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出征
作者:末小欢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21-03-15 21:50:27 全文阅读

“陛下若是不信,可以让瑶光大人过来与这位无量天尊当场对峙。”齐林儿咬牙道,眼神不断往大皇子身上瞥。

  大皇子见状,对着周边的大臣使了使眼色,立即有人上奏道:“陛下,太子乃国之将来,切不可掉以轻心,还是请那个瑶光大人过来一趟为好。”

  “陛下——”卫羽立即上前,反驳道:“臣作为太子殿下的伴读,也曾有幸跟随瑶光老师学习过一段时间,瑶光老师武艺高强、见识广阔,学识渊博,对待太子更是尽心尽责,何来妖物一说?”

  “可是瑶光大人这么多年来容颜未变那是事实。”大皇子一党再次引战道。

  “老师是修行之人,容颜未老又算什么。”沈胜跪在了卫羽的旁边。

  “既然是修行之人,何不来与这无量尊者比试一番,到时候是不是妖物,自然明了。”大皇子见状,建议道。

  场上大皇子一党的,或是中立的大臣们纷纷附和。

  “对呀,既然都是修行者,上来比试一番不就知道了。”

  “她不敢前来,莫不是因为心虚。”

  皇帝没有办法,只好命戚公公亲自去请了云初,并向她说明了情况。

  “瑶光大人,怎么办?”惠娘有些慌张。“太子殿下他们还没有醒,您一个人过去,老奴担心他们会平白向你发难。”

  “没事的。”云初对着戚公公淡淡的点了点头。现在这种情况,她不去不行,不然更是坐实了妖物这一传言,还会给清珏他们增添许多麻烦。“我就过去看看那个所谓的无量尊者是什么来头。”

  进了大殿,无数双眼睛瞬间汇聚在云初的身上,有惊艳的,有看戏的,还有一双势在必得的。

  其中大皇子尤为突出。

  “大胆,见到陛下还不下跪——”见云初淡定的走到大殿中央,便没有了动作,更无任何行礼的举动,大皇子党羽立即抓到把柄,大声训斥云初。

  没等云初出声,皇帝连忙解围道:“是朕允许瑶光——大人见到朕可以不行礼的。”

  瑶光没有管皇帝在说些什么,而是看向了身旁穿着道袍的老头。

  “你就是无量尊者?”

  浑身一点修为都没有,反而充满了污秽之气。

  “妖物,还不快快现行,今日遇到了我,看你还如何祸害他们。”无量尊者对着云初呵斥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转身对着皇帝道:“陛下,这所谓的瑶光大人就是妖物,只要有她在,天锦国必会常年兵祸不断,最终走向灭亡。”

  此话一出,满朝文武瞬间向后退了好几步。

  “陛下,还请快些处置了这个妖物,说不定,我国的战事,就是因为这妖物造成的。”一位大臣跪了下来,紧接着,满朝一半的大臣也跟着跪了下来。

  “陛下,臣愿意用性命担保,瑶光老师,她不是妖物。”卫羽也跟着跪了下来。

  “臣也愿意担保。”沈胜紧随其后。

  卫诩贪恋的看了云初一眼,跪了下去。“臣也担保。”

  卫擎与沈胜看着自己跪下去的儿子、孙子,没有说话,跪下去的动作却十分坚决。

  皇帝无奈,只好求助的看向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表情的云初。

  “说完了吗?”云初冷哼一声,看向所谓的无量尊者。“若你是修道之人,那我真为这天下所有修道之人感到可悲,还有这些嚷嚷着要铲除妖物的大臣,天锦国有了你们,真是不灭国都对不起你们的老祖宗。”

  “妖物休得放肆。”无量尊者被云初的话激怒,扬起手上的拂尘就要打在云初的身上。

  云初一拂袖,无量尊者便跪在了地上。

  “妖物,你这是使得什么妖法——”无量尊者眼中满是慌张,明白自己这次是踢到了铁板上。

  “你说我是妖物,那让我看看,你身上又有什么罪孽。”云初从怀中拿出一面镜子,正是当初拜师之时,三师兄送她的那面因果之镜。

  因果之镜发出一阵白光笼罩在无量尊者身上,不多一会儿,又收了回来。

  云初看向无量尊者的眼中满是冰冷。

  “你二十岁那年,因为好逸恶劳,气死了自己的母亲,因为受不了同村的指责,逃离的家乡。

  不久,你身上的银钱就花完了,又开始起来歪心思。

  你见到一位老人带着重病的孙子前去求医,你装作修行的道士,骗了那位老人的所有钱财,老人的孩子吃了你给的假药当场死亡,老人也因为愧疚,吊死在孩子的床前。

  而你,却拿着从老人身上骗来的钱逍遥法外,是吗,王狗娃?”

