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裴家兄妹
作者:繁华和沧桑  |  字数:3039  |  更新时间:2020-05-21 10:45:23 全文阅读

又是一年暮春时节,桃花开了又落,树叶黄了又绿,裴绍喻来到这个异世已经十年了。她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前世的种种恍若梦一场,她有时自己都怀疑自己的前世只是做了一场荒唐梦。两年前娘亲秦氏过世,家中便只有她和哥哥裴绍离相依为命。

裴绍喻的爹爹裴中从事镖局营生几十年,在济州府地界也算大名鼎鼎。裴中武艺超群,人又仗义,在济州府黑白两道都有朋友。几十年下来也小有积蓄,在乡下买了地,济州城里有铺子。

裴绍离从小就跟着父亲习武,他资质很好,一学就会,有得各家之所长,所以武艺不在父亲之下。母亲秦氏怕他长大不通文墨吃亏,便教他认字,读书,所以裴绍离倒也算是文武全才。

母亲秦氏原是罪臣之女,家里的男人都被发配苦寒之地,做苦力。女人要被发卖,世代为奴为婢。秦氏面容极美,被当时已三十多岁的裴中一眼相中,就买回去做了媳妇。

秦氏识文断字,又通经济,把家里打理的仅仅有条。秦氏貌美,又很贤惠,但是身体娇弱,生下裴绍离后,大伤元气,之后便没有再生育。

裴绍喻是夫妇俩收养的女儿,还在襁褓中就被夫妻俩收养了,秦氏待她如珠似玉,所以和亲生的没有区别。

绍喻比哥哥小六岁,裴绍离很是疼爱她。裴绍离从记事起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在家的时间也不多,回到家还要和母亲习字,读书。但是一有空裴绍离就逗逗她,也会买好多小玩意儿哄她玩。

裴绍离长相随母亲多一些,面容清冷俊雅,身材修长,为人沉稳,内敛,从十几岁起,就有人提亲了。可是秦氏只推说有高人看过裴绍离的八字,不易早婚。

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裴中便搬到山上听慧觉大师讲经了,要不就是外出游历,一走就是几个月,再不过问家中锁事。

裴中年轻时曾救过现任济州知府贺章东的性命,所以贺章东调任济州知府后,就想请裴中出面引荐。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入乡随俗,毕竟济州这地界,龙蛇混杂,民风彪悍,贺知府初来乍到,也想找个有威望的能人帮他镇镇场子。

可是一打听才知道裴中已经外出了,但是裴中的儿子裴绍离却也名声在外,比起父亲甚至更甚一筹。威武镖局的声誉这两年也更上一层楼。

这天晚上绍喻正和丫鬟翠儿张罗饭食,裴绍离从外面回来了,比往常回来的早些。

裴绍离一进门变对张嬷嬷道:“去请小姐来书房一趟,让小九帮我打盆水,我洗漱一下。”

张嬷嬷应了声是便下去了。家里下人不多,翠儿是张嬷嬷的女儿,和张嬷嬷一起照顾绍喻的饮食起居。张嬷嬷的老头王松平时在铺子上照看生意,儿子小九跟着裴绍离东奔西跑,一家子跟着裴中几十年了。

裴绍离洗漱完,刚喝了口茶,只见门帘前人影一闪,进了一位俏生生,水灵灵的少女,身穿月白色上襦,湖水绿的百福裙,因为在家,头发只简单编了发辫,耳朵上带着乳白色的珍珠耳坠,随着走动,左右晃动,甚是调皮。

“哥哥你回来了,听嬷嬷说你找我,有甚事啊?”绍喻一边说,顺便在交椅上坐了下来。

裴绍离又押了口茶水,才缓缓说道:“贺知府的师爷今天来镖局了,你能想到所谓何事吗?”

“难道贺大人初来乍到,就想捞好处,分一杯羹,这也太让人不耻了。不过也要看他有没有这本事,济州府可没他想的这么简单”。绍喻撇撇嘴角,有些不屑。

裴绍离放下茶杯缓缓说道:“只是索要钱财,那便好了,给他便是,就怕没这么简单。这刘师爷说贺大人想让我帮忙训练府兵,并担任护院,每月有二十两月银。

无功不受禄,这贺大人一来就如此另眼相待,实在让人猜不透啊。”

绍喻在书房走了一圈道:“这济州出响马,不怎么太平,这阵子又出了大事,朝廷也甚是头疼。难道这贺大人是为响马而来,想先许哥哥你好处,日后好让你为他买命,充当他的爪牙。他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是济州城这么多能人好汉,他为什么偏偏选中哥哥你呢?”

