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掉到阳台上的神秘男人
作者:伊姌飘雪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21-05-11 15:20:48 全文阅读

“哇!自由的感觉真好!!”盛夏的夜晚周依依穿着吊带睡裙躺在床上四肢舒展,像是一只飞出笼子的小鸟一样兴奋不已。

二十一年了,就连大学都是每天回家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她终于实现了行动自由的愿望,一个人搬出来住。

好不容易把六个哥哥送走了,整个人轻松了不少,整个人像是踩在云上,轻飘飘的,感觉好极了~

“额~”

一声痛苦的呻吟,让正躺在床上享受时光的周依依猛地一愣,脸上的幸福笑容逐渐消失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刚好能被她清楚的听到,显然就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而且那是一个男人的闷哼声。

“糟了,这房子该不会是闹鬼吧!”

不想还好,这一想她直接就慌了,粗重的呼吸声似有若无的继续着,她哪里还能坐得住,立马贴着墙边从柜子上顺手摸了一个花瓶,顺着声音慢慢的靠近了阳台。

阳台的门没有关,卧室里的灯光太暗,透过来的光线并不能看清楚阳台上的一切,可那个黑乎乎的人形的东西,却让周依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花瓶,掂着脚一步一步慢慢靠近阳台,屏住呼吸直接跳过去抬手就要把花瓶对着那个身影砸过去。

花瓶即将脱手而出的那一刻,借着月光和微弱的灯光,周依依看到阳台上躺着的人身穿铠甲似乎沾满了血迹,想要收住却已经来不及。

“啪”的一声,花瓶还是砸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即便是减了几分力道,可还是让那个原本已经受伤的人伤上加伤。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周依依慌乱的想要过去扶起地上的人,奈何不小心手碰到了地上花瓶的碎瓷片,雪白的手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周依依委屈的噘着嘴,顾不得手上传来的疼痛,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那个人从阳台扶到了卧室里放在了床上。

看着眼前这个打扮怪异的人,周依依一脸茫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敢贸然送医院,只好拿出药箱自己处理了。

“这什么盔甲啊,怎么这么硬!”周依依一边给这个人脱衣服一边抱怨到,白嫩的双手被扔在地上的盔甲咯得通红。

给那人脱掉衣服之后,看着他胸前胳膊还有腹部的伤口,周依依震惊,从小到大也没见过伤成这样的啊!

“这是拿水果刀弄的吧!”手里拿着消毒棉球半天不敢下手,“不对啊,这怎么看着像是武侠剧里那种剑伤呢!”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从小到大最大乐趣就是追剧的周依依,可是见多了这样的伤口,可那只是在电视剧里啊!

“算了!不管了!”周依依心一横,总归伤还是要治的!虽然没有什么经验,在学校也是所有同学都躲着自己,可好歹也是考出护理证来的人啊!

拿着温毛巾轻轻地将他身上的血迹都清理干净之后看清了伤口的状况,看着那三条比较吓人却并不是很深的伤口,周依依并没有觉得如何,只是胸口这个伤口,看上去可不浅啊!

将那三个上完药包扎好之后,她已经是筋疲力尽满头大汗了。可胸口的伤不处理显然是不行的,周依依拿着消毒水和棉球纱布,直接跪在了床上,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伤口,较上了劲。

然而,腿一软,身子直接趴了下去,刚好压在他胸前的伤口上,消毒水洒泼在了他的脸上。

“额!”不知是伤口被压传来的疼痛还是脸上被泼了消毒水的原因,那人逐渐恢复了些意识,竟然醒了过来。

“你醒了!太好了!”周依依用力一按他的胸口坐了起来,那人被压得再次闷哼一声。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周依依看着已经被自己压得再次流血的伤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直接拿棉球按住了。

“朕为何在此?你是何人?”那男人忍着疼,看着眼前这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和周围陌生又怪异的环境,一脸茫然。

“朕?什么朕?我是周依依!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阳台上?”

