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黑暗料理(1)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233  |  更新时间:2021-06-29 21:32:24 全文阅读

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清心曲的旋律才停了下来。

    萧锦婳出现在安亲王府门口。

    门房揉了揉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嘟囔着过来开门,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打开门,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之后,变脸比翻书还快,一张脸笑得就像一朵花:“熙云郡主,今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是来找二公子的吧?二公子现在应该在演武场练拳。”

   “滚!谁要找那憨批!我是来找你们家郡主的!”

     萧锦婳一脚把他踹到一旁,扭头四处看了看:“刚才我好像听到有琴音,是从哪里传来的?谁这么缺德,一大清早的弹琴扰民?”

    “小的也不知道,好像自从昨天晚上雷声响起之后,这琴音就开始响了。您还别说,小的听了将近半个晚上的琴音,一觉睡醒起来,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啊!诶?现在怎么停了?”

    萧锦婳抬腿就跨进安亲王府门槛,刚才和门房这么一打岔,她差点忘了自己干嘛来的。

知道楚辞怕雷,天一亮,萧锦婳就赶过来了。

     门房待萧锦婳进去之后,就干自己的活去了,听风阁的院门朝哪儿开,熙云郡主知道,熟得很,用不着带路。

     去从安亲王府前厅去往后院听风阁得先经过鹿鸣居,萧锦婳刚从鹿鸣居门口走过,就被刚从鹿鸣居里出来的楚言叫住了。

   “锦婳,你这么早过来,有事吗?”

   “昨天晚上响雷,我不放心阿辞,过来看看。”

     说着,萧锦婳就要往听风阁的方向走,楚言赶紧拦住她:“等等等等,你现在去干嘛啊?昨夜折腾了将近半个晚上,阿姐直到寅初雷声歇了才睡下,这才睡了一个时辰,你现在过去,岂不是要把她吵醒?”

    萧锦婳抬手一拍脑门,也是哈,昨天晚上折腾了那么久,寅初才睡下,今天楚辞不睡到巳时恐怕起不来。

     转身从婢女手中接过食盒,递给楚言:“把这个交给你们家的厨娘,让她一直用小火温着,等阿辞起来之后就可以喝了。”

楚言接过食盒,就要打开来看:“里面装着什么啊?有我的份吗?”

    “没有!”

揭盖子的爪子被萧锦婳一巴掌拍开,“看什么看?!回头落灰进去咋办?告诉阿辞,这可是我起了个大早,亲自给她炖的莲子银耳羹,可以润肺安神,她必须全部喝掉。”

   “你做的?!”楚言很惊讶,“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厨艺?这能吃吗?可别把我阿姐毒死了!”

    阿姐做出来的东西,堪称要命的毒药,老天保佑,锦婳这丫头的厨艺,可千万别和阿姐一样,不然阿姐被毒出了个什么好歹,大哥肯定会拎着刀杀到容亲王府里去把萧昀那个家伙胖揍一顿,锦婳是个姑娘,大哥不好揍,萧昀皮实肉厚,揍起来不费力。

    “你说什么?!”

     敢说本郡主做出来的东西是毒药?!

    听了楚言这话,萧锦婳俏脸黑如锅底,恼羞成怒,伸手揪住楚言的耳朵,咬牙切齿道:“本郡主给你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耳朵要掉了!你个凶婆娘,赶紧松手!”

     从萧锦婳的魔爪里救下自己的耳朵,楚言抱着食盒窜的老远。他惹阿姐生气的时候,阿姐会揪他耳朵,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照这么看来,阿姐肯定是被这个凶婆娘带坏的!

     永远无条件支持阿姐的楚言,才不会相信,萧锦婳已经被自家阿姐拐带,在成为母老虎这条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

楚言把食盒交给阿洛,让他拿去膳厅。

   “有机会你可以试试阿姐做出来的吃食。”

    萧锦婳眼眸一亮:“阿辞不是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吗?居然也会厨艺?味道如何?”

    味道如何?

   楚言只想呵呵。

   那味道,楚言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不过自家阿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于是,楚言说道:“保证令你终生难忘。”

   堪称毒药一般的滋味,可不就是终生难忘嘛?

  “是吗?那我有机会可得好好尝尝!”

   “那你慢慢尝啊,我要去演武场练拳,你要是饿了,自己去膳厅找青婶拿吃的。”

   “等一下!”

    萧锦婳忽然叫住了楚言。

    楚言扭头,疑惑,“干嘛?”