“我倒问刘师爷了,他说贺大人和父亲是故交,颇有渊源,本想请父亲出面,可是父亲不在。只是我倒从未听父亲说起这位贺大人啊。”裴绍离也甚是不解。

绍喻在裴绍离旁边坐下道:“那哥哥你预备如何?应还是不应?按理说咱们应该一口回绝,可是我们总不能一直做这刀口舔血的营生吧。总要为以后打算吧。而且我知道哥哥你也并不想一直经营镖局。”

“我过两天先会会这贺大人,看看这人如何,再做决定。好了,哥哥我饿了,传饭吧,月娘。”月娘是裴绍喻的乳名。

“好嘞,今天我专门为你做了糖醋鱼,还有粉蒸肉,都是你爱吃的。”绍喻笑眯眯地出去了。

这几年,镖局的生意看着红火,但并不怎么挣钱,每年也就不到两千两的盈利,真正挣钱的生意是绍喻开的几家成衣铺子。最挣钱的成衣铺子临近乌衣巷,乌衣巷里住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和公子哥的外室,这些外室每天无所事事,便想着法儿打扮自己,好固宠。

绍喻就会设计一些款式新颖又漂亮的衣服,从内到外,尤其是贴身小衣,其实这小衣她是受现代情趣内衣的启发设计的。谁知一推出,大受欢迎,她的这家成衣铺子的衣服火到不行。

除了成衣铺子,绍喻还开了家干货铺子,还做皮货生意。春夏收,冬天买,有时也把皮货做成品买,价钱不低,但是那些外室买起来却好不手软。这几年,绍喻存了不少家当,身家颇丰。连哥哥裴绍离娶媳妇的银子都准备好了。

话说这天贺大人在济州城最有名的酒楼宴请裴绍离。一见面,裴绍离发现这贺大人身边还有一位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年轻人。

这贺大人甚是热情,连忙说道:“贤侄真是一表人才啊,这位是犬子,表字云之。不知贤侄年方几何,如何称呼啊?”裴绍离忙拱手行礼道:“晚辈今年二十有一,姓裴名绍离,见过贺大人和贺公子。”

“贤侄太客气了,你父亲与我有救命之恩,五年前若不是你父亲救了我性命,哪有今日。我比你父亲年长,以后就叫我伯父吧。云之比你小,以后就称呼你为兄长。”

贺章东刚说完,那边贺云之便行了一礼道:“兄长好,以后我们就兄弟相称,初来乍到,以后还多有仰仗哥哥之处,在此先谢过哥哥了。”

裴绍离还了一礼道:“云之兄弟无需客气,应该的。”

贺章东哈哈大笑:“好好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来贤侄入席,今天没有外人,就我们三人。我和你父亲十分投缘,只是不巧,裴兄竟然外出了。等下次裴兄回来了,我定然和裴兄把酒到天明,不醉不归。”

席间裴绍离向贺章东介绍济州城的风土人情,及济州城的几大豪门贵族。这顿饭直吃到戌时才散去。裴绍离回到宅院洗漱完毕,已是亥时,一夜无梦。

这天,是每月对账的日子,每月的这日,绍喻都会很忙碌。一大早,各个铺子的掌柜都已聚在花厅,花厅准备的有吃食,茶水,以免这些掌柜还没吃饭,饿着肚子往这赶。

因为实在没人了,所以让林叔在花厅照顾这些掌柜们。绍喻在一旁对账,她不用算盘,用的是现代的记账方式,又快又准确。不过一个时辰,账目全部对完,收益不错,只干货铺子收益最差,不过比起别家的生意已是好很多。这些掌柜的例银是每月八两,年底有红包,红包和铺子的收益有关,但红包绝对丰厚。

所以这几年,这些掌柜个个干劲十足,同时也腰包鼓鼓。

她忙完后,绍喻觉得家里还缺个小丫头,平时没事还好,正好各司其职,可是一有事就忙翻天,人手不够,便又让林叔联系人牙子,还要再买两个小丫鬟。

中午,绍喻就让张嬷嬷把饭摆在花厅吃,今儿天气比较热,摆在花厅吃凉快。张嬷嬷把饭摆好,绍喻刚要动筷,裴绍离回来了,却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边跟着两个年轻人,年纪和裴绍离差不多,一位身着黑衣,一位身着蓝衣。

穿黑衣的那位男子,身材修长高大,容貌极为俊美,又贵气逼人。穿蓝衣的男子则温润如玉,斯文俊秀,三位站一起,着实养眼。

三位超级帅哥排排站,谁不爱看啊,但是绍喻还是提醒自己稍稍要克制一下下,自己又不是真的没有见过世面的十五六岁的少女,前世也是见过世面的好吧了。

心中默念一句淡定,淡定啊,大姐。然后一抬头面上就恢复一副四平八稳,老神在在的样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