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长出”个系统
作者:刹时红瘦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20-06-29 17:01:01 全文阅读

芳期大约是在三、四岁大的时候,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完全不像表面上那样金尊玉贵。

那时从保姆口中,芳期知道了自己的小娘出身风尘,虽花容月貌却不为父亲所喜,生下自己之后就被父亲抛之脑后,保姆告诉她她想活下去,日后得个好归宿,没有别的依靠只能争取嫡母的爱惜。

芳期牢牢记住了保姆的叮嘱。

所以十数载,她奉迎嫡母讨好嫡姐,千辛万苦才争取得嫡母几分信任,没有沦于人尽可欺的悲摧地位,不过……也是相邸大房生活得最为小心翼翼的一个孩子了。

芳期本是今年三月及笄,又正好今年闰三月,先头一个三月结束了,全家无人意识到她今年及笄的事,但在闰三的第一天,芳期遭遇了一件怪事。

她的脑子里“长出”个自称系统的……妖物?

芳期曾经听过保姆讲很多神神怪怪的故事,却懒得读圣贤书,算是个比较迷信的小娘子,且也根本无法理解系统所说的“来自千年之后高科技时代”“全名是构造平行世界代号壹壹壹”这些话的意思,她起初坚定的认为所谓系统就是她脑子里“长出”的妖物——否则怎能解释只有她听得见系统的话,且她不用把话说出来,光用默想就能和系统交谈这等怪力乱神的事?

那系统为了说服她答应绑定,也可谓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了。

先是利诱,芳期什么都没答应,系统就奖励了芳期一件事物,是一种名为辣椒的食材,大卫现今并没有这种食材,不过系统告诉芳期这种食材能够烹制出辛辣的菜肴。

让芳期很动心。

她自己就是个贪好美食的人,所以纵管懒散,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女红针凿也不擅长,唯有在厨艺上下了功夫学习精进。

但芳期之所以动心,还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她自己的口腹之欲。

嫡母甚爱辛辣口味,所以芳期便用辣椒做了一道爆炒鲜兔,自己先尝了,觉得加了辣椒的兔子肉尤其香辣可口回味无穷,才敢孝敬给嫡母食用,嫡母果然也很满意。

于是嫡母才想起芳期是三月及笄的事。

非但替芳期操办了及笄礼,当彭母在及笄礼上试探联姻时,嫡母还一口答应了下来,那叫一个爽快和干脆利落,芳期的十年奉迎讨好,完败给了一碟子加了辣椒的爆炒鲜兔,那个时候,芳期对彭子瞻和系统均无恶感。

就算她仍然怀疑系统是个妖物,保姆不也说过了妖亦有情么?妖未必就比人可怕。

但出于对未知事物的慎惧,芳期仍然没有答应和系统绑定,她觉得理直气壮,因为她在接受辣椒时就直接讲过了自己不会答应按系统的指令行事,不管是绑定还是系统将要发布的任务,如果接受辣椒需要她付出任何代价,她都会拒绝,宁肯不要这好处。

可是,系统竟然卖上了惨。

它说它虽然不是人,但它的研发人为了让它能和宿主共情,在它的程序中植入了人类的喜怒哀乐等等情绪,而芳期如果坚持不和它绑定,待能量耗尽,它就会自动销毁,相当于人类的死亡,但它怕死,怕得不得了。

芳期也怕死,倒是可以理解系统的心情。

就想听听系统将要发布的任务,再考虑是不是要和系统绑定。

哪知系统说它居然不知道任务是什么!

给出的解释是初始能量不足,无法解锁任务系统,除非芳期答应和它绑定,它获得能量后才能解锁更多的功能。

芳期又觉得这是系统布下的陷井。

系统的下一步策略是剖析利害。

说什么构建平行世界是研发者决心完成的伟大计划,且研发者锁定了芳期为执行计划的宿主,它是第一代系统,如果它任务失败,研发者会安排第二代、第三代再次接触芳期,后来的系统经过改良,就会直接和芳期绑定,而且还将有惩罚机制,逼迫芳期不得不执行任务,最严重的惩罚即为系统可以直接将宿主抹杀!

