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云初寿宴造冷落
作者:末小欢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1-06-07 12:52:09 全文阅读

仙云弥漫的宫殿,处处彰显着隆重与奢侈。殿内古琴涔涔、钟声阵阵,仙乐缭绕。

  “动作都快点,娘娘的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各位仙家都已经到了。”为首的仙娥傲慢的对着周围的仙娥道。“要是耽误了,你们谁都承担不起。”

  一个有些莽撞的小仙娥蹑手蹑脚的将手中的仙酿琼浆放在一个孤僻的坐席上,为首的仙女一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这是四公主的位置,待会宴会上,你就主要负责伺候她一个人就行了。”为首的仙娥走到小仙娥面前道。

  小仙娥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周围的仙娥们立即对着这个小仙娥投来怜悯的目光。

  等为首的仙娥离开了,其中一个仙娥看不下去,对那个小仙娥摇头道:“你呀,也真是倒霉,刚来就得罪了掌事,给你安排了这么一个倒霉的差事……”

  那小仙娥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虚心道:“还请姐姐提点。”

  “罢了,我就与说一说吧。”那仙娥叹了一口气,轻声道:“这仙界的四公主生来便是天煞孤星,命格极煞,就连咱们娘娘生下她时也是元气大伤,整整休养了一千年才恢复。平时在仙界,但凡与这四公主稍微亲近、有过接触的人都会倒霉,严重的,甚至神魂尽散,仙界的人都不敢与她接触。”

  “这也太夸张了吧。”小仙娥嘴上说着不信,脸上却尽是慌张。

  “你别不信,仙界的人都知道,伺候四公主的仙娥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了,大家都受不了四公主的煞气。最后还是四公主提出,不需要贴身的仙娥,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仙娥道。“就连娘娘与陛下都忌惮着她,宁愿与菱华仙子亲近,也不理会四公主。”

  “那我该怎么办……”小仙娥彻底慌了起来,眼中还挂着泪水。她好不容易修炼成仙,不能就这么倒在这场宴会上。

  “你待会尽量避着一些四公主吧。”那仙娥叹了一口气,安慰道:“尤其是不要与四公主有任何接触,无论是肢体还是眼神。”

  “多谢姐姐提点。”小仙娥感激的看了那个仙娥一眼,两人也不敢再耽搁,又匆匆的忙着手头的事情了。

  云初站在角落,将这一切看着眼里,却也没有现身。等两个仙娥散开,在心中嗤笑了一声,才默默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小仙娥见到云初坐下,整个人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颤抖道:“四——四公主。”

  “你将东西摆好便下去吧,我不需要人伺候。”云初低着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小仙娥一眼,轻轻的落下这一句话,便不再出声,安静的坐在角落里,与这热闹的大殿格格不入。

  众仙陆陆续续到齐,大殿也越来越热闹,唯独云初这里,空无一人,大家好像都十分有默契的遗忘了这里,遗忘了仙界还有一个四公主。

  云初也不恼,低着头,默默的吃着桌上的仙果,不抬头,也不主动与人交谈。

  “泫泽神君与其六位弟子到——”随着仙侍的通传,云初察觉到几道好奇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抬头看过去。

  是泫泽神君的六位徒弟。

  从云初记事起,便悄悄的听仙娥们讨论过,这泫泽神君乃是六界之中唯一可以直接窥视天道的人,连玉帝都要尊称他为一声神君。他掌管着天地之间的法则大道,平时住在紫微宫,性格极为冷淡,低调得很,更是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今日能出现在母后的寿宴上,当真是罕见至极。

  他的六位徒弟也与他一般,行事作风极其低调。

  云初不会自恋的以为他们想结交自己,相反,她对自己的处境有着十分深刻的认知,没有人会不怕死的冒然接近自己。

  仅仅是看了一眼,云初便收回了视线,继续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再理会这几人的打量。

  等玉帝携着王母带着菱华仙子来到宴会时,这寿宴方算真正的开始。

  首先,便是送礼这一个首要环节。

  作为仙界的四公主,云初自然是要第一个上前的。

  握着手中的盒子,云初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王母面前,将盒子打开展示在王母面前。

  盒子里面是一个玉镯,是她费尽了心思,上天入地,几次还差点丧命才找到的材料,又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炼制才成的。

