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鹭上清天 > 一行
一 第一只白鹭
作者:绘里樱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20-05-03 10:34:08 全文阅读

她不太喜欢医院,医院里充满了消毒水刺鼻的味道。

病床边有个中年女人撑着头在打盹儿,眼下的黑眼圈,憔悴的面容,都显示她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了。

这是谁?肇事司机?沈白鹭还有些发懵,刚想撑着坐起来,手腕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嘶——”她倒抽了一口气,惊醒了旁边的女人。

“白鹭,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那女人边问边按下了呼叫铃。

沈白鹭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个女人也丝毫不在意,疼惜的摸了摸她的脸,“躺了这么多天,都瘦了。”

又小心的抓起了她受伤的手,看着被纱布包裹的手腕,眼泪滚了下来,“不是答应了妈妈,不再伤害自己了吗?”

妈妈?这个女人说是自己的妈妈?可是她的妈妈不长这样,沈白鹭刚想开口,却发现,她的手,变了。

纱布只包裹住了手腕和手掌后端,露出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可能是在病床上躺久了,皮肤泛着有些不正常的苍白,她急忙抽出另一只手看,这只手没有了纱布的遮挡,完整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这,绝不是她的手。

心里一慌,她质问道,“你是谁?”

话一出口,听到自己的声音,她再次愣了,入耳的是许久未说话一般沙哑的男声,“我……是谁?”

她看着女人,眼里带着水光。

*

医生来检查过了,沈白鹭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要后期好好调养就行了,至于失忆,可能也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医生在外面与这具身体的母亲交谈,沈白鹭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

她从沈白鹭变成了沈白鹭,只是换了个壳子,换了个性别,大概……也换了个世界吧。

沈白鹭出了车祸,沈白鹭割腕自杀,她现在来到了他的身体里面,也许她的那具身体已经死了,也许只是跟这个沈白鹭交换了身体。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是沈白鹭了,她会好好的替这个沈白鹭活着,也许还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她想。

镜子里的少年因为多日的卧床,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本是男生却留着遮眼的头发,拨开碎发能看见那漆黑的眸子,里面充满了压抑,毫无生机,凉薄的嘴唇没有丝毫血色,她勾唇一笑,镜子里的人百媚众生。

她放下头发,捂着手腕走了出去,伤口还有些发疼。

沈白鹭实在是不喜欢医院,在她的百般央求下,陈忆年将住院昏迷半个月的沈白鹭带回了家,在一栋老式的筒子楼。

打开斑驳的大铁门,在走过狭长的楼道,上了漆黑的楼梯间,她们住在二楼。

陈忆年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将灯开了,小心的挽着沈白鹭没有受伤的手进去。

家不太大,普通的两室一厅布局,但是却布置的极为温馨,陈忆年拉着他径自走过了客厅,来到了紧闭着的房间门口,“白鹭,你先休息,妈现在去做饭,等下做好了叫你,好吗?”

即使陈忆年现在是她名义上的妈妈,可是对她来说也就是个陌生人,沈白鹭不知道要怎么跟她相处才不会被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她儿子了,纠结的点了点头,“嗯。”

她以为自己这冷淡的态度陈忆年会不开心,却没想到陈忆年得到了她的回应却表现出很欣喜的样子,转身就去了厨房。

沈白鹭扭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黑暗一片,没有丝毫光亮,她摸到了开关将灯打开,才发现这个房间全是黑色,压抑,沉闷,让人窒息。

虚弱的身体受到影响,开始呼吸急促,沈白鹭急忙走到窗边,将厚重的黑色窗帘拉开,阳光重新照射进来,才让她感觉好受了很多。

压抑,沉重,干净,整洁,是沈白鹭对这个房间的全部评价。

黑色的壁纸,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床,黑色的窗帘……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黑色的。但是房间里的东西也少得可怜,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架一体桌椅,还有一个垃圾桶,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个沈白鹭,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吧?

书架上放满了刑侦悬疑小说,她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正对面的书架上放了一个笔记本,与旁边的书格格不入。她抽出来一看,里面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不经意间瞥见了垃圾桶里面没来得及倒掉的药品包装盒。

“氟西丁。”

沈白鹭心头颤了颤,抬起左手,即使有纱布包裹着,她也能感受到纱布下藏着的狰狞的伤口。

沈白鹭,他,是抑郁症吗?

*

“白鹭,出来吃饭了。”陈忆年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她害怕刺激到脆弱的儿子。

门里面没有反应,她正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敲门,门开了,沈白鹭走了出来。

“谢谢。”她走过陈忆年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

陈忆年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就问,“什么?”

