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闹事(3)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273  |  更新时间:2021-12-30 11:33:59 全文阅读

柳国公夫人嘴里塞着一团白布,说不出话,只能狠狠瞪着柳国公。

   “既然柳国公都这么说了,本郡主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顺喜叔。”

顺喜瞬间会意,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约莫巴掌大小的漆黑算盘,算盘珠子打的噼里啪啦响,“柳国公夫人公然上门闹事,损毁我们安亲王府名誉,砍坏我们安亲王府的大门,再加上虎卫的医药费、误工费,还有我们郡主和楚二公子的精神损失费,一共是四万两白银。”

“什么?!”

    听到这个数字,哪怕他早就做好被楚辞和楚言狠狠敲一笔的心理准备,也不由得被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

    四万两白银,抵得上柳国公府十年的积蓄了!再加上前不久柳耀然答应的两万两赔款,也就是说,柳国公府一共要赔六万两白银!

  “柳国公有异议?难不成柳国公府竟然如此困顿,连区区四万两白银都拿不出来?”

    柳国公心中忍不住想要咆哮,区区四万两?你以为谁家都像你们安亲王府一样财大气粗吗?!

     然而脸上却只能勉强挤出笑容:“怎么会?四万两白银……我们柳国公府岂会拿不出来?”

    楚辞轻轻揭开茶盖,不紧不慢说道:“既然柳国公没有异议,那么,写欠条吧,阿洛,你还不把笔墨纸砚拿来?”

    阿洛迅速拿来笔墨纸砚,柳国公纵然万般不情愿,但此时也不得不拿起狼毫笔,盖下自己的私印。

  “还请柳国公尽快送过来,不然这欠条呈到陛下面前,陛下问起,柳国公可不好交代。陛下可不会像我和阿姐这么好说话。”楚言吃着花生,淡淡看了柳国公一眼,“还有令公子欠下的两万两白银,柳国公也别忘了。”

   “这是自然,郡主还不放人吗?”柳国公心中不爽,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不如之前客气了。

    客不客气,楚辞显然不在意,轻轻抬了抬右手,一名虎卫立刻上前,动手解开捆绑柳国公夫人的麻绳。

    一恢复自由,柳国公夫人立即把嘴里塞的白布丢到光滑如镜的大理石地面上,狠狠踩了两脚,破口大骂,并朝着楚辞扑了过去:“骚贱蹄子!本夫人活撕了你!”

    “够了!你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跟我回去!”柳国公怒喝,拽起柳国公夫人不由分说就往安亲王府外面走去。

    柳国公夫人没有料到柳国公会吼她,一时之间愣住了,竟由着柳国公拉了她出去。

  “横竖这一次柳国公府都要丢脸,若是闹到陛下面前,少不得一场折腾,两害相权取其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屈能伸,柳国公真不愧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狐狸。”楚言感叹一声。

   “老狐狸又如何?怕他不成?等着看吧,柳国公夫人回去之后肯定要受罚,她最大的依仗是柳耀然,柳耀然被废,她要是识趣,还能继续做她的国公夫人,否则她这国公夫人也算是做到头了。其他人也都放了。另外安排下去,让受伤的几名虎卫好好养伤,养伤期间,所需医药费从府里拨发,还有,去找几名工匠,把咱家的大门修一修。”

  

     柳国公脸色阴沉难看,一回府就罚了柳国公夫人禁足。

    “老爷?!”柳国公夫人十分惊诧,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老爷居然要罚她禁足?!

    如果后院里的那些小贱蹄子知道她被禁足,还不得翻天?

   “我的脸今天都让你丢尽了!楚辞和楚言姐弟俩是那么好对付的吗?无凭无据,你就这么直接冲上去,除了给我丢脸,还能干什么?!”

    “那耀然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白白被人废了?!”

    “他也是我儿子,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柳国公拂袖而去,“至于你,给我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院子一步!”

     帝京消息向来传得快,还不到半天,整个长安城的达官显贵都知道了柳国公夫人上安亲王府找麻烦不成,反被长乐郡主当做贼人拿下的事情,贵妇千金们大多把这件事情当做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时之间,柳国公夫人成了长安城贵妇圈子里的笑柄。

     太师府三个兄弟一听说自家乖巧可爱的小表妹被气病了,一个个心里十分担心,但是祖父怕他们太能闹腾,会吵得小表妹没法好好休息,不许他们过去探望,一个个只能心里干着急。

    结果第二天一早就听说柳国公夫人找上门闹事,顿时坐不住了,生怕自家弱不禁风的小表妹受了委屈。

于是,除了在外游历的老二苏梓清,太师府其他三个兄弟全都跑到了安亲王府,就连在大理寺当值的苏梓辰也为此专门告了假。

     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看到被砍得摇摇欲坠的大门,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门。

