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敢说的爱
作者:执川  |  字数:2041  |  更新时间:2020-05-26 17:29:21 全文阅读

或许是冷静下来的缘故吧!南茗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心里面,那种面对沈凛北时无可奈何的感觉。

放下手中的毛巾,南茗走向自己的床边,却发现原先一直放在床上的衣服都不见了。

床上,被子里面,底下,桌子上……可以说,南茗非常的确定,自己将衣服拿到房间,但是找遍了整个房间,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关于自己衣服的半点料角。

就在转身准备离开房间,下楼想问一下刚才是不是有佣人来收拾房间,南茗以为是自己冲凉水澡的水声太大盖过了房间的声音,不然自己怎么会没听见佣人进来的动静呢?!

却没想到自己刚刚转身走向门口,自己身后的窗户上就穿来一声声响。

南茗本能反应的保持警惕,在房间又安静下来的时候,南茗顺手拿过房间桌子上的一瓶红酒,一点点靠近窗户。

“嘭!”

还没有靠近窗户的南茗就看见了,自己的窗户上面已经出现了一只手。

紧接着就是一个人的轮廓,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南茗听过很多有历史的古堡,里面都有一些很离奇的杀人案件,看着这个房间的装饰,短短的时间内南茗脑补出了整整一出大戏。

“茗宝……这个是你的衣服!”

熟悉的声音,让南茗顿时放下了紧绷起来的身子。

“你为什么要爬床,还有我的衣服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这里。”

南茗快速地走到了窗前,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正踩着自己窗户下的那棵树的枝干,一手拿着自己的衣服,脸上温柔的笑意丝毫不减。

“因为这个是别的男人递给你衣服,茗宝只能穿我买的!”

听着沈凛北的话,南茗不知道自己是哭还是笑好,说面前这个男人幼稚吧!,他又是帝都沈家嫡系的继承人。

夜晚的古堡纵然周围围上了灯光,但是却依旧看不清具体的轮廓。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动作,南茗快速的接过沈凛北手上一直递向自己的衣服,无奈道。

“沈凛北其实你不用这样,我这个人的性取向就是……”

“我知道lithromantic了,这种性取向叫做lithromantic ,是指的你对某个人产生好感后 当他对你有同样感情后 你就会讨厌这种感情 甚至不再喜欢他,对吗?”

“……是”

南茗不知道自己该什么,因为沈凛北说的没错,自己就是的情况,听出来沈凛北的话语里面的失落,南茗也只能默默的不出声。

“没关系,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早点休息吧!”

沈凛北留下这么一句话,便快速的向树下跳了下去

南茗被沈凛北这一举动倒是吓得不轻,在沈凛北跳下去的那一秒那一刻南茗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沈凛北!!”

【我没事,晚安,茗宝】

看着楼下沈凛北做出的手势,南茗气的将房间的床帘一把拉了过来。

看着整个房间都被厚重的床帘,转身看向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怎么了,心里面划过一种异样的情绪。

南茗将自己手上的衣服扒了扒,这男人可真的是太幼稚。

穆一祈递给自己三件长袖一件长裤,沈凛北就还给自己三件长袖一件长裤。

不在多想的南茗,换上干净的衣服便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渐渐地觉得越发的困倦。

而此时此刻的东城慕枫小区的门口,秦氿正站了在南茗的家门口,当然陪同一起的还有时睦洲。

“南南!你在吗?”

已经这样反反复复看着秦氿敲了好多次的时睦洲,不解道:

“你为什么不能打她电话?”

“我打了,但是从下午到现在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

“学校你去过了?”

“去了,老师说有人帮她请了假,具体什么事回来,她也不是清楚。”

大概是今天上午时睦洲那句,南茗可能被魔鬼盯上了话,竟然不知道怎么了,秦氿到下午有些不安,便想打个电话给南茗,却没有想到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

学校,宿舍,家里面……秦氿将这些地方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南茗。

“你问了她舍友没有?”

“我问了,她说南茗有的时候就是会突然请一段时间的假。”

“既然不是第一次,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走吧!我送你回去。”

时睦洲作势就想要拉着秦氿就走,看着听完自己说的话以后,有一些犹豫不决的秦氿,时睦忍不住笑了。

“我说阿氿,你怎么犹犹豫豫的,就像个女孩子似的。”

“你这样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上你?小心再这样就找不到媳妇了。”

秦氿对于时睦洲的话,小声的呢喃着。

“已经不可能找到媳妇了……”

“你说什么?”

“我没有说什么!”

“行,拿走吧!”

时睦洲拉着秦氿的手腕向小区门口走去,而秦氿的目光至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手腕。

走在前面的时睦洲自然是没有看见秦氿一些红晕的脸颊。

回头望了一眼的秦氿,看着禁闭的房门有些皱眉,南茗她到底能去哪了。

秦氿不再多想,看着底下被灯光拉长的两个人影,目光变落在那两个人的手上。

他想起来南茗问自己,为什么一直不告白,能憋了紧紧八年。

其实爱了八年的他已经不在乎,自己能不能都得时睦洲的爱了,告诉时睦洲,如果一旦被他觉得恶心,实在是连这样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果然16岁爱上的人才是最难放下,才是最难忘记,说不爱的人。

看着夜晚的路上的灯光,一排排地路过着,坐在副驾驶上面的秦氿,偏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时睦洲。

就这样就好,能陪在他身边就好了……其它的什么的他都不在乎了,只要不被讨厌就好……

闭目沉思的秦氿就这样想着。

看着状态不对的秦氿,时睦洲不知道怎么了,他总觉得秦氿这样似乎是和自己有什么一定的关系,是因为自己秦氿才这样的……

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

车子穿梭在帝都的街道上,而夜晚的帝都生活也才刚刚开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