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喝酒吗?
作者:执川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2020-05-26 17:20:07 全文阅读

“喂?有空出来喝一杯吗?”

“好。”

“楼下等你。”

现在是晚上八点,已经洗漱过了的南茗躺在床上,默默的看了一眼手机电话那头的人,呆坐了一会,便拿起外套,向门口走去。

刚刚从浴室里面出来的钟意,看了一眼在门口出换鞋的南茗,擦着头发说到:

“南南要出门吗?十点半宿舍门禁别忘了。”

“嗯”

钟意看着南茗的背影还是不放心的喊了一声。

“注意安全!!”

“好!”

同样在楼道里,听见舍友钟意喊声的南茗也回了一句,看着手机屏幕上不断弹出来的催促信息,南茗默默的把手机灭屏,进了电梯。

南茗并不着急,因为她刚刚出电梯就看见了某个男人在宿舍门口,和往常一样显眼。

看见南茗不慌不忙的迈着自己的短腿,走到那人面前。

“这大晚上的去哪喝?”

“七点半酒?”

这是一家酒吧的名字,七点半酒意思是七点半开始营业,离学校不是很远。

“好。”

车上谁也没有说话,安静的气氛有些让南茗不适应,毕竟两个人平时话都不少,南茗坐在后面,看着窗外一路而过的霓虹灯,开口到:

“秦氿,你和他怎么了?”

秦氿是南茗四年前在医院认识的,那个时候的南茗因为学骑机车,结果把自己送进了医院,住院期间,南茗偶然在楼梯道遇见,跟着导师后面实习生的秦氿。

那个时候的秦氿还很单纯,会因为导师的一次骂,而不吃午饭坐在楼梯间里面哭,一边哭还一边念念叨叨反省自己,这样的秦氿恰巧被南茗撞见了,手上的午饭南茗顺势送给了秦氿,就这样两个人因为一顿午饭结识 。

就这样一认便是认了四年的朋友,身为医院单身男神的秦氿,其实并不是单身,只有南茗知道,他一直有一个深爱的人,只不过秦氿喜欢的是这个“他”而不是那个“她”。

纵然这个社会其实不止一个秦氿这样的存在,不告白是因为,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不受别人的非议,也怕自己被所爱之人唾弃远离。

南茗知道,他一直在压抑自己,压抑了整整八年,人生有几个八年,现在的秦氿25岁,可以说,秦氿的整个青春,从对爱情的懵懂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那个“他”。

而那个“他”却至今不知道秦氿有多爱他。

“南茗……他们说他明天要去相亲了,我……我要怎么办啊……”

原先在楼下等她下楼的秦氿,那个平日里嬉皮笑脸的秦氿已经不在了,现在在前面开车的秦氿哭着的,沙哑的嗓子,透露出的话却是带着无比绝望的气息,手上把握着方向盘,却看起来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在森林里面迷路了,仿徨失措。

南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没有任何人能感同身受别人的经历,所以又有什么理由劝他放弃,如果可以放弃的话,又怎么还会有现在的秦氿。

车子停在了酒吧门口,驾驶座上的秦氿已经泣不成声,南茗想了想没有说话,递给他一纸巾,无奈道:

“你还没有和他表白吗?!”

秦氿接过南茗递来的纸巾擦干净泪水,避而不答,苦笑着。

“走吧,去喝酒,喝醉了,明天就不会想着去拦着他了。”

南茗看着秦氿的样子,走下了车,便知道他没有告白,看着酒吧和身后的人,南茗毫不犹豫的走进去。

“开个包间,随便喝,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从下车到包间,南茗都没有听见秦氿开口说任何一句话,坐在包间的开始,南茗就也不再说话,在一旁默默的坐下来,看着秦氿不停的给自己灌酒,直到他开始有些醉的时候。

“我出去一下,你看着他,别人让人进来,等我回来。”

“好的,女士。”

南茗走出了二楼包间,翻出手机里面那个号码,想了一会,还是拨打了电话。

“喂,您好,很抱歉,打扰您了,我是秦氿的朋友,我叫南茗,如果可以的话,方便出来聊聊吗?我把地址发给您。”

南茗没想到自己还有当红娘的一天,毕竟自己还是个单身狗喵不说。

收到电话那头人确定的答复以后,将手机收了起来,南茗便开始在包厢门口等着人,毕竟自己也就上次吃饭的时候,见过几张秦氿的手机里面偷拍的几张照片,但愿自己认得出来。

南茗拿起自己手机,等人来的期间整理一下东西,她相信一会可能用的上。

“你好,0219包厢,我是来找人的……”

“我是南茗。”

南茗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有些紧张的男人,身穿正装,个子似乎比秦氿要高一点,看起来有些偏欧美的英朗,用微博上女孩子的话就是好A!那双微眯的眼里面到是显得透着凉薄的气息。

南茗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盯着面前的男人。

“你这样,真不礼貌!”

顺着声音望去,一直顾着打量面前的人,南茗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个男生,看起来倒是有些暴躁,反应过来的南茗,才想起来自己有些失态,不过这也倒是第一次被别人说不礼貌。

“你们刚才谁接的我电话?”

“我!”

毋庸置疑,南茗应该猜对了,是面前这个看起来A爆又处处透着凉薄男人,原来秦氿喜欢的人是这样的啊~

“你明天有相亲?”

“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南茗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因为自己的话而皱眉,脸色有些不悦。

“南小姐,你想和我聊聊什么?”

“我先下去。”

南茗目送着后面那个暴躁男孩的离开,没能好好看一下他的长相,倒是怪可惜的,南茗有一大缺点就是看见好看的人,就会一直盯着看。

南茗转过自己的目光,望向眼前的人说到:

“我是秦氿的朋友,先生怎么称呼?您和秦氿认识多久了?”

“时睦洲,九年。”

南茗明显感觉到,面前的人再听完自己的介绍以后,眉毛皱的更明显了。

“所以你……”喜欢秦氿吗?

“算了。”

话到嘴边没有说完,南茗觉得秦氿他能把这个人藏在心里面,小心翼翼的爱了整整八年,不能因为自己的唐突毁了这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