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庭前绪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2020-05-13 11:11:16 全文阅读

  凌晨两点…

  原本应该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睡觉的林白,如今站在破烂不堪、四处漏风的大楼里还有些懵。角落里随处可见的垃圾差点儿堆成了山,白色的塑料袋被压住一半,另一半在迎风飞舞着,似乎在冲她招手说着“欢迎光临”。不知道掉了几层皮的墙面,凭借联想还可以看出个拆字,这座大楼被废弃很久,只是在等着被土崩瓦解的命运最后,它肯定也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来参观停留。

  一阵冷风咬牙切齿的呜咽着,伴随着浓重的潮湿味,狠狠的灌了进来,看样子很快将会有一场大雨。窗棂上的玻璃,早就不知道被哪家熊孩子给当成了玩具打了个粉碎,连个玻璃茬都没剩下,这种只管作祸,不用担心被家长揪着耳朵训斥的游戏,大大满足了熊孩子们向往自由的想法。

  林白双手紧了紧身上的米色风衣,对于长期室内负重工作的她,身体早就承受不住这样突变的天气。就像是削了皮的苹果,在空气中会慢慢氧化变黑一样,所以林白决定,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最好还是尽快解决目前的事情。

  “你是医生?”

  废弃的大楼里唯一能够借上些光亮的东西,就是街边“一闪一闪亮晶晶”老旧的路灯,通过寒颤微弱的光亮,林白唯一能看见的,就是那双礼貌且冷静的眼睛。

  林白紧紧抱着自己的身子,回答:“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全算是。”

  她没有说谎,她确实是有医师资格证,可就她目前所从事的行业来说,真心不算是位合格的医生。

  医生救活人,跟死神抢生意。而她呢?救死人,跟活人抢饭碗。林白自己也还没想明白,是什么时候走偏了的呢?

  “你不是医生?”

  决断的声音提高了几分音量,像是失望又或者愤怒。

  “如果…你是想救活那个人的话,”林白指向阴暗处的一角,继续说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你居然知道他在那里!”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因为他已经在林白进来之前,好好的隐蔽过。

  对方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楚那男人的长相。林白对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印象是挂在他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出乎意料的是位看上去十分谦逊有礼,如果能够再加上些笑容,林白会误以为自己走错了频道,因为在她的想想里,以为坏人都应该更加…面目狰狞些,这才对得起观众的预期。

  三十分钟前…

  都说下班不积极,大脑有问题。林白刚好就是那个脑袋有问题的人,而且属于长期性。

  凌晨一两点下班是种常态,她的搭档修炼一度怀疑过,她是不是借着加班的理由,来诓骗单位支付给她的高额出场费。但很快就又自我否定了,因为修炼知道,她不需要。

  作为一名法医来说,林白的身价确实不便宜。因此她几乎成为了修炼的私人提款机,不用付利息的那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林白是个钱串子,一心往钱眼儿里跑,才会这样拼命工作。

  可实际上,林白并不缺钱,这要多亏了她那对过分“相亲相爱”的父母,作为把她自己留下来的拟补,每个月她账上的金额长期累积下来,足够林白当个小富婆的了。

  可林白偏偏就是个别扭的人,拧的狠。放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好日子不过,跑出来累死累活的上班,这叫修炼一度认为,林白这是低调的炫耀,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同样在一家单位里工作,林白就连工资都比他多,像是在告诫他,这就是有脑子和没脑子的区别。

  林白走出单位的时候,看了眼时间,一点零五分,想着如果现在回去应该还能够好好睡上几个小时。

  为了不委屈自己长期睡在单位那窄小又坚硬的床上,她特意在这附近买了一间公寓,来回步行也只需要二十分钟。

  为了能够更快的到家,林白还特意选择了平日里不常走的小路,这样一来又可以节约五分钟左右,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自己柔软舒适的大床,脚下多加快了些步伐,恨不得下一秒就能够到家。

  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叫林白深刻的体会到了一点,老人说的话都是对的!

只是可惜,明白的有些晚…

记得以前总能听到老人们对上学的孩子们说,“不要走小路,不要走胡同,里面坏人多。”林白记得自己还嘲笑过,毕竟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喝过洋墨水,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对当代社会的治安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小路、胡同、这些逼仄的空间会有坏人的理论,理所当然被林白化为吓唬小孩的玩笑。可…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林白的口鼻被人紧紧捂着,有些酸涩发疼,身后的男人低沉的嗓音,让她联想到那些老人口中的坏人,估计就是自己现在的情况。

  “你是医生?”

