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新年篇(八)
作者:刀口刀  |  字数:2046  |  更新时间:2020-06-02 23:56:27 全文阅读

吴忧再次醒来时已经过正午。

“饿了吗?”沐予寻坐在他身旁,像每次吴忧守护自己一样。

“有点,你也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点面。”吴忧掀开温暖的被窝。

沐予寻拉着他的手,摇摇头,制止了吴忧。

“忘记了?说好的回你家,让谢阿姨给我们煮面。”

“但是她伤害过你...我不想...”

沐予寻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但是阿姨现在对我很好,你不该怨恨她。”

吴忧看着女孩,美丽的外表下,还拥有一颗天使心。他知道沐予寻说的对,说的在理,却无法抑制自己对父母的恨。

吴忧对父母最大的怨恨不仅仅是他们的冷漠,无情,而是他们曾经对沐予寻造成的伤害,即使当事人不在乎,他却无法忘记,源于爱的憎恨。

吴忧从心灵上不愿意违逆眼前这位圣洁的女孩,自卑,软弱,内向缺乏自信,但她勤劳,善良,纯洁。人出生时就像一张白纸,在生活环境下沾染了各种颜料,而沐予寻却没有,保持了赤子的圣洁。

“我们回去吧。”沐予寻抱起一摞衣服。

而吴忧背起了书包,还抱着一大堆书本,往另一个家走去。

“阿姨,我们回来了。”

谢兰没有化妆,头发都披散着,坐在沙发上,有些六神无主,完全不像是要过节的样子。

“你们回来啦,饿了吗?我给你们做饭去。想吃什么,告诉阿姨。”谢兰一口气说了一连串的话。

“阿姨,我想吃面,煮两碗面好吗?”沐予寻站在门口,还抱着衣服,带着温馨笑容。

“阿姨现在去做。”

而茶几上还有一碗西红柿鸡蛋面,面条已经将汤汁吸干,显然是昨天那碗,孤零零的一碗面,仿佛被世人遗忘。

在厨房忙碌的谢兰,脸上有了一点笑容,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阿姨,叔叔呢?”沐予寻走进厨房,想帮忙。

“你叔叔买东西去了。”

“我看有很多年货了,还需要买吗?”

“为你买家具了去了,写字台,梳妆台,都需要买的,就算你住不了几天也要买的。”

沐予寻有着神奇的力量,任何与她接触的人都会被感染,被她的善良与圣洁所感动,渐渐的接纳她。

“阿姨,我想一直住这可以吗?住到上大学。”

“阿姨希望你将这里当成另一个家,等过了年,阿姨还会在别墅那边整改,阿姨亲自设计你的房间,设计成天使的房间。”

谢兰一边切着酱牛肉,一边说着自己的计划,不在排斥这个女孩。

其实谢兰最近几天,无数次幻想着,如果以前不那么冷漠,儿子和自己的关系不会尴尬,予寻和自己无话不谈,俩人青梅竹马,快快乐乐,幸福满满。

“你叫小忧来吃饭,阿姨给你们做好了。”

“阿姨,吃面还要配一盘酱牛肉,这有点奢侈。”沐予寻觉得谢兰这些天为自己花的太多了,极尽奢侈。

“予寻,以后将这里当成家,不要总考虑贵贱这些问题,阿姨现在只希望你和小忧快快乐乐的,这么多年,你们吃的苦全是阿姨造成的。”

谢兰擦了擦手,走回客厅。她对沐予寻说的话,全是肺腑之言,不在考虑小忧成绩如何,不在追求别人羡慕的眼光,她不想在看见沐予寻瑟瑟发抖的样子,不愿在看见她那阳光笑容下埋藏的眼泪,不想在看见小忧如狮子般锋利的眼神,不愿听见他悲痛的咆哮。

“吴忧吃饭了,阿姨做好了。”沐予寻敲了下门便推开,站在门口,眼神督促着。

此时的吴忧在给自己换纱布,恰巧被撞见。

“那个....”吴忧并非故意摆弄伤口给她看的。

沐予寻走进屋里,双手搂住吴忧的脖子,“谢谢你。”

吴忧的手搭在她手上,“这是恩赐。”

肩上的伤口凝结了厚厚的血痂,只是后背的伤口有些撕裂,这些天没有好好休息,为了自己总是勉强坐立,八个深邃的伤口,有几个又在流血。

“我给你擦下药,你忍着点,别感染。”

“嗯。”吴忧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

沐予寻涂完药,然后用胶布将纱布与棉花贴在伤口上上。“睡觉时趴着,别在仰着了,都怪我,这些天没让你休息,早上也忘记了。”

“不要老责怪自己,你在责怪自己,我连吃饭的心都没了。”吴忧伸出手指,勾了勾沐予寻眼角的泪水。

“又让你哭了,我真没用。”

“哪有,我没哭。”沐予寻擦了下眼角,强辩着。

“走,去吃饭。”沐予寻拉着吴忧进了厨房。

俩人坐在椅子上,已经有些日子没在一起吃饭了。

“你多吃点,好不容易长了点肉,这些天又瘦回来了。“吴忧夹起牛肉就忘她晚里放。

“予寻,上了大学,会有新的同学,新的环境。我是说如果,如果你遇见比我温柔,比我体贴,比我优秀的人在追求你,你会怎么做。”

吴忧其实很明白,沐予寻在改变,在成长,小天使终究会展开羽翼,纯洁的翅膀必吸引众多追求者。

“胡思乱想真的在传染,以前是我,总是胡思乱想,结果害了自己差点错过你,让你也陪我难过。看见没,这个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叫我一直带着,不要摘下。”

“我妈妈是想提醒我,我还有一位亲生母亲,她给我取名叫羽薰。”沐予寻将项链从脖子上取下,套在了吴忧脖子上,海豚的吊坠与相框吊坠彼此相拥。

“带在你脖子上,与带在我这一样的,不过你和别人介绍时,不能说你的女朋友叫沐羽薰,要叫予寻!”沐予寻看着大男孩,第一次有着成为他人依靠的感觉,不仅我需要吴忧,吴忧也需要我。

吴忧喜极而泣,虽然俩人经常在一起,也彼此明白相互之间的感情,默认彼此的关系。但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从喜欢的女孩嘴里说出,“你的女朋友叫予寻。”不管多么喜欢,多么亲昵,这确实是二人言语上明确彼此关系,虽然不影响结果,只是形式上,但男人就如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