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修道女主爱翻墙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成活
作者:娇黄半绿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20-06-02 11:26:01 全文阅读

练了一会琴,许怀青嘀咕:“这个时候人间不知道是天黑还是天明。”

她偷瞄他的反应,谁料他正看着她。她嘿嘿地笑了几声,道:“我们是不是该出去多挖几株树,你看它孤零零的。”

骆泓轩叹气:“你的琴要多练!”

“来日方长!”她揪住他的衣服,“何况我们出去练也一样。

“那去吧!”骆泓轩挥袖将流光琴收起。

许怀青雀跃忍不住伸手想要抱他,片刻之后硬生生地收回。

来到人世的时候,月亮已过中天。许怀青在密林中吼了一声,又跳跃着喊:“骆泓轩,我们去镇上吧!”

骆泓轩看她似乎不解,为什么她在人间繁华的时候不去,偏偏等入夜人迹难寻的时候才去。

许怀青伸出指头给他看,道:“现在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去挖树不合适。”

骆泓轩看见明晃晃的五根指头在眼前放大又消失,然后嗯了一声。

许怀青想骆泓轩这么好忽悠吗?

镇上,每条街都冷冷清清,客栈都关门了。许怀青在最大的那间使劲敲了敲门,敲到伙计没有耐烦了,打着哈欠过来开门。

许怀青道:“投宿。”

那人没好气地说:“天快亮了。”

见那人要关门,许怀青着急从骆泓轩怀里掏出钱袋,道:“一颗金珠,两间房。”

那人见了珠子,笑嘻嘻道:“好咧!”

许怀青进了客栈不往楼上去反而坐在大厅:“小二,叫你们厨娘先给我们做几道菜。”

伙计听了自然乐得去叫,许怀青趁菜没上桌的那会讨价还价地将金珠算成银两。

菜一上桌,许怀青先替骆泓轩舀一碗汤:“秋季来一碗鲜菇汤,最美味。”

她迅速地喝光自己的汤,继续介绍道:“这个肉丸子一定把肉砸得碎碎的吃起来才弹牙,这笋子炒之前一定要泡水这样才不会有苦味,这青菜油一定要下足吃起来才会爽口,这个炖鸭子要用土锅慢慢炖,炖出油星来那肉够糜烂汤够浓厚。最后这个酱肘子是我最喜欢的,不同的地方用料不同味道就不同,但重点是肘子必须肥瘦相间。”

听她这般解说,骆泓轩都忍不住微笑:“你很喜欢吃。”

“当然喜欢,我喜欢人间美景,喜欢各种美食,喜欢各种奇趣玩意儿,喜欢跟不同的人闲拉家常。”确切地说,小时候不能做的事情,她都想去做。

骆泓轩道:“这是你怕死的理由。”

许怀青反驳道:“这是我想活着的理由。”

骆泓轩顿了一下,道:“留你在非城岂不是生不如死。”

见他这般说,许怀青赶紧顺势讨福利:“所以你一定要常常带我出来。”

骆泓轩迟疑:“对你来说,怎么样也比不上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人间吧!”

许怀青撑着下巴认真的思考一番,她居然觉得只是偶尔能出来便好,为什么?她明明厌烦在非城里的无所事事,为什么她觉得总要回去非城?非城什么时候对她这么重要。

骆泓轩没有听到回应,只看见许怀青连吃也顾不上了只一个劲的皱眉。

进了屋子许怀青睡不着,从非城出来前她已经睡过一觉了,更何况在非城见不着的夜色里,睡觉太奢侈。

打定主意,她到骆泓轩的房门口询问:“出去吗?我们去练琴。”

“进来!”

骆泓轩显然不打算睡,坐在椅子上手执一本书。

许怀青乍见他这般,忽然想起君子如玉世无双。他身上有股书卷气不是霍明德那般斯文拘谨的书生气,而是洒脱的利落的干净气质。

“夜色正好,我们可以出去练琴。”许怀青说着,已经折身下楼。

骆泓轩挡住她道:“大门关了从窗户。”

她觉得甚好,跳窗翻墙的事,她一向熟稔。

她的轻功自认是好的心中忍不住想跟他较劲,就踩着沿街的楼宇飞速往远处跃去。

等到了一处废弃的角楼上才敛了内力,她回身想要看看骆泓轩的身影,结果他无声无息地一直跟在身后。至从上次在城楼上,她便该知道他们之间的实力悬殊得很,没想到苦练这么久依旧超越不了。

“你看,我在你身边月亮就照不到我了。”她看着那轮明月忍不住调侃。

她道:“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夜晚吗?我也是从窗户跳出来的,那晚的月亮也很亮,我在修炼的时候被一股力量牵引到你的身边,你还在我的身上下了印记,如果不是那个印记,你娘大概不会找上我,我们不会再交集。”

她慎重道:“为什么当初给我下了印记,为了把我抓走吗?”

