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紫光闪烁 > 正文
第一章 软禁
作者:淼知  |  字数:3721  |  更新时间:2020-06-08 20:58:14 全文阅读

沁.紫心甜甜的睡在梦中,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焰.蓝雪用定身法移到了焰.蓝雪自己建造在密林深处的地下暗室中。

焰.蓝雪看见沁儿眼睛微微睁开,接着猛的一下坐了起来!她惊恐万分,说到:“焰哥哥,我们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睡在这儿呢?”焰.蓝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答道:“沁儿,这是我的密室,我用定身法在你熟睡时把你弄到这儿来的,你爹和你哥哥绝对找来到这里来!”

沁儿环顾四周,墙面都被漆成黑色,头顶的小小的照明灯发出微黄的弱弱的光,正对面只有一扇碗口大小的窗口,不仔细看甚至都不会发现小窗口的存在。自己坐在木床上,屋里还有一个长石凳和一个石桌。总之屋子里的摆设简陋,气氛有些可怖,有点儿像牢房一样。

沁儿心里害怕极了,她强作镇定,尽量用平和的口气说:“焰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没做什么对不起的事情,大多数时候我都在帮你。”

焰.蓝雪的眼睛专注的盯着沁.紫心的眼睛,眼神中有几分复杂的情绪,让人有些费解!“妹妹可知道,我今天因为很小的一点儿错误,又被你爹叫人用皮鞭抽打了一顿,我真是痛不欲生!你可尝过被鞭子痛打的滋味?你贵为首尊的女儿,金枝玉叶又怎么能够体会我们这些奴隶心中的苦!”

原来如此,沁儿心里也很难过,她也不愿意爹爹用任何刑罚对待任何人,但这些人确实也是他们紫色阶层的奴隶呀!她有些生气,说到:“奴才做错了事儿,主子教训一下又有什么不大了的呢!”这时她感到右脸一阵火燎燎的疼,焰.蓝雪狠狠的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焰.蓝雪的眼神在冒火,他真的十分的愤怒,咆哮着吼道:“只有你们紫阶姓氏的人才能真正的称之为人,其他姓氏的人,在你们眼里都他妈的是狗对吧!”

沁儿呆呆的愣在那儿,她没想过她爹爹买进府的奴隶敢打她一记耳光,真是太无法无天了!她思毫没有惧声,厉声喊道:“没错,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爹爹和我哥哥养的一条狗而已!”

焰.蓝雪把手高高的举起,想了想又放了下来。他用两根手指指着不远处的石桌,啪啪的两声,石桌瞬间成了石灰末!他有着修为四十级的蓝珠功夫,如果他刚才指的不是无辜的石桌,而是沁儿,后果可想而知。沁儿虽然练的是紫珠的功夫,但她修为尚浅,只有二十五级。说真的他如果要弄死她,简直易如反掌!

沁儿轻轻的揉一揉自己的右脸,泪水就在眼睛里打转。她心里难过极了!在府上所有的奴隶中,她对焰.蓝雪是最好的,每当哥哥当众羞辱焰哥哥的时候,她总是不顾哥哥会生气,而替焰哥哥解围,他怎能忘恩负义呢!她心里清楚自己虽然是千金之身,但虎落平阳被犬欺呀!她虽然万分委屈,但一味强硬对现在的她而言,又会有何好处,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她定了定神,轻声说道:“焰哥哥,我知道你恨我爹,爹爹是做的的确有些过份。我替爹爹向你道歉。你刚才打我,我不恨你,你无非想报复我爹。”

焰.蓝雪轻蔑的看着沁儿,眼里闪着泪花。声音怪异的说道:“不愧为首尊的女儿,能屈能伸呀!心里骂我是条狗,嘴上哄着我。我从十岁到你家府上做奴隶,我就爱上你了。我今年已经二十五周岁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就给我当媳妇吧,可好?”

沁儿傻了,她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回答她,她原想着好言好语哄住了焰儿,叫他不会乱来。真没想到对方居然能猜到她的心思,她心里的确骂他是条无耻下贱的“狗”!

焰.蓝雪忽然大笑,说到:“妹妹大概忘了,我蓝珠的功夫已经是四十级,有能看透三十级紫珠及蓝珠等级功夫的人心中的想法。换句话说,就是初步的读心术,你刚才一直在心里骂我是狗,我又岂能轻饶了你!你给狗做媳妇可快活呀?”

焰.蓝雪逼进床边,他用定身法让沁儿四肢不能活动!他粗暴的开始解沁儿的紫色外衣,手有些发抖。沁儿脸上满是泪水,说道:“我根本就不爱你,我早就告诉过你,你只是条狗,哪有狗和女主人有爱情的道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沁儿由于太激动,虽然四肢不能动,但身子还是微微颤抖起来!她用极度轻蔑,而不是万分恐惧的眼神瞪着焰.蓝雪,声嘶力竭的喊道:“爹爹从小就告诉我,奴隶生来就是下贱坯子,等同于畜牲无异,今天看来我爹说的半点没错!”

焰.蓝雪的脸色难看极了,转过脸去,说道:“你赢了。我自丹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我从小就爱你,对你那样好,可你只把我当条狗。心里想的都是罗.紫明。但他半点也不爱你,就像你半点也不爱我一样!”

沁儿感到心里一阵酸楚,是啊,罗.紫明的确对她思毫也不在意。如果今晚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焰.蓝雪,这个下贱的奴隶!而是罗.紫明哥哥那该多好,就算和罗哥哥翻云覆雨,她也是情愿的!

