,“判错的是一道大题的第三小问,我用的是高中知识的解法,这样会更简单一些,只 是刚好批改我卷子的老师认为我是错的。”

“对啊,我和小希去找教育局那边问的,最后重新改了之后说是对的没错,不过那边说就才5分就没改了,不过整个教育局的老师都知道小希的 数学是满分了。”简零帮江希晴说了整个事情的过程,所有人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希希考了满分,你才考了50分,鹿奚川,你不是说试卷很难吗?”鹿母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点,对着正在大吃特吃的鹿奚川说道。

“就是很难嘛,人家希希都会不行嘛。”鹿奚川撇了撇嘴巴,不高兴道。

“那你也不能只考50分,暑假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补课吧,哪也别去了。”鹿母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估计她早就想让鹿奚川补课了吧。

随即她又温声对江希晴说道:“希希啊,等鹿奚川进了清盛,记着帮我好好看着他,不听话就直接打,这时鹿姨给你的特权。”

江希晴点了点头,余光里看到鹿奚川正瑟瑟发抖的啃着鸡爪,这倒让她松了口气,还好鹿奚川心大。

巫离也在关注着江希晴的一举一动,比如她说话的时候、她喝水的时候、她笑的时候,每一帧都是如此的动人可爱。

一杯杯薄酒下肚,风吹的他有些微醺,巫离生平第一次觉得醉,就是在看着她的容颜下酒的时候。

江思伊在角落里不动声色地盯着巫离,夹菜的时候,倒酒的时候,递纸巾的时候她都会抓住那万分之一秒去看他。

几旬酒后,大家都喝得有点高,小孩子喝的是果酒,没有什么酒精度数的。可是简零就不一样了,稳稳妥妥的一枚易醉人士,现在喝了点果酒 就开始讲胡话了。

“蒋,阿姨,有句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跟您讲……”简零捧着脸,傻乎乎地说道。

江希晴一看就知道简零这妮子要搞事情了,立刻在她嘴里塞了块年糕,在她耳边小声威胁道:“正常点行不行,你是不是喝了假酒?”

“你才不正常呢,真的是。”简零才不管江希晴说了什么话,直接说道:“将阿姨,我知道,您不喜欢小希,觉得是她让您失去了江思伊,可是,可是这不怨希希啊。希希跟我说过其实她来到这个新的家庭并没有很开心,她宁愿回到原来的家生活……”

“简零,你别说了,你喝多了。”江希晴慌慌张张的要去堵简零的嘴,可简零扭来扭去的,按都按不住。

在座的人都没有要制止简零的意思,尤其是蒋静媛,她羞愧地低下头,谁的眼睛都不敢看。

“咳咳,你让我说呀小希。真的,蒋阿姨,您以前也是女孩子,您也知道女孩子第一次来例假是什么样的,肯定会不舒服啊,然后还会弄脏衣 服什么的。这些都是不能避免的,可是您有没有告诉过小希生理期不能洗头洗澡这件事呢?有一天,她来我家,玩的有点累她就去洗头发,我当时 也不知道小希是生理期,后来知道了我就说她生理期不能洗头,她说她不知道,一直以来她都是两天一洗。”

“蒋阿姨,我都挺心疼她的,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咳咳……”简零说着说着就睡过去了,江希晴在她身边默默的摸了摸她发烫的脸颊,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座的各位都沉默了,面前这个云淡风轻、乖顺可爱、亭亭玉立的少女,成长的轨迹却是这样艰难。

楚光曜和江思慕则一脸心疼地看着江希晴,觉得自己平日也没有好好的照顾她。

巫离有点意外,却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毕竟江希晴很依赖蝶蝶,这明显是缺爱的特征。

什么时候她能依赖他一下下呢?巫离的脑袋里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个想法。

巫蝶走过去抱了抱江希晴,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温柔地说着:“知道你过得苦,以后什么事都可以找我。”

“我过得不苦。”江希晴动容地咧了咧嘴巴,这是鼻头酸的正常反应。

“我是说你心里苦。”巫蝶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

江母在心里懊悔不已,却还是在一直说服自己不是她的错,是命运弄人,是误解罢了。她可是一个长辈,怎么能跟一个晚辈低头。

“静媛,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是这样待希希的?”江父有些生气地说道。

蒋静媛冷不防被提到,瞪了江父一眼,反驳道:“你怎么光说我的不是,你不也天天不沾家的不管希希吗?”