    “没什么……就是有个东西想给阿辞……还有你。”

     萧锦婳从广袖里拿出两枚平安符,低着头递给楚言:“这是前几天我陪母妃去菩提寺的时候,专门求来的平安符,据说很是灵验。一枚给你,另一枚你帮我交给阿辞。”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萧锦婳耳尖已经隐隐泛红了。

   “你替我阿姐求就行了,替我求干什么?”楚言没看见,拿起平安符:“走了!”

    看着楚言离去的背影,萧锦婳有些失落。

    她和楚言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嬉笑吵闹,不知不觉中,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心动。

    只是……楚嘉泽这个大木头!

    不过萧锦婳的失落没有持续太久,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让她想起来一大清早的急着赶过来,她还没来得及用早膳。

    青婶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见到萧锦婳,笑着行礼:“奴婢见过熙云郡主。”

萧锦婳摆摆手,“免了,我过来找些吃的。”

   “早膳还没做好,有些糕饼点心,郡主先吃点?”

   “赶紧的,都快饿死了。”

    青婶端来四碟点心,萧锦婳狼吞虎咽,活像饿死鬼投胎,走的时候都吃撑了。

    如萧锦婳所料,楚辞一直睡到巳时之后才打着哈欠起床。

    芷秋端盆热水进来,绞了帕子伺候楚辞梳洗。

    等楚辞梳洗完毕,归羽又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羹进来,“郡主,这是熙云郡主亲自炖的银耳莲子羹,今儿一大早专门送过来,说是可以润肺安神,让您必须全部喝掉。”

   坐在桌案前,楚辞盯着那碗银耳莲子羹看了半天,她半年前就从萧锦婳写给她的信上知道容亲王妃逼着萧锦婳学习厨艺这件事情。

   问题是,学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萧锦婳学出个什么花样来,楚辞很是怀疑,她做的银耳莲子羹,能喝吗?

    瞅了半天,楚辞决定了,喝!

    好歹也是自己好姐妹亲手做出来的,这个面子,必须得给!

    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楚辞脸色一僵,瞬间石化。

    这银耳莲子羹又辣又咸什么是怎么回事?!

    萧锦婳你丫的脑子抽了不成?

    谁他丫的做银耳莲子羹会放辣椒?!

    放辣椒也就罢了,你丫的莫不是糖盐分不清,把一大罐子食盐当成白糖倒进去了?!

    楚辞想到一个问题,她厨艺不行,萧锦婳的厨艺也不行,难道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只是不知道萧锦婳是做啥菜都不行,还是像她一样,只能做出几道拿得出手的菜?

    别看楚言经常吐槽她做出来的菜是毒药,其实她烧烤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那一手烤鱼,连师父神医和师兄白落尘都说好。

    但白落尘也经常吐槽她暴殄天物,南弦的扶风剑,好好一把神兵利器,到了她手里,就沦为了一把菜刀……

    咳,扯远了。

    既然是萧锦婳的心意,楚辞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喝!

     “郡主,难喝就不要喝了吧?”

    芷秋看着心疼。

“不行,怎么说也是婳儿的一片心意,心意不可浪费。”

    费了老大的劲儿,楚辞才把这一碗又辣又咸的银耳莲子羹喝完,瘫在坐垫上感叹:“萧锦婳这家伙,这哪里是来看我的?分明就是想把我毒死啊!”

    “啊呸呸呸呸呸!”

    芷秋最是听不得一个“死”字,哪怕是开玩笑也不行,立即道:“什么死不死的,郡主别瞎说!”

     归羽连忙端来一盏杏仁茶,“郡主,来,润润喉咙。”

    喝完一盏杏仁茶,楚辞看着芷秋收走碗碟,坏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芷秋,你说,我要不要给萧锦婳那丫的回礼?”

    “那是必须的!”

    芷秋十分赞同郡主的决定,她现在对熙云郡主十分有怨念,厨艺不好,那就跟着厨娘好好学嘛!做出来的东西,自己也不先尝试一下,看把她家郡主折腾成什么样了!

     没准儿啊,她家郡主不善厨艺,就是受了熙云郡主的影响!

    容亲王府里,趴在软榻上晒太阳的某人打了个喷嚏,她忽然觉得有些冷是咋回事?

睡了个午觉,一觉醒来,萧锦婳只觉得浑身神清气爽。

    正伸着懒腰,婢女忽然进来通报,说是长乐郡主派人来给她送东西。

   “让她进来。”

    芷秋拎着一个食盒进来,恭恭敬敬地行礼:“奴婢见过熙云郡主,郡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行了,在我这以后就不要在意这些虚礼了。”

芷秋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亢不卑道:“熙云郡主,虽然您和我家郡主是好朋友,但尊卑有别,礼数不可废,否则传了出去,旁人岂不是要说我家郡主管教无方,身边的婢女目无尊卑?”

萧锦婳无奈,“起来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