  王狗娃听见云初叫了自己本名,又说出了自己的罪行,吓得整个人不断后退。

  “这是你骗的第一笔钱,但很快又被你花完了,你觉得骗人很容易,又装起了道士,还给自己起了个法号叫无量天尊。”

  云初默念着因果之镜传过来的信息,一步步的逼近王狗娃。

  “接下来,你收到一个小妾给你的一大笔钱,让你污蔑正妻克夫、克子,那位正妻因此被丈夫活活打死。之后,你便越来越没有底线,只要钱给的多,哪怕是刚出生的孩子,你也能昧着良心说他是妖孽,亲手将孩子活活烧死,这一桩桩,一件件,只要有心人刻意的查一下,都能有迹可循。试问,这世间有你这样的修行之人吗?”

  “你——你到底是谁?”听着自己所犯之罪被一一列出,王狗娃此时心中只剩恐惧,早就忘记了大皇子之前交代他的事情。

  “王狗娃——”云初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你以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就无人知晓了吗?奈何桥边,生死簿上,每一笔都给你细细的记着,地府的十八层地狱在等着你呢。”

  素手滑过王狗剩的头顶,王狗剩眼前一一闪过地府之中炼狱的场景,拔舌、油锅、火烧、刀锯……

  无数的恶鬼在里面煎熬,还有那些被他害死,不得善终的人,都在等着他到地府报道的那一天。

  “我错了,我不想死,我知道错了。”王狗娃跪在云初面前,不停的磕着头。“仙人你救救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想去地府……”

  “没用的。”云初嫌弃的后退了一步,仿佛王狗娃是什么不能入眼的脏东西。“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还在后面。”

  “来人啊,将这个骗子给我压下去,待罪状一一核实过后,拖到午门斩首示众。”皇帝见状,立即吩咐道。“瑶光大人作为太子的老师,乃是我天锦之幸,还有人有什么异议吗?”

  那些先前嚷嚷着要铲除云初这个妖物的大臣此时低着头,无一人出声。

  云初转过头,看到跪在地上一脸苍白的齐林儿,轻轻的弯下了身,在她的耳边低声道:“菱华仙子,你可真是让人失望啊。”

  在云初起身的瞬间,齐林儿的脑中闪现过无数在仙界的记忆,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没了一丝血色。

  她都——做了些什么。

  “齐家之女齐林儿,故意污蔑瑶光大人,按照天锦律例,应在牢中思过三年,不得有误。”戚公公收到皇帝的眼神,一本正经的宣布道。

  “臣女——甘愿受罚。”齐林儿,应该是菱华,跪在地上,轻声道。

  云初恢复了菱华的所有记忆,却没有恢复她的法力,现在的她依旧还是凡人齐林儿。

  “大皇子不辨是非,听从谣言,虽不是主犯也难逃追责,就罚在自己殿中思过,三年内不得外出。”皇帝看了一眼下方的大皇子,冷声道。

  “儿臣遵旨。”大皇子低着头,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默默的退了下去。

  等清珏与清池急匆匆的跑过来,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落幕。

  菱华最后看了一眼清珏,就被人押了下去。

  “老师,你——没事吧。”清珏眼中的担忧之情快要溢出来。

  “如你所见,我安然无恙。”云初刚要回去,就被跑过来的清珏打断,只好站在一旁,一脸的事不关己,面对走过来的清珏,后退了两步,拉开了距离。

  清珏走过去的脚步生生止住了,眼中满是受伤。

  “太子来的正好。”皇帝见状,生怕自家傻儿子在文武百官面前出丑,连忙打岔道。“我们之前在讨论边境敌寇的事情,太子可有什么人选推荐?”

  察觉到云初的再次疏远,清珏看了云初一眼,下定决心道:“儿臣身为天锦国的太子,应当身先士卒,愿意亲自带兵前往边境。”

  既然你现在不愿意我的接近,我便成全你。

  “准——”皇帝余光看了云初一眼,准下了清珏的请求。“既然如此,镇国将军作为此次出征的主将,太子与沈胜作为副将,带领我天锦二十万大军,前往边境,三日后便出发。”

  “儿臣领旨。”

  “臣领旨。”

  三人齐声道。

  云初始终站在一旁,对于清珏的决定,没有任何表示。

  回到东宫,清珏终于忍不住,叫住了云初。

  “老师,对于我出征,你就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