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半暇医 > 正文
第十一章:“六针”可治
作者:墨香歌  |  字数:2250  |  更新时间:2020-06-02 14:28:01 全文阅读

老太君姓黄,名垂青,乃是嫁到张家的人。

虽为女子,可一身功夫却是了得,二十年前,五十多岁的她还跟着自己儿子张兵去砍过叛贼,毕竟自己逝去的丈夫当时也是响马。

后来征战了几年,着实老了,便回家休息,恰巧自己孙子张远志出生,便回去带孙儿。

后来在自己孙儿四岁那年,正巧逢六十五岁,张家老人五岁一做寿,寿星吃寿面,当寿面端上来时,黄垂青是必须吃的,图个吉利。

不过当时张兵正在前线,并未回来。

谁知当时张远志调皮的紧,抢着吃了长寿面喝了汤,待到黄垂青准备吃的时候,张远志已经昏迷,才发现长寿面里有毒!

“当年逆贼为了让我儿回来不做大帅,便想着毒杀我,等我死后,我儿就必须回来,他们也会得到喘息。”

“谁知竟然是我的孙儿帮我挡了灾厄,救了老身一命,复活也是那时起,我孙儿便出了问题,一直到如今寻了十几年的大夫,也没能治好。”

“我儿也出了问题,不能再生,我孙儿如今……”

“我儿不说是因为孝顺,老身却是知道,我是张家祖传罪人!”

沈灵仙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对于这种情况的缘由些许苦笑。

王朝建立,往往都需要很多的牺牲,所以也才有那么多名垂青史者。

黄垂青面上带着泪水,张兵也是,一张家的人皆是如此,就连秦秋石与风半夏的面容上,也是苦涩的紧。

“哭作甚?又不是完全无法,若是为了在这儿涕零,我可是走了!”

“若是想治,艾叶还有床,皆是拿来!”

众人一惊,皆是看向沈灵仙,虽说有些呆愣,却也是反应了过来,侍者很快便下去取。

沈灵仙走到一旁,拿出针带,缓缓的摊开,拿起旁边已经拿来的艾叶,一手拿起火折子,轻轻的吹着。

火折子在三息后燃起了火焰,沈灵仙点燃艾叶,收起了火折子,看向张远志,开口说道:“且来这儿,坐上去,褪去衣物。”

“全脱?”

“全脱!”

张远志一愣,若是全脱视人,他这张看脸可得往哪里隔?

张兵走上前,眼角还有些泪渍,开口询问:“沈大夫,有几成把握?”

沈灵仙脱下了大袖长衣,又将里穿的窄袖长衣裙的袖子卷了起来,双手浸入侍者端来温水中清洗后擦干,才看向张兵。

“若是你们后续照顾的好,有着七八成可能,只不过这个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不过呈效挺快,今日治疗便能起到一定效果,后续三个月若是照料的好,便与常人无异不过不可行房事,需在小女子这儿检查一番后再吃上两个月的药,五个月后,一切皆好!”

五个月即可好?不仅是张兵,所有人都觉得五个月并不长,十几年一晃而过,又岂会在意这五个月?

张兵看向自己儿子,发觉这傻小子还在那儿坐着,瞬间气不打一出来的拍了上去,一掌即懵,然后就把张远志衣服剥了个干净。

回过神来的张远志面色涨红,伸手挡住胯部,见沈灵仙并没有看他,而是在加热自己的银针,便松了一口气。

“把手拿开,坐好莫动!”

不知为何,此时的沈灵仙有着一股莫名的气势,让张远志不得拒绝!

沈灵仙提手一针扎在腹部最低处,紧接着第二针第三针扎在后腰两边,她捏住张远志的手腕,闭眼片刻之后送开,拿起两枚银针加热,直接扎在了张远志的隐S处。

这让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起,情不自禁的挡住了自己的私mi处。

张远志的脸上却是出奇的舒坦,就好似严冬腊月一团火,很是暖和一般。

沈灵仙拿起第六根针,一针直接插进胸口,这一针只入了分毫,这是她的感觉,并不需要第六针完全扎进去,也就是五针半。

张远志只感觉沈灵仙这一针下去以后,自己的心脏跳动极快,全身都在发热,有什么一直在窜来窜去。

沈灵仙拿起侍者的刀具,这把刀甚是有点重,她便是交给张兵,开口说道:“在他胸口出,开一道一寸伤口。”

张兵丢开了大刀,而是拿出了一把匕首在张远志胸口上划了一道。

这一道口子出现,血液即是迅速涌出,不过此血看起来坡杂,异味异色,让人深感不适。

当这道口子淌出嫣红的血液之时,沈灵仙则是收回了张远志胸口那根银针,放入了火中过了一遍。

沈灵仙轻轻转动剩下的五根银针,紧接着抽离腰部两根,最后剩下的三跟一手全部抽了出来。

银针过了火后放进了针带里,一旁的张志远却开始不受控制的流出尿液,与刚刚的血液一般,颜色也是不对。

不过小远志却是一翘一翘的,仿佛有了精神。

“国公,在这床上开一个打洞!”

能这么使唤张兵的人不多,今日却是多了一位,不过张兵不会拒绝,他看到了自己儿子被治好的希望。

一拳打出,直接在床上轰出了大洞,沈灵仙让张远志面朝下躺了过去,私mi处则是放在洞口那里。

递过去盆子,接住那些污秽,沈灵仙抽了抽鼻子,那些气味着实不怎么好闻。

沈灵仙将刚刚写的纸递给了一旁的侍卫,开口说道:“将这些东西拿来!”

然后又将另外一张纸递给了张兵,上面满是药材。

“国公,小女子所写,便是这个月张公子所需要喝的药,一副两日,一日三次,饭后半个时辰再喝!熬药你们也懂,我便不必再说。”

“每个月后皆到我那里看一次,这期间张公子却是不得吃辛辣油腻额物品,即使是大补的也是吃不得。”

“每日锻炼三个时辰,可以去小女子那里学一门拳法,那是最好不过了。其他的就得你们照看好,若是期间做错了什么,届时没有达到要求,便不是小女子的过错了。”

沈灵仙接过送来东西,里面赫然是大蒜生姜等一些物品,沈灵仙将这些东西,以奇怪的纹路摆在张远志的背上。

然后点起了艾叶,吹熄了明火,只留下火星烟雨雾,在张远志身后缓缓的摆动。

沈灵仙动作很是轻缓,一手拿艾叶,一手挽着袖子别提多么雅致好看。

沈灵仙剑艾叶将要燃尽,便丢在了盒子里,然后想着 一旁的侍卫招了招手,开口道:“将我摆放的位置记清楚,可知?”

“已经记得清楚!也用纸笔记下!”

“那你上手,从上至下一次按压,按入半分一处十息,轮流十次即可!且一日早晚两次!”

沈灵仙见侍卫开始按压,便转身看向了张兵,轻言:“国公大人,你可有想过治上一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