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隔壁凰尊太难追 > 正文
章三:说些好听的来哄我
作者:花谗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20-05-28 23:53:39 全文阅读

可不是得仔细瞧瞧么,否则别人还以为是他抠抠搜搜的,舍不得放茶叶呢。不过是他这儿的茶叶都是极为细尖的,泡在茶杯里啊,可是不易瞧见的。

“丫头,若是瞧不上我这儿的茶叶,你倒是来时,给我带些你宫里的好茶啊?”炘桐道。

他这儿的茶叶,只有这一种,但泡出来的确就是清汤寡水。这丫头每次来了梧桐林,总是对他这茶千般挑,万般剔的,总之这每次不想喝的理由都是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

“我又不是没与你带过,是你自己,这张嘴,只能喝对你自己的茶叶而已。”这句话说得可是千真万确,人家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提溜那么一大袋的好茶叶来给他,这要怪就要怪炘桐这嘴,除了他这里的茶,其余的都喝不惯。

炘桐抬起手,两根手指轻撩了一下额间的散发,星星点点,这可是令所有人都羡慕的一头青丝。他道:“你这丫头,分明就是你舍不得你宫内的那些好茶叶。”

“炘桐哥哥,这便就应该是你的不是了,怎么能怪我呢。”表示这锅背的很委屈。

炘桐单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放在石桌子上,眼睛一直都看在对面的人儿身上,从方才她走进亭子里至现在,那视线从未离开过对面人儿的身上。

看到她如此放松,炘桐心里也是有些欣慰的。这丫头从小就给自己肩上担子里压了许多,她的父母自是打小就把她当男孩子养,因为上一任的凰尊只诞下公主,却一直都未有凰子,所以将来这担子,还都得在这丫头身上。

不过,那也从下就锻炼了这丫头的性格,坚韧,豪爽,虽然这个年纪也属于是个小女子,但是她从未表现出一丝一毫旁的女子的那般矫揉造作。

这丫头从小便是令人心疼的,自从那件事之后,她就彻底的将自己给封闭了起来,继位以后,更是将所有的精力和心血都投入到治理凰族上,在外前,她从不展露自己多余的情绪。

当然,只有在这片梧桐林里的时候,这丫头才能全然的脱下所有的外壳,展露出一直被覆盖在外囊之下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丫头,你这一点可真真儿是随了你的娘亲了。”炘桐此意是为,这丫头,随了她的娘亲,既不爱喝水,亦不爱喝茶,且每次别人倒茶拿到跟前时,总会找一大堆的稀奇理由来糊弄过去。这一点跟她的娘亲真的是像极。

“随了便好。炘桐哥哥,你上次出梧桐林是什么时候啊?”有时候对于她来说,是不愿意有人与她提及她的娘亲或者是她父皇,甚至是……

炘桐自千百年前在梧桐林中幻形,至现在,好像在印象当中,时至现在,他从未走出这片梧桐林一步。以至于现在在整个凤桐山,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

“不记得。”与其说不记得,倒不如说从来就没出去过。“反正有你这个丫头时常过来陪我这个老人家。”炘桐说着,看着对面的人儿微微扯开了嘴角。

他笑起来,眼角就有了皱纹,若是笑的厉害了,那些平日里见不着的皱纹便都重重的叠在一起。不过请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他笑起来,起码是迄今为止见过最好看的了。

那笑容灿烂,简直要把这二百七十里的梧桐林都给比黯淡了下去。当然,这也是对于她,最能治愈的东西了。

“炘桐哥哥,我都还未说嫌弃你老,你到自己开始说上自己老了。”她道。

“走走走,你这丫头,每次就不能说些好听的来哄我。我自己说老那是我自人说的,你这丫头,原来早便开始嫌弃我老了。”炘桐道。

“分明是你自己说的。”

于是乎,这两人便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辩论了起来。确实,人家都说,自古只有女子最在乎这年龄,哪成想,这世间男子,可比女子更在乎他们的年纪呢。

………………………………

凤桐山——暮藏殿:

你以为的凰族主殿是很金碧辉煌的?若是要这么想,那你就错了。暮藏殿内布置简单,在任何一件陈设的物品或是什么柱子凳子桌子上都瞧不到一点装饰的金或银。唯一能衬托的就只有主堂上摆放的那只玉雕了。

彼时殿内的气氛算不得尴尬,却也是极为严格的。大殿中央,站了十来好几个凰卫,看着坐在正堂旁的男子,均是一言都不敢发。

那男子翘着二郎腿,双臂张开着向后耷拉在椅子的靠背上,一双眼眸中皆是冷漠和不屑,面上却未带有丝毫的表情。他这一身蓝白色相见的衣袍,更是衬的他这脸上的不屑,浑身的气场,足以威震殿内所有人。

你若要这么看,此人长相样貌也是相当绝美的。身为一个男子,却有着令所有女子都羡慕的白肤,但是相比炘桐之下,又是差了那么一些的。

“尊上还不回来?”站在前排领头的两个凰卫低头窃耳道。殿内场面一度僵持,面对那边坐着的人儿,这些凰卫自然是不敢擅自将其赶出去的。

左边站着的那名凰卫回答道:“已经传讯去桐林了,再等等吧。”若是平时,这局面不会是这么紧张的,毕竟这个人这几百年可是经常来凤桐山,撵都撵不走。

“梧裳桐笙!”

