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武举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21-07-03 20:17:03 全文阅读

端阳节过后接连几天下雨,放在架子上的药材受了潮,正巧雨后初晴,楚辞便趁着天气好把药材搬出来晾晒。

     南弦和归羽帮着楚辞晾晒药材,芷秋在小厨房里忙活,楚言来到听风阁,恰巧看见了这样一个安逸美好的场景。

    只可惜,哪怕隔了有些距离,也依然有惨叫声隐约传了进来,将这安逸美好的气氛生生破坏了。                    

  “阿姐。”

    楚辞转头,见楚言脚边有个放着药材的笸箩,连忙说:“别踩翻了!”

    楚言弯腰端起笸箩,放到太阳底下摊开晾晒,似是有些迟疑,“我刚才路过前厅……见到顺喜叔在处罚下人。”

   “那几个下人嘴碎爱乱嚼舌根,也该好好治治了!此前不收拾他们,是不想破坏我们一家人过节的心情,他们还真以为我会心慈手软?”

    听到楚言提起正在前厅受罚的那些下人,楚辞眼神冰冷,周身皆是寒冷气息。

  “但是杖责五十,然后发卖,会不会罚的太重了?”

    阿姐这次让顺喜叔处罚的下人不多,但有将近一半是他阿娘当年出嫁带来的陪嫁奴仆,这让他有些不忍心,也担心有人会造谣污蔑阿姐借机替铲除异己。

    “他们刚开始在你面前挑唆时,你就应该把他们都处罚了,你是安亲王府二公子,要处置他们也只需动动嘴皮子。我们楚家嫡脉历来子嗣稀少,年轻一辈当中,嫡脉只有我们兄妹三人。他们为一己之私,意图挑唆你和哥哥兄弟离心,其心可诛!若不是看在你和伯娘的份上,我早就命人直接杖毙了。”

    这些侍女仆役原本是伺候伯娘的,平日里时常有其他仆役奉承巴结,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但是伯娘去世后,他们在仆役当中的地位就开始直线下降,虽然阿爹继任安亲王之后,没有把他们遣散出府,依旧留他们在府上,给他们一份可以谋生的活计,却不料人心不足蛇吞象!过惯了好日子,谁还愿意去吃苦受累?

     伯父是上一任安亲王,阿言身为伯父嫡子,也有资格继承爵位,为了一己私欲,这些人不仅挑拨挑唆阿言和哥哥争夺世子之位,甚至暗中造谣阿言是借住在安亲王府混吃等死!

    如果这样她还能忍,那她就不叫楚辞了!

    楚辞心知,阿爹让她来处理这些人,一是想让她学习处理后院宅事,二是看在已故伯娘的面子上不想把事情闹大,否则阿爹亲自来处理,这些人肯定活不了,她和阿爹都不愿意看到兄弟阋墙,而这些人恰恰犯了忌讳。

   “除了福伯和阿洛爷孙俩,阿娘留下来的人就只剩前厅里的那几个了,叔父待他们也算不薄,可惜他们太贪婪,妄想多捞一些好处。”

     楚言清楚阿姐肯定不会让这些人继续留在府里,难过倒是不难过,毕竟自从爹娘去后,除了叔父大哥和阿姐,就只有福伯和阿洛爷孙俩一直陪着他。

     他只是有些惆怅,明知他不会去和大哥争夺安亲王世子之位,却还要想方设法挑唆他去争抢,未来安亲王心腹带给他们的好处,就这么吸引人吗?

     忽然想起沈遇曾经说过的那个提议,楚言犹豫许久,终于在此刻下定决心。

  “阿姐,我打算亲自下场参加今年的武举。”

    北凉皇朝每年十月都会进行武举选拔武将人才,武举和科举一样,分为童试、乡试、会试和殿试。

楚言身为将门世家子,不需要参加童试、乡试和会试,他所说的,是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

    放下笸箩,楚辞站起身认真看着楚言:“你是认真的?”

    身为将门世家子,只要本身能力不错,一般不需要参加武举,除非能够一举夺魁,否则有家学传承还赢不过寒门举子,真的会丢死人。

    不过安亲王府虽然家学渊源,楚言却不是第一个决定参加武举的,楚墨就是其中之一。

    楚墨十五岁时,安亲王有心让楚墨进入军营磨砺,日后前途也能更顺畅一些。

    他原本打算让楚墨去北山大营,这样楚墨既能得到磨砺,又不至于有人不长眼欺负他儿子,楚墨如果闯了祸,他这当爹的还能帮着收拾烂摊子。

    只是安亲王没料到,楚墨一声不响的跑去兵部报名参加武举,并且夺得了武状元!然后这混小子跑去兖州,在兖州当了个正六品中府果毅都尉,一直升迁到正五品下府折冲都尉,再跑到南城驻守两年,直到八个月前因以两万三千人抵御南越二十万大军十日之久,拖到援军赶来,身受重伤才被调回长安,连升两级成为正四品巡城司上将军。

