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师兄今日火气很大
作者:君浅笙  |  字数:3686  |  更新时间:2021-08-30 10:01:02 全文阅读

烽火站在窗前木架子上,两只爪子紧紧抓住木杆,脑袋埋在翅膀里打瞌睡,一听到主人叫它,立即来了精神。

     白落尘伸出手指戳戳烽火的翅膀:“烽火,几个月不见,你又胖了!再这么下去,你怕是找不到一只母鹰了。”

      烽火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扭头给了白落尘一个高傲的后脑勺,它哪里胖了?!若不是看在这家伙是主人师兄的份上,它绝对会狠狠挠这睁眼说瞎话的家伙一爪子!像它这么俊美帅气聪明伶俐天真可爱善良能干的公鹰,还愁处不着对象吗?想追它的母鹰,都能从长安排队排到姑苏了好不?

    哼,懒得理这傻货,小爷不跟傻货一般见识。

     把几案上的茶盏碗碟推到一旁,楚辞铺上宣纸,笔尖沾墨,写好后塞进竹筒里:“把这封信送到我哥手里。”

    烽火振翅而起,离开前还不忘丢给白落尘一个鄙视的眼神。

    白落尘:“……”

    算了,他不和一只鹰一般见识。

     “不过师兄,你怎么会在渝州?”

    临安距离渝州好几百里,师兄不在临安待着,也不去逮偷走《墨竹图》的小贼,跑渝州来干什么?

  “花妖娆担心你和南弦两个人搞不定南越使团,传信给我,我在临安闲着也是闲着,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南越使团入京之后会被诸多势力盯着,不好下手,最好能在使团入京之前拿到墨玉雪莲,参与的人数也不能太多,否则容易暴露,所以楚辞只带了南弦和风七风十一。

    但为了保险起见,花妖娆也通知了白落尘。

    白落尘师从神医,十分清楚墨玉雪莲对自家小师妹的重要性,接到花妖娆的消息,立刻从临安赶过来。

在赶来渝州的路上,白落尘接到楚辞让茶楼掌柜给他传的话,惊得差点从马背上一头栽下去,光用脚指头想,他都能想到的楚辞会在他爹娘面前瞎说些什么!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肯定会在他爹娘面前把他曾经带她去秦楼楚馆喝花酒的事情抖出来,而且少不得一翻添油加醋!

    楚辞这个家伙,第一次见到他爹娘,就哄得他爹娘心花怒放,心心念念要收她做干女儿,他爹娘要是知道,他曾经带着小师妹去秦楼楚馆,肯定得打折了他的腿!虽然他和小师妹只是在秦楼楚馆吃了些小食,听了儿会小曲……

    想到这里,白落尘就有些郁闷,与楚辞相比,他感觉他在他爹娘眼里就像是捡来的,到底谁才亲生的?

   “对了,怎么没看见阿弦?”

    楚辞倒了两杯茶,“驿馆那么大,一个一个房间找也不是办法,我让阿弦先去驿馆打探情况了。”

   “你没把小翡翠带上吗?”

    楚辞摸摸缠在她手腕上睡觉的小翡翠,一脸看白痴的表情:“小翡翠虽然嗅觉灵敏,但是一方面它没闻过墨玉雪莲的味道,另一方面南越副使穆远体弱多病,使团里定会有随行大夫,你让它循着药味闻过去,十有八九可能会带错路好吗?”

    白落尘想想觉得也是,“是我欠考虑了,那就先等阿弦回来。”

太和殿上,苏梓辰手执笏板,跪坐在大理寺卿身后,听着昭宁帝和一众朝臣商讨国事,直听得昏昏欲睡。要不是还顾念着这里是太和殿,苏梓辰只怕早就睡过去了。

    悄悄打了个哈欠,苏梓辰眼睛随意一扫,不经意间看到对面武将那边,楚墨保持着跪坐的姿势,背脊挺得笔直,貌似闭目养神。

    苏梓辰差点笑出来,旁人不清楚,他还不知道么?楚墨这家伙哪里是闭目养神,分明是已经睡过去了!

     好不容易熬到早朝结束,苏梓辰如蒙大赦,拉着楚墨就往太和殿外走,“走走走,呆了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

     两人出了宫门,来到街边一座面摊。

    这座面摊离宫门不远,除了面条,还卖些馒头包子、汤圆饺子,供官吏们下朝后充饥。

    两人坐下,伙计连忙过来问:“两位大人,要吃些什么?”

    “来两碗汤圆……”

    楚墨一听到“汤圆”这两个字就头疼,忍不住打断苏梓辰:“我现在一听到汤圆两个字,心里就犯怵。来两碗臊子面,一碗不要葱花,再来两笼灌汤包,一笼虾仁馅的,一笼蟹黄馅的。”

   “好嘞,两位大人请稍等。”

    面摊主人动作麻溜,伙计很快把臊子面和灌汤包端上来。

     苏梓辰端过有葱花的臊子面和蟹黄灌汤包,吸溜一口臊子面,再咬一个灌汤包,这才问:“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吃汤圆的嘛?”

    “别提了。”楚墨哀叹一声,“之前有段时间,阿辞忽然对下厨有了兴趣,下厨五次,失败四次,其中一次烧了厨房,最后一次倒是成功做出来一碗酒酿甜汤圆和一碟海棠酥。可她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那味道……简直堪比毒药!”

    苏梓辰有些怀疑,“你这太夸张了吧?”

