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危机
作者:耳一  |  字数:3191  |  更新时间:2021-03-11 21:51:36 全文阅读

在日本旋转餐厅的顶楼上,饱餐后的一行人准备启程回去,明远戍提议载着他们去桥上兜兜风,消消暑气。回到酒店的时候天都黑透了,但灯火辉煌的高楼和车流显示着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忙碌。

出了电梯后大家各自道了晚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楚光曜是最后一个倚着门跟她说晚安的,江希晴甜甜一笑,随后轻轻关上了门。

进了房间后江希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在镜子前解开辫子,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一个热水澡。

而在酒店附近的某座高楼里有人正在秘密观赏这一切,虽然视角有限,但是声音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不管是女孩伸懒腰的声音还是她不经意哼歌的声音,这种小动作都会被捕捉的一清二楚。

魏翮心满意足地关掉了电脑,吩咐手下上菜,饿了小半天的他依然慢条斯理的吃着晚餐。

今天真是累到他了,跟踪跟了那么久,一群小屁孩真让人费劲。感觉那个管家也不怎么样嘛,一点警惕心都没有,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进入了那个丫头的房间,还装上了针孔监听器。想着他又打开了电脑,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江希晴舒舒服服的洗完澡,趴在床上刷起了手机,不一会手机上收到楚光曜的信息。

—现在你方便吗,我去取我的笔记本。

—方便的,你来吧。

江希晴拨弄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给楚光曜回复着短信。她应该刚进屋就把笔记本送给他的,没成想她把这事给忘了,还得麻烦小曜再跑一趟。江希晴侧耳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有开门的声音响起,江希晴知道是楚光曜过来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江希晴跑下床给他开门,楚光曜也是刚洗过澡,发梢还啪嗒啪嗒的滴着水。

“你刚洗过澡吗?”还没等江希晴问他,楚光曜倒先开口了。

江希晴随意的拂过头发,说道;“是呀,出去玩的可累了,一身的汗,回来就去洗一洗了。”

“我也是。”楚光曜轻轻笑着说道。他看了看江希晴滴着水的头发,微微蹙了一下眉,转身进了卫生间,撂下一句:“你跟我来一下。”

江希晴不明所以地跟着他去了卫生间,楚光曜拽着江希晴的手腕把她拉到他面前。

“你别动,我帮你把头发吹一吹。”

楚光曜说着摁下了吹风机的按钮,习习的热风吹拂在江希晴的头皮上、脖颈上,楚光曜的手指在她的发丝中来回穿梭拨弄,一时间她竟有些羞涩,从未有哪个男孩子给她做过这种事。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在浴室里回响,空气里还氤氲着洗发露的香味,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楚光曜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

“这里夜间温度低,我怕你着凉,感冒了就不好了。”楚光曜开口解释道。

江希晴抿嘴笑着,眼睛弯弯的像个月牙。不一会头发已经吹了差不多干了,江希晴让楚光曜把吹风机关掉,不用再吹了。

“头发吹个半干就好,剩下的让它自然风干就行了,这样不易损伤头发,不会让头发干枯毛躁。”江希晴解释道。

楚光曜握着她一绺乌黑的头发,哪里听进去她在说什么,眼睛里只有她说话时一眨一眨的长睫毛,一张一合的小嘴。

江希晴没注意到楚光曜的失态,自顾自地说着,边说边走出了浴室。此时刚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鹿奚川。他喊道:“阿曜哥你在里面吗,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面霜?我找不到了。”

楚光曜尴尬的走出浴室,迅速打开了房门,门外鹿奚川闪着晶晶亮的大眼睛,笑嘻嘻地说道;“阿曜哥你真的在呀,找你找了好久了都。”

说着鹿奚川就想进来,“阿曜哥,你在希希的房间里做什么啊?”

“奚川,你要找面霜是吧,我记得好像放在电视下面的柜子上了。”楚光曜抢先一步说道。

鹿奚川犹豫着自言自语道:“真的吗,我怎么没看到。”

“好了,我去帮你找找,我们回房间去吧。”说着楚光曜就要拉着鹿奚川拐进隔壁房间,江希晴赶紧把电脑包递过去,她的指尖和楚光曜的碰到一起,两人蓦地抬头,视线碰到一起,一抹旖丽的情感在心尖蔓延。

“快回去吧。”江希晴微红了脸咬着下唇,轻轻开口。

楚光曜眉目里都是温情,他轻轻张了张嘴,江希晴模模糊糊的看见他说的是:“不要咬嘴唇。”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江希晴一个人的心扑通跳个不停。

听见那边没有了动静,魏翮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到手中的文件上,嘴里在喃喃自语,“头发要吹半干。”

