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太子殿下你不行 > 正文
第十八章 回宫
作者:言笑皆非  |  字数:2026  |  更新时间:2022-08-17 18:51:21 全文阅读

本朝太子的随身玉佩!

那得值多少银子呀!

谢星繁看得眼睛发了直,心里的算盘更是打得噼啪作响。

可还未等她拿走玉佩,卿惊寒又道:“玉佩乃是吾逝母留下的唯一遗物,暂压在你身上,回了家,十两银子定当如数奉上。”

谢星繁的小算盘破碎,心中略有动容。

“只是一条消息,你大可不必如此,实在没钱的话,你用其他的顶替,也是可以的。”谢星繁笑着说,“比如以身相许。”

卿则言的脸色微微一变,愤然将玉佩收回腰间,怒斥:“当真不知矜持。”

“说的好像我矜持了,你就会娶我回家一样。”谢星繁无所畏惧。

当夜,卿惊寒和柳铭回来之时,见到的是场面是谢星繁毕恭毕敬的为卿则言端茶倒水,卿则言则是不看分毫倒好的茶水。

卿惊寒见状哈哈大笑:“谢姑娘不愧是你,总是能轻易惹怒我二哥。”

谢星繁眼睛怒瞪来人,眼神里写满不要添乱四个字。

卿惊寒当作看不见,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完毕,还不忘砸吧两声,神色之间流露出心满意足之色。

他道:“二哥不喝,我可就喝了。”

歇了一会,卿惊寒摆了摆头,自顾自说起流光谷的新鲜玩意,末了,感叹外面的世界比紫禁城的生活自由。

谢星繁听着不忍的憋笑,柳铭此时极有眼色拿出一盒胭脂,盒顶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晴”字,谢星繁一见这个,便神色大变,卿则言得眸光闪了一下,尔后恢复平静。

卿惊寒皱了皱眉,急忙撇开自己与胭脂的关系:“二哥,这不是我要买的,是柳太医听了一个老人说笑的话,就听话的去买了这盒胭脂,我这还是头一次见绿的胭脂,抹到脸上真不知道得多吓人,她们竟也下得去手。”

“柳太医当真厉害,我和你家公子正愁没地方上厕所,你这屎盆子就递过来了。”

谢星繁一句屎盆子,令在场三人脸色不由得一变,她却毫不在意:“胭脂我拿去研究研究,卿二公子,你今天晚上就好好睡觉吧。”

他们此时却不知这盒“晴”是最后一盒。

三日后,谢星繁顶着两个黑眼圈,拿着一沓纸和胭脂出来了,递到卿则言手里,打了一个哈欠:“你们如此紧张作甚,又不是不给你们。”

卿惊寒紧张小声说着:“谢姑娘不知,在你研究的日子里,流光谷发生了巨变!”

谢星繁惊,她这才发现几人消瘦的脸颊,以及卿则言青衣上未拍净的灰尘。

没等她出声询问,流光谷的县令便带着一堆官兵涌进来,一通呼呼啦啦的拜见后,县令神色紧张:“太子殿下,微臣都安排好了,只等您下令了。”

“二哥,我们快走快走。”卿惊寒不知何时背上了小包袱。

谢星繁在困惑中,被簇拥着上了马车。

一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出现在城郊外,谢星繁这才问:“这是....发生了什么?”

卿惊寒啪声打开扇子,惊魂未定一般拍着胸膛:“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以为不能活着走了。”

“发生什么事了?”谢星繁不解。

“昨夜有歹徒行刺。”柳铭回道。

昨夜夜里静悄悄的,直至到三更时分,静谧的屋顶上陡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卿则言迅速反应过来,一个翻身越上屋顶,与屋顶上一行黑衣人厮打起来,卿惊寒吓到躲到床底下,哆嗦着直喊救命,柳铭闻声赶到他床旁,蹙眉轻声安抚。

屋顶上,青衣黑衣分分合合,刀光剑影,愈发激烈,卿则言节节败退,但很快又一群黑衣人参与进来。

是暗中保护卿则言的死侍。

寂静的夜里,刀剑声很快招来官府的注意力,层层官兵直奔客栈而来。

黑衣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黑衣男子眼神一动,方才招招致命的黑衣人扔下几枚飞镖,一行人便飞快朝着山上跑去。

死侍紧跟而去,卿则言翩然落地,打开卿惊寒的房门,柳铭退至一旁,趴床下的卿惊寒迅速爬出来,惨白着脸:“二哥...有人要杀我们....”

“别怕,都跑了。”卿则言淡然道。

闻声,卿惊寒再也按捺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二哥——我想母妃了——”

哭了许久,死侍回来了。

“跑了。”

“要你们何用!那么多人,怎一个人都抓不住!”卿惊寒未忍住心里的怒气。

死侍低着头一言不发。

“可有发现?”卿则言抬手制止住卿惊寒。

“发现皇子令牌一枚。”

死侍话出,在场之人无一不是脸色一变。

当今皇帝陛下只生得四子一女,子嗣太少,为保护儿女,皇帝特意命人打造了六块皇子令牌,大皇子早逝,他的那块令牌自然也一并跟着大皇子进了坟墓,现在天下间只有五人有令牌,六公主久居深宫,见过她令牌的人没有几个。

就只有——三皇子的令牌。

“我竟不知昨夜发生这么多事,那现在这是去哪里呢?”

“回宫。”卿惊寒脸色发青,显然昨夜一架吓得他不轻。

“你们回你们家,那把我喊上车作甚?”谢星繁掀开帘子一瞧,马车已经开出城门,“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谢星繁狂拍马车车厢,车却依然没有停下来,她的脸色煞时一变:“怎么?这紫禁城竟也干起强抢良家妇女的勾当了?”

“从第一场命案开始,你便和这件案子脱不开身了。”卿则言道。

谢星繁一愣,盯着他好看的容颜,忽然想起他是紫禁城太子。

也是,是她自寻死路的要找上来的。

释然。

回宫的路上一切顺利,没有想象中的出现打劫什么的,进了长安的那一刻,卿惊寒惨白的脸色得以缓解。

“拜见父皇,儿臣回来了。”

卿则言、卿惊寒齐齐跪着,榻上手执书本半眯着眼的皇帝睁眼,眼里的威严之色不言而喻:“老三呢?”

皇帝沙哑的声音,压得卿惊寒的脸色白了白:“三...三哥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