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娇妻升职记 > 正文
第一章 她穿越了
作者:界先生  |  字数:4127  |  更新时间:2021-11-04 13:36:50 全文阅读

第一节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哪里?

胡蝶眯着双眼,躺在凌乱的草堆上,她的脑袋昏沉沉的,身体也没有一点点的力气。她望着不远处的人们,心中顿感疑惑,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她们的穿着打扮和我的不一样?

胡蝶双手撑地,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自己宛如巨石般的身子,她的脑袋靠在土培墙上,身子悬空着,这样能让她快速的清醒过来。

胡蝶睁开眼睛,再一次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些卖力劳动的女人们,她心中突然想到,难道自己进了剧组,难道她们是在拍历史戏?可是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女人,根本没有一个男人,一个剧组不可能只有女人没有男人吧?而且眼前的这些女人穿着破烂不堪,也不打扮,看着比电视剧里的乞丐还要不如,看着她们一个个低着头卖力劳作的模样,一定是在害怕些什么。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拍打在了胡蝶的脸上,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她斜躺在草堆上,捂着头,卷曲着身子,五官渐渐的扭曲在了一起,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此时的她感觉天旋地转,她的身体像掉进了无底的漩涡之中,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一丁点自救的办法,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在这漩涡之中沉沦,一点一点的被这漩涡给吞噬掉。

胡蝶的意识本来就没有清醒,还在一点点的恢复之中,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瞬间又把她给打回原形了。

“贱婢。快些起来干活,休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懒。”一位身壮如牛的中年妇女站在胡蝶的跟前,她姓耿,是夜廷司的管事,她们都叫她耿姑姑。

耿姑姑望着卷曲着身子躺在草堆上的胡蝶,不屑一顾,她见胡蝶依然躺在草堆上不起来,便恶狠狠的踢了胡蝶一脚,道,“你是聋了吗?没有听见我在说什么吗?还不赶快站起来干活。”

“我就离开了一小会儿,竟然就有人偷懒,难道你们都忘了我平时对你们的教导了吗?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平时说的话都是废话?”耿姑姑望着正在劳作的女子,大声的怒吼着。她转身见胡蝶依然没有动,便想抽出别在腰间的皮鞭。

胡蝶的婢女青竹见耿姑姑要抽打胡蝶,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快速的跑到胡蝶的身边,用她的身体挡着胡蝶的身体。她见耿姑姑只是拿着皮鞭并没有去打人,便跪趴在耿姑姑的脚边,解释道,“耿姑姑,我家小姐真的没有偷懒,她刚刚晕过去了。耿姑姑,求求您了,您大人有大量,让我家小姐休息一下吧。”

耿姑姑捏着青竹的下巴,然后轻轻的拍了拍青竹的脸颊,恶狠狠的说道,“这里是王府的夜廷司,不是你们的深宅大院,夜廷司里面只有罪奴,没有小姐。”

耿姑姑甩开了青竹的下巴,幽幽地说道,“如果再让我听到有人在夜廷司说出小姐这两个字,我绝对不轻饶她,绝对找人把她乱棍打死,然后丢到乱葬岗去。”

青竹趴在耿姑姑的脚边,不停的磕着头,道,“罪奴知道错了,罪奴再也不敢了,还请耿姑姑高抬贵手,饶过胡蝶这一次吧,她没有偷懒,她真的是晕倒了,你就让胡蝶休息片刻吧,不然会把胡蝶给累死的。”

“要我饶过她也可以,但是……”耿姑姑望着一脸惊慌失措的青竹,若有所思的说道。

“小姐,你醒了?”青竹环顾四周,她见四周都没有人,便趴在胡蝶的身旁小声的嘀咕着。她见胡蝶睁开了双眼望着自己,便继续小声的说道,“小姐,你终于醒了,你上午干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征兆,突然一下子就晕倒了,当时可把奴婢给吓坏了。”

