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只王爷爬墙来 > 第一卷 谋事篇
第一章
作者:久慕  |  字数:2753  |  更新时间:2021-08-04 11:34:48 全文阅读

北方有国,名太华,太华地大物博,山河纵横,建国至今已有百年的历史。

当今皇帝号泽,共有三子。大殿于经商是奇才;二殿下为皇后之子,立为储君;三殿下为妃所生,未成年,却已封王,王号为凌。

京内极负盛名的富云楼前正上演着一个闹剧——只见,一群百姓围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衣着素雅的小姑娘。

“你为什么偷我钱袋?”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呵斥的小姑娘双眼微红。

“我哪有?明明是你钱袋掉了,我好心帮你捡起来!”虽说眼睛微红,可这小姑娘也不忘辩白。

“好心?你好心我这钱袋子里的钱可少了!”男人不依不饶,看着小姑娘气的发红的脸,冷嗤一声。

富云楼三楼一个雅间的窗户处,两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正看着这一幕,一个身着紫色锦缎的少年轻笑着对身旁的玄衣少年道,“怎么?三弟不打算管管?”

这紫衣少年便是当今太子时琰,而他身旁的玄衣少年便是凌王时迁。

玄衣少年笑意盈盈,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中却平静无波,“本王又不是京兆尹。”

时迁言外之意便是不管这事。

时琰闻言,笑道,“本太子还以为凌王与奇云国国使走得近,和左尹大人走得也近呢。”

时迁的目光不曾离开楼下的闹剧,听着时琰如此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就算与左尹大人走得近,与他女儿有什么干系?”

“本太子以为凌王会看在左尹大人的面子上,帮帮这小姑娘。”时琰将目光再次投向楼下。

楼下的小姑娘便是左尹大人白连鹤的女儿白缘秋。

时迁看着白缘秋依旧在努力为自己辩白,急得小脸通红通红的,一双好看的杏眼中还蒙上了一层雾气。

时迁的眸子眯了眯,将目光收回,落在时琰的身上,“太子殿下经常养狗,难道也经常踩狗屎?”

“时迁!”时琰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怒瞪着时迁。

“太子殿下何必生气,本王不过是打个比方。本王虽然喜欢看热闹但是不喜欢凑热闹,不过既然太子殿下认为本王应该管管,那本王便去管管。”时迁说完便抽身走人,门外侯着的侍卫连忙跟上。

今日他本无意来此,偏时琰让人请他来此吃饭,如果不来,只怕会被时琰在泽帝面前告上一状,介时他便成了不识好歹,却没想到赶巧碰上了这场“闹剧”。

在时琰的注视下,时迁下了楼,便听见百姓在那里瞎起哄——“看你一个小姑娘,没想到做这腌臜事儿!”

“拿了别人的钱,还不赶紧拿出来?”

“就是就是!小小年纪不学好,你家大人怎么教的?”

“我没有!明明就是他撒谎!”白缘秋倔强的看着那男人,任凭眼泪划过粉嫩的脸颊。

“真蠢!”时迁命侍卫拨开人群,他一手拿着文人扇轻轻的曳着,听见白缘秋这么说,不由薄唇轻吐两字。

声音不大不小,刚巧够白缘秋听到,一旁的百姓见了他,连忙行参拜礼,“参见凌王殿下!”

白缘秋和那男人愣了一下也连忙行礼。

“你衣着华丽,以为自己家财万贯,她衣着素雅,你便欺她辱她?”时迁漫步站定在白缘秋的身前,丹凤眼中一片寒凉的看向那男人,“你那钱袋里能装多少钱?能让官家小姐行窃?”

“官家小姐?”众人一听,先愣了一下,随后都慌了神,“她是官家小姐?”

“左尹大人白连鹤之女,白缘秋。”时迁说完转身看向正抿着唇擦眼泪的白缘秋,不由无奈的勾了勾唇。

难怪被人欺负,衣着与寻常百姓无异也就罢了,连个腰牌都不带。

“她帮你捡起来还给你是她心善,她不还给你也是人之常情。然而现在被你欺负,是因为她蠢!”时迁说完,众百姓都闭了嘴,有怕事者早已经悄悄离开了。

围观之人都三三两两的悄悄散了,时迁看了一眼那男人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人群,向凌王府走去。

那男人不知所措的呆愣再了原地,看着时迁远走的背影喃喃,“她当真是官家小姐?”

