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彼此的心(上)
作者:刀口刀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0-05-14 01:39:19 全文阅读

阴天,予人以压抑的心情。浓云挤压在天边,彷佛随时对大地要宣泄自己的不满。

树叶在空中舞摆,花草在地表匍匐。

阴天让寂寞更加孤独,冷瑟的风雨让人从心灵颤抖。

“予寻,快一点,天要下雨了。”白暂的皮肤,清秀的五官略带一些俊俏,帅气中又透露着温柔,深邃的瞳孔隐藏着一抹怜爱,眺望着不远处的女子,呼喊着名字。

迎面走来一女生,浓厚乌黑的中发垂于双肩,还有些潮湿,显然没有吹干。

走路时,低着头,好似遮挡她消瘦有些苍白缺少红润的脸颊,双手交叉垂放于小腹前,双腿微微并拢,好似文学少女一样,文静含蓄,徐徐走到少年面前.

“那个...吴优...我带着雨伞呢,你先走吧。”如风铃般的声音,温婉柔和,水玲珑的眼眸,令人沉醉。

“我可没带雨伞,上车,我快点骑。”吴忧端坐在自行车上,一只脚杵着地面,把书包摘下放入前车筐里,然后在书包里取出一个透明的保鲜袋,装有两个夹着荷包蛋的三明治,递给了沐浴寻,“喏。”吴忧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了一个字。

沐予寻双手接过装有早餐的袋子,并将头低的更深了一些,小碎步到自行车的另一侧,侧着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沐予寻没有看路边的行人与过往车辆,只是埋着头吃吴忧递给自己的早餐。

日复一日,她早已经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记得每天男孩都会在这等她,分享自己的早餐。

坐在自行车上吃完一个三明治后,将其余的包裹好,离学校最近的红绿灯时,沐予寻下车,与吴忧并排步行。

吴忧接过沐予寻留给自己的早餐,一只手推着车,一只手拿着剩余的早点,慢慢咀嚼。沐予寻一路上始终低着头,双手交叉垂放小腹前,有些自卑。

“中午不要等我了,我有点事情,就不去食堂了。”沐予寻喃喃软语,不敢直视吴忧,两根拇指在交叉的双手上相互摆弄。

吴忧听着楚楚之声,心声怜爱,余光扫过低头不语的沐予寻,看着她拇指相互摆弄,将本以张开的嘴缓缓闭上,摇了摇头,想叹气发泄下,却被自己制止了。

“嗯,好,等下次在一起吃饭。”吴忧充满温柔的语气答复着女孩,仿佛没有察觉到她心事一样。

沐予寻听见吴忧答复后,如释重负,拇指不在相互摆弄,头也抬高了一点点。

进了学校大门,沐予寻直接去了教学楼,而吴忧需要去停自行车。

在人来人往的学校走廊中,都是同校师生,很多都是和沐予寻同班同学,却没有一个人和沐予寻打招呼,孤零零的一个人低头走,好似都当她不存在一样。

走进教室,来到一女生旁边,“那个,能叫我进去么?”很小的声音请求着对方。

“真麻烦。”沈月盈没有起身也没有抬头看,只是双手扶着座椅,往前挪动了少许距离。

“谢谢。”沐予寻摘下书包,抱在胸前,背对着沈月盈,垫着脚尖从不是很宽的缝隙中横挪进去,沈月盈后面的同学好似没看见一样,未将桌子后撤一点。

沐予寻将书本放进课桌的桌屉里,书包贴着墙放在腿边。

重点高中分科都是很早,高一第一学期结束分文理班,沐予寻与吴忧都选择了文科,这个学期理科课程很少,主要是为了应付会考而已。

而刚分班级调座位时,沈月盈被安排到和沐予寻做同桌,内心极其抵触,一个高中生仿佛回到了小学时代,分出地盘,以桌子为界限,不许过界。沐予寻没有反对也没计较,只是默默的遵守沈月盈制定的规则,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

沈月盈监督着沐予寻遵守规则,而沐予寻从不过问她是否遵守,这个规则好像只是为沐予寻一个人制定的。如果沈月盈还在座位上,即使午休或者上厕所,沐予寻也会等后面人离开,挪动他们桌子后撤些离开,让自己不妨碍任何人。

好在沈月盈现在对沐浴寻态度转变很多,或许觉得自己太过分了,或许觉得她太可怜了。

“铃铃铃”中午放学的铃声传遍了学校每一个角落,嘈杂的交流之声在教室里传递着,同学之间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三五成群结伴离开教室。教室中只留下沐予寻,空荡荡的,无比安静。

沐予寻从小学时起,经常受同学的排挤与欺凌,默默忍受着,不告状,亦不反抗,也不曾哭,只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无所事事的沐予寻刚想要趴在桌子上休息。“当当当”几下敲门声打破了教室的沉寂。