在夜廷司待久了,心中的那份恐惧与谨慎驱使着青竹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耿姑姑在夜廷司是出了名的辣手无情,打人真的是把人往死里打,管你以前是世家小姐还是王族贵女,只要来了夜廷司,只要在夜廷司犯了错,她都不会手下留情。青竹真的害怕耿姑姑听到她再说小姐这两个字,虽然她知道此时耿姑姑不可能听到她和胡蝶的对话,但是谁敢保证她们现在的对话会不会被有心人听到然后在讲给耿姑姑听呢,毕竟隔墙有耳,而且夜廷司里面没有友情更加没有信任可言。

胡蝶微微的点了点头,休息了半日,她的意识慢慢的开始清醒了过来,但是她的身体依然觉得沉重,如同巨石般压在地上,全身酸痛乏力,感觉一碰都能散架一样。她望着眼前这位衣衫破烂、头发油腻、满身污秽的小女孩,缓缓的说道,“小妹妹,我想喝水,能给我倒杯水喝吗?”

青竹愣了愣,她不解的望着胡蝶,心中满是疑惑。她和胡蝶一起长大,胡蝶是主她是仆,虽然胡蝶待她极好,有时候甚至超过了胡蝶的亲妹妹,但是,在她的认知中,胡蝶从来都不会喊她小妹妹,也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她小妹妹。她望着满脸疲惫的胡蝶,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胡蝶的胡言乱语,心中百感交集。她想问,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小妹妹,我口渴了,能不能给我倒杯水喝。”胡蝶见青竹纹丝不动的站在她面前,而且还面无表情,像是发呆,又像是傻子,就像一个木雕一样,心中有些恼怒,她心想,和你说话简直就像对牛弹琴一样,就像把石头扔进海里一样,如果不是我现在动不了,我才不会麻烦你来给我倒水喝。

“喂,小姑娘,你能不能给我倒杯水喝,我口渴,我要喝水!”胡蝶提高了嗓门,她害怕青竹听不见,便大声的说,“你该不会患有耳疾吧?”本来胡蝶想说青竹是不是傻子,是不是聋子,但是考虑到还要麻烦青竹给她倒水喝,她这才注意用词,文明用语,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万一说错了话,青竹不帮她可就麻烦了。

此时胡蝶表现出的异常行为,青竹感到非常的困惑,因为醒来的胡蝶和没有昏倒之前的胡蝶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她还在纠结到底该不该去问一下胡蝶到底怎么了。当她听到胡蝶突然的怒吼,脑袋猛然一颤,她见胡蝶有些生气了,瞬间把她的困惑给抛到脑后了,再也不敢去多问了,便遵从胡蝶的意思,跑到外屋去给胡蝶端水去了。

胡蝶端着水碗,连续喝掉了三碗水,她把水碗递给青竹,示意青竹还要喝水。青竹把水壶提到胡蝶的眼前,然后晃了晃,示意胡蝶没有水了。胡蝶舒畅的打了一个嗝,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胡蝶抹了抹嘴角边的水珠,望着眼前她感觉有些呆傻的小姑娘,问道,“小妹妹,有没有吃的,我有点饿了。”

青竹见胡蝶一直喊她小妹妹,心中惊恐万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微弓着身子双手伏在地上,主仆规矩不能逾越,她从小就被旁人灌输着这种理念,这种理念已经刻在她的骨子里了,已经在她心中生根发了芽,根深蒂固,根本无法改变。

“小姐,我是青竹,我是你的奴婢啊。我不是你的小妹妹,就算奴婢粉身碎骨也不敢去冒充胡家的二小姐。”青竹趴在地上,委屈的说着。

青竹见胡蝶没有说话,便伸手摸了摸胡蝶的头,道,“小姐,是不是上午昏倒的时候磕坏了脑袋?”她见胡蝶的脑袋上并没有什么伤痕,便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了,没有磕坏脑袋,小姐怎么还是会胡言乱语的呢?”

