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共度
作者:由禾十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20-06-02 17:31:03 全文阅读

不一会,裴满梨将做好的煎蛋面端上了桌子,上面有两个煎蛋,林锦看着这碗面,色香味不说一应俱全但是还是有点。

“吃吧。”吃完赶紧走。裴满梨不敢说出后面的话,毕竟这是林锦,自己得罪不起。

林锦端起这碗面,吃了一口,感觉味道很符合他的口味,偏咸,他就是喜欢吃咸的,这味道刚刚好。

想不到,还有人和他一样喜欢吃咸的,这个女孩子还有什么会和自己相像的地方吗?遇到和自己口味相同的人,这缘分难遇啊!

林锦边吃完面便想,等他一放下碗,裴满梨就收拾走,到处厨房洗了,裴满梨想,这下他该走了吧?

结果一出厨房,林锦还是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丝毫没有一点打算离开的意思,裴满梨奇怪了,他今天是怎么了?还不走?难道真的要她赶人吗?

林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像呆在这间小屋子里,这里有莫名的吸引力,是什么呢?温馨的布置?小却满足的房间?还是和自己有相同口味的人?还是因为他小时候看过妈妈为他下厨的画面在他脑子里回旋,牵制住了他的脚步?他想不明白,知道他的耳边响起裴满梨的声音:“很晚了,你快回去吧。”

他怎么会想离开这里呢?“是很晚了,没车了。”

他一个大明星缺车?电话一打,要多少辆车来接他都没问题吧?裴满梨想着电视里大明星的出场。

“你叫人来接你啊,正好可以去看看你的胃病。”

“你都说了太晚了,打扰别人干嘛?”

“我......”她想说什么来着?他说的对啊,太晚打扰别人不好,可是好像有点不对,自己怎么反驳?裴满梨卡住了。

“那你不走啊?”

“帮人帮到底。”又是这一句。

“这没有多余的床给你睡。”而且一男一女在家里,裴满梨老觉得有些别扭。

“我是病人。”

“.......”可这是她的家啊,她就不应该让他跟着她回来。

两人谁也没说话,气氛有些僵住,最后裴满梨还是发了善心,他是病人,他是病人,他是病人。

“好吧,你去睡床。”裴满梨将自己的厚衣服拿出来,准备当被子用,她又想了想,林锦算是客人吧,还是第一次来她家做客的人,不能让他睡沙发,盖衣服吧,也要尽尽地主之谊才行。

林锦看着她拿出厚衣服,“你干嘛?”她不会这么晚了要走吧?不至于呀?和他共处一室很难受吗?

“睡沙发,当被子用,没有多余的被子。”裴满梨回答道。

林锦站在她的卧室门口,看着她手上的厚衣服,走过去,拿起她的厚衣服盖上,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裴满梨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动作搞蒙了,他不睡床了?“你还是去睡床吧,你是病人,也算是客人,不应该让你睡沙发的。”

“啰嗦什么,别吵我,去睡你的觉!”林锦闭着眼睛说。那样子就像是从他的好梦里把他吵醒了一样。

裴满梨不说话了,走回卧室睡觉了,她还不想管他呢!

半夜,裴满梨迷迷糊糊地听见客厅有窸窸窣窣的响声,她坐起来,揉揉眼睛,这个大爷又在搞什么?

她走出卧室的门,隐约看见林锦蜷缩成一团,衣服都搭在沙发背上,他的手捂着肚子,不断调整自己的睡姿,不知道是真的失眠,还是胃痛得失眠,不管哪一种,都和他喝的咖啡分不开关系。

裴满梨打开灯,走过去,问道:“你没事吧?”林锦没有回答,只是额头上有些细汗,皱着眉头。裴满梨看着他,像是睡着了,“林锦,你没事吧?”

裴满梨又问了一次,声音大了一点,但是林锦依旧没有回答,她擦去他额头上的汗,发现他的额头有些烫,他发烧了?是不是着凉了?得让他退烧才行。

裴满梨学着电视里的情节给他的额头敷上冷毛巾,将自己的被子拿出来给他盖上,见他的手捂着肚子,应该是胃还疼,刚才叫他吃药,他又不吃。

裴满梨还是拿出一颗在药店买的胃药,掰开半颗,她将林锦扶起来,给林锦喂了下去,不吃药不行啊,他嫌弃自己买的药,就给他半颗吧,喂完药后,她让林锦躺下,扶了扶冷毛巾,林锦突然小声叫到:“妈妈~”那语气中的依赖,让裴满梨起了鸡皮疙瘩,那明明是小孩子才有的语气,莫非他的妈妈真的是朴眉,她已经不在了,所以才会这么想她依赖她?

