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喝药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342  |  更新时间:2021-06-09 21:50:59 全文阅读

抓住楚墨的手,楚辞伸出手指搭上他的手腕进行诊脉,片刻之后才放开,“恢复的也差不多了,我开个调养的方子,先喝一个月。”

   “……既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不用喝了吧?”

    楚墨面色一苦,自家妹妹拜神医为师,医术自然不会差,但是他最讨厌苦的东西了!

    之前受伤,那是不得不喝,眼瞅着马上就可以不用天天喝药了,结果阿辞一句话,他就得至少多喝一个月的药!

    “不用喝了?你怕不是嫌命长了?!”楚辞撇了他一眼,冷笑,“你从军五年,受伤多次,边塞条件艰苦,不利休养,会不会留下隐患,你自己难道不清楚?眼下我回来了,你要是还落下了病根儿,岂不是砸了我药王谷的招牌?!”

   “没、没那么严重吧?”楚墨小声嘀咕了一句。

     楚辞懒得理他,拿起楚墨方才拿着的狼毫笔,取过一张宣纸,吩咐站在一旁的副将莫柏,“莫柏,研墨。”

     莫柏赶紧拿起松烟墨块,帮忙研墨。

    很快,楚辞写好了药方,待墨迹干透,便收入袖中,“每日早晚各一次,我会让芷秋把药熬好之后再送过来。”

   “郡主,属下来即可,不必麻烦芷秋姑娘。”

    “你来?”楚辞笑了笑,“我这药的熬法可是很讲究的,先用温水将所有药材完全浸泡一个时辰,然后用武火熬煮半个时辰,时辰一到,换成文火,再熬半个时辰,文火熬煮的时候需要注意……”

    莫柏听得头都大了,赶紧打断,“那就麻烦芷秋姑娘了!”

  “不麻烦,反正芷秋也比较清闲,正好给她找些事情来做。”

  “阿辞……”

  楚墨还想再挣扎一下,楚辞不理他,转身出门,声音轻飘飘的传来:“莫柏,盯着他喝药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若是不好好盯着……我那里还有一些从药王谷里带出来的东西,莫柏想不想试一试?”

    想到当年跟随自家公子偷偷去看望郡主,结果被郡主逮住了试药的经历,莫柏忍不住身躯颤抖了一下!

     他才不要尝试!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楚墨就起床了,换好衣服准备先偷偷溜去北山大营。

    他最讨厌苦的东西了,先躲开今天的药再说,阿辞应该不至于为了一碗药追到北山大营吧?

    但是,他刚打开房间大门,就看见了一个他此时绝对不想看见的人!

  “大公子,早上好啊!”莫柏堵在门口,笑得一脸灿烂。

   “莫柏,你一大早跑过来干什么?”

  “属下来盯着少将军您喝药啊!”

     楚墨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无视他,抬脚就往门外走去,但是没想到莫柏直接扑了过来,抱着他的大腿干嚎!

  “你干什么?!”楚墨低头,看着抱住他大腿死活不肯撒手的莫柏,脸色黑如锅底,咬牙切齿,“撒手!”

     莫柏嚎的简直撕心裂肺:“我不!我就不!您要是不乖乖把药喝了,我就不撒手!少将军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您就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乖乖的把药喝了吧!”

“上有老下有小?”楚墨嗤笑,“你家不就只有你老爹老娘,和一个待字闺中的妹妹么?”

   “以后总会有的嘛!”莫柏见楚墨依然不为所动,干脆使出了杀手锏:“少将军,郡主应该还在生您的气吧?属下拦着您,也是为您着想啊! 您今儿若是跑了,郡主一定会更生气,光是生气这倒也没什么,但是俗话说怒易伤身,郡主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再被气出了病?”

     楚墨:“……”

     莫柏这家伙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只得认命般的叹了口气,楚墨无奈道:“还不滚起来?!”

     莫柏赶紧爬起来,嘿嘿一笑,仿佛刚才那个抱着楚墨大腿在地上耍赖的根本不是他!

    “你今儿怎么一大早就跑过来了?”楚墨没好气道。

  “昨天属下出府回家的时候,郡主说您今天一定会试图躲到北山大营里去,让顺喜管家通知属下过来堵人。”

     楚墨和楚辞兄妹俩皆是最讨厌苦的东西,但是无论多苦的药,楚辞都毫不犹豫一口气喝下去,眼睛眉毛都不眨一下。

     而楚墨则是能不喝就不喝。

     楚辞自然清楚自家老哥有多讨厌喝药,所以让莫柏一大早上就过来堵人,结果一堵一个准!