一时间男人只觉冷汗直冒,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白缘秋并不与那男人计较,看也没看那人一眼。便追时迁去了,哪怕她不敢看时迁,依旧细声细语地道,“我、我不蠢……”

“嗯,不蠢,是笨。”时迁赞同似的点了点头,依旧大步流星。

“你!我、我也不笨,我爹爹从小教导我,当官是为民……所以,我出门一向不带腰牌……”白缘秋几乎是小跑着跟上时迁的。

时迁不做声,白缘秋便一直随着他。

“白姑娘,跟着本王作甚?”时迁停下脚步,侧身对白缘秋说道。

白缘秋也停下脚步,被时迁这么一问有些愣了,是啊,自己一直跟着他干什么?

也就这片刻,时迁已经走了,白缘秋这才敢抬头看向时迁。

三千墨发过其腰线,一身玄衣用以金线勾勒纹饰,背影纤长……看背影,应该长得不错,只是可惜有点儿嘴欠。

待时迁回到王府,时迁身后的侍卫开始了汇报,“殿下,有四位大臣于昨日密会了太子,今已不在京城了。”

时迁冷笑一声,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这场饭局不过是一场试探,不过时琰试探的不仅是时迁,还有那四位大臣所言的真假。

“都说了些什么?”时迁似乎丝毫不慌,时琰应该是心有疑虑,不太相信那四位大臣所说,而今天的试探显然被楼下的闹剧给搅了。

“他们在太子府内约见,内容不得知。”侍卫恭敬回道。

“那四个叛徒去哪了?”时迁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问道。

太子府本身守卫便严,偏又因为时迁加强了两次守卫。普通暗卫进不去也是正常,就像他的凌王府一样。

“据悉是要从秋门城逃向他国。”侍卫回道。

“逃?能逃到哪呢?”时迁冷笑,绯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召回霁初。”

时迁一声令下,侍卫领命退下。

霁初是他的贴身侍卫,此次将霁初召回,是为了解决那四个叛徒。

破晓之光降临,沉睡的城逐渐苏醒,主干道路上是缓缓前行去上早朝的官家马车。

时迁向来不会早到,总是掐着点儿进去,经常站在后面倚着门闭目养神。

本想着今日还能闲到最后,不料时迁被点了名。

“凌王何在?”泽帝一扫群臣,并未发现时迁,不由问道。

“儿臣在。”时迁赶忙上前。

“南疆小国向我国进贡,须有人负责押送贡品回京,近日秋门城又有悍匪横行,你便负责押送贡品归朝吧。”泽帝不知是否觉得时迁太闲了才决定给他份差事。

“儿臣遵旨。”时迁领命,淡淡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对他没好脸色的时琰。

悍匪横行?身为一朝太子,不应该主动请缨吗?怎么会落到他这闲散王爷的身上?还不是人家是掌上明珠?

不过今日这份差事,他乐意为之,倒也不推脱,正巧想告几日假去处理一下叛徒,没想到天赐良机。不过,泽帝当然不是让时迁自己去的,而是护送左尹大人白连鹤往返。

时间定在三日后出发,时迁略做了准备便在城门候着白连鹤了。

时迁带了二十多名护卫,一小队的护城军,这当然不是他的手下,是泽帝给他临时调来保护白连鹤和贡品的顺便也监视时迁。

不多时,白连鹤也率人到了城门,看见时迁已经在城门等候,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拱手道,“王爷久等了。”

“无妨,本王也没等多久。”时迁淡淡的笑着,“白大人可都准备好了?”

“自是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白连鹤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仆役们,到了之后他们是应该歇上几日的,如果平日他自己去,他也就不讲究什么了,但是这次还有一个时迁,虽然不受宠,但也是个孩子,路途遥远会很累的。

时迁也随之看了一眼众仆役,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

随后时迁轻夹马腹,马儿稳稳向前,一行不过两百来人的队伍就此出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