  男人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林白几乎感觉到了缺氧,按照心理学上来说,越是在意的地方,就越会有情绪波动,所以林白肯定这男人在找医生。

  只是林白即不点头,也不摇头。因为她不确定,这男人是需要一名医生,还是专门对医生情有独钟的变态。

  男人见林白不说话,只是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这样无人问津的小巷子里,黄光色的街灯苟延残喘着,忽明忽暗。却唯独林白那双眼睛亮的叫人无法抗拒。

  “我问你话呢!”

  很显然这男人等不到林白的回答,耐心即将用光。

  林白有些哭笑不得,眼睛向下看了看,表示自己的口鼻被堵着,即便她想说话,恐怕也没这意念传音的本事。

  “我把你放开,你给我老实点。” 

  林白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还不够老实吗?她可能是被劫持的人质里面,属于最配合的类型了吧?

  脸上得到解放的第一时间,林白先深深吸了一口吸,好缓解刚刚的缺氧的状态,一只手捂着胸口正顺气呢,突然又感觉自己后背上被人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害得她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过去了。

  “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林白有些怨念深重的看向身后的男人,虎背熊腰、膀大腰圆、总之这是一个像大山一样的男人,四四方方的脑袋,粗犷的五官,不难让人看出他是一个…坏人!嗯,很符合坏人的形象。

  坏人可能也意识到自己没控制好力道,眼神偏向一侧,略带尴尬的说道:“你…你没事吧?”其实他只是想叫她赶紧跟着走而已。

  林白缓了好一会儿,才把刚刚被拍的移位的五脏六腑重新按回原位,“你想拍死我?”

  “木哥,再不快点,老大可能…”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同伴提醒着。

  被叫木哥的人可能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原本就长得就不算善意的脸上一横:“少废话!你是医生,跟我们走。”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医生?”林白心想,难道我脸上贴着医生的标签了?

  不料那叫木哥的男人一副自以为是的表情嫌弃的说道:“你这一身的药水味儿,隔十条街都能闻到。”

  林白恍然大悟,原来他是以此做推断的,这理论真是…笑话。

  有药水味就是医生了?医院里每天来来回回那么多人,除了医生,就算是家属陪护呆时间长了,身上也会有这味道。那岂不是医生遍地走,真正的做到看病不愁医了?

  “你笑什么?”

  林白收起这突如其来的笑意:“没,就是觉得,你很…聪明!”

  “还用你说。”木哥一脸傲娇,居然还得意上了,觉得自己跟在老大身边这么多年,也不是白呆的,多少也是有判断的人。不像逸哥总埋汰自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

  林白正考虑着要不要纠正一下对方的误会,可还没来得及,这后背上就又生生挨了那么一巴掌,脚下一震踉跄,险些摔倒。

  “你…怎么这么不抗打?”那木哥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心里合计着自己根本就没用力气啊!

  不抗打?

  抗打的那叫沙包!

  林白一只手搭在肩膀上,企图揉一揉被打疼的后背,想着没骨折算幸运,可惜她根本够不到被打的部位,只要挺直了腰杆,稍稍活动活动。

  “木哥,咱赶紧回去吧!”旁边的人开始催促。

  虎背熊腰的男人一拍脑门儿,冲着林白就说道:“跟我们走,快点。”

  林白不用对比双方的实力,直接选择缴械投降,光凭这后背的两巴掌,足够证明自己不要异想天开的选择逃跑。林白向来识时务,不做无意义的斗争:“你别动手,我自己走。”

  木哥如牛般的眼睛瞪着林白,似乎打算给她打个预防针一样:“别想着半路跑了,你知道后果…” 两只手指掰的嘎嘣嘎嘣响,表示出自己的凶悍。

  林白心里翻了个白眼,想告诉他,手指这么掰,骨节会变大,以后老了会关节松解疼痛。但也仅仅是想想,毕竟在人家耍帅的时候,浇上一盆理智的凉水,除了招人不待见,没别的下场。

  在林白的自动配合下,于是就有了眼前南宫逸质问的场景,哎~这年头下班有风险,出门需谨慎啊……上哪儿说理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