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娇妻升职记 > 正文
第二章 回忆
作者:界先生  |  字数:4921  |  更新时间:2021-11-04 13:37:15 全文阅读

嘉兴十年,春,宇文靖八岁。他是嘉兴皇帝与皇后萧氏的第一子,在他出生之时便被嘉兴皇帝立为卫朝的太子。

嘉兴十年,大卫朝的鲁国爆发了一场特大型的瘟疫,传播速度快,波及范围广,鲁国子民死伤无数。鲁国子民被迫四处逃亡,哀鸿遍野,一片凄凉。不知何故,瘟疫悄无声息的传到了大卫皇宫之内,嘉兴皇帝结发皇后萧氏不慎感染上了瘟疫,太医院的医官们齐心救治也无济于事,皇后萧氏于十日后殡天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后宫也不可一日无皇后。由于二品夫人文氏贤良淑德,又因她育有一子三女,瘟疫结束后,在大卫朝的官员们的大力举荐和嘉兴帝的再三考虑下,次年秋,二品夫人文氏被册封为继后。

嘉兴十二年,春,嘉兴帝为继后文氏举行了隆重的封后大典。同时册封文氏的儿子宇文仲为汉王。

嘉兴十三年,春,先皇后萧氏的族人无意间发现当年是有人故意把瘟疫带到后宫之中,故意让先皇后感染上瘟疫的,便开始动用全族力量去寻找证据,可是不管萧氏一族如何寻找也找不到一丝丝的线索。

其实,当年之事就是文氏一族故意为之,目的就是想让先皇后萧氏死。而且在先皇后去世没有多久,他们便把所有的有力证据都给销毁了。文氏一族见萧氏一族找不到证据,便故意设计连环圈套,陷害萧氏一族,萧氏一族没有防备,触犯皇权,满门被抄。

太子宇文靖在朝堂上为萧氏一族辩解、求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萧氏一族是被文氏一族所陷害的,他的母后萧氏是被文氏害死的,还让嘉兴帝废黜文氏的皇后之位,彻查此事。宇文靖的此种行为彻底惹怒了嘉兴皇帝,然后嘉兴皇帝颁布圣旨废黜了宇文靖的太子之位,降为鲁王,把他发配到庐州,让他开府建衙,远离京都。

鲁国庐州,大卫朝的西北边陲,辽阔的黄土高原,草木低矮,风沙横行,人烟罕至。一直以来,庐州都是大卫朝的流放之地。

嘉兴十四年,春,宇文靖带着随从来到庐州,来到属于他的封地,自此过着隐忍而悲凉的生活。

那一年,宇文靖十二岁。

嘉兴十九年,秋,嘉兴皇帝突然患病,一病不起,经过太医院的医官们精心调理依然不见好转。朝臣们见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便嚷嚷着让皇帝早立太子,以防不测。嘉兴帝见众口铄金,如今的他虽然贵为皇帝,但是他想凭借自己一己之力也无法改变朝臣们的想法,无奈之下便册立汉王宇文仲为太子。

嘉兴二十年,春,皇后文氏见皇帝的病情逐渐恶化,而且也没有治好的迹象了,便想着借给太子宇文仲选妃来给皇帝冲喜。

其实冲喜是假,拉拢朝臣是真。虽然朝堂上有文氏一族把控着,后宫有文皇后看管着,但是朝堂上风云变幻,随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宇文仲还没有登上皇位之前,她必须要做好万全之策,以保证宇文仲能够顺利登基称帝。

皇后文氏钟意班家嫡女班飞燕,欲选班飞燕为太子妃。只因班飞燕的父亲班和坤所统辖的班家军骁勇善战,为大卫朝建立了赫赫战功,所以她有意拉拢。

如今皇帝病危,离驾崩亦不远已,而且朝堂上暗潮汹涌,文皇后害怕在嘉兴帝驾崩后朝堂上会发生变故,毕竟她心中清楚,嘉兴帝并不想让宇文仲当太子,更别说把皇位传给宇文仲了。如果嘉兴帝驾崩后,暗地里不服文氏一族的朝臣们肯定会勾结分封在外的皇子们,然后让分封在外的皇子们带兵攻打京都,来抢她儿子的皇位。如今只要有班家军和文氏一族的簇拥与支持,那么任凭谁来了也抢不走宇文仲的皇帝之位。

文皇后的如意算盘虽然打的好,但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宇文仲并不喜欢班飞燕,甚至有些讨厌班飞燕。宇文仲喜欢文岩松的庶出女儿文如玉,一定要选文如玉为太子妃,而且宇文仲还威胁文皇后说,如果文皇后不让文如玉当太子妃,那么他就不当皇帝。

文皇后大怒,看着不争气的宇文仲气的在寝殿里直跺脚。她为了宇文仲能够顺利登上皇位,一直图谋筹划着,可是宇文仲却偏偏不听从她的话,执意要选文如玉为太子妃。文皇后见和宇文仲没有一点点商量的余地,便也只能妥协,为了能把班家拉拢住,让班家一直支持宇文仲,她只好退而求其次,让宇文仲选班飞燕为二品太子夫人,同时迎娶两人进太子府。