骆泓轩道:“不是。”

许怀青很早就觉得不是要抓她轻而易举,前两次相遇便可动手:“那为什么?”

他摊开她的掌心,那个星标显现了出来黑色中夹着金色。他道:“因为我发现你居然可以引动我的力量,所以尝试一下我们的灵气是否可以相通。”

许怀青也掰开他的手掌,两只手掌心相对浮动的灵光在对流,她笑道:“大概是我们两个人有些相似吧!你不人不鬼,我易招阴鬼,注定有一面是暗的。”

这么多年,她唯一一次觉得当个天阴人也不全都是坏的。

她坐在石椅上将前面的方桌招来。她道:“晚风习习,夜色正好,百里之内就你我二人,弹琴正好。”

他嘴角微提将流光琴唤出,挽袖拂过琴弦。

见他做好准备,许怀青鼓着脸道:“要不,你先弹一首,我且听着。”

他没说不可那便是可以了,许怀青收起双足蹲靠在他的肩上,那首曲子轻而远就像那次梦里听过的那般,缥缈难寻。

听完一遍,她嘟囔:“再听一遍。”

许怀青是被日头给晃醒的,她睁开眼头还靠在骆泓轩的头上。她抬头,四目相对。

她结结巴巴地说:“我怎么睡过去了!”

骆泓轩自然没有回她,昨晚她迷迷糊糊地让他弹了很多遍《两生花》。

“正好可以挖树了。”她往地下眺望了几眼,“那种树下面就有,你等我。”

她方说完急急忙忙地跳下去。

许怀青找不到那么多的小树苗,于是砍了许多树的枝干回来培育,说是培育其实也就是刨了外面的土回来。那么多的坑,许怀青也不期望每一棵都成活,能活多少都值得庆贺。

非城的地很大,许怀青估摸着自己已经蹲着许久,她拧了拧腰发现头顶飘来一道阴影。

她抬头然后笑着:“骆泓轩。”

他将树苗握住然后蹲下身和她一起培土,许怀青有些怔愣,怔愣之后发现骆泓轩的蓝袍子落在非城黑色的土壤上。她总觉得人世的烟火不属于他,他请清凌凌的站在那边便好。

如今他跟她一同蹲下,她五味成杂。

在骆泓轩的帮助下,她一天便把非城前方的空地都种满了树苗。

虽然不知过了一天,这些苗子会怎样?但看着一棵棵青葱小苗出现在本该荒芜的地方,心里忍不住有些得意。

三年后,许怀青站在非城的中央大喊:“骆泓轩。”

那人出现在一家房屋前,许怀青记不起什么时候,他已经习惯了睡在屋内,习惯跟她柴米油盐地过日子。

见他出现,她更加兴奋地喊:“骆泓轩。”

他勾起一抹笑意走到她的面前。

许怀青看到他的笑容还是会发怔,这个发怔跟人世间的发痴是不是一个意思,她不断定。她断定的是,这些年骆泓轩越发生动了,越发撩人了。撩人这个词出现在许怀青的脑中的时候,她有些慌张,整个非城只有他们两人,他撩谁。

“看到了。”

他抬起头看着树上结出的小花苞,眼中反射出一遍灿烂。

许怀青囔:“是不是很神奇。”

三年前,她看着自己种下的树苗,一夜之间全部成活,就连砍下的树枝也活了,那是她看过的第一个奇迹。

三年里,她天天看着它们长高变粗,却一片叶子都不长,她揪着骆泓轩的衣物说:“你看,这还是我们当初移栽的那种树吗?外面的郁郁葱葱,它们呢?一毛不拔。”

三年了,她看着它们长出树的高大气势,安慰自己,在非城里种出一排排柱子来也是难得的风光。

后来,这些柱子抽出了树枝,她挽着骆泓轩道:“这般看来不错啊!配上非城阴冷的天气,它们倒是让我感觉到了人世间冬季的萧索了。”

直到今天,她起床,例行绕树晃悠的时候,无意中看见枝上鼓起了小包。她狐疑地跳上树,结果发现树上的包,是花苞。那么多的树,那些枝头上鼓起的都是花苞。

她乐疯了,问骆泓轩:“我们当初种的是树吧!是樟树吧!”

骆泓轩点头,由着她闹腾。

许怀青咋舌:“樟树不长叶就算了,枝干变绿也罢了,可它怎么还会开花。”

骆泓轩道:“也许它已经不是樟树了吧!”

“那是什么树!它就不是樟树了,那就是非城独有的树。”

骆泓轩道:“那你给它取个名吧!”

许怀青道:“好,以后它就是我们两独有的树,只开花的树,我最喜欢的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