还没等江父说话,江思慕就插嘴道:“父亲管的,每次临走之前父亲都会交代我好好照顾希希。”说完他还抬头看了蒋静媛一眼,这一眼颇有深意。

“蒋静媛,你还不如你的儿子!现在还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江父斥责道。

“我……”蒋静媛像是卡进了一根利刺,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后来又有人把话题岔开了,但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最后吃的也差不多了,一个接一个的都走了。

简零也被明叔载着回去了,江希晴曾经尝试性地留下简零,可是明远戍却以怕简零耍酒疯吵到她睡觉的理由回绝了,二话不说就把她揪回了家。

“希希,有时间陪我在附近逛逛吗?”这样说可以吗?会不会太直接了。巫离走在路上反复地想着,总有些难为情地说不出口,而且他还没找着江希晴在哪。

刚在小区门口看到江希晴,本来想走过去的,楚光曜却闪了过去,跟江希晴聊着天。巫离不满地皱了皱眉,刚好他也接到了景睿了电话,接通 后景睿的声音传来:“巫总,你那边结束了吗,我现在正在江宅门口等着您。”

“知道了。”说完巫离就挂掉了电话,一身戾气地往回走。

嘁,小兔崽子。

“希希,我想和你逛一逛,可以吗?”楚光曜轻轻说道。

“可以的。”

晚风很凉,南方的夏季就是如此,白天被太阳炙烤过的大地在夜晚有清凉的南风抚慰。江希晴此刻一颗躁动的心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要不是简零说了出来我都不知道你心里还藏着这么多事。”楚光曜轻轻说着。

“什么事,不知道怎么使用姨妈巾吗?”江希晴大大咧咧地开口。

楚光曜被噎了一下,挠了挠鼻尖,有些不知所措,“不……不是指这个,就是你来到江家之后的事情。”

江希晴听他结结巴巴地讲话,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好啦我不逗你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嘛,吃嘛嘛香, 我挺好的。”

“没有,我感觉你好像没有小时候那样快乐了。”楚光曜一脸认真地回忆道,“小时候遇见的你,是先闻笑声再知其人的,你活泼爱笑,喜欢吃甜点,遇到新的东西都会发出‘哇’的一声。”

“小孩子都是那样子的嘛。”江希晴一脸笑道。

“不是,那个时候我觉得你是最可爱的。”楚光曜轻轻笑着,仿佛小时候的她就在眼前。

江希晴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她杏眼湿漉漉地盯着楚光曜,嘴巴微张,模样可爱极了。楚光曜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当然你现在也是最可爱的。”

“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害羞的。”江希晴放肆地笑了起来,脸上也不知不觉地染上了红晕。

“就这样笑吧,你这样笑很好看。”楚光曜一脸宠溺的看着她,江希晴也开心地像是要飞起。

谁知一不小心她没踩稳,直接就往灌木丛里倒,楚光曜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她才没摔下去。

“看路啊,摔下去了可怎么办。”楚光曜低头看了一眼灌木丛,里面有不少尖锐的树枝,摔倒了可真是不堪设想。

江希晴也是有点懵,她大大咧咧地笑了,说:“这不有你在吗,我怕啥。”

小脸高高扬起,红通通的好想亲一口。

楚光曜点点头,笑道:“说的没错,我在你身边你确实用不着担心。”

这两年,江希晴的变化他一直看在眼里,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小时候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还是那个他最爱的她。

楚光曜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悄悄喊住了江希晴,江希晴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他,此刻两人正挨在一起,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楚光曜温柔地看着她,说道:“其实我也想研究一下你们女孩子用的姨妈巾,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教教我。”

“真的?不是吧我没听错吧?”江希晴诧异地回道。

“真的,因为我想……”楚光曜刚要说最后几个字,就被突然冒出来的鹿奚川打断了,他扯着嗓子喊道:“阿曜哥,你在这啊。”

“你在这干嘛啊,我都找你找了好久了。”鹿奚川埋怨道、

楚光曜很不爽地说道,“你,找,我,干,嘛?”

“兰姨找你呢,要回家了,你真奇怪,大半夜的还乱跑。”鹿奚川看着这两个人,越看越纳闷,忍不住问道:“你和希希在干嘛啊?”

“小曜想知道姨妈巾是怎么用的,特意来问问我。”江希晴真是不拿鹿奚川当外人,当下就说了出来,真是让楚光曜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鹿奚川也不失众望地当场笑出了杀猪般的笑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