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晔兮如华 > 第一卷 贵人
第一章 祥瑞
作者:新亭小姐  |  字数:2452  |  更新时间:2020-05-01 19:46:57 全文阅读

大祺国皇宫,养心殿内,气氛沉重。

已经病入膏肓的老皇帝戚戚地长吁一声,看着跪在底下神情各异的众人,缓缓开口道:“朕……实命不久矣,太子不堪重用,有损国威,即刻废除太子之位,立七皇子允贤为太子,继承大统。”

“儿臣谢过父皇。”

允贤立刻叩首谢恩,面上却没有带着喜出望外的神色,仿佛早已笃定这一切会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一般。

老皇帝伸出手来,让这位七皇子离他近些,附耳说了一句话。

“如此,我也终于算对得起纯儿了,允贤,不要辜负你母亲的期望,做一个明君。”

说完,便多了一抹笑容,眼睛亮了亮,在他已经极为枯黄的脸色上显得分外不和。

这便是回光返照了,大家的心中都有数,有人已经发出了抽噎声。

不过是堪堪一柱香的时间,便有太监哀喊道:

“皇上驾崩——”

和瑞元年八月三十日,新皇登基已有三月,此刻,一位面容刚硬的中年男子正押解着一个人跪于天牢之中。

新皇身着明黄色龙袍,面色虽有些稚嫩,但仍是充满九五之尊的威严。

“二哥,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意图造反,此乃砍头的大罪。”他平缓地说出这句话,声音中带着清冷,像是玄冰,让闻者感受到彻骨的凉意。

一旁站着的,是布尔哈齐呼卓,维护七皇子登基的重要大臣之一。

前太子嗤笑一声:“早该料到你是个祸害,可惜,母后弄死了你的母妃,却没有除掉你。”

提到母妃二字,面前的新帝终于有了些大的情感波动,但也仅仅是一瞬,便恢复了正常,道:“既然朕的二哥及四哥五哥对朕如此不满,便将你们废为庶人,明日斩首示众,府内男丁一律发配边疆永世不得回,女眷赐给军队,子孙后代也全部为奴。”

说完这些,新帝厌恶的看了自己那二哥一眼,转身便走出了天牢,身后还跟着呼卓。

“此事让爱卿费心了,朕知道你对父皇也是忠心耿耿,听李全说你夫人要生了,快些回去吧。”

呼卓心中一喜,跪地道:“多谢皇上恩典,这都是身为臣下应该做的,以后也必将为皇上效力,微臣今日先行告退。”

皇上扶起他,并目送他远去,这才回了养心殿。

“李全,你是如何得知布尔哈齐家的事情的?”

被称为李全的贴身太监见皇上对这事情有兴趣,便开始讲:“皇上不知,呼卓大人家福气好,京城人人羡慕着呢。”

皇帝皱了皱眉:“朕如何不知,不就是有几个儿子。”

“哎呦皇上英明,但是呀,这次呼卓夫人这一胎,是双生胎。京城里都说呼卓家有福,正好也赶上皇上登基,这是好兆头呢。钦天监的人上回不是也提了一嘴?”

古人信祥运,这么一说,皇上也被勾起些好奇心:“那就等有消息了告诉朕。”

“好嘞,”李全见哄了皇上高兴,又继续说:“您之前应了铃嫔娘娘说晚上去那里,这……”

皇上听闻,神情又冷了下来:“父皇到底崩逝没多久,朕不想总去后宫,给朕推了吧。”

李全听闻立刻哭丧着脸:“哎呦我的皇上,您总这么干,答应了又说不去,奴才也实在没有法子了。”

“……”不是他故意这样为之,铃嫔家室好,又有些小性子,他总是先嘴上答应着应付过去罢了。

皇上沉思半响:“那就说朕担忧大祺国的吉兆,留在养心殿等消息。”

“那奴才就这么回铃嫔娘娘,皇上您也要保重身子,别又熬夜处理政务。”

“朕知道。”年轻的皇帝颌首,打开折子看了起来,大棋国虽国力强盛,但他还有许多需要处理的国事,新皇登基,总有人狼子野心觊觎皇位。

随着二人的谈话落下帷幕,呼卓急忙跑回了家中,内院里已经传来女人隐隐约约的痛呼声。

“阿玛你可算回来了,额娘已经疼了有一会儿了。”

见他来了,大儿子巴克什终于放下心来,他虽排行老大,也不过十岁光景。

布尔哈齐呼卓家也算是一个大家族,正妻方佳氏也是出身名门望族,二人成婚十二余年,仍然恩爱无比,已育有三子。

除了刚才的巴克什,一边还站着个六七岁的孩子,那是他们的二儿子邰裕,一旁的乳母正抱着排行第三如今只有三岁的达裕。

二人一直想有一个贴身小棉袄一般的女儿,这才又怀了一胎,此时方佳氏已怀孕九月有余,晚上羊水便破了,恰巧赶上呼卓去捉拿逆贼,幸而产婆等早已经准备就绪。

呼卓的眉头紧锁,听着里面的痛呼声,手心渐渐湿润了起来,虽说已经经历了三次生产,但听大夫说这次夫人怀有双生胎,心里忐忑又紧张。

邰裕此刻也已经懂事了,他走到父亲面前,轻轻扯了扯呼卓的衣袖:“额娘一定会没事的,阿玛去那边坐坐吧。”

“邰裕长大了,”呼卓摸摸他的头:“阿玛不坐了,你额娘还在里面疼着,阿玛不能让她一个人受苦。”

邰裕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走到大哥身边安静的待着,不在言语,连平常闹腾的达裕也好似感受到了氛围的凝重,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约莫一个半时辰,产房里终于有了婴儿的哭声,不过片刻,产婆便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出来了。

“恭喜大人喜得千金!”

若是其他人家,产婆的语气肯定不会这样喜悦的,因为大部分人家都喜欢儿子,生了女娃给的赏赐也不如儿子的多。

可这户人家不一样,京城都知呼卓家喜欢女儿,这回自己的赏银绝对只多不少。

呼卓看了一眼孩子,见面色红润,知道孩子是健康的,忙问:“夫人怎么样了?”

产婆又在心中暗道这夫妻果真恩爱:“夫人现在还无大碍,只是腹中还有一个,其他产婆还在接生,老奴先把大格格带下去照顾。”

产婆走后,邰裕又兴奋道:“阿玛,我们是要有妹妹了吗?”

一向沉稳的巴克什也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是的二弟,那个嬷嬷说是个千金呢。”

“可是额娘肚子里只有一个了,就算还是妹妹,也不够我们一人一个。”

邰裕说的话让呼卓忍俊不禁:“你们难道还想一人一个妹妹?那可不行,阿玛已经答应你们额娘,这是最后一次生弟弟妹妹了。”

邰裕失望的撇了撇嘴,随即又笑道:“无妨,一个妹妹也行,起码有一个,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

“是啊,额娘没事就好。”巴克什跟着附和。

时间渐渐过去,几个人的表情又逐渐恢复了紧张,听着里面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弱,呼卓的心被狠狠揪着,恨不得冲进产房看看怎么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终于听见了第二个孩子的哭声,虽然相较之前的孩子来说有些微弱,幸好母子都没有什么大问题。

呼卓接过身体不是特别健壮的小人,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脸颊,转身通知一脸期待的儿子们:“恭喜你们又有了个弟弟。”

此后几年,布尔哈齐家的“吉兆”也算是应验了,皇帝贤明,百姓安居乐业,大祺国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