芳期听懂了,那个什么研发者是先礼后兵的想法,如果她不好好配合做那什么执行任务宿主,研发者也有办法逼她配合。

系统见芳期已经产生动摇,赶紧争取,强调自己是善良的系统,并没有设定任何惩罚机制,还把整套奖励机制告诉了芳期。

这真是让芳期心动得不得了。

奖励机制大致分为四级,最初一级叫做随机奖励,意思是芳期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系统会陆续发放给芳期诸如辣椒一样的,大卫现今不存在的食材,每一种食材都能烹饪出美食。

第二级奖励机制是完成支线任务时,系统会直接教给芳期烹饪一道千年之后的菜肴的方法。

第三级奖励机制是完成主线任务时,系统会给予芳期一笔资金,且教给芳期一个生财的方法,保管芳期不废吹灰之力就能成为受人羡慕的富婆。

这些奖励都符合芳期的愿望,而最让芳期心动的是当完成所有任务后的终级奖励——系统会替芳期完成一个心愿,且这奖励唯一的限制仅仅是心愿不能是祈求长命百岁、死而复生这类违背自然规律的事。

在巨大的诱惑下,芳期终于答应了绑定。

系统发布的第一条主线任务是——大卫有个美男子,但幼年遭遇坎坷且悲惨,宿主需寻获此美男,并同美男建交。

这一任务虽让芳期摸不着头脑,不过当问得系统会逐步给她提示和支持后,倒不觉得艰难,所以没有心生抵触,想着尝试一番未尝不可,如果能完成,她就能够获得真金白银的奖励,她这处境多些钱财傍身的确才能踏实。

可当系统发布第一条支线任务——

竟然是要让她成为嫡母王氏的克星!!!

这就必须让嫡母把她恨之入骨,但对于芳期而言无异于自寻死路,所以芳期就跟系统道了“永别”,压根没有兴趣再听系统获得绑定能量解锁功能后,提供给她的关键消息了。

系统的确是个好系统,对于如此消极的宿主竟然还没有放弃,给了芳期一个发自真心的告诫。

三年之后,芳期如今担任大卫宰执位高权重的祖父覃逊,便将获罪处斩,罪名还是“叛国通敌”这一极恶之罪,所以覃家满门皆获诛连,芳期虽然是出嫁女不受本家连坐,不过却被彭俭孝夫妇二人逼令儿子彭子瞻,将她这个媳妇用三尺白绫勒杀!

系统很为芳期担心,提醒她就算不想完成任务,但千万得想办法摆脱彭家的婚事,否则也是自寻死路,万无可能侥幸逃生。

芳期并不感谢系统的“仗义”,因为她识穿了系统的诡计——嫡母一口应允,且询问她想法时她也一口应允的姻缘,她能说反悔就反悔么?更不要说这门姻缘的背后,还对她的嫡姐有那么一些些的益处,可以说她只要说出了反悔的话,今后就别想再有好日子过。

芳期想活,还想活得舒坦自如,她这么废尽心思的讨好嫡母不就希望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方式?十多年,三千多个日夜的竭尽心力,任谁也不能立下决断自毁长城,结果就是——整整十天辗转难眠,脑子疲惫不堪,前程还一片漆黑。

刚才她听彭子瞻说的“天地日月可鉴”那番话,芳期只觉脖子上痛得慌,胸口却像糊了一大盆发臭的猪油……

日后会发生的事,她现在还没有经历,对彭子瞻说不上恨之入骨,但也极其肯定了一点,那就是她远远不像自己预料那般坚定,她以为两情相悦对她而言太奢侈,就像一个乞丐把当皇帝树立成为人生目标,所以她对未来夫家的择定从来都只求合适,她甚至一度把懦弱当作彭子瞻的优长。

一度以为各自相安,就能相敬如宾。

现在芳期只想把彭子瞻摁进一大缸子发臭的猪油里。

可现在的芳期看徐二哥讪讪的笑容, 就觉得胸口一下子舒畅了,活像是得了观音大士净瓶里的杨柳清露两三滴,把糊的那盆子臭猪油清涤一净。

徐明溪见芳期也对着他笑,才回过神来自己还没应答呢,连忙道:“嗐,谁还没个年少冲动动拳头的时候呢,天气太热,我今日也是心浮气躁,跟彭六讨论课业呢,和他呛了两声,一时火起就拉了他来古楼园。”

“二哥火气这么大,却还知道不能在愈恭堂殴斗呢。”芳期再次拆穿了徐明溪的谎话:“二哥也别瞒着了,刚才彭六郎可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都说了,这件事是因我而起。”

“彭子瞻居然还有脸恶人先告状!”徐明溪本来已经平息的火气顿时又升腾起来:“既然瞒不住三妹妹,有的话我就直说了,彭子瞻跟张家子面前造谣,说已经和三妹妹定了亲,他就快成为堂堂相邸的孙女婿,从前看不起他的人日后都要对他奉承讨好了。这些流言蜚语闹得沸沸扬扬,结果三妹妹日后和别家郎君定了亲,岂不有人会诽议三妹妹毁婚?”

刹时红瘦
作者的话

继续呼吁收藏和推荐票,新书求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