“小姐,要不要我去求耿姑姑,让耿姑姑给你找个医官来看看?”青竹的话语声越来越小,显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明显不足。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夜廷司找掌事们帮忙,必须要有银子,这个规矩在夜廷司已经是不能说的秘密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可是青竹和胡蝶身上已经没有细软首饰之类的值钱的东西了,她们私藏的最后的一个玉镯子已经给耿姑姑了,不然耿姑姑才不会发善心让胡蝶休息半日。当初她们被贬黜出京师之时,还是胡家的亲朋好友给官兵硬塞了很多钱财,官兵们才同意胡蝶和青竹夹带一些私人物品,如今她们俩私藏的细软首饰已经用光了。

“你能不能不要在叫我小姐了?我可是一位规规矩矩的姑娘,不要来毁我清白。”胡蝶本想把青竹臭骂一顿,可是想到青竹一直照顾着她的份上,她就没有发脾气。

“小姐,我是青竹,我是你的奴婢啊。”青竹再一次回道。

胡蝶莞尔一笑,望着紧张万分的青竹,脸上显示出了一丝丝的尴尬,她这才反应过来她已经穿越了,她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21世纪了,青竹作为她的婢女,叫她小姐也无可厚非。但是她听着别人叫她小姐,总感觉怪怪的,心中甚是不爽。

“现在是哪个朝代?”

“卫朝。”

“中华上下五千年,哪里来的卫朝?”胡蝶喃喃自语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小姐,你是不是失忆了?”

看着眼前认真思考的胡蝶,青竹唯一想到的词就是失忆。她在脑海中回想着胡蝶时而笑时而哭、时而疯癫、时而沉默的画面,她不愿意去承认胡蝶是疯了,是脑子摔坏了。她在心中非常笃定的认为,她家的主子肯定是失忆了,不然她怎么能忘了现在是那个朝代呢。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前户部侍郎胡玉安之女胡蝶。这里是鲁国王府的夜廷司。因为老爷得罪了当朝皇后文氏,老爷和夫人都被文氏给杀了,其余族人作为罪奴被流放到了偏远的鲁国。”说到伤心之处,青竹又哭了起来。

胡蝶没有穿越之前也叫胡蝶,九零后,四川人,北京大学历史系在读的硕士。穿越之前她是在救一个落水的儿童。落水的儿童被她救起来了,可正当她要上岸之时,水中突然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猛然把她给拽到了水里,然后她能想起来的事情就是她穿越到了这里。

罪奴,流放,偏远,听着这些可怕的词语,胡蝶不经感叹着,卫朝的胡蝶的身世这么的凄惨吗?她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心中感到无比的惆怅,老天爷安排她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体验这个朝代胡蝶的生活?还是老天爷觉得她以前的生活太过于安逸,想让她来体验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感觉?想到这些,胡蝶突然想哭。她想回家,她怀恋没有穿越之前的生活,她想念她的爸爸妈妈。

“我想回家!”胡蝶略带哭腔,“你能带我回家吗?”

“小姐,我们已经没有家了。”青竹见胡蝶突然哭了,有些不知所措。

“我说我不是这个朝代的人你信吗?”

“小姐,你在说什么?青竹听不懂。”

“天呐,老天爷,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还是你想故意要整我?别人穿越都是穿越到了唐朝、清朝这些繁华富饶并且充满爱情的朝代,再不济也是穿越到了宏伟壮观的大秦帝国,轮到了我怎么就穿越到了一个连听都没有听过的朝代呢?”

对于一个历史系的高材生,如果能够穿越到古代,那简直就是呼风唤雨般的存在。中华上下五千年所发生的事件虽然胡蝶不能全然记得,但是她脑海里面记住的知识足够她在那个朝代称雄称霸,过着潇洒自由自在的日子。可是她偏偏穿越到的这个朝代早已超越了大纲,并不在她所熟知的范围之内。

“小姐……”

“以后不许叫我小姐。”胡蝶望着青竹斩钉截铁的说着。“以后叫我大姐。”

青竹点了点头。

胡蝶望着恭顺如羊羔的青竹,再望了望窗外的天空。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妥协了,她接受了现在的这个令她憋屈、令她恼怒的身份。就算不接受又能怎样,现在的她落魄如乞丐,甚至连乞丐都不如,而且她身处如牢房般的屋子里,或许她连这个屋子都走出不去。

胡蝶望着自己疲软的身子,不停的安慰着自己,既来之则安之,等自己的身子好些了,再去图谋接下来的事情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