文岩松是皇后文氏的哥哥,他本意是想让他的嫡出女儿文梦柔嫁给宇文仲的,可是宇文仲却喜欢的是文如玉,他见宇文仲对文如玉一往情深,痴情不改,便也没有过多的干预此事。不管是庶出还是嫡出,只要最后大卫朝的皇后是他的女儿就可以了。

太子府的一些宦官为了自己的前途,便提前把文皇后想立班飞燕为太子妃的消息透露了出去,以此来讨好班家,讨好班飞燕。

当他们所有的人都以为只要文皇后定下来的事情一定不会再有变故,宇文仲一定会按照文皇后的旨意迎娶班飞燕,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太子妃的人选还是发生了变化。当圣旨传到班府之时,班飞燕整个人都傻了,痴痴地望着传旨的宦官,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本来属于她的太子妃之位如今却成了他人的囊中之物了,而且抢夺了她的太子妃之位的还是位庶女,她不服。班家在卫朝也是有头有脸有地位的家族,她是班家的嫡长女,就算班家地位不如文家,但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庶女竟然能抢了她的太子妃之位,她愤怒之极,盛怒之下,把圣旨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班飞燕从小骄纵,心高气傲,她想要的东西都没有得不到的。于是她当着传旨宦官的面放出豪言,她不能也不会屈居文如玉之下,一定要做太子妃,将来还要做卫朝的皇后,不然绝不出嫁。

班飞燕的豪言壮语传入了宇文仲的耳中,宇文仲大怒,本来他就不喜欢班飞燕,如果不是文皇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他才不想迎娶班飞燕。如今班飞燕出言不逊,大放厥词,根本没有把文如玉放在眼里,为了文如玉,他必须要处死班飞燕,不然难解她们俩的心头之恨。

文皇后见班飞燕和宇文仲一样,如此的不懂事,不懂她的筹谋,就算让宇文仲把班飞燕娶入府中,以后也是后患无穷,为了文氏一族以后的荣耀,班飞燕定然不会进入太子府,而且也不能成为宇文仲的姬妾。

文岩松本欲想借助此事卸了班和坤骁骑将军的职务,然后选择自己的亲信去接管班家军。因为近年来,班家军在卫朝军队里的声望已经在一点点的盖过文氏一族在军队里的声望了,如果再不想办法打击一下班和坤和班家军的气焰,指不定哪一天班家军就完全不把文氏一族放在眼里了。怎奈此时的班家军正驻守在鲁国的西凉城内,帮文氏盯着有些蠢蠢欲动的西蛮人和表面看着安分内地里却一直不安分的宇文靖。

文皇后曾经得到过一个重要的消息,说宇文靖和西蛮人私下有接触,他们内外勾结意有所图。不管此消息是不是真的,文岩松和文皇后心里都非常清楚,如果此时动了班和坤,班家军不听从朝廷的指挥,那么一定会打乱他们所有的计划。如果西蛮人和宇文靖真的勾结在了一起,挥师南下举兵造反,到时候就真的有些得不偿失了。

在班和坤一再的苦求下,说,班家永世留在西凉,盯着鲁王,为皇后为太子解决鲁国之患,文岩松和文皇后这才放下心中疑虑,放过班飞燕。文皇后不想和班家闹的太僵,即使不能拉拢班家为自己所用,她也不想让班家成为自己的敌人,于是下旨说看在班和坤和班家军有功于社稷的份上,便不予班飞燕计较。可是太子却不依不饶,不愿放过班飞燕,一定要让班飞燕永世为妾,而且成为最低贱的皇子的妾室。文皇后无奈,只好把班飞燕放逐到鲁国庐州,嫁给宇文靖,永世为妾,太子才没追究。

嘉兴十六年,春,户部尚书职位空缺,由于户部侍郎胡玉安精明能干、能言善道,颇得嘉兴皇帝赏识,于是嘉兴帝立即升胡玉安为户部尚书。同年,夏,胡玉安的胞妹胡玉佳被封八品贵人,奉旨入宫伴君。

那一年,胡玉安之女胡蝶十二岁。

同年,秋,由于胡玉安在前朝深受嘉兴帝的器重,而胡玉佳在后宫深受嘉兴皇帝宠爱,于是胡玉佳由八品贵人晋升为七品才人。

同年,冬,胡玉佳再次得到晋封,晋封为六品美人。短短数月,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能够连升两品,足见嘉兴帝对胡玉佳的喜爱。

嘉兴十七年,春,胡玉佳怀上龙裔,嘉兴皇帝喜上眉梢,再次晋封她为五品修仪,破例让她执掌一宫事宜,而且许诺在胡玉佳诞下皇子之时便晋升胡玉佳为四品淑仪。

皇帝妃嫔只有升到四品淑仪之时,才能执掌一宫事宜,如今的胡玉佳才晋升到五品就能执掌一宫事宜,纵观在嘉兴帝之前卫朝的后宫史,胡玉佳乃是第一人,或许也是最后一人,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就一年时间,胡玉佳连升三品,由八品贵人直接晋升到五品修仪,晋升速度之快,令人羡慕,也惹得前朝和后宫众多人的不满,尤其是文氏一族。

皇后文氏每次看见胡玉佳都感到有一股恐惧的力量涌上心头,令她浑身不自在。她知道嘉兴帝宠爱胡玉佳的原因,她也知道嘉兴帝为什么会不顾他人反对与阻挠一直晋升胡玉佳的品阶,那是因为胡玉佳的长相和先皇后