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个月前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159  |  更新时间:2021-08-30 10:00:54 全文阅读

阳光正好,楚辞命人搬来一张软榻放在庭院里,拿着从街市上淘来的话本子,懒散的躺在软榻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翻看话本子。

    院子里有一座八角飞檐凉亭,南弦坐在凉亭里石桌边,拿着一块白布仔细擦拭手中长剑。

    芷秋拿来一个珐琅彩花瓶,往里倒了一些清水,把楚辞折下的那枝桃花插了进去,摆在石桌上。

    太阳晒得太舒服,楚辞没看多久就觉得困倦,话本子往脸上一盖,睡熟了过去。

    这才刚出正月,就这么睡下去很容易生病,芷秋担心楚辞会着凉,去内室拿了一床毯子,轻轻替楚辞盖上,顺便收走了话本子。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名灰衣小厮匆匆跑过来,还没进门就扯开大嗓门:“郡主!郡主!宫里来人了!”

    “吵什么?没看见郡主正睡着么?”芷秋一眼瞪过去,有些不满。

     楚辞一向浅眠,这么一吵,顿时就被吵醒了,打了个哈欠坐起来,看见灰衣小厮,觉得有些眼熟,却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是哪个院里的小厮?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灰衣小厮挠了挠后脑勺,颇感诧异,“郡主,我是二公子的侍读书童阿洛,您不记得我了?”

     楚辞有些尴尬,手指抵在唇边咳嗽了两声,“当年我离开安亲王府时,你才十岁,刚进府,一眨眼八年都过去了,哪里还认得出?阿言呢?”

    “王爷说要考察二公子武功,把二公子叫去演武场了。”

    楚辞点点头,“你刚才说,宫里来人了?是哪位?”。

   “是德全公公,请您入宫一趟。”

     陛下这是要见她?

    楚辞想起之前自家老爹的来信,陛下似乎有想要为她指婚的意向,虽然还不清楚昭宁帝心中的人选,但是楚辞仍然不爽起来。

    想见她?

     行,等过几天她心情好了再说!

  “德全公公,那可是陛下眼前的红人啊!”楚辞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阿洛,你去告诉德全公公,就说我在回长安的路上,遭遇了刺杀,受了惊吓,不慎染上了风寒,虽然并无大碍,却也需静养数日,为了避免将病气过给陛下,以至于触犯大不敬,还请陛下恕我暂时不能入宫。”

   “是。”

阿洛领命而去。

    芷秋有些目瞪口呆。

她从小就知道自家郡主胆子大,却没想到竟然如此胆大,面对皇帝陛下召见,也敢睁着眼说瞎话拒绝!

    “阿弦,三个月前,北凉与南越那一战,究竟是怎么回事?”楚辞没了睡意,干脆坐起来。

    三个月前, 她还在药王谷,也听说了南越来犯的消息。楚辞十分清楚自家哥哥打仗的本事,并不担心楚墨会战败,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只是楚辞谨慎为了以防万一,把南弦和烽火都派去了楚墨身边,没想到恰好救了楚墨一命。

  “慎之自两年前镇守南城,麾下有他亲自招募的两万军士和世叔拨给他的三千墨骁骑。”南弦插剑入鞘,“原本北凉南越相安无事,但是就在三个月前,南越二皇子南宫悫忽然摔领十万大军进犯。”

   “幸亏来的不是大皇子瑞亲王南宫雁,否则就凭我哥哥手底下那两万三千人,绝不可能守住南城整整十天。 ”

     这可不是楚辞贬低自家哥哥,北凉将门年轻一辈中,无人能出楚墨其右。南宫雁也不是省油的灯,号称南越战神,两人从未交过手,哪个更胜一筹自然也无从判断。

    但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如果楚墨以两万三千人,对上南宫雁带领的十万大军,虽不至于一败涂地,但也绝不可能守住南城十天,拖到援军赶来。

   “伤亡多少?”

    “慎之手下两万三千人,伤亡一万七千余,其中墨骁骑折损近千。”

    楚辞眉头瞬间皱起!

两万三千人,伤亡一万七千余?

     墨骁骑是北凉最为精锐的骑兵,没有之一,竟然也折损了三分之一?

这绝对算得上损失惨重!

    “诶?不对啊!”楚辞猛然坐起来,眯了眯眼睛,“南城往后一百里就是兖州,敌军来犯,兖州都护府明威将军韩诚,他那十万儿郎摆在兖州看戏的么?!”

