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苏府(3)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248  |  更新时间:2021-12-23 13:12:38 全文阅读

苏夫人跪坐在楚辞对面,见到苏老太师吃瘪,忍不住笑了,将一碟海棠酥轻轻推到楚辞面前,“阿辞,今儿留下来用午膳如何?”

     苏夫人一心想要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儿,怎奈一连生了四个,都是调皮捣蛋的臭小子,害得她每次见到别人家的闺女,都只能眼巴巴干瞅着羡慕。

     得知自己小姑子生了个女儿之后,苏夫人可高兴坏了,简直是把楚辞当成亲生女儿来宠,吓得安亲王曾一度死死防着她,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宝贝女儿就被她拐走了。

     楚辞点点头,喝了一口茶,回头对着老嬷嬷说,“桂嬷嬷,我今日留下来用午膳,烦请您派人去安亲王府说一声,让阿言他们不用等我。”

   “好嘞,老奴这就去安排。”桂嬷嬷笑着应声离开。

    “来人,去把酒窖里我那坛留仙醉拿过来!阿辞今儿可得陪我喝几杯!”毕竟是亲外孙女,楚辞来看他,苏老太师虽然依旧板着一张脸,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不料楚辞却摇了摇头,“此次离开药王谷之前,师父再三嘱咐我绝对不能喝酒。我如今这副身子骨,师父花了极大的力气,才给我调养好了,可无福消受您那些好酒。”

  “老头子,以后你不许在阿辞面前提喝酒的事情,更加不许喝酒,你听见没有?!”

     苏老夫人一听这话,顿时紧张起来,生怕这老货一不小心喝高了犯浑,非拉着阿辞陪他喝!

    苏老太师干瞪着楚辞,他算是明白了,楚辞一回来,他在自己夫人心中的地位就直线下降。

     苏夫人起身去厨房,准备亲自下厨。

   “丫头,其实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

    苏老太师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楚辞喝完一盏杏仁茶,“如今陛下膝下已有皇子成年,势必会有一场夺嫡之争,我和你父亲当年之所以答应让神医带你离开,除了希望神医帮你好好调养身体,也是希望你能远离长安,不必卷入皇权纷争,择一良人,平安无忧度此一生。”

  “外公,且不说我阿爹和姑姑,满朝文武之中,将近三分之一是您的门生,”楚辞也叹了一口气,“您真觉得,我能置身事外么?”

    苏老太师沉默不语。

  “树欲静而风不止,我能躲一时,却躲不了一世,那些个皇子,想要坐上那个位置,必然会试图拉拢安亲王府,甚至是太师府,迟早要打我的主意,与其到最后可能会受制于人,倒不如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楚辞放下茶盏,难得收起了嬉笑的心思,眼角眉梢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冷冽。

     她很清楚,身为安亲王唯一的女儿,苏老太师的外孙女,以及皇后娘娘的侄女,她背后的权势摆在这里,即将到来、亦或是早已开始的这一场夺嫡之争,她躲不掉,也避不开。

     虽然她并不想卷入皇权纷争。

    但是既然躲不掉,那又何须再躲?

     只不过,如若是有谁认为她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那可得仔细扎破了手!

    “罢了,反正也说不过你这小丫头。”苏老太师摇摇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听说你昨天回来时遭到了刺杀?什么人干的?”

   “我没事。陛下派了一队暗隐,但是就在暗隐动手之前,青衣楼已成废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被幕后指使之人灭口了。”楚辞暗暗撇嘴,她的这位外公,还是一如既往地嘴硬心软,听这语气,分明就是怕她受伤了,还死不承认。

    “这些都是你阿爹告诉你的?”

    长安各府世家,多少都有些耳目,苏老太师作为三朝元老,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阿辞在长安城外被人截杀的消息,也派人去打探了,却只得到青衣楼被皇族暗隐连根拔除的消息,其他各府世家想来应该也差不多,楚辞一个小姑娘,能知道这些,八成是安亲王楚渊那小子告诉她的。

     没想到楚辞摇了摇头,“阿爹手底下的人,自然也能查到,但这回我没让阿爹插手。外公,您不会以为,我在外面这八年,就只是乖乖待在了药王谷吧?”

   “那你知不知道,究竟是谁想要你性命?”苏老太师眼角微微一抽,说的也是,阿辞这小丫头从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指望她天天待在药王谷好好调养身体,无异于天方夜谭。

  “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有能力操纵江湖势力,而且不露一丝痕迹的,长安城里,总共也没几个。”楚辞从白瓷盘子里捏起一块海棠酥,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苏老太师不由得重新打量了楚辞几分,没想到这小丫头看上去不太靠谱,分析问题起来倒也有些道理。

“而且,昨日那场刺杀,幕后之人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我的性命,而是挑衅。”

   “挑衅?”