  “母后,这个玉镯能够温养您的仙脉,修复体内的暗伤,如果长期佩戴,更能美容养颜,儿臣愿您与天齐寿。”云初低着头,缓缓道。

  递上去的手一直悬在半空中,许久不见人回应,云初抬头看向王母。

  座下的众仙也都齐齐的注视着这一幕,整个宴会瞬间安静了下来。

  “嗯。”许久,王母才冷淡的回了云初一声,却始终没有伸出手,只是示意一旁的仙娥接过去,放在一边。

  仙娥也有些犹豫,云初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很想接过自己手中的东西,显然是在畏惧自己的命格,便自觉的将镯子连同礼盒放在一边。

  “娘娘,今日是你的寿宴,四公主也是一片孝心,这镯子一看就是费了很大的心思,您就别板着脸了。”一旁的菱华见状,连忙走到王母身旁打着圆场道。

  见到菱华,王母娘娘立即展开了笑颜,与刚刚对待云初的态度判若两人。

  “华儿说什么便是什么吧,你呀,少与她接触为好,万一伤到的自己,母后会心疼的。”

  菱华抱歉的看了云初一眼,又连忙转过头安抚着王母。

  “这是华儿为娘娘准备的心意。”

  菱华顺势送上自己的寿礼,是一件披风。

  “这个披风是华儿花费了许久,收集天边的朝霞织制而成。”

  “华儿费心了,母后很喜欢。”

  王母开心的接过菱华手中的寿礼,拿在手中看了好一阵子。

  下座的仙家们也都开始奉承起菱华的心灵手巧,大殿又开始热闹起来。

  云初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抑制住眼眶中的泪水和心中翻涌而上的委屈,低着头默默的退了下去。

  她其实一点也不怪菱华,相反,还有些感激她,是她替自己解了围。

  从出生的那天起,云初便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甚至是母后与父皇也在反感着自己,虽然知道是命格的原因,也习惯了三万年来父皇与母后的冷落,但是,今天这般,她还是忍不住会难过。

  寻了个机会,云初便悄悄的离开了宴会,寻了个没人的角落,躺在一棵树杈上,借着仙树繁茂的枝叶挡住自己,一个人发着呆。

  这是她经常做的事情,因为大家见了她都会害怕,久而久之,她就学会了将自己藏起来。

  “云初——”

  耳边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云初以为是自己的幻听,愣了一下,没有理会,那声音又唤了一声,夹着些无奈。

  “云初……”

  云初回过头,看见泫泽神君那张冷淡清隽的脸,心中有些诧异,自己与他此前应该没有任何交集才对,连忙起身落到泫泽神君的面前,想了想,又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

  “无需这般小心。”泫泽神君看着云初后退的动作叹了一口气。“到了我这般造化,你的命格对我而言,影响已经不是很大了,你自在些便好。”

  云初没有出声,低着头,等待泫泽神君说出自己的意图。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泫泽神君不再看向云初,转头看向天边的祥云,开口道:“我知道你的极煞命格,你——有想过斩断它吗?”

  想,当然想,云初做梦都在想着有一天能够破掉自己的命格。

  因为这个命格,她受尽了冷落与孤独,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个人,就连仙兽,她都不敢去亲近。

  泫泽神君一眼便看穿了云初的心思,依旧淡淡道:“做我的最后一位徒弟,我便可助你破了这命格,但有一点……”

  “什么?”云初抬起头,紧紧的盯着泫泽神君,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

  “你需要修无情道。”泫泽神君转过头来看向云初。

  “无情道?”云初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这世上唯一能够与天道对抗,破解命格的便是无情道。”泫泽神君为云初解释道。“但是,一旦修炼了无情道,便意味着断情绝爱。世间的一切情感便与你无关,你曾经期待的,渴望的都会变得无关紧要。”

  “那这和我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云初苦笑道,眼中的期待瞬间化为虚无,整个人又恢复了死气沉沉。“到头来不过仍然是一场空罢了。”

  “一个是你被动的承受命格给你带来的痛苦,挣扎着,始终不能解脱,一个是你主动斩断所有羁绊,你可以如其他人一般与人正常的接触、交流,只不过——”泫泽神君顿了顿道:“你对这一切再也没有了感觉罢了。”

  云初的眼中闪过一丝无措,站在原地迟迟的不肯做抉择,随即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躬身道:“多谢泫泽神君厚爱,但云初,不能修无情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