焰儿又在大笑,好像疯了一样,两眼直视沁儿,说道:“我是个下贱的奴隶,而罗.紫明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子,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如果嫁给他作妾,你也会愿意呢!可人家不爱你,就是作妾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

沁儿失声痛哭,哭着哭着竟然睡着了。焰儿望着熟睡的沁儿,心里真是百味杂陈,自己对沁儿一片真心,在人家心里他又算什么?她爹爹和哥哥一向不是把他当下人,而是根本不拿他当人,他又何苦对奴隶主的女儿和妹妹一往情深,现在先糟蹋了这个小妮子,然后结果了她,又是多么容易办到的事儿,可他为什么就是舍不得呢?就算过几天被沁儿的爹爹抓住,他女儿已经死了,他能怎么样呢!大不了一命抵一命呗!

焰.蓝雪望着沁儿如花似玉的美貌,出了一会儿神。轻轻的低下头,吻了吻刚刚被他打肿的右脸,心里念道着:我才不愿要她的命呢!两行泪水缓缓滑落到唇边,这些年自己所受的屈辱忽然涌上心头,悲从中来!

自己出身那样卑微,父母早亡。叔叔婶婶自己的三个孩子都没法养活,怎能还顾得上他和妹妹呢!他十岁被卖进了首尊府为奴,妹妹也不知被叔叔婶婶卖到哪里去了?他今年二十五岁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妹妹的消息,有生之年兄妹俩还能团聚吗?

他转过身去,走向了长长的石凳。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何不索性和沁儿躺在一张床上。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自己一定是在有生之年不能再见到妹妹了,他心里清楚,虽说他骗沁儿说他爹爹和哥哥找不到这里,这是在撒谎,首尊有八十级的紫珠修为,而且是文武兼备,他应该能算出沁儿和谁在一起,朝哪个方向逃了。能找到他俩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焰.蓝雪也会算,他也有四十级蓝珠的修为。他梳理思绪,深深的长叹了一口气,三天或至多四天,他和沁儿就会被找到。按照刑律他会被处死,但他也清楚首尊不会让他轻而易举的死,首尊会让他生不如死!

也就是说他最多再活四天,大概只有三天,多么残酷的现实。可就算死,他也要死的有尊严,他要赶在找到他们之前自杀,对,自杀,他坚定了这个信念!他也做够了奴隶,自杀是永久的解脱!

第二天,沁儿很早醒了,她坐起来,右脸还是微肿。焰儿递给她一块湿热的手帕,让她敷在右脸上一会儿。他俩四目相对,焰儿说:沁儿,右脸还疼吗?”沁儿狠狠的瞪着对方,一句话又没说。焰儿过来轻轻摸摸沁儿的右手,把脸凑过去,说道:“要不,你也打我一耳光,我们俩就扯平了,好不?”沁儿狠狠的举起右手,但又犹豫再三,把手放了下来。没好气的说:“打你脏了我的手,贱骨头!”

焰儿转过脸去,眼角流出了一行泪来,他用手轻轻的拭泪,他又转过脸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轻言轻语的说道:“我用密林中的小溪水,熬了一点儿粥,你想喝点儿粥吗?”沁儿没说话,又躺了下去,又睡着了。

沁儿醒着已是中午,她看见焰儿正拎着烤好的兔肉走进来。焰儿把兔肉放在唯一的一个大盘子里。“怎么样,闻到香味了没有,我刚在山里打的野兔,刚烤出来,咱们趁热吃了吧。”沁儿的表情很平静,淡淡的说道:“你自己吃吧,我才不吃这些东西呢!”

焰儿走到木床边,摸着沁儿的头发,深情的看着她,“你不吃饭,我该心疼了,我把兔肉切成薄片,一片一片喂你吃,好不好?”沁儿举起右手,狠狠地打在焰儿的脸上,怒吼道:“早晨提醒过你没有,别犯贱,我才不吃这一套!我不爱你,就是不爱你,你不觉得自己自取其辱吗?”

焰.蓝雪呆呆的望着她,神经质似的笑了一笑,然后突然打起自己耳光,打的响极了,好像脸不是自己的一样!他的心在流血,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他更加坚定要自杀的念头!

晚上沁儿还是没吃饭,焰儿想问一句,但还是忍住了没说什么。

沁儿还是旁若无事的睡着。但对于焰.蓝雪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往事历历在目,他想到自己是首尊的刽子手,从一个小童奴到首尊府的副总管,虽然身份好像有了变化,他从本质上讲还是奴隶!自己手上沾过多少人的鲜血,自己现在也有了些积蓄,但这银子是跪着挣的呀!他突然想到他杀的第一个人的那张脸,他当时还只有十五岁,那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比他还小的男孩,他永远忘不了那张稚气的脸!这么多年,他又睡过几个安稳觉呢,午夜梦回,他常仿佛能听到,耳边有哭声,那哭声凄惨极了!

他正想着心事,突然听到沁儿好像在说梦话:“好渴,我要水,要水。”焰儿赶快倒了一杯水,把沁儿轻轻扶起,喂她喝下了一口,又扶她躺下。他感觉沁儿的后背很热,他又摸了摸她的头和手,滚烫滚烫的,沁儿发烧了!

焰.蓝雪心急如焚,他这里并没有发烧药呀!他急中生智,突然想到密林中,好像有一种绿色的花,能治疗发烧。他上回试过一次,有些效果。他不顾夜色,拿起外衣,直奔半夜凛冽的寒风中,向密林深处走去。

焰儿连夜采来绿花,把花熬成药,让沁儿喝了下去。早上沁儿醒来,他又喂她吃了一点儿粥,又喂她喝了一点儿药。中午沁儿完全康复了,她心里很高兴。他们俩竟然有说有笑的回忆起童年往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