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逃脱·上
作者:耳一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1-05-15 21:00:01 全文阅读

江希晴发了疯一样的往前跑,她的脚被绑了太长时间,暂时很难恢复正常行走的状态,更别谈跑步了。但是一想到不往前跑,就会被那群魔鬼再次抓住,她就铆足了劲的往前跑。

后面有了引擎发动的声音,估计那个男人已经察觉到了她在逃跑,可是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四周是光秃秃的田埂,这条公路是整片区域所属最高的地方,周围毕竟低洼,像是从未开发过的地方。

眼看车子迅速向她逼近,江希晴只顾一个劲的往前跑,却不料踩到石头被绊倒,看见江希晴摔倒,魏翮踩下油门,加速向她身边行驶。

车子停在江希晴身后不足两米的位置,她绝望的闭上眼睛,趁着车里的男人还没有下车,她死命把重心压到身体的一侧,然后一个侧翻,她从公路上滚了下去。

明远戍到达公司之后直奔江德利的办公室,办公司里黑漆漆一片,明远戍也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人,他拨打了江先生的电话,只见办公室的某处有光线亮了起来,是江先生。

江先生蜷缩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没有精神,明远戍打开房间的灯,轻轻拍了拍江先生的肩膀。他知道江先生这幅模样肯定是已经知道了江家发生的事,在商界从不肯服软低头的他想必是经受了很大的折磨吧。

“本来这家公司准备融资的时候,我就很不赞同魏家的人入股,但是……”江先生坐直了身体,在灯光下缓缓说道,“但是魏家的某些权势很大,甚至可以说是金钱都无法解决的那种势力,他想入股,自然是没有人可以阻挡到他。”

“现在好了,他又想侵吞整个公司,真是让人防不胜防。”江德利笑了几声,抬头看向了明远戍。

明远戍显然也是一路直达公司,衣服也不甚整洁,他开口道:“江先生可能联系到魏翮,我想有些事我们必须得找他说清楚。”

“我刚才一直在给他打电话,可是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江先生无奈道。

“那他住在哪里,我们直接去他家里找他。”明远戍接着问道。

“魏翮在这里没有固定居所,他也只会在每一季分红的时候才会来公司,其他时间都不在日本。”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难道就这样等着吗?”

“明秘书,你去拟定一个股份转让书,我们只能舍弃这个公司了。”江德利疲惫道,没想到他苦苦想了一晚上的事情,结果还是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至于思伊的事情,他也全权交给启明和警方一起办了,忙完这阵子的事,他还得回一趟江家。

明远戍虽有太多疑问,却只好听从江先生的话,突然,口袋里的电话却响了。江先生的反应比他更剧烈,只见他慌忙查看自己的手机,以为是 魏翮终于回了他电话,可最终他看到的不过是一片寂静。

“江先生,是我的手机响了,您现在精神好吗,我去给您冲杯咖啡提提神吧。”明远戍说道,随即,他先接通了电话,电话里顿时传来鹿奚川清晰的声音。

“明叔,有大发现!我们在希希的房间里找到了监听器。”

明远戍心里一噔,但也能明白这可能都是那个魏家人设计好的,而希晴小姐的动向都在他的掌握中,还枉费他费了这么多功夫去保护希晴小姐,原来都是徒劳无功罢了。

他轻轻道:“好的,我知道了,请你们务必保管好这个东西,我现在还有事,等会会有人去护送你们回家,注意安全。”

“明……明叔……”鹿奚川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掉了,江思慕和楚光曜都一脸迷茫的看着彼此。

“明叔好像不太吃惊的样子,这不太符合逻辑啊。”鹿奚川摸着下巴说道。

“可能他们已经有结果了吧,明叔应该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楚光曜想了想,说道,“明叔这么重视细节的一个人,不可能听到有监听器还 无动于衷,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他们已经知道了是谁做的,正在想对策呢。”

“既然知道了还用得着想什么,直接报警去抓他不就可以,让警察叔叔把他们铐起来!”鹿奚川恶狠狠地说道、

江思慕按住他的肩膀,说道:“鹿奚川你别这么激动,这里是日本,不是中国,更是财阀一手遮天的地方,有些事情,可不是警察就能奈何他们的。”

“那用什么?”鹿奚川不死心道。

“用钱。”他们两个异口同声道。

明远戍正在赶制出一份股权转让书,赤裸裸的不平等条约,这个过程让他既愤怒又无奈。写到最后的时候,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明远戍有条 不紊的拿起电话,开口:“您好,请问哪位?”