   “大公子……”

     听到芷秋的声音,楚墨下意识的就想关门。

     奈何莫柏早有防备,一脚踏在门槛上,害得楚墨关也不是,不关也不是,十分尴尬。

   “真的要喝吗?”看着芷秋手中那碗黑糊糊的药汁,楚墨一张俊脸皱的像苦瓜。 

    “必须要喝。”芷秋点点头,一脸同情的看着楚墨,“而且郡主猜到您今天一定不会乖乖把药喝了,所以郡主已经吩咐下去了,接下来七天,您喝药的时候,全府上下都不许给您提供蜜饯。”

     楚墨脸色顿时一垮。

    谁都知道,在整个安亲王府里,最不能惹的便是楚辞,府中众多仆从也无人敢违逆她的命令,所以……接下来七天,还真不会有人给他提供蜜饯。

    “大公子,请吧。”芷秋把托盘往楚墨面前一递。

    深深吸了一口气,楚墨端起药碗,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几口将药汁喝了个干净。

  “这就对了嘛!郡主也是为了您好,晚上记得早点回来喝药。”芷秋收走药碗,哼着小曲离开芝兰居。

     接下来两天,青衣楼因企图刺杀长乐郡主,被皇室暗隐连根拔除的消息,短短数日,就已经传遍了朝野,消息一经传出,朝野震动。

     更令朝臣们震惊的是,为了长乐郡主,昭宁帝居然派出了从不轻易出手的暗隐!

    看来即便长乐郡主离开了八年,皇帝陛下对长乐郡主的宠爱还是一如往昔!

     思及此处,朝臣们纷纷往安亲王府上递去拜帖问安。

    一时之间,长安各府世家勋贵的拜帖如雪花般朝着安亲王府飞来。

    永平公主萧锦宁听说楚辞回到长安当天遇刺之后,当即带着贴身宫女直奔安亲王府。

   “阿辞,你怎么样?”萧锦宁拉着楚辞的手,上下打量:“我听说你遇刺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放心,我好着呢!”楚辞在萧锦宁面前转了两圈:“不信你看。”

    楚辞一家身为外戚,逢年过节就要入宫赴宴,入宫的次数多了,楚辞也就认识了从出生起就养在惠妃娘娘膝下的永平公主。

    但是两人真正熟悉起来,还是在楚辞去国子监上学之后。

    国子监先生上课很无趣,某天萧锦宁听的昏昏欲睡,先生把她叫起来抽查功课,背不出来就要挨戒尺,萧锦宁一看那戒尺又厚又长,顿时吓得没了瞌睡,连带着前两日刚背过的文章也忘了个干干净净。

楚辞坐在萧锦宁后面,眼看着上头先生脸色越来越黑,看在平日关系还算可以的份上,小声念出了先生抽查的那一段文章,让萧锦宁免挨一顿戒尺,从此萧锦宁就把楚辞当成了朋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萧锦宁松了口气,放开楚辞,“查出来是什么人干的吗?”

    楚辞摇摇头,“目前还不清楚,幕后之人太谨慎了。不过只要那个人还会继续出手,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可是,这一次你能躲过,那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

    楚辞笑了笑道:“放心吧!有青衣楼这个例子在,江湖上那些杀手门派,只要不傻,就不会再轻易来刺杀我。”

    见楚辞一脸的不在乎,萧锦宁皱起了眉,“可是……”

   “好了锦宁,没那么多可是。”

   “你心里有数就好。太奶奶半个月前染了风寒,养了半个月才好,我明天要去菩提寺为太奶奶祈福一个月,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你这啰嗦程度,都快赶上婳儿了!”

    萧锦宁翻了个白眼,“嫌我啰嗦?还不是你不让人省心?行了,不跟你废话了,我走了。”

回到安亲王府这几天,楚辞几乎整天待在听风阁里,搬一张华美软榻,不是躺着晒太阳,便是窝在软榻上翻看话本子,同时推掉了所有拜帖,让不少想要一睹长乐郡主芳容的人大失所望。

    “喵呜~喵呜~”

    这日楚辞照旧搬了一张软榻,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午睡,结果被一阵细嫩却中气十足、由远及近的猫咪叫声吵醒了。

     楚辞向来浅眠,打了个哈欠起身,心中却是奇怪,家里什么时候养猫了?

     楚墨缓缓步入听风阁,怀里抱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咪,估计出生还不到两个月。

     楚辞的眼睛瞬间亮了!

    好可爱的小猫咪!

    直到楚墨走近,楚辞这才发现,这只小喵咪双瞳异色,左瞳琥珀色,右瞳宝石蓝,在阳光下泛着瑰丽的色泽。

   “喜欢?”楚墨将怀里的小猫咪递给楚辞。

    楚辞点点头,抱着小猫咪满心欢喜,就连还在生楚墨的气这件事情都忘记了,“这是雪狮子猫中的极品,鸳鸯眼狮猫,哥哥,你从哪里弄来的?”

  “捡到的,早上去北山大营的时候,这小家伙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了,被我接住了。我寻思着,兴许你会喜欢,平时给你解解闷也是极好的,就带它回来了。”

“芷秋,你让青婶给这小家伙炖点鱼汤,嗯……顺便也给我煮一些酒酿甜汤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