闻着声音,殿中央站着的所有凰卫皆朝殿门外看去,看见来人,这些凰卫的脸上紧绷神色皆都放松了下来。

“尊上。”

“怎么回事儿?”

方才低头私语的那两个凰卫给面前的人让开了中间的位置,其中一人便稍稍侧过头,对着在里面坐着的那男子抬了抬下巴。

“想你堂堂羽皇,整日往凤桐山跑,到了人家的殿里还当自己家一样。本尊不过不在一会儿,你就敢欺负我手下的人?风若黎,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的殿里放肆?”她步子紧走近那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瞧着一副不屑的男子跟前。

风若黎将翘着的腿放下来,两只胳膊从椅子后背上往前一收,便起身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人,俊俏面庞上那嘴角一勾,道:“本皇只不过让他们倒了杯茶,如何就成了欺负他们了?凤鸾,你手底下这些凰卫可是真会告状。”

“这儿可不是你的卿羽都,容不得你放肆!”凤鸾面上无色。对于这个羽皇,她不是不喜欢,而是很不喜欢,单单说这两百年,成日成日的往凤桐山跑,宫内的凰卫与凰侍呼来喝去,简直是将这儿当成是自己的卿羽都了。

当然,此行的风若黎可不似以前那样,只是闲来无事的来凤桐山坐坐。“放肆,谁更放肆!凤鸾,本皇原认为你虽为一女子,但具男子之概,本皇欣赏你这一点,没想到,你竟与人暗中打压撸拐我羽族族人!”

他说出这些话,凤鸾并未表现出什么吃惊或是别的表情,方才在梧桐林时,凰卫已经将暮藏殿的事情都与她讲的一清二楚了。只不过,她还未亲自去羽族找他算账,这风若黎就自己找上门儿来了。

“说本尊做的,羽皇陛下可有何证据?”凤鸾眸子微眯,脚下朝风若黎逼近一步,见他不说话,凤鸾又接着道:“玉皇陛下可是拿不出证据?那不若,本尊给你找个证据啊?”

言语间,凤鸾抬手从腰际掏出一件东西,放在风若黎面前。羽皇定睛瞅着凤鸾拿在手中的东西,眼中的瞳孔不由的放大再放大,面上的表情也逐渐转变为震惊色。

“你方才平白污蔑我族人,羽皇陛下,现下看来,到底是谁?”凤鸾接着又迅速收起手中的那一支金黄羽毛。

风若黎似乎还未从刚才那一支金黄羽毛上反应过来,看着凤鸾又道:“你怎会……”

凤鸾冷笑一声,斜眼看了风若黎一眼,便直直越过他走到正堂的尊座上,好不潇洒的一个转身。落座,一袭暗红色袍子威严,凤鸾抬起右脚,将脚尖荡在座子上。抬眸,冷峻道:“羽皇陛下既然敢做,如今怎又怕我拾到证据?本尊这儿还有很多,如何,要不要都拿上来让陛下亲眼瞧瞧?”

“凤鸾,你此话何意,说清楚讲明白!”风若黎正过身,道。

“明白?风若黎,莫非要本尊亲自说出来?我原先只当你是个顽固羽皇,整日只吊儿郎当,但我没想到,你掠拐我老幼族民,手法卑劣。本尊还未先去找你,怎么如今你倒来这儿反扣本尊一个罪名?”

凤鸾冷言道。前些日子凤桐山忽有族民失事,起初还未在意,但是之后又连着好几日,桐山内的族民越来越多的失踪,且都还是老幼。其掠拐手段极其卑劣,凤鸾在这些族民失事之地,都找到了这支金黄羽毛。

凰族和羽族的翅毛都是不同的,自然,这金羽在整个羽族,也只有贵为羽皇的风若黎才有。然而当初凤鸾怀疑,却没有直接性的去卿羽都找风若黎问清楚。只不过现在,这家伙竟然先来她这儿,又平白污蔑她。

“本皇掠拐你族民?凤鸾,你何凭口认定就是本皇做的!”风若黎道。

凤鸾不屑了一眼,道:“凭口?方才我手中的金羽,你也是亲眼看见的。怎么,如今料想事情败露了,又着急着否认了?”

风若黎保持着理性,先撇开凤鸾一事,道:“好,暂时先放过你族之事,本皇不想在此事上和你多争辩。我今天来只有一件事儿要问你,为何要害我族民?”

凤鸾听到风若黎最后一话,不禁觉得好笑:“本尊?害你族民?羽皇陛下,您是真会给别人安罪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