   “以后有机会你试过就知道,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又怕她自尊心受挫,我只好硬着头皮把她做的酒酿甜汤圆和海棠酥全部吃完,以至于现在一听到汤圆和海棠酥,这心里就犯怵。”

    吸溜一口臊子面,楚墨又道:“说件正事,你这大理寺少卿不行啊,犯人从牢房里跑出来了,你都不知道。”

  “你开玩笑吧?大理寺牢房守备森严,犯人怎么可能跑出来……你且说说是谁?”

    苏梓辰原以为楚墨是在和他开玩笑,但是听楚墨这语气,似乎并不像是开玩笑。

    “天下第一偷,楚浔。”

    苏梓辰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楚浔明明还在牢房里待着!

   “阿辞来信,说她的东西被偷了,很可能就是楚浔所为。”

    苏梓辰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匆匆吃完就往大理寺跑,虽然他知道大牢里的那个多半是假的,但还是要确认一下。

楚辞起了个大早,站在门口伸懒腰。

    懒腰伸到一半,左边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白落尘打着哈欠走出来,用过药王谷的药膏后,眼眶上的乌青已经消散了很多。

    楚辞伸完懒腰折回房里,翻找出一个小瓷瓶,扔给白落尘:“脸上乌青还没消,丑死了。”

    白落尘稳稳接住瓶子,一双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伸手去揪楚辞,骂道:“欠收拾了是不是?我这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

    南弦端着托盘进来,楚辞像一尾游鱼似的躲开白落尘,跑到南弦身后:“阿弦救命!”

     白落尘撸起袖子,单手叉腰:“出来,有本事别躲阿弦身后!”

    南弦微微挪了一步,恰好能够挡住白落尘。

     楚辞躲在南弦身后,探出脑袋,冲着白落尘扮了个鬼脸,然后才在树下石桌旁坐下来,“阿弦,你昨晚打探的怎么样了?”

    南弦放下托盘,白落尘伸出手捏了捏楚辞娇嫩的小脸:“我都快饿死了,先吃完早膳再说。”

    楚辞一把拍开,十分嫌弃:“拿开你的胖爪子!”

    白落尘倒也不生气,忽然想起楚辞所修习的《无伤诀》,眸光微微一黯。

    师父说过,《无伤诀》虽然是最顶尖的内功心法,却会影响修习者的性情,使修习者的性情越发心如止水,说得好听是心如止水,说得不好听便是淡漠无情。

     他的小师妹天资极高,已将《无伤诀》练到了第八重,如今也只有他们这些亲人好友能令小师妹心绪产生波动,若是与小师妹无关之人,只怕死在小师妹面前,小师妹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也不知道师父当初让小师妹修习《无伤诀》,究竟是对还是错?

    风七和风十一也出了房门,众人早膳吃到一半,烽火从天空飞下来,落在石桌上,楚辞放下啃了一半的白馒头,爪子往白落尘衣襟上擦了擦,气得白落尘七窍生烟,额头青筋暴起:“楚!小!辞!”

     “师兄今日火气很大,莫非上火了?没事,回头我给师兄开个方子,清热去火。”

楚辞一边说着,一边从竹筒里取出纸条。

白落尘忍不住磨牙:“那还真是多谢师妹了啊!”

    “不谢不谢,应该的嘛!瞧,正事来了。”看完纸条,楚辞把纸条递给南弦。

    南弦扫了一眼,递给白落尘。

    既然是正事,白落尘收起玩闹,看过之后便用内力将纸条化作齑粉销毁了。

    楚辞看向南弦,“阿弦,沈世伯到了吗?”

    “今早刚到。”

    “哥哥的计策已经开始奏效,我们这边也不能耽搁。陛下问哥哥何人适合兖州都护的位置,便是说他已经对韩诚起了杀心。但南越使团即将入京,又适逢西域诸多小国来朝进贡,如果把韩诚犯下的罪行昭示天下,定会有损我北凉威仪。”

    白落尘咬了一口馒头,“可如果等韩诚回到兖州,只怕会更难下手。”

    “为什么?”风七端着一碗小米粥。

    “你傻么?”白落尘道:“兖州有我们北凉十万儿郎,等韩诚回到兖州,身处军中,刺杀下毒都要比现在困难。”

风十一想了想,道:“那我们能不能把他引出来?”

   “韩诚不是傻子,更不会束手待毙,无端把他引出来,只会引起他的怀疑,到时候刺杀不成,反而逼得他起兵造反,可不是什么好事。”楚辞端起茶杯,“所以最好的机会,就是在他回到兖州之前。烟阳城是回兖州的必经之路,既然师兄来了,那我们兵分两路,风七和风十一带着醉梦红尘去烟阳城,我和阿弦还有师兄入使团盗墨玉雪莲。”

    醉梦红尘是药王谷独门秘药,服下醉梦红尘,便会陷入沉睡,继而在沉睡之中陷入美好的幻境,然而此药最厉害的地方便在于不会被人查出来,就像是真的在睡觉一样。

    不过,韩诚一死,昭宁帝肯定会派人调查,为了避免日后可能会出现的麻烦,楚辞并没有直接把醉梦红尘交给楚墨。

    “我昨夜去驿馆打探情况,找到了使团带来的礼物名录,上面并没有墨玉雪莲的名字。”

    “墨玉雪莲非同寻常,如果白纸黑字写在名录上,岂非等于告诉旁人他们确实有墨玉雪莲么?没有写在名录上,反而对我们有利。”楚辞笑了笑,花妖娆的消息不会错,事后使团就算发现墨玉雪莲被盗,没有名录,他们也只能选择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