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苏府(2)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21-08-09 10:09:27 全文阅读

“郡主,现在怎么办?”

   “苏老头搞什么?我来看他,他居然还不乐意了!算了,你和阿弦先回去。”

    楚辞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拎起裙子一溜烟儿跑远了。

     芷秋喊了几声,见楚辞跑没影了,无奈之下,只好和兼任车夫的南弦一起回安亲王府。

    楚辞跑到一条小巷子里面,这条小巷子紧紧靠着苏府,如果她没记错,翻过眼前这堵墙就是太师府后花园。

    她幼时性子顽劣,虽然时不时病上一场,但是打架爬墙的事情也没少干,原本这里有两棵梨树,正好方便她当年爬墙,现在却没有了,八成是被苏老头下令砍了。

    不过,苏老头若是认为这样就能难倒她,未免也太小看她楚辞了!

    楚辞退开一步,将装着白毫银针的木匣子塞进袖子里,玉骨折扇笙歌往怀里一揣,撸起袖子就开始爬墙。

     只不过,楚辞刚翻过墙头,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苏老太师逮了个正着。

    楚辞顿时风中凌乱,谁能告诉她,这个老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和苏老太师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太师府后花园一处凉亭附近,苏老太师正和一名老者坐在凉亭里对弈。

  “楚辞!你又翻墙!”

   安静了片刻之后,一声怒喝猛然响起,吓得楚辞脚下一滑,直接从墙头上摔了下来。

     幸好花园里泥土多,楚辞没有受伤,倒是屁股摔得生疼。

    眼瞅着苏老太师丢下黑色棋子,怒气冲冲朝这边过来,楚辞赶紧爬起来,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顾不得拍掉身上的泥土,朝着后院的方向拔腿就跑。

    苏老太师一见到楚辞往苏府后院跑,哪能不知道这小丫头打什么主意?

     这小丫头,怕不是要去搬救兵!

但是苏老太师毕竟年纪大了,腿脚比不上年轻人灵便,追了几步就开始喘气,不得不停下来,一手扶着老腰,一手扶着栏杆。

     楚辞回头瞅了一眼,“外公,您老人家还是别追了,这万一磕着碰着,那我罪过可就大发了!”

    “还敢跑?胆儿肥了是不是?”

     苏老太师追不上,恼怒之下,在老友惊诧的目光中,居然弯腰脱了一只鞋,朝着楚辞砸了过去!

     楚辞自然不会乖乖挨砸,偏了偏头,那只鞋子从楚辞身边飞了过去,“啪嗒”一声砸在地上。

     不远处月亮拱门外,七八个婆子拥着一位六十多岁,锦衣华服的老妇人慢慢走进来。

     老妇人忽然停下来,看着那只砸在她面前的鞋子,脸色十分怪异,而她身边一群婆子皆是忍不住捂着嘴偷笑,显然是认出了这只鞋子的主人。

     苏老太师这会子也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只觉得老脸一阵发烫。

如果只有自己一家人倒还好办,随便家人怎么取笑都行,偏偏今儿这里还有个老东西在!

     苏老太师完全可以想象的到,今后这老货指不定怎么嘲笑自己,真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楚辞一见到苏老夫人,就急忙跑了过去,“外婆!救命啊!”

     苏老夫人天生一双浅紫色眼眸,虽然因为年迈而略显浑浊,却依然明亮,楚辞那双璀璨似星辰的眸子,正是遗传自苏老夫人。

   “你这都干了些什么啊?弄了一身泥,跟个泥猴子似的!”苏老夫人看着楚辞狼狈的模样,愣了一愣。

    “这可全都得怪外公!是他不让人放我进来,我就只好翻墙了!”被苏老太师追着跑了一段路,楚辞原本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  

   “一走就是八年!也不回来看看!你还记得我这个外公?”苏老太师瞪了楚辞一眼,“再说了,你一个姑娘家,翻墙成何体统?!”

   楚辞躲到苏老夫人身后,探出脑袋,装出一副委屈巴巴模样,“咋就不记得了?这不昨儿才刚回来,今儿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嘛!知道您老人家喜欢喝茶,还把我阿爹那盒白毫银针给您带来了,谁承想外公您老人家倒好,居然交代了人,把我给堵门口了,还放话说要打断我的腿!”

     苏老太师一噎。

     苏老夫人却顿时不乐意了,“你给这老货带了礼物,就没给我带?”

     苏老太师脸色瞬间黑了,什么叫老货?!这娘们,小辈面前,咋说话呢?

   “哪能啊!”楚辞反应极快,轻轻给苏老夫人捶肩,“外婆,阿辞怎么会忘了您呢?我不就是最好的礼物,您最贴心的小棉袄么?您说是不是?”

   “你呀!”苏老夫人忍不住笑出声,伸出手指戳戳楚辞脑门,“就会油嘴滑舌。”

楚辞从袖子里取出一个木匣子,“无妄大师的手抄佛经《般若经》,外婆瞧着可喜欢?”

