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真的有个妹妹?
作者:赫赫一笑  |  字数:2302  |  更新时间:2020-06-04 05:04:26 全文阅读

这两天逸王府的事情有些多,风宸匪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回府后一有时间也是去照顾林思婉,黎木青守株待兔般终于在今日的午后逮住了他。

“小匪匪,我终于见到你了。”

“木青兄找我有事?”

风宸匪一边敷衍着黎木青,一边忙着手头的事,

“我有件事想要跟你求证一下。”

黎木青难得的严肃也让风宸匪有了一丝好奇,

“何事让木青兄如此在意?”

黎木青拉着风宸匪坐在正厅的桌子旁,还煞有介事的给风宸匪倒了一杯热茶送到他的手边,要说黎木青这么彬彬有礼,认识他以来还是第一次,风宸匪瞬时觉得一定是件了不得的事。

“你觉不觉得咱俩有点儿像?”

“像?”

如此奇怪的问题,风宸匪有些哭笑不得,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我就说咱俩长得像,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真是越看越像。”

黎木青手舞足蹈的越说越兴奋,风宸匪也在他这番自我陶醉之后,猛然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那桩秘辛,这小子一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些什么,一番自我推演之后得出一个荒唐的结论。

“木青兄,虽然你我情同手足,但是你以为的那些并不是真的。”

“啊?你又知道?”

“我知道的恰好比你多一些。”

“那当年的北狄郡主嫁给你父王的时候,究竟有没有。。。”

有些话连黎木青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他爹给人家堂堂一个王爷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若是真的还曾“珠胎暗结”,岂非是天大的仇恨?

“木青兄认为你父亲是始乱终弃之人吗?”

“他是与不是,都不重要,当年北狄郡主和南山逸王的婚事可是国事,关系到两国的和平,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错了,你父亲远比你想的要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当时本为郡主想了一个完美的金蝉脱壳之计,奈何我父王的意外出现,让整个计划出现了一个小纰漏,最终导致功亏于溃。”

“我说小匪匪,你能不能把话说得明白些?”

风宸匪喝了口某人敬的清茶,润润喉,准备讲一个很长的故事。

二十三年前,北狄郡主黎青宛奉皇命与南山逸王联姻,两国永结秦晋之好,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奈何黎青宛与黎靖南早就私定终身,当时的黎靖南还不是如今的大将军,而且他早有发妻,郡主如此尊贵的身份自是不能下嫁与他,所以他一直在等,等一个机会,等一份军功,让他可以堂堂正正的请皇上赐婚,黎靖南不是一个忘恩负义,攀龙附凤之人,他的糟糠之妻他永远不会弃之不顾,若是他当上了大将军,他就可以迎娶郡主为平妻,两不辜负。

北狄和南山的斗争由来已久,也持续了百年的时间,两国的百姓都祈盼和平,两国也需要休养生息,于是乎,联姻在这种情况下是自然发展,不可避免的,两国百年来的首次联姻,当然要慎重选择,男方必是手握重权可以影响国君决策之人,女方也需是一国女子德行的典范,如此两人的结合,才会对两国的和平发展有益。

黎青宛身为北狄郡主,她对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也曾黯然伤神,不过她是一个心中有大义的女子,她了断了自己的私情,甘心为国而嫁,哪知上天却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玩笑,就在要启程远嫁的前十天,她竟然发现自己怀了身孕,惊慌失措的她只能求助于她唯一的朋友姜清扬,因为在她看来,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是姜清扬解决不了的,认识这个朋友之前,她从未见过如此心思澄明聪慧的女子。

姜清扬一边安抚黎青宛一边找了黎靖南商量此事,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姜清扬觉得他有权利有责任知道此事,两人经过几日的谋划,想出了一个偷天换日,李代桃僵的替嫁之法,毕竟南山并没有人见过黎青宛,只要北狄这边的送嫁之人都打点好,这无疑是一个别无他法中最好的办法。

本来所有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黎青宛和姜清扬两个郡主在和亲的路上互换身份,让黎青宛可以脱身,只可惜他们遇到的人是风尘逸,还没等到黎靖南的接应,黎青宛就被抓了回来。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风尘逸并没有用此事为要挟,也并没有打算将此事公开,或许在与姜清扬的对峙中,他更满意这个假的郡主,两人一路上斗智斗勇,竟颇有些惺惺相惜,互相赞赏。于是,姜清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决定把风尘逸也拉进计划中,如此岂不是更加完美?若是连新郎官都不在乎新娘的真假,那真新娘自是可以随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也永远不会有人去追查此事。

为了永绝后患,风尘逸还自演自导了一场戏:迎亲途中遇刺,要知道,两国中有人赞成和亲,就一定有人反对,毕竟两国中的主战派都不在少数,所以杀了和亲的北狄郡主似乎是最好的方法,还好有逸王的保护,郡主才一路平安抵达南山,当然这中间唯一的一个小插曲,就是郡主的一个陪嫁丫鬟在那场行刺中不慎跌落悬崖,连尸首都找不到。

北狄郡主和南山逸王的那场婚礼很盛大,以致于被后人们津津乐道了许久,姜清扬一直以为她的好朋友也一定和她的心上人在某个地方幸福的在一起,虽然两个人这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再见面,但是只要知道对方是安全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直到有一日黎青宛带着一个年仅周岁的小姑娘出现在逸王府门口,姜清扬才知道她最好的朋友不仅骗了她,也骗了黎靖南,原来当日的金蝉脱壳之后,她并没有依约去和黎靖南会和,她选择了一个人隐姓埋名地活下去,若不是她此时身染重病,无法再照顾孩子,她会将这个谎言带到棺材里。黎青宛不愿意让黎靖南为了她一辈子无法出头,他属于战场,他是天生的战士,若是只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国家,放弃前途,不值得,所以她替两个人做了决定。

黎青宛病重,无药可医,弥留之际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姜清扬,她还再三嘱咐姜清扬不要将此事的真相告知黎靖南,就让他以为是她背弃了两个人誓言,就让她这个坏女人从此消失在他生命中。只是她想不到的是她善意的谎言却让黎靖南将恨意都转嫁到了风尘逸的身上,黎靖南以为他们的计划失败是因为风尘逸,他以为被迫嫁给风尘逸的是真的黎青宛,而他那个尚未出世的孩子自然也是被风尘逸杀死了。

风宸匪讲了这么多,黎木青听了这么多,他皱眉思索片刻问出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我真的有个妹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