    楚辞坐在前厅里,一只手撑着脑袋,十分无聊的看着顺喜核对礼单,清点礼物。

     是的,核对礼单,清点礼物。

    今儿一大早,除了柳国公府,几乎长安各府世家权贵都派管家送了礼物过来慰问。

    礼物太多,且大多是些珠宝首饰,顺喜让人全部堆在了前厅面前的院子里,还没来得及清点入库,柳国公夫人就带着家丁找上门闹事来了,之后又是忙着寻找工匠修复大门,又是安抚受伤的虎卫,直到事情解决之后,才抽出时间来清点这些礼物。

   在这些礼物中,当属燕亲王殿下萧璟轩所送的礼物最为贵重,乃是一件紫貂皮披风大氅。

     紫貂本就罕见,做成这么一件披风大氅,也不知道要用掉多少紫貂皮子,估计全天下恐怕也就只此一件。

    沈遇和叶琛送来的都是野山参,野山参名贵,长成手指粗细、一尺来长的野山参更是有价无市,望着那一堆每支都有差不多一尺长短、手指粗细的野山参,楚辞很怀疑,这俩家伙是不是把家底都翻了个底儿朝天。

    至于好闺蜜萧锦婳送来的满满一大车补药,楚辞已经无力吐槽了,你说送些美容养颜、益气养血的补药也就罢了,送根鹿鞭是什么意思?

   “阿辞!”

     楚辞抬头一看,随即惊喜的站了起来,“大哥哥,三哥哥,阿澜!”

    苏家老四苏梓安,字玉澜,只比楚辞大了半岁,因此楚辞幼时跟着表哥们玩闹,大多时候都是喊阿澜。

    苏梓辰拉着楚辞转了几圈,同时上下打量,“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对对对,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说啊!千万别强撑着!”苏梓安满心担忧,自昨儿听说阿辞犯被气病了,他这心里就一直担心着,一宿都没睡好觉,脸上都有黑眼圈了!

   “我没事!你们瞧,我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嘛!哎哎哎,大哥哥,你别转了!转的我头晕!”

     苏梓辰一听,急忙扶着楚辞坐下来,担忧的问:“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晕不晕?老三,你快去请何御医过来!”

     “我马上就去!”

苏梓枫放下手中的食盒,就要往外跑。

“哎哎哎,不用了!”楚辞赶紧叫住了苏梓枫:“三哥哥,我没事,真不用去麻烦何御医了!你们来的正好,阿爹让我这两天乖乖待在家里好生休养,也不让我找人下棋,还把我的话本子全都收走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姑父也都是为了你好。下棋极为损耗心神,你那些话本子,虽是消遣,但多多少少也是会影响休息。”苏梓枫打开食盒,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舀去上面的浮油,“阿娘一大早上起来,专门给你炖的鸡汤,赶紧趁热喝了。”

  “这么多汤,我一个人也喝不完,你们陪我一起喝。”楚辞伸手接过,用勺子搅了搅鸡汤,“我当然知道阿爹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无聊啊!要不……你们给我讲个故事?”

    太师府三兄弟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长这么大,他们哪里干过给人讲故事这种事情?

     但是小表妹难得有兴趣,他们又不想让小表妹失望,于是……沉默片刻之后,苏梓辰和苏梓枫齐齐看向了苏梓安。

     苏梓安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苏梓辰眼神回应:老四,你平日里鬼主意最多,赶紧现编一个!

     苏梓枫亦是回了一个眼神:没错,老四你赶紧的!

     苏梓安扔给他俩一个白眼,不是他不想给阿辞讲故事,他鬼主意多不假,但是这故事哪里是说现编就能现编出来的啊?

     况且阿辞又是个极聪明的,这若是没编好,阿辞一听就能听出来,到时候指不定怎么笑话他呢!

     苏梓安可不想在自己表妹面前丢脸,赶紧转移了话题:“阿辞,听说今儿一大早,柳国公夫人找上门闹事来了?”

     苏梓辰也想起来这件事情,连忙问道:“对对对,阿辞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楚辞喝了一口鸡汤,然后递给苏梓辰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大哥哥,我问你,这是哪儿?”

   “安亲王府,你家啊!”苏梓辰没反应过来,阿辞问这个干什么?这个问题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对啊,这里是我家,在我的地盘上,柳国公夫人那个老女人若是还能伤了我,估计我家这些虎卫们都要没脸见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