  “无妄大师?”苏老夫人的眼神一瞬间亮了,“莫非是两百多年前,菩提寺的那位无妄大师?”

     两百多年前,菩提寺方丈无妄大师,乃是一位真正的得道高僧,信众多达十数万,他的手抄佛经,如今只剩下少数几本流传于世,十分珍贵。

  “除了那一位,还能是谁?您老人家信佛,若是寻常的东西,我也不好意思送出手啊!您若是不喜,丢了便是。”

    楚辞作势要把木匣子丢到一旁丫鬟怀里,苏老夫人赶紧接过来,“你小心点!”

   “奴婢倒是觉得啊,郡主还真是夫人您的贴心小棉袄,以前郡主没回来的时候,您隔三差五就要念叨念叨,眼下郡主平安回来了,瞧瞧您脸上气色都好多了。”一旁的老嬷嬷也笑了,她是苏老夫人当年的陪嫁丫鬟,伺候了苏老夫人几十年,如今年纪大了,苏老夫人就留她在府里养老,主仆之间并没有太大约束。

   “你就会顺着她。”

“夫人难道就不顺着郡主么?不然郡主也不会每次一惹老爷生气,就往夫人这里躲了。”老嬷嬷笑着反驳。

   “云舒还是个孩子嘛!难免爱闹腾了些,这也没啥,可比我家那个臭小子乖巧多了。”之前陪着苏老太师下棋的那名老者此刻也走了过来。

   “乖巧?”苏老太师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谁家姑娘像她一样打架翻墙?”

    楚辞没理会老头子,从苏老夫人身后走出来,向着老者恭恭敬敬行礼,“舅爷爷。”

   “乖。”老者笑眯眯的说道,“我们阿辞,也出落成大姑娘了,日后怕是不知道多少家小郎君的魂要被我们阿辞勾走喽!”

     北凉国姓为萧,这位老者是昭宁帝的亲皇叔容老王爷,亦是楚辞祖母的亲兄弟。

     容老王爷与先帝一母同胞,再加上当年支持先帝登上皇位有功,所以先帝登基之后,其余兄弟或被诛杀,或被流放,唯独留他在长安做了个逍遥闲散王爷。

   “让王爷见笑了。”苏老夫人回头吩咐老嬷嬷,“你带这只泥猴子下去换身衣服。”

   “是。”老嬷嬷笑着应声,“郡主,请随老奴过来。”

   “既然阿辞回来了,你这老东西恐怕也没什么心思继续下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容老王爷笑了笑,随即告辞。

     楚辞幼时每年都会不定期来太师府小住一段时日,苏老夫人为此专门给她布置了一个小院,哪怕她八年不曾回来,小院依旧维持着原样,每天都有人打扫。

“每年夫人都会让锦绣阁定制几套新衣送去姑苏,不过今年夫人听说郡主要回来,就给留下了,也好方便郡主日后来太师府小住时换洗。”

  “这是……几套?”楚辞打开衣橱,看着衣橱里叠放整齐的衣服,不禁微微一呆,这何止是几套衣服?整个衣橱都快塞不下了!

   “郡主不喜欢吗?”老嬷嬷见楚辞迟迟不动,有些疑惑。

   “怎么会?只是这会不会有点太多了?”楚辞看着那满满一橱子的衣服,有些纠结:这么多衣服,还全部都是她喜欢的颜色和料子,无论哪一件看上去都很顺眼,她要怎么挑?

    最后楚辞索性就不挑了,闭上眼睛随手拿了一件月白色长裙。

     老嬷嬷在一旁笑道,“这条裙子,是锦绣阁昨儿下午送过来的,料子用的是姑苏的金丝软烟罗,夫人提前了一个月预定,才只抢到了两匹,给您和少夫人各做了一条裙子,您穿起来一定好看!”

     世家贵女命妇们,自幼得享荣华,所用之物最是不喜与他人相同,锦绣阁不仅绣娘技艺高超,而且为权贵们裁衣制鞋时款式独一无二,因此很快得到了世家贵女命妇甚至是皇族宗亲的青睐。

楚辞换好裙子,来到海棠亭外,此亭四处连廊,周围遍植海棠,故得名海棠亭。

     苏老夫人坐在海棠亭下,煮着楚辞最爱喝的杏仁茶,楚辞拎着裙子小跑过去,挨着苏老夫人跪坐下来,端起一盏杏仁茶,闭上眼睛闻了闻香气,一脸的满足,“好久没喝到外婆亲手煮的杏仁茶了,真是怀念啊!”

     苏老太师伸手过来,也想端一盏杏仁茶,但是手指才刚刚触碰到茶盏碗沿,就被苏老夫人一手拍开了:“这是我专门给阿辞煮的,没你的份!想喝自己煮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