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作者:庭前绪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20-08-05 05:43:54 全文阅读

李知继续吃着面,这一上午的工作可是叫她饿的不轻,她是属于那种吃了东西才有动力干活的人。

只是原本可以就近在公司解决的问题,因为马美党们的占领高地,她只好又多拐了个弯跑到这里来,就图个清净吃个饭。

李知边吃饭,也没浪费了脑子,她最近越来越纳闷儿,自己是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的呢?

眼睁睁瞧着马美趾高气扬的把文件往她这里堆,自己竟然没感觉生气。更加没上手抽她个七荤八素。

嗯嗯,肯定是因为自己的教养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可转一念又想,呸呸呸……说的好像自己以前多没教养一样。

往嘴里又吸溜一口弹牙爽口的面条,李知一会儿想问问老板,以后能不能给她送个餐?

正是大快朵颐的时候,感觉对面的椅子被人拉开,这里地方小,桌子都是二人位的。有人来拼个桌子是常有的事情。

李知抬头看了一眼,原本很是普通的一眼,在看清楚对面的人时,顿时没了食欲。

“啪~”筷子狠狠放在桌子上,随手拿了张餐巾纸抹了抹嘴。

“胖叔,钱先记账!”

“诶?这就吃完了?”这才刚坐下没几分钟呀?胖老板冲着李知就喊道:“你胖婶刚说完叫你慢点吃,要不以后留下胃病可怎么办?”

李知刚刚还觉得自己的动做挺潇洒的,却在胖老板关心的磨叨声中变成了个冬天不穿秋裤的学生一般,净让人操心的熊孩子。

“嗯…”

李知一时间竟然回答不上来,自己一个人习惯了,这种家常便饭的关心,却变成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刚在后面忙完的胖婶走出来,虽然不及胖叔的吨位,可也不算是苗条一类,好在皮肤白皙,看起来慈祥又可爱。

“小李子,你咋剩饭了?”胖婶惊讶的问道:“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呃……”

李知捂着半边脸,觉得自己的那点家底儿全都让这夫妻俩给抖了出来。还…当着她最不喜欢的人面前。

“哦呦~让给瞅瞅…”双手在围裙上快速抹了两把,快速走到李知面前,伸手抚在李知的额头上。

坐着等男人看见这一幕,轻挑一侧眉角。

他还以为按照她的性格会躲开,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站着乖乖让人处理。

“没有发烧啦~”胖婶似乎高兴的说道:“你呀!肯定是工作太忙累到了,你还想吃点什么开胃的我小菜,胖婶去给你做一点。”

虽然说出来的是问句,然而胖婶却没给李知回答的机会,自己一个人念念叨叨的转身又钻进了厨房。

“呵~”

听见一声低笑,李知一个凌厉如刀锋的眼神递过去,“你笑什么笑?南宫逸。”

没错,对面的男人正是她的死对头南宫逸,刚刚起身的时候李知还发现,这里四张桌子,有三张都是空着的。

也就是说,南宫逸是故意跑来她面前刷存在感的!

他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逸是故意做到李知对面,但进来这里纯粹只是凑巧。

最近马美的流言蜚语在公司里颇为活跃,身为其中的男主角,南宫逸觉得自已如果不想官宣,最好还是少出现为妙。

所以说,南宫逸也是被马美给排挤出来的人员之一。

这么看来,其实马美这个人也算是个人才,可以一张嘴把一个总裁外加一个秘书给撵出公司吃小店。

其实南宫逸下午还有个会议,所以没想走太远就餐,路过这家不起眼的小店,刚好看见李知开心的和老板打着招呼。

那一刻她脸上的笑爽朗无比,似是青草叶上的露珠,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没有光彩夺目,却点滴光耀入星辰。

所以他不由自主的跟了进来,顺到欣赏了一下李秘书那豪放派的就餐方式。

不禁让南宫逸想着,到底她都做了多少的工作?

“李秘书,难道笑也是违法行为了吗?”

李知:“好女不跟男争!”

她不想继续跟南宫逸纠缠,这样下去可能会浪费她更多的时间。

“你是争不过么?”

才转过身的李知身子一顿,“你说啥?我争不过你?”

细长的手指用力指着南宫逸,心想: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表里不一的笑面虎,精分患者的典范。居然说我比不上你…

“那…”南宫逸扫了一眼这家小店的墙面,那里是一排排的本店特色菜单,“不如我们就来比比谁比较能吃?”

“比谁能吃?”李知重复着,是某音上那种大胃王的比试吗?