“慎之第一时间派人往兖州都护府通报,请求支援。”墨色的眸子里泛着森冷的寒光,南弦继续说下去,“可是兖州都护府以防备敌人绕过南城,突袭兖州为由,拒绝出兵支援,并且下令要慎之死守。”

    楚辞一只手撑着下巴,坐在软榻上,两条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没有半分形象可言,“兖州是兖州郡的州府,也是连接兖州郡内其余四州的枢纽,绝对不能有失!之前有过敌军绕开南城,突袭后方兖州的前例。韩诚身为守将拒绝出兵这个理由让人挑不出错……但他也是真的该死!”

   说到最后一句,楚辞心底已是泛起了杀意!

    韩诚身为守将,打仗的本事虽然不及楚墨,但是他应该明白,按照当时的形势,最为稳妥的法子,便是让楚墨后撤到兖州,汇合兵力,暂时接过守城指挥之权,这样一来,或许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伤亡。

    可惜,韩诚偏偏下令让楚墨死守。

    两万三千人正面对上数倍于己的敌军,无异于以卵击石,结果只有两个:要么楚墨战死,给安亲王府带来沉重的打击;要么楚墨投降,身败名裂,安亲王府也将受人诟病。

    不能正面硬抗,楚墨也不能后撤,否则便会留下不遵守军令的把柄被韩诚拿捏在手里,他只能死守南城,伺机而行。

也幸亏兖州都护府下达的军令是死守南城,没有逼着楚墨出城迎战,否则她哥哥一旦战死,以她老爹那护犊子的暴脾气,再加上失子之痛,她老爹绝对会屠了整个兖州都护府给她哥哥陪葬!

   “一个从三品都护,也敢算计我们安亲王府?”楚辞冷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韩诚那一道军令虽然是下给楚墨的,但事实上却是冲着整个安亲王府来的!

  “芷秋,去请顺喜叔过来一趟。”

    不一会儿,听风阁外传来脚步声,顺喜匆匆走进听风阁,“郡主,您叫老奴过来,可是有事情吩咐?”

  “我多年不在帝京,对帝京里诸多事情知之不详,所以有些事情想要询问顺喜叔。”

   “郡主请问,老奴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韩诚此人,顺喜叔知道多少?”

“您是问兖州都护府明威将军韩诚?”顺喜想了想,“他是嘉耀十二年的武状元,考中武状元之后,由左相推荐,去了兖州,嘉耀十四年娶了左相夫人的族妹慕容氏,嘉耀十九年升任从三品都护,加武散官明威将军。”

    “也就是说,韩诚是左相的人?”楚辞了然。

    “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么些年来,并未见韩都护与左相府有密切往来,郡主为何会突然问起他?”

    “顺喜叔,没发现不代表没有。”楚辞抬头看着顺喜,眼神幽幽,“你该知道,三个月前南越那一战,先不说哥哥,只说那些阵亡的将士们,原本说不定可以少一些永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

     顺喜默然不语。

     烽火日飞千里,那一战,幸亏南弦让烽火以最快的速度先一步把消息传了出来,否则等前线战报慢悠悠的传到帝京,只怕他们就要给楚墨收尸了!

而那一幕,顺喜根本不敢想象!

     与南越一战,前后加起来阵亡了四万多将士,郡主说的倒也没错,原本确实可以减少一些伤亡,至少墨骁骑不会死伤如此惨重,前提是韩诚让大公子来掌兵。

   “从嘉耀十二年到嘉耀十九年,短短七年,便坐上了从三品都护的位置,看不出来,他倒是很能爬。但是再怎么能爬,敢来算计我哥哥,乃至整个安亲王府,若说他背后无人,我可不相信!将士们为国效死,我不希望他们无辜丧命。上位者玩弄权谋,凭什么要用将士们的性命来作为代价?!况且楚墨是我亲哥哥,如果真有人想害他,我不介意大开杀戒。”楚辞伸手接住一朵从树梢上掉落下来的桃花,缓缓握住,手指微微用力,那朵桃花便化作了粉末,顺着楚辞指缝间漏下,“此次与南越一战也很蹊跷。”

    “蹊跷?”顺喜不解。

“顺喜叔,南宫悫领着十万大军打过来之后,你可听说南越有增派兵力?”

    “此前斥候营统领传来消息,南越军队调动颇为频繁,似有增兵的意向,但是援兵却迟迟不见踪迹……您的意思是,南越除了想要侵占我北凉兖州郡,还有其他目的?”

   “不不不,侵占兖州郡根本就是一个幌子。”楚辞极为笃定,“如果不增派兵力,就算南宫悫带着这十万大军占领了兖州郡,只要北凉援军赶到,他南宫悫也不可能守住,如果没有其他目的,傻子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多注意南越那边,免得他们又搞什么幺蛾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