就在周依依满脸问号的问完这一连串问题的时候,这个自称朕的男人不知是太累还是失血过多已经再次沉睡。

周依依给他处理好伤口喂完消炎药之后,轻轻盖了被子,忙了一天又加上刚才的惊心动魄,疲惫不堪的周依依往旁边一趴也跟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新搬来的地方是一个小公寓,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这是爸爸妈妈买给周依依的成人礼,这还是装修好之后第一次过来住。

第二天一早,床上的男人眉头深锁,微微动了动身子,发现好像是被什么给压着了,睁开眼睛一看,身上趴着一个衣着暴露睡的正香的女人,口水都流到了他的胸口。

二十多年他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脑海里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显然并不是一场梦。看着她熟睡的脸伤口传来的痛此时似乎没那么明显了。

他伸手擦了擦她嘴角的口水,那女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挪了挪身子在他怀里蹭了蹭,吓得他赶紧闭上了眼睛装睡。

原本以为那女子会醒,没想到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男子看着她笑了。

“心真大啊~”男子不禁感叹周依依的粗神经,顺带着环视一圈这里的环境。

看了许久,大概明白了些什么,当时的异象将他带走之后,意识几乎陷入了混沌,再次有知觉就是摔在地上的痛感,昨晚的一切,这里的人和布局,显然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像极了梦里偶尔出现的那些奇怪的画面。

“莫非,真的有另一个时空?”

“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男子的脸上,也打断了男子的思路。

“放肆!”

周依依瞬间从梦中醒来,像弹簧一样坐在床上,惊魂未定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清醒过来的人,脑子里一片问号飘过去。

“你醒了!”周依依伸手覆在男子的额头,测了一下没有发烧,又检查了他的伤口,“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男子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近乎一丝不挂的女子,对自己进行的一系列的耍流氓行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怎么了?怕不是傻了吧~”周依依歪着头,想着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打扮怪异的人送到精神科去鉴定一下。

“你这般与朕同塌而眠,可是要以身相许吗?”男子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傻乎乎的女孩子,略带调戏的问了一句。

“啥?以身相许?”周依依瞪大了双眼,在被对方两句话惊掉下巴的时候,电话响了。

周依依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上清楚地写着‘三哥’

男人显然是被周依依手中这个奇怪的物件儿吸引了,会发光的东西,难道是夜明珠吗!

随后,周依依对着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拿着手机去了阳台。男子坐在床上,看着这个奇怪的房间,脑子里快速的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啊?”周依依打完电话回到房间,看到眼前这个人赤裸着上身坐在床上发呆。

“慕容澹。”男人略带笑意的看着周依依的胸口。

“你看什么啊!不许看!”周依依也发现男人的视线在哪里,随即双手捂住胸口拿了件外套披在了身上紧紧地裹住自己。

周依依恼羞成怒的看着这个自称慕容澹的人,睡衣遮的其实是很好的,只是对于慕容澹来说,这实在是……

“朕对你这样的身材不是很感兴趣,你可以放心。”慕容澹双手交叉往后一躺靠在床上看着此时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的周依依。

周依依用力的吞了口口水,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男人,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

“朕?你说的是古代皇帝的自称吗?”

“不错。”

“你是不是把脑子给摔傻了啊?你是演员嘛?该不会是……”

周依依一脸试探的看着床上这个陌生的男人,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说自己是皇帝,这谁能信啊!

拿出手机跑到厕所打了通电话,不一会儿的功夫,门就响了,周依依赶紧从厕所出来开了门。

“双你快来!有人说自己是皇帝!你快来帮我分析分析是不是个傻子!”

陈双一脸蒙圈,不由分说的被周依依给拉着进了卧室,两个女孩子就这样直直的站在床头,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

“你说你是皇帝?你有什么证据!”不愧是我双姐,问题总是能一针见血。

周依依看向陈双的目光中多了一丝钦佩,随即跟着点头附和,“对啊!”

“朕乃魏国皇帝慕容澹,不需要证据。”

慕容澹此时倒是云淡风轻,好像出现在另一个世界的不是自己而是对面站着的两个人,完全没有一丝丝的惊慌失措。

周依依和陈双对视一眼,这种阵仗谁见过啊,一句话把她们堵得哑口无言。

“依依,这个人看起来挺聪明的,不像是傻子啊,也不太像是精神病人,到底怎么回事啊?卫国,”陈双拉着周依依往后退了一部小声的凑到她耳边。

“我也不知道啊!难道他真的是穿越过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