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够了!
作者:执川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0-07-20 10:08:02 全文阅读

看着自家小家主这般模样,管家缪斯也有不好开口劝说什么。

主子们的思想不是自己可以随意干涉的,目前自己还是尽快将这份文件递给家主过目吧!

手上黑色文件夹的资料,在古堡是绝对不可窥见的事情,它的存在也是生气严重性的象征。

对于周围的佣人来说管家缪斯大人手上的这份文件,一瞬间带给他们的更多是不可描述的严肃。

“家主。”

管家缪斯将手上的文件恭敬的呈现了过去。

弯腰低首,紧唇不语。

房间里的气氛从那份黑色文件带进来的那一刻,房间里就已经处处充满着严肃不可深测的紧张感。

“阿北,知道吗?”

相比较房间里的佣人已经管家缪斯大人,爱华德老先生倒是显得安逸一些。

用最平淡的样子问着最严肃的事,

“不知。”

“嗯。”

“家主……”

缪斯管家犹豫不决的样子,爱华德倒是头一次见,毕竟自己的这个属下一直以来都是果断雷厉风行的。

“怎么了?你这样倒是不像你。”

“小家主的感情路好像不是很顺利,South小姐她让我感觉不到她对小家主的爱意。”

“年轻人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

爱华德回忆着自己宝贝孙子的种种一切,摇了摇头。

“是,我知道了。”

明白自己家主的意思以后,缪斯便顺从的站在一旁,不再言语。

这样的房间显得极其安静,甚至和南茗现在所呆的房间一样般安静极了。

安静地只能听见房间里的资料,以及呼呼的冷风声。

“为什么,这份资料会这么陌生……”

南茗有些严肃,这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内容,这里面的数据和自己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实在是可以说相反。

但是这份文件后面的章印,确确实实是实验室里面的。

南茗将自己的手指放在那个章印上,凹下去的徽印,是南茗熟悉的,这个章印造不了假。

而自己那份文件是自己找实验室所证实以后的数据,那份数据是执行人亲自签字下的。

也是在自己的注视下,亲自签下的。

但……这两份文件,它们不是有一些不一样,而是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是不一样的,相反极了。

两份文件一定有一份是假的。

但是自己不能确定哪一份是假的,就目前的状况看来,还是得证实一下两份的数据。

起身将文件收拾好的南茗,走到了门口,小心翼翼的转动门把手,推开房门。

呼~没有人,就连刚才那个女佣也不在。

南茗快速的环视了一下周围,松了一口气,凭着记忆离开走廊。

那么目前,自己应该先找到爱华德老先生。

南茗撇了一眼自己手里面的文件,毕竟自己现在是客,有些事情,在人家的地盘还是不要全部依靠自己的好。

毕竟……这份文件的也是至关重要的存在,绝对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南茗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帮手,来查清这份文件本来就应该有的数据。

以及穆一祈的去向。

南茗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文件,扶着把手大步的走上楼梯的台阶。

也自然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出现。

“北北?”

如果不是映入眼帘的灰色拖鞋,南茗也不会抬头看见沈凛北正将自己的去路拦截的很好。

沈凛北看着眼前偏头一脸疑惑的南茗,放在裤缝旁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裤子,双眼发红,有些泛着水光,绷抿着唇角久久不语。

这样的沈凛北,南茗倒是头一次见。

最起码之前还是哭哭闹闹,喊着不让自己离开的小朋友,突然变成了就像幼稚园里,乖巧等着晚来家长接自己回去的小孩子一样。

南茗有些不明白。

沈凛北自然也看见了南茗眼里真实的疑惑。

“北北,我得先去找爱华德老先生,我这里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需要找他老人家,你要一起去吗?对了,你看见穆一祈了吗?就是和我一起来的同伴,你看见了吗?他不见了,我都快急死了……”

“够了!”

这一身吼叫,南茗有些呆滞,没反应过来。

可是沈凛北已经不想再去观察眼前人了,怕自己看见更了以后伤心的。

从头到尾都是文件和文件,还提到了别的男人,之前也是头也不回离开了自己。

果然是真的不爱自己吧!

呵,沈凛北觉得可笑极了,从事至中,都是自己的一人独角戏罢了。

“沈凛北?”

看着眼前人的状况,南茗沉了沉眸,有些不解。

呵,果然,现在都直接喊名字了。

沈凛北不出声,对于南茗的呼唤保持沉默,在南茗不解的时候,伸出手用力的拉着南茗的手腕。

“松手。”

这是沈凛北从未听到过的严厉,语气冰冷极了,没有丝毫的感情夹杂。

被突如其来所惊讶的沈凛北的也在愣神一瞬间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腕。

而南茗也在一瞬间抽出了手。

看着发红的手腕,那一圈红色的勒横,南茗倒是舒展了眉毛,勾了勾唇角。

“沈凛北,别闹。”

“闹?!你觉得我是在闹……”

反应过来的沈凛北,对于南茗的有些嗤笑。

南茗没有再理会沈凛北,毕竟现在对于自己来说,弄清楚手上这份文件,确实要比和沈凛北在这皮闹重要的多了。

既然沈凛北不去,自己还是快一点找到爱华德老先生。

南茗凭借着自己的优势,侧了侧自己的身子,与其擦肩而过。

这一次,沈凛北没有拦住自己,倒是让南茗松了一口气,行走的步伐更大了一些。

听着南茗的脚步平稳快速声,沈凛北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输了,这到底是自己被丢下的多少次呢?

沈凛北不想再去想了,只觉得自己的周围真的好冷,虚无的事物环绕着自己,真实感就像是从未有过,自己也可有可无……

“茗宝……”

一抹晶莹顺着眼角滑落而下,沈凛北不在乎,就算是自己哭了……

又有什么用,这可真的是好笑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