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矛盾
作者:由禾十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5-14 14:25:33 全文阅读

“妈,你就别管我了,我要工作了。”徐州将他的妈妈推出房间,“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呢?”

徐州关上了房间门,将他妈妈的不满隔绝在门外,开始回想今天与裴满梨相遇,不一会儿,一个大眼睛闪闪发光的漫画女孩就出来了,徐州看着这个人物,勾起嘴角。

同一个傍晚,朴家别墅,朴家掌权人朴士成和他的妻子蒋意坐在饭桌的上位,林锦坐在一旁,叫着:“外公,外婆。”两人点点头,“还不开饭吗?”蒋意说:“再等一等。”

“等什么?”“林民生,你的父亲。”林锦的脸色顿时变了。

过了一会儿,朴士成开口:“锦儿,你的父亲也是我们的家中一员,虽然他自己发展林氏,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

“他不是!他早就不是了!为什么要让他今天来?”今天,是朴眉的忌日。

“锦儿,你别激动,你的父亲这么多年还是未娶,他的心中有你的母亲,他也还是我们的女婿。”蒋意对着林锦说。

“我不要!他来我就走!”

“难道你要你母亲今天过得不宁吗?”朴士成威严地开口,林锦不说话了,只是坐在座位上。不一会儿,门口传来汽车的响声,佣人来报,“林先生来了。”

说完,一个人影走进来,脸上有些皱纹,头白丝有些穿插在黑丝当中,穿着黑色西服,领带颜色很是素净,他走到桌边叫到:“爸妈。锦儿。”他的眼光停留在林锦身上,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朴士成和蒋意点点头,林锦没有动,眼神也不看他。

“坐下,开饭吧。”朴士成拿起筷子开动。

其他人也动起筷子,桌上没人说话。朴士成问林锦:“林氏的近况很不错,做得很好,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林民生不知道他还关注林氏,但他明白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是发展的还不错,但也要有人继承才行啊,我想让林锦进公司培训培训,好了解公司,学会管理公司。”林民生看着林锦说道。

朴士成回道:“这样也好,林锦你说呢?”

林锦头也没抬:“不稀罕什么破公司,我不去!”

“锦儿,你答应吧,毕竟朴氏将来也会是你的,你去练练手。”蒋意直白道。

“外婆,我不去。”

“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想在娱乐圈里工作,可是那也不长久迟早要回来的啊!”蒋意劝说林锦。

“我现在不要去,我还想表演。”

“表演什么表演,你看看你妈妈表演到最后成什么样子了?你不准去了!”朴士成武断的说,摔下筷子,看着林锦。

林锦一听提到自己的妈妈了,再也忍不住了:“她最后的样子,到底是谁造成的,都清楚!你们知道妈妈最后想要的是什么吗?你们知道她在我眼前摔下去的时候,我有多痛!那是我的妈妈!都是他!”林锦指着林民生,“如果不是你在外面做错事情,妈妈怎么会离开我!你们还要求我去你的公司?我这辈子都不想踏进有你在的地方!”林锦站起来,十分激动,摔了碗筷!

“你!你反了你!”朴士成吼道。

“对!你们要是在逼我,我就不会回来了!”林锦拿起东西,朝外走去。

“你!你回来!”朴士成不管怎么吼,林锦都没有回头!朴士成气得捂着胸口,蒋意连忙拿出药,给他喂下。

林民生看着这一地的狼藉,知道儿子心中到底有多怨他,儿子刚刚说的那段话刺激了他,是啊,他好像从来没有问过朴眉到底想要什么,他只知道她喜欢表演。

这顿饭不欢而散,林锦走出朴家大门,没有开车,漫无目的地走着,别墅区没有多少人影,他想起他的小时候,他看着这妈妈演出的电视剧,妈妈笑着问他:“妈妈好看吗?演的好不好?”他点点头,严肃的说:“妈妈最好看,妈妈演的最棒!”

妈妈笑得很开心,“锦儿知道吗?妈妈想要拿到最高的表演成就奖,到时候妈妈带你去很好玩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好好玩,好不好?”她在笑,可是眼底有哀伤。小林锦看不懂,只是傻傻地点头说:“好!”他想和妈妈两个人一起玩。

可是妈妈在他面前从窗户一跃而下,没有来得及拿奖,也没有带他走,小林锦后来听说妈妈患有抑郁症,可是笑得那么开心的妈妈,怎么会有抑郁症呢?他知道和他的爸爸分不开,在家里妈妈总是不理爸爸,只是和他说话,他也听见过他们吵架,他觉得爸爸一定有错,妈妈的死和他有分不开的联系。

妈妈的愿望没有实现,那么自己就帮她实现!林锦走着,风一吹过他发现自己的脸上有着泪痕,他如果不实现妈妈的愿望,他这辈子都不会快乐,仿佛他拿到了拿个奖,那一天妈妈就会像小时候那样对着她笑,十分开心,像是在表扬他!