   “没错。”楚辞点点头,“如果想要杀我,从姑苏到长安,这一路上有很多机会,不必非要等我回到长安,因为越是靠近长安,刺杀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既然不是想要杀我,那便只可能是挑衅了。几百条人命只为一场挑衅,幕后之人还真是看得起我!”

    说到最后一句时,楚辞虽然依旧笑着,但是笑意不达眼底,浅紫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厌恶。

    楚辞自认不是一个慈悲的人,青衣楼的杀手要刺杀她,所以那些人死了也就死了,她根本懒得理会,但是她极为厌恶幕后之人这种只为一场挑衅,便可牺牲几百条人命的做法!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苏恪下朝回来时,已是正午,远远就听见了海棠亭里传来的欢声笑语。

   “舅舅!”楚辞嘴里正咬着鸡腿,喊的有些含糊不清。

  “哎!舅舅的小宝贝回来了?怎的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那么舅舅惊不惊喜?”

   “嗯,确实很惊喜!所以阿辞今儿怎么也得陪

舅舅喝几杯小酒。”苏恪对于已故妹妹留下来的两个孩子自然也是极为疼爱的,如今咋一见到楚辞,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料,他这话才一出口,就收到了娘亲和媳妇齐齐丢给他的白眼,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苏夫人有些不满,“阿辞不能喝酒,你让她喝酒,莫不是想去睡书房了?”

    楚辞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音,不过她正在吃鸡腿,这一笑就噎着了,苏老夫人赶忙给她拍背顺气。

苏恪脸色微微一黑,毕竟还有小辈在,媳妇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楚辞好不容易缓过了气,笑得肚子疼,不得不扶住桌子,以免笑着笑着滚到递上去。

    见舅舅脸色越来越黑,楚辞很识趣地转移了话题,“舅娘,表哥们呢?怎么没看见他们?”

   “老二在外游历。老大今天当值,老三和老四都去了学堂,得到晚上才能回来。”

     苏老夫人和苏夫人一个劲儿往楚辞碗里夹菜,楚辞碗里都堆成了一座小山,完全看不到一粒白米饭。

   “外婆,舅娘,你们这是想撑死我?回头哥哥又该笑话我长胖了!”

  “瞧瞧你这小身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应该多吃点补补,可别听你哥哥瞎说!他要是敢说你胖,你就告诉外婆,外婆来收拾他!”

    说着,苏老夫人又往楚辞碗里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可别,好歹也是我亲哥,您把他收拾了,回头心疼的还不是我?”

    苏老太师有些哀怨,因为苏老夫人夹给楚辞的糖醋排骨,全是有肉的,偶尔给他夹几块,结果全是骨头!

    用过午膳,楚辞陪着苏老夫人在花园里转了几圈消食,又陪着苏老太师下了几盘围棋。

     只是苏老太师虽然是一代鸿儒,这棋艺却不怎么样,即便楚辞有心放水,苏老太师依旧是输多赢少,气得楚辞真想骂他臭棋篓子!

     楚辞忽然想起来,似乎容老王爷也是棋艺不精,顿时恍然,怪不得这两个老家伙下棋能下到一起去,原来是两个臭棋篓子,半斤对八两?

     奈何苏老太师却没有半分身为臭棋篓子的自觉,快到酉时才放下了棋子,放楚辞回去。

     离开太师府时,苏老夫人要派马车送她,楚辞拒绝了,顺着街道慢慢走回去,反正从太师府到安亲王府,也就只有两条街距离。

回到安亲王府,楚辞原本要回听风阁,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转头就去了芷兰居。

  “郡主?”

   见到楚辞,芝兰居的小厮们都很惊讶,这小姑奶奶不是还生着大公子的气么?怎么这会子又跑过来了?

    “我哥人呢?”

    “大公子在书房,郡主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通禀。”

   “不用了,我自己去。”

    说着,楚辞轻车熟路的来到楚墨书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楚墨正跪坐在花梨木书案前看着什么,手里我着一管,时不时写点批注,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一看,“阿辞?”

     楚辞走到楚墨面前,隔着一张书案,面无表情,“把手伸过来。”

     楚墨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放下了狼毫笔,伸出右手。

     生气归生气,可说到底毕竟是她亲哥哥,楚辞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