抬头看见一只手还停留在门上,保持敲门动作的吴忧。

“我们班老师严重拖堂,这才放我们离开,现在食堂肯定人满为患,猴年马月也打不上饭,如果没什么很重要事情,陪我出去吃个饭呗。”吴忧语气温和,请求着女孩。

沐予寻坐在座位上,很想说“好”,却又下意识的捏了捏裤兜,除了一张没有余额的饭卡,什么也没有,不知所措的沐予寻死死的攥着饭卡。

每天早上就吃一个鸡蛋和一碗米粥, 自己都忘记从何开始,每天吴忧主动和自己分享一半早餐,对于他的施舍与帮助,沐予寻铭记于心,只是她不想一直被怜悯,被同情,也怕被看穿。

“就咱俩了,你在拒绝我,那我可真成孤家寡人了。”吴忧走向前去,开玩笑的说着调侃的话。

“不会这点面子都不赏吧。”

“不是。”沐予寻急忙解释。

吴忧抓着沐予寻一只手,将她拉起,不待她答应,便牢牢的牵着手,走在她前面,而沐予寻只能紧随及后,吴忧有些隐藏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沐予寻就这样任由吴忧肆意妄为的牵着自己,去那连自己也不清楚的地方。晃动的眼神,满载着羞涩的容颜。

面对同学的排挤与欺凌,或者邻居的冷言冷语与歧视,沐予寻能坦然接受,她最害怕的是别人趾高气扬的怜悯,这种施舍是践踏沐予寻仅剩的一丝自尊。

但吴忧对沐予寻的体贴与呵护是无微不至的,也是难以察觉的,因为每次吴忧都是站在台阶下等她,好似那本身就有个台阶。

二人走出了学校,绕过了周围的小吃与餐馆,来到距离学校稍稍有些远的街道,在一面馆门口停下来。

“这的味道不错,听别人说的。”吴忧看着店面说。

“老板,两大份拉面,一屉小笼包。”吴忧上前对老板招呼到。

沐予寻坐在凳子上,双腿紧紧并拢,双手抱拳放腿中间,低着头,水汪汪的眼睛很少直视他人。本该人见人爱,却总不被人喜欢。这就是现实,遥不可及的可怜之人,使人流泪,近在咫尺的不幸之人,避之不及。

每个家庭父母都不希望自家孩子和单亲孩子来往,更何况沐予寻在他们眼中还不如单亲家庭的孩子。

“两份拉面,一屉小笼包,齐了。”服务员将热腾腾冒着气的拉面与包子端上来。

吴忧盯着这满满一碗拉面,平时的自信荡然无存,温柔帅气的脸上露出一丝愁苦,很清楚自己吃不下这一份面,但又不得不给自己点一份大的,因为坐在对面的女孩很饿,而且不想让其他人知晓。这个女孩撒谎时会很紧张,一紧张就会抱着手,两根拇指相互摆弄,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细微的动作,吴忧却记在心里。

“吃吧,我都饿死了。”吴忧夹起面条就往嘴里送,毫无文雅可言。

反到是沐予寻吃饭慢悠悠的,不急不躁。

俩人吃饭时没有多余的交流,吴忧不敢去看她,为了展示自己很自然,而沐予寻会用余光扫两眼吴忧,藏在心里的话大概这辈子也不会说出口。

不管多么未雨绸缪,肚子很难撒谎,看似狼吞虎咽,吴忧也只是吃了一半多的面条,而沐予寻却将一碗面条消灭的干干净净,包子也吃了一半。

“我吃的太急,撑到了。”吴忧找了个勉强的理由,还打了个饱嗝。

“老板结账,包子打包一下。”吴忧不会去问沐予寻饱没饱,够不够这些话,以免伤她自尊,毕竟自己尽全力也才吃了这么点。

“一共9快,欢迎下次再来。”吴忧付完钱后和沐予寻离开的拉面馆。

沐予寻在学校食堂每顿饭正好1块8,这已经算是非常奢侈的午餐了。

“找地方坐会,我撑的走不动,休息下。”吴忧手里还拎着装有四个小笼包的塑料袋。

真正需要休息的是沐予寻,吃了6个小笼包和一碗大的拉面,只是吴忧装作走不动而已。

“谢谢。”沐予寻看着地面说,声音非常小。

“谢谢陪我出来吃饭,不过你千万别说出去,我差点让半碗拉面撑死,我丢不起那人。”吴忧抢过话,对着沐予寻感谢外加所谓的警告,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很清晰,很自然,愣是把她要说的话顶了回去。

“还是食堂的饭更符合我胃口。”吴忧用感慨的语气说着违心的话,这只是想和沐予寻一起吃饭的借口。没有几个高中会垂怜自家食堂,如果拆迁不违法,每年毕业期,学校食堂都需要从新盖一遍。

积压许久的云朵留下了眼泪,滴答滴答的对大地诉说自己的痛苦。

“下雨了,回去吧。”吴忧一边说,一边脱下校服外套,将它披在沐予寻身上。沐予寻有些恍惚,曾经自己拒绝过很多次,但是这次却没有拒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还下意识的用双手紧紧的抓着校服的衣领,彷佛不会在失去一样。

吴忧,无忧,是父母对孩子的寄托,拥有无忧无虑的人生,做个无忧无虑的孩子,然却为一女孩多忧多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