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侧妃夺宫

正文025 流产和疑惑

[更新时间] 2011-06-21 20:00:00 [字数] 2067

李茉姗沉默了半响,然后才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谢妹妹记挂着我,只是近日来食欲不振,加上怀孕到了这个时候有些腰酸,所以才会脸色差了些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苏神色淡淡的,“既是这样就好,姐姐腹中的毕竟是信王的第一个孩子,还是小心为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茉姗神色一紧,然后才又笑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妹妹是否心中对姐姐我有怨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苏抬头,吃惊的看着李茉姗,“姐姐怎么会这么想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林苏和李茉姗两个人心中是怎么想的,周淑贤肯定是不乐于见到李茉姗生下信王的第一个孩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当那天的劝诫李茉姗没有听进去之后,林苏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月四的早上,刚刚过了早膳的时辰,信王宫中就乱了起来。当时林苏正在正院中陪着周淑贤说话,当听到说李茉姗见红的时候,她捧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茶水就泼到裙摆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她不是唯一一个失态的。周淑贤表现的更加紧张,立刻叫人去请了御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的那个紫衫年轻御医,又过了片刻情况不见好转之后,周淑贤又派人继续去请御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时辰之后,传来了消息,李茉姗这次的胎儿没有保住。届时,信王已经得了消息回来,听到那个眉毛胡子都发白的御医说了这样的话之后,脸色愈加阴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爷……”李茉姗这个时候已经醒了过来,脸色苍白的她双目含泪的看着信王,轻轻的一声呼唤就让站在一侧旁观的林苏听出了千言万语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信王阴沉的神色都变了。他的神色渐渐柔和起来,带着一丝怜惜坐在了床边握住了李茉姗的手,“没事,你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爷……”李茉姗没有说话,晶莹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出来,“是茉姗没用,没有能够保住爷的第一个孩子。”微微顿了一下,她低头看着信王拉着她手的手,低声说:“也是茉姗没有这个福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气?”信王闻言语气又冰冷起来,他猛然起身,“有没有这个福气,是本王说的算的!茉姗你好好养好身体,本王相信,你还是会有本王的孩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五个月大的孩子,已经能够看出性别了。信王想到御医说的那个已经成型的男婴,心中的愤恨就忍不住爆发。然而,最终他只是神色冰冷的嘱咐了站在一旁的林苏好好照顾李茉姗,就跟周淑贤一起离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有人把他当成傻子的话,那么他必然会让那个人付出代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到信王和周淑贤带着所有的宫女太监离开之后,林苏才叹息了一声让守在一旁的春燕去倒水,这才坐在了床边,看着还在暗暗垂泪的李茉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家姐姐,”她刻意用了还在闺阁中的称呼,“你这又是何苦呢?”低声叹息了一声,她才伸手拉住了李茉姗的手,“虽然孩子没有了,可是这也是要坐小月子的,如果哭的太过了,可是会伤眼睛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茉姗抬头,双眼通红的看着林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是她害死了我的孩子,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李茉姗的双眼中带着仇恨,“一定是她,除了她又有谁会对我下手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苏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李茉姗,想到前世因为出生不久的孩子死亡而自杀的李茉姗。心中下意识的宽慰自己,最起码,现在的李茉姗比那个时候那个因为后宫的尔虞我诈而变得软弱、无助的女子有了本质的区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恨意也是让人生存下去的一种能量。而在这还没有正式拉开序幕的后宫之争中,这真的不算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陪着情绪低落的李茉姗说了半天的话,直到她疲惫的躺下睡着,林苏这才松了口气。交代了李茉姗身边的宫女小心伺候,她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自己的小院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距离当今皇上驾崩,也就是信王登基还有两年,而她,到底能不能顺利度过这两年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问题,在李茉姗流产之后,林苏甚至想都不敢想。后宫的生活比她早已经预料到的更加严酷。她可以肯定,在发现李茉姗怀孕之后,周淑贤就再没有赏赐她什么吃食或者是让人怀疑的器物。而李茉姗如今的个性本身就更加小心谨慎,这样莫名的流产本不应该发生的,现在却发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动手的人毫无疑问应该是周淑贤,可问题是,她是什么时候下的手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几日来,林苏除开每天给周淑贤问安之外,一天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时辰是陪在李茉姗身边安慰、开解她的。而剩下的时间,有时候她会漫无目的的在信王宫的附近随意的走动,看着那些随着天气渐渐炎热而变换的精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这天陪在她身侧的是夏妍,她几乎有些奇怪林苏这种低沉的情绪,“主子,茉妃娘娘那边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所能控制的。您实在不应该……不应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应该就此消沉吗?”林苏抬头看了眼夏妍,“你还不明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妍愣了下,不明白林苏为什么这么问。可是,她感觉到了,这是林苏对她的一种考验。于是,她紧张了起来,常年跟在林苏身边的结果就是,她对这个明明比她小几岁的女子产生一种奇妙的依赖、害怕,还有崇敬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甚至,她不想让林苏失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主子,你这段日子确实在消沉。”夏妍思索着,有些不确定林苏的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她在试探,“李家茉王妃的事情,真的跟主子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没有信任你,甚至不够小心,落得如此下场,虽然让人同情,可并不应该为此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苏有些失望的叹息了一声,也许是她对夏妍的期许太高了吧。不过,她还有时间,无论如何,春夏秋冬四人,加上林嬷嬷比皇宫中其他的宫女更值得信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句话,你应该听过。”她淡淡的提示,“唇亡齿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妍心中一凛,隐隐有些明白林苏的意思了。然而还没有等她分析出什么,寂静的小道上就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