想起朴眉的结局,她有些同情这个男孩子,失去自己亲近的人,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受吧。

裴满梨就这样陪了林锦一夜,林锦踢开被子,裴满梨给他盖上怕他着凉,林锦嘟囔想喝水,裴满梨就喂给他,林锦翻身的动作大,裴满梨就挡在沙发前,怕他掉下来。

第二天,窗外的小鸟开始鸣叫,阳光透进窗户,令林锦皱了皱眉,他睁开眼睛,感觉自己额头上的冰凉,他伸手拿下毛巾,却感觉身体有些重,一起身就看见裴满梨坐在地上,趴在他的腿上,眼睛紧闭,眼下有些青色,林锦有些愣神,这是怎么了?他的身上盖着裴满梨卧室的被子,茶几上有拆开的药,自己手上拿着冷毛巾。

而且昨晚他朦朦胧胧感觉到有个人在喂他喝水,摸他的额头,像极了小时候他的妈妈对他做的事情。难道昨晚都是她?自己发烧了吗?

林锦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了,听着窗外的鸟叫,林锦抬眼看去,阳光在绿叶之间穿梭,像是波光粼粼,被窗户反照的光亮。

好美,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见这样的景色了,在他的人生中,他每一次在这一天醒来都是压抑的。

似乎是不习惯阳光的照射,裴满梨揉了揉眼睛醒来,看见林锦已经坐了起来,她站起身来,走到林锦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打了个哈欠:“好了,烧退了。”

林锦感受到额头上的温暖,心里微动。

接着他身上的被子被抱走了,裴满梨抱着被子走进卧室,“你自便啊,桌子上有面包,你吃点,当早饭,我再睡会儿啊。”

林锦看着这样的场景,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画面?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紧接着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是他的经纪人铁哥,他一接起,铁哥就在电话那头吼了起来:“我的小祖宗,你在哪里啊?去你的公寓也找不到人,快来现场啊!你都迟到了一个小时了,你以前可没有过这种情况啊!快来啊!”

“我知道了。”说完,他挂了电话,林锦的声音很平常,令铁哥安了不少心。

林锦正在拍摄《不知你心》,是一部由言情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男女主角爱来爱去,分来分去,林锦年轻帅气,所以铁哥给他接了这种电视剧,他答应了,但是和铁哥说了以后的戏路是要展现演技的,而不是靠脸刷一下就行的。

林锦在朴氏旗下的演艺公司木心,林锦是公司直接派给铁哥的,铁哥不知道林锦是朴眉的儿子,也不知道他的背后有朴氏和林氏,只觉得这个小伙子有想法,说明自己给他接这部剧的原因是先让他在观众面前刷一下好感,眼缘,再给他接好戏。林锦想了想也对,想要拿到终身成就奖,还要有很长的路要走,必须一步一步的来。

林锦到了拍摄现场,导演因为他的迟到有些不高兴,铁哥对林锦悄悄地说:“成导演,因为你迟到了有些不高兴,待会去道个歉啊。”成导演是言情剧最好的导演,他拍出来的言情剧都差不多火了,他自己都很大牌了,看不惯被人也耍大牌。

“我知道了。”林锦的声音还是没有起伏。

正好,成导演拍完了一场,林锦走过去对导演说:“成导演,对不起,我来晚了,没有下一次了。”

“嗯。”导演低头看着剧本,一个眼神也不愿意给他。林锦不介意,只要能拍戏就好了。

下一场是林锦的戏,他和女主角相遇,要表现出少年的情窦初开,不知道为什么表演这场戏的时候,林锦的脑子里面总是浮现裴满梨睡在他腿上的画面,他上过演技课,但他嘴角的笑意,眼里的情意,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这样出来了。

“卡!很好啊!”成导演很满意这一场戏,语气中带着些高兴,下一秒,他说:“只是那个女主角,要注意你的表情啊不是花痴,是羞涩。”在场的人有些捂嘴偷笑,铁哥也有些想笑,这个女主角怎么得罪了成导演了?想不到林锦这个男孩子演技还不错啊,日后必成大器。

下一场开拍之前,女配角才姗姗来迟,她一见到林锦便眼神放光,冲上去挽着林锦的胳膊,甜甜的叫道:“锦哥哥,我来了。”

林锦不着痕迹地推开她的手,并不理她,锦哥哥这是怎么了?她又想挽上去的时候,林锦对她说:“坐吧。”她坐下之后,林锦小声道:“你要来,想留下,就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她这才想起,林锦的身份大家并不知情,她点点头,对林锦笑得像花一样,她就是高言洋,高札诺和杨蓝的女儿,从小和林锦长大,像高札诺和朴眉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