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阿氿,我在
作者:执川  |  字数:2041  |  更新时间:2020-05-26 17:24:40 全文阅读

“走吧!”

南茗看了一眼沈凛北,拦下迎面而来的的士,便默默的拉着他上车。

坐在车后的南茗,看着沿途的风景就像云烟一样,简单略过,看不清它的模样。

而再远的车也会有到站的那一刻,而贪图风景就会错过本该相遇的人。

想到这里的南茗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人,却发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

南茗看见自己的身影印满在那琥珀色的双眸,似水般的温柔,好像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让南茗有些不知所措。

“咳,下车吧!”

站在这个已经来了很多次的华庭院,南茗看了一眼已经远去的车,还有身边的沈凛北,走了进去。

“走吧!”

“好!”

沈凛北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果断顺从的话,让南茗不禁想到,如果现在把他买了,就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乖了。

推开门进去,便看见只看见了秦氿,南茗望了望周围,并没有看见那个叫时睦洲的身影。

“你还好吗?”

今天时睦洲来找自己,南茗只能拆测,大概昨天晚上秦氿过得并不是很好 。

“我昨天晚上居然在他面前耍酒疯,我都不敢看见他了,那么丑那么狼狈,怕我一个人在家会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

“那你就去上班。”

对于秦氿的话南茗表示一点也不意外,认识秦氿的这些年,唯一能让这个年轻教授秦氿失控的,便是今天来找自己的时睦洲。

秦氿苦笑了一下,哪有那么容易,根本就没有心思上班,与其在课堂上因为满脑子都是一个人,而频频出错,还不如在家。

但是秦氿没有说出口,因为自己知道,南茗也是希望,自己能转移思绪,调节一下自己的状态。

“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就一起吃吧!我叫了三份珍肴阁的饭菜。”

原先南茗是打算和钟意出了考场一起去吃午饭的,现在也只能叫三份饭菜送到这了。

“三份?茗茗……”

听完南茗的话秦氿表示哪来的三份,就在自己疑惑的时候,看见了门口还站了一个人。

“他是……男朋友?”

“嗯,就是那个意思。”

原来是男朋友,怪不得自己在喊南茗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丝丝杀意,敢情是因为自己喊南茗为茗茗,吃醋了。

秦氿给自己到了一大杯凉白开,动作就像昨天晚上的酒一样,直接灌了下去。

“对了,昨天晚上是我喊时睦洲来陪你的。”

放下杯子的秦氿 ,在听见这句话以后,紧紧的盯着南茗,试图找到南茗开玩笑的成分。

但是秦氿心里面更清楚的是,南茗这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

“没事,那我昨天晚上应该没有说什么吧!”

南茗看着,担心自己酒后吐真言的秦氿,身子有些颤抖,就连刚放下的空杯子又拿了起来,但那个已经喝完水的杯子,看起来也已经开始有些握不住了。

“为了给你制造机会,我骗他说,我要出差,但是我和你闹分手吵架,所以拜托他今天照顾你一下。”

只是看了一眼,南茗便淡定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走向一直保持沉默的沈凛北面前,将他往客厅里面带。

“结果呢?他今天还是去了,去听他父亲的话相亲去了!”

“啪!”

原本还握在手中完完整整的杯子,已经在秦氿说话的那一刻四分五裂。

而面前这个玻璃碎了满地的场景,南茗并没有惊慌,倒像是意料之中。

“他还是不要我了……”

秦氿的身躯也已经从站立开始不断的蜷缩,就像是被遗弃的小孩一样,爆头扯着嘶哑的嗓子,不断的呢喃着。

“秦氿,底下有玻璃渣子!”

看着秦氿已经不顾疼痛的跪坐在那刚刚碎在他前面的玻璃渣子上面的那一刻,南茗不知道该怎么办,试图将他从碎片上拉起来。

鲜红的血透过裤子向外溢出,在地上爬满了痕迹。

“沈凛北!过来把他拉起来!”

从进门口,沈凛北就一直在保存沉默,在看着秦氿跪坐在玻璃渣上开始,沈凛北并不想和其他人有什么接触,尤其是还亲昵的喊着南茗为茗茗的男人。

但是他不能不接触秦氿,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是南茗的好朋友,而自己树立的人设则是南茗心目中温柔样子。

“秦氿!你先不要激动,要不然我们去告诉他,告诉他你喜欢他?”

感觉到秦氿的情绪有些激动,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因为时睦洲变成这样,南茗直接让他去告诉时睦洲,他喜欢他。

“他……只会觉得……我恶心!!我八年都没有告诉他,只求他能在我身边,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他………”

被秦氿一把推开的南茗,听着他用着像是悬崖底的野兽一般冲自己吼叫。

手疾眼快的沈凛北,一把接住被秦氿甩开的南茗。

“你觉得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又像什么?!一次又一次因为时睦洲这样值得吗?”

是的这已经不是秦氿第一次,因为时睦洲这样情绪崩溃了。

南茗知道,秦氿对于时睦洲的感情一直都是这样,无法自拔,可以因为他一句话瞬间崩溃,。

但是目前为止秦氿的状况让南茗不得不先从沈凛北的怀抱里面起来,再一次靠近秦氿,想让他起来。

因为透过裤子流出来的血已经布满了面前这个一小块地板。

不能一直这样流下去……南茗想着。

“阿氿……?!阿氿!?”

就在南茗想要再一次扶起跪坐在地上人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是中午才在校门口气势汹汹找自己理论的时睦洲。

顺着午后的一丝阳光站在了门口,顶着秦氿心上人的头冠,南茗感觉,这一刻大概只有时睦洲,能救赎这个像被人抛弃的悬崖地步的人儿。

伴着光,照明这个已经不知道如何前进的人儿。

“洲洲……是洲洲……”

“我在,怎么了?阿氿?”

时睦洲身体做出了直接的反应,原先所有的礼仪,都在秦氿喊自己洲洲的那一刻,抛弃了,显得有些慌张的奔向秦氿。

把他抱在怀里面,安抚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