“谢谢你为我做的饭,妈。”沈白鹭走到餐桌旁边坐下,很认真的对陈忆年说。

看到沈白鹭的房间陈设,她也明白陈忆年是为了沈白鹭做了很多的,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还回不回得去,既然现在成了沈白鹭,她就要帮他好好生活,也是让自己重新好好生活。

陈忆年眼眶泛红,沈白鹭刚才叫她妈了,还说了谢谢。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儿子已经 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更别说叫她妈,对她说谢谢。

陈忆年一直在为沈白鹭夹菜,盛汤,吃完了饭,她将碗收进了洗碗机,看着沈白鹭坐在沙发上发呆,有些试探性的问,“清天这些天去医院看了你好多回,你要不要等会儿去找他说说话?今天周末,正好他也没上课。”

清天?沈白鹭在心头想了想这个名字,还是摇摇头拒绝了,能将抑郁症的沈白鹭当成朋友,去医院看好多回的,一定是极度熟悉他的人了,陈妈没发现自己不是原来的沈白鹭,不代表别人不会发现,即使,在抑郁症的世界里也许没有朋友。

陈忆年见她拒绝了,顿时变得失望,沈白鹭不想与她在这里尴尬的坐着,就回了房间里。

窗帘是拉开的,她受不了完全的黑暗,那会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

坐在椅子上,顺手拉开了书桌的抽屉,在里面看见了一张学生证。

“卓定一中 高2018级4班(文) 沈白鹭 ”证件照上是他那张忧郁的脸。

2018级,沈白鹭在房间里找了找,在抽屉里找到一个没电的手机,充上电开了机,屏幕上就跳出了时间:2017/4/23 星期日 17:30

她叹了口气,这个世界的时间要晚了三年,原来他还在上高二吗?

在房间里翻了翻,她无奈的发现房间里就只有书架上堆满了书,只不过全是刑侦悬疑文,没有课本的存在。

看来他很抵触上学,沈白鹭想。

*

宋清天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还是鼓起勇气敲了门,很快,陈忆年将门打开,见到门外站着的宋清天,热情的招呼他进屋坐坐。

“陈阿姨,我听说白鹭今天出院回家了,我来看看他。”宋清天有礼貌的向陈母打了招呼。

“谢谢你了,清天,一直照顾我们家白鹭,哎……白鹭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你去陪他坐坐吧。”陈忆年叹了口气,自从沈白鹭出事以后,就只有宋清天这个隔壁家一起长大的孩子没有嫌弃他,这么多年了还将他当弟弟照顾着。

宋清天应了一声,敲了敲沈白鹭的房门,“白鹭,是我,清天,我进来了。”然后就扭开房门进去了。

宋清天还真是吓了一跳,本来习惯性准备开灯的手也顿住了,沈白鹭竟然将窗帘拉开了?还在玩以前从来不碰的手机?

宋清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讶之余,又有些为沈白鹭开心起来,他终于肯接触正常人的生活了。

沈白鹭正在拿着手机了解这个世界,就看见走进来的宋清天一脸的惊讶,秉着言多必失的原则,她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盯着宋清天。

“白鹭?你在玩手机吗?你在玩什么?”宋清天好奇的凑上来,看见沈白鹭的停留在软件商城界面,这个手机从买来就没有用过,什么软件也没有。

“下载软件啊,来我帮你,”宋清天一把拿过手机,“既然你终于愿意用手机了,那就先下载一个微讯吧,然后把我和陈阿姨的好友加上,还有电话号码也要存,再加一个微博,嗯再来一个抖音,千度……”

宋清天一边碎碎念一边操作着,不一会儿就下载好了一堆软件,又挨个儿给沈白鹭注册了账号 ,添加了好友,互相关注,全部操作完成之后才将手机还给沈白鹭,又细心地教她每个软件该怎么玩,毕竟之前沈白鹭从没有接触过手机。

沈白鹭没有打断他,智能手机她早就玩儿得溜熟,能耐心的听宋清天讲下去只是因为想拖延时间,她估摸着宋清天呆不了多久就会回家,她少说话就不会暴露。

可是她想错了,宋清天在给她科普完智能手机的用法之后,居然打开了书包,拿出了一叠作业放到了书桌上,径自走出门去,沈白鹭隐隐约约能听见他和陈忆年在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就提着一个椅子走进来,放到沈白鹭旁边,与她并排坐着,开始写作业。

好在书桌够大,看他那熟练的样子,肯定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绘里樱
作者的话

啊呜~看到的小可爱们能不能留言支持一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