“我是巫离。”

此刻巫离正在高速行驶的车子里,这是一辆日产三菱车,车屁股有些刮痕的三菱车。这是景睿刚从租车公司租来的车子,却在返程的途中被追尾,他真是叫苦不迭。巫离也早就习惯了景睿办事的低效率,但这次,他带来的情报却很是有用。

原来追尾的那辆车里面的人正是要收购江家股份的魏翮,而他的行踪显然十分重要。巫离多少也听明远戍提过几次,也说了魏家人的险恶。巫离倒是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也是,黑道跟黑道打交道也不过是硬碰硬,谁会去自讨苦头吃呢。

“巫总,按照GPS的显示,魏翮快要走出郊区了,但是好像又返回了一段路程,有点奇怪。”景睿看着GPS,疑问道。

“或许是有什么变故吧,景睿,你专心开车,再快一点。”巫离吩咐道。

这一趟,只愿真能找到希希的线索,哪怕能拦截住魏翮也行。

说实话,江希晴要往下滚的那一刻,魏翮的脑袋第一时间迸裂的想法不是愤怒也不是生气,而是无尽的慌乱和心疼。他怕她就这样摔下去,幸运的是,他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使劲就把她拉了上来。

江希晴显然也没有什么力气了,没有过多挣扎的动作,就被魏翮抱回了车里。在魏翮的记忆里他从来都不知道女孩子的身体可以这样美好、这般柔软。他感觉怀中的女孩轻得像一只小猫,小猫的爪子在他的心上挠着痒痒。

他接着往前开去,再次把门窗上锁的那一刹那,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疑问:他记得门窗一直都是锁好的,那江希晴是怎么跑出去的?

他选择直接问她。

“你是怎么从车里跑出去的?”魏翮问道。

“用两条腿跑的。”江希晴靠着窗户,没好气的回道。

魏翮从她的回答中可以感觉到江希晴的愤怒和生气,以及对她的不屑。

“你嘴硬也没有用,你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药品了?”魏翮接着问道。

江希晴看了看他的后脑勺,突然笑出了声,“您该不会是不敢承认自己被我的美色所迷惑了吧,还用迷药,我根本不需要好吗。”

这赤裸裸的嘲讽打在魏翮的背后,魏翮忍不住回了一下头,身后的少女笑得春心荡漾,心里暗自回想难道自己真的被她给迷惑了,这怎么可能?

越是不相信,就越是让魏翮心虚。他狠狠地踩了一通油门,江希晴一下子从后座上滚到地上,魏翮阴沉着脸说道:“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呵呵,我难道不是你换取钱财的筹码吗,你不是因为这个才绑架我的吗,至少没有见到江家的同意书时,我恐怕还死不了吧,咳咳。”江希晴咳嗽了几声,说道。

“想不到你知道的还不少,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赶快逃走?”这也是魏翮在心里一遍遍祈祷的,他不想让她来送死。

“我觉着凭你们的本事不可能抓到我的,谁想到你们用那么下三滥的手段,是不是派人跟踪我又下了迷药,还连累了小香。”江希晴突然想到什么,瞪大眼睛问道,“小香呢,你们把她带到哪去了?”

魏翮听了之后冷笑道:“我想她应该去了自己应该去的地方吧。”芮茜,看看吧,还有这么个傻丫头惦记着你的死活。

“你们杀了小香?”江希晴愤怒地叫道。

“呵,你以为……”魏翮刚要说些什么,却有一辆车迎面直冲它来,这不是城市公路,没有所谓的左右车道,魏翮只是在心里骂了几句,一心 只想避开那辆车。可是那辆车并不罢休,魏翮的车往哪里开,它就往哪个方向。

眼看两辆车缺靠越近,魏翮一咬牙,踩下了刹车,面前的车也横着停在魏翮的面前。

魏翮突然觉得这辆车很熟悉,还没等他想起来,车里的人就下了车。

如果说魏翮不认得,江希晴一定认得,下车的那个男人是巫离,那个曾经救过她的男人。巫离瞧了瞧车子里面,看到狼狈不堪的希晴,顿时眼睛里冒出万丈火,他拍了几下车窗,厉声道:“姓魏的,给我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