南宫逸:“老板,你们这里的特色面来两碗,再来四个爽口的我小菜。”

“哦、我最近胃不太好,不要放辣。”

胖老板有些为难,站在原地没有马上去准备。而是看向了李知。

“胖叔,你就按他说的准备…”李知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胖老板很快就把两碗面加四个小菜端了上来,胖婶听说李知要更人比赛,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也跟着走了出来。身前的围裙里还顺道揣了一盒健胃消食片……

胖叔被南宫逸邀请为裁判员站在两个人桌子中间。

心里还想着:“好好的一顿饭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他右手边是李知选手,现在已经将黑色外套脱了下来,以免耽误她待会儿的发挥。两只袖子被高高的卷起,领口也被揭开两颗扣子。

虎视眈眈的模样,还真有冲锋陷阵五虎上将的阵仗。

“哎呦、小子子不要太认真的哦!”胖婶祝福着,摸了摸口袋里的药,好像随时准备塞进李知嘴里一样。“撑坏了肚子要难受的。”

李知狠狠的说道:“我不会输!”

李知是个实心眼儿的人,这么多年的傲人学历,硬是没给她的脑子里边也镶上上一层金边儿。

说是比赛吃饭,那她就不留余地的狠命吃了起来,那叫一个“横扫千军,气吞山河,”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等她把面前的一碗面外加几个小菜吃了个七七八八,看向南宫逸的时候,人家正慢条斯理,举止优雅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

脸上挂着三条超粗体的黑线,强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食物,“你不是说比赛?”

南宫逸:“嗯,是。”

李知用下巴示意着他面前的那个碗,“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轻轻放下手里的筷子,南宫逸表示自己吃好了。

“可我没说我一定要赢。”

“…”

李知双手攥出了血水,脑子里被分成了两半。

一边说:“给我揍他,照那张表里不一的脸上揍。”

另一边却说:“别太认真,他好赖不计还是你的三司。”

就在李知被两边来回拉扯的时候,南宫逸已经叫着胖老板把帐给结了。

“还不走?不想上班了?”

南宫逸像个没事人一样,自行离开座位向门外走了出去。

临走还在门口补了一句:“迟到我要扣你工资的。”

李知怀疑南宫逸的脑子是什么结构的?这么健忘呢吗?

现在就像刚刚的赌注从来没有发生一样。

李知想骂街,可是还来不及张嘴,手里就被塞进一个东西。她低头看过去,是一盒健胃消食片。

胖婶有些担忧的对她说道:“哦呦,你这个姑娘就是那么实实在在,人家从来都没有跟你比过哦。”

“…”

“你把这个小药拿好,万一下午难受了,要记得吃的啊!”

李知还来不及发的脾气和一肚子要骂的街,就这么在胖叔和胖婶的催促下,明明奇妙的离开了面馆。

一出门,李知就看见门口站在一旁抽烟的男人。

南宫逸看见李知出来,把手里的香烟撵灭扔进街边的垃圾桶。

“走吧!”

李知:“你输了!”

他忘了,可李知没忘。她撑破了肚皮赢回来的,凭什么就这么被南宫逸一笔带过?

南宫逸低柔看着比自己矮上一头还多的李知,加上她瘦小的身材,更像是一个中学生。然而却比中学生要难糊弄得多。

“嗯,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品。”

李知合计着,什么无理奇葩的条件她开不出来。

既然他是总裁,肯定家财万贯吧?那就干脆来点实在的,要钱吧!

“愿赌服输,就一万块钱吧!”李知拿出手机调出支付码那一页面递到南宫逸的面前。

“我没钱。”

李知就是做梦也没想到,堂堂一总裁竟然跟她一个小员工面前哭穷。

“我真没钱。”

就怕李知不相信,南宫逸还特意又说了一遍。

李知猛然收回半空中举着的二维码,“你一总裁,跟我说没钱?南宫逸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要脸有什么用?

能当饭吃?

能把她拐回来替自己分忧解难的上班?

这样一种接下来,脸这个东西确实没什么用。

“我两年都在外面度假,这才刚回来!”

也就是说这两年他差不多把积蓄花了个一干二净。

“加上混儿混儿又特别挑食,最近还交了个女朋友…”

交女朋友?

李知的眼皮跳得跟报警器一样,嘴角被气得抽了筋。

南宫逸无辜的看着她,继续说道:“我身为家长,总不能让混儿混儿没有嫁妆吧?”

呵~果然!这男人的是个精分患者。

不但把一只考拉当成了儿子养,现在还有了做公公的准备。

连特么一只考拉都有嫁妆,她李知连个赌资都要不回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