现在楚言也要参加武举,不清楚的人估计会认为他这是要积累资历,准备争夺安亲王世子之位。毕竟他是上一任安亲王嫡子,当初若非是他的叔父继承了爵位,那么安亲王世子之位现在就是他的。

    然而楚辞很清楚,她弟弟阿言从来没想过要争什么世子之位。

    按照《凉律》规定,凡是中选的武举举子,都要按照排名授官,然后去边境磨砺三年。楚辞估计,这臭小子非要去参加武举,怕是想出去浪几年再回来。

    楚言认真道:“阿姐,我是认真的。叔父也该请旨册立世子了。”

    外人如何看,楚言懒得理会,更懒得费口水解释。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是人之所向,没几个人会信他对世子之位无意。

   之所以参加武举,一方面是他不想一辈子躺在功劳簿上混吃等死,另一方面也是有着少年人叛逆的因素,如果走荫补进入朝堂,叔父肯定会安排他进兵部或者户部,兵部也就算了,他一个将门世家子,自幼所学皆为带兵打仗,跑去户部凑什么热闹?

    再者,大哥都能去边境苦寒之地打磨筋骨,他怎么就不行?他可不想让人觉得,他是靠着叔父和大哥的提携才一路升迁,不然这跟躺在功劳簿上混吃混喝有什么区别?

   “请旨册立世子一事倒是不急,阿爹心中有数。你去参加武举也好,正好让我看看,到底有多少牛鬼蛇神想搞事情。”

    前厅里那些正在接受处罚的侍女仆役,说到底只是一些下人,如果没有人蛊惑煽动,他们哪来的胆子敢妄议主子?

    楚言瞬间明白,阿姐这是打算借着他要参加武举这件事情,引出一些居心不轨的人。

     阿姐这么做,他自然赞成。

    世家权贵当中,为争一个继承人的位置,亲兄弟手足相残的例子比比皆是,他和大哥是极少数的个例。

安亲王府虽然有权有势,却总有些人想从安亲王府身上咬下一块肉,只是叔父手段厉害,让那些人找不到机会,但外界传言楚二公子不学无术,如果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草包继承爵位,那机会可就太多了。

    他和大哥兄弟之间感情好,可也不想被人天天算计,须知很多时候,只要埋下了怀疑的种子,终有一天,种子是会生根发芽的。

  “想好去哪座边城了吗?”

    楚言眼睛一亮:“晋州如何?”

   这些居心不轨的人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引出来的,楚言把心思放在了武举上,他最想去的边城,是靠近东陵的边地重镇晋州,亲手洗雪当年的晋州之耻!

    听到晋州二字,楚辞顿时沉默了。

    七岁之前,楚辞有不少记忆模糊不清,但是晋州之耻却记得清清楚楚,或者说,是根本不敢忘。

北凉上下,没有人会忘。

九年前,北凉嘉耀十三年,东陵先皇赵哲在位,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御驾亲征攻打北凉。

    上一任安亲王、楚言之父楚渟迅速调兵遣将,但是赵哲登基之前,也带过兵打过仗,打仗的能力丝毫不比楚渟差,再加上战争来得突然,等到楚渟部署完全,赵哲已经带兵连克两城。

    楚渟身为函谷关统帅,一看形势,毫不犹豫第一时间派人请求长安调遣援兵!

    本来按照正常情况,有敌来犯,却第一时间请求调遣援兵,御史台的那些御史们肯定会站出来骂统帅酒囊饭袋,但是朝臣们都很清楚楚渟的能力。

    面对函谷关当时的战况,不管哪个将领都会请求援兵,因为赵哲只要再拿下两座城池,就能直逼函谷关!

    函谷关之后近千里疆土皆为平原沃土,一旦函谷关失守,往后千里平原将无险可守,赵哲可挥师长驱直入逼迫长安!

    楚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虽然北凉所有人都相信他能够守住函谷关,可长安乃是帝都,谁敢拿长安的安危开玩笑?

东陵选择的时机很好,北凉刚刚经历了一场干旱,江南号称鱼米之乡,粮食收成也受到了影响,国库既要赈灾,还要给四方边镇拨发军饷,谁知道又来了这么一场战争!

    为了筹集粮草和钱财,连同苏恪在内的户部官员们急得头发都快掉光了,毕竟将士们在前方函谷关用命打仗,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将士们饿肚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