不知不觉走到了朴眉的墓地,他看着眼前的五束花,都是妈妈最喜欢的,除了自己送的,剩下的就是外公,外婆,高叔叔和林民生的,想不到他还有脸来看妈妈,不知道他站在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妈妈又是什么感觉呢?

林锦猛地拿起那束花,上面有着爱心卡片,他折断了那些花,那个人不配!他不配!他将花仍在地上,使劲踩了几脚!抬抬头看着墓碑上面的照片,妈妈,你会怪我吗?你也想这么做对不对?你也一直在怪他才会不理他的对不对?

可是没人回答他,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微风吹过。

林锦离开了墓地,他不知道去哪里,这一天他一直都是在朴家过的,他现在只想去一个和母亲有联系的地方,连天咖啡馆!那里的黑咖啡是妈妈当年亲手制作的材料和配方!

连天咖啡馆内,裴满梨和小利正在洗杯子,只见一个带着黑口罩的男孩子走进了咖啡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上二楼的包厢,只是在大厅里坐下,大厅里没有什么人,也没有注意他,小利惊讶的拉着裴满梨的手摇啊摇啊,偷偷兴奋,悄悄说:“他又来了。我又看见他了!今天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气啊!见到了两个人!两个大神诶!”

“快做你的咖啡吧,黑咖啡!慢了,等会他又要说我们不敬业了!”

“哦哦哦,对对对!”小利似乎才想起来她是一个咖啡馆的工作人员,赶紧去做了。裴满梨给林锦端上了黑咖啡:“您的咖啡,请慢用!”

林锦看着眼前的黑咖啡,一饮而尽,裴满梨还没有走开呢,一杯黑咖啡已经见了底,他难道不怕烫?不怕苦?不怕睡不着?不怕伤害身体吗?

“再来一杯!”林锦放下空杯子,说道。

裴满梨惊讶了,他这是抽什么风了?看着裴满梨不动,林锦拿出钱包,抽出一叠大张大张红通通的票子,放在桌上,“你的小费!给我端咖啡来!”裴满梨更震惊了,她哪里见过这么多红红的钞票啊,她赶忙拿起钞票,这让人看见了还得了?嘴里说道:“您等一等啊。”

裴满梨回到吧台给小利看了这些钞票,小利也惊讶了,这是她一个月的工资了吧。“林锦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啊?他还要喝黑咖啡。”

“还喝啊?一杯我就睡不着了,他还要?”

“我哪里知道啊?我不动,他就甩给我这些钱。”

“我的天,你敢劝他吗?”

裴满梨摇摇头:“你去吧,反正你了解他!”

小利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他那么高冷,不知道脾气怎么样?有没有暴力倾向?“那怎么办啊?就看着他喝死在店里吗?”

“我也不知道啊!哦,对了,你先给他做慢点,我打电话给青姐。”

“好好,你快去。”

两个年轻女孩,各自行动起来了。

青姐在她的公寓里面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好看孩子写完功课,她匆匆赶去店里的时候,店里基本没人了,只见林锦坐在一张小桌子上,面前已经摆了三个空杯子了。

青姐问了问情况,裴满梨和小利都是在他催促的不耐烦的情况下才给他上咖啡,只能听见林锦又催促道:“快点啊!慢吞吞的!做不好,做不快,开什么咖啡店!”

裴满梨只好再给他端上咖啡,青姐走到林锦身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说道:“林先生,你别喝了。”

但是毫无用处,林锦又拿出剩下的几张钞票往桌上一摆,“别啰嗦!”青姐这下奇了怪了,别人心气不好就喝酒,这位爷心情不好就喝咖啡,这个又没醉,不好哄;咖啡越喝越兴奋,不好劝。青姐也没有办法了,就打电话给杰克,让老板亲自来处理这个问题吧,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杰克接到青姐的电话时,他正在看报告,她可是从来不会和他打电话的,这是这是怎么了?他接起电话:“小青,出什么事情了?”

青姐听着他急切的语气有一丝恍惚,“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呀?”青姐这才说道:“林锦在店里往死里和咖啡,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板你过来一趟吧,想想办法。”

林锦,朴眉的孩子?“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杰克打给了高札诺,“诺哥,林锦在我店里出事了,你来一下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