只是片刻愣神的功夫,魏翮已经许久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了。

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让魏翮又警惕了起来,他冷声道:“进。”

一个身形瘦弱的男人走了进来,但精瘦的外表下,这个男人却有一个极其狠毒的心。这也是魏翮这么多年把他带在身边的原因,他需要的就是 这种不拖泥带水惹麻烦的手下。

“老大,S市那边有了新的情况。”金野进门后没有一刻犹豫,直截了当的开口。

“说。”

“辛曼带了几个人去那边踩点,说是找到了江家小姐,正计划将其带回。”

“她?动作还挺快。”魏翮点燃一支烟,笑笑不语。

“通知她,立刻撤回,这件事不必再经过她的手。”魏翮寒着一张脸,冷冷说道。

“明白。”金野正欲带门离开,但看了一眼魏翮面前的桌子上满满一烟灰缸的烟头,遂提醒道:“少抽点烟。”

“不劳费心。”魏翮淡淡回道。

江家少了几个人顿时变得冷清了许多,江思伊也是在昨天回江家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出国旅游去了。倒也没什么失不失落的,她此行回来是想陪 着母亲和爷爷的,短暂的温情总比没有强。

母亲也很照顾她,对她关爱有加,还是从前的样子。爷爷虽然脸色不怎么好,但还是默许了她的回来,倒也不是太差。

让她烦恼的是汤米总是给她打越洋电话,短信也发了好多。真是让她消停下来一会儿的机会都没有。

她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陪着母亲,一起尝试做甜点,或者带着她去参加各种聚会和茶会。

慢慢的她有些腻烦,想自己出去散散心。有一天她趁着母亲和其他贵妇一起去做美容,她就提出想去初中母校看一看。母亲也应允了,江思伊 欣喜往外的回房间梳洗了一通。但是回母校她不想让人认出她,于是决定带了口罩。

司机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崇明中学四个烫金大字高高悬挂在头顶,江思伊有些怅然又有些感慨。

她的学校美丽且风景宜人,总能在放假的时候有零星几个人来到学校里打球或者拍照。江思伊走在熟悉的小路上,一路走走停停,最后看到她们学校最惹人注意的地方——光荣榜。

光荣榜前有三两个人驻足,江思伊好奇的向前探寻,不巧却听到几个女生在叽叽喳喳说些什么。

“江希晴是第二名?她怎么可能考出这个成绩,不会有水分吧。”

“你别乱说呀,江希晴以往的成绩都是排在前五的,水分不太可能吧。”

“以前的成绩才更容易有水分,答案都是可以买到的。”

“那她以前的竞赛……”

“好了吧你,非要捧她干嘛,总是跟我对着干是嘛?”其中一个女生终于忍不住了,她最不喜欢别人反驳她的话了。

“才考第二名而已,你们至于这么关注她吗?”白诗婷说道,但她内心也是嫉妒的紧。

“她江希晴也配我关注?我看见她就讨厌,真想划烂她那张脸!”吴晓月看着光荣榜上笑容璀璨的江希晴,心里就一万个不平衡。

她越丑陋,就显得江希晴越美丽。

“你们就这么见不得别人优秀,承认别人优秀很难吗?”江思伊蓦地发出了声,让前面几个人都吓得抖了一抖。

稍微友好一点的女生问道:“你是江希晴?我们刚刚不是有意说你的。”

“跟她废话什么,说了又怎样,你能拿我怎么样呢?”吴晓月气势汹汹,仿佛是要当场把之前的仇给报了。

江思伊毕竟是在江家金贵养了十几年的江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怕这种小场面。

“你恐怕是不知道,只要我勾勾手指,就会有人冲到你面前把你的嘴扯的稀巴烂,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江家是吃素的,任人都能欺负,任谁都能造谣了?”

这不像是江希晴会说出来的狠话,白诗婷看着口罩上方的那双眼睛,更觉得面前的这个江家小姐是江思伊,那眼睛里的狠劲她可不会认错。

但总归都是江家人,不好惹就对了。

白诗婷赶紧拉着脸色发白的吴晓月准备逃之夭夭,江思伊看着她们走远,也没有想追上的意思。那些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女生她见多了, 只是看来江希晴的仇敌还真不少,成群结队的人想要来诋毁她。不过敌人这种东西,只要你足够优秀,自然会招来嫉妒,想当初,她也是最先嫉妒江希晴的人呢。

江思伊稍作停留就离开了光荣榜,不一会一个角落里的人影悄悄冒了出来,她看着光荣榜上江希晴的笑脸,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用尖锐 的指甲划烂了江希晴的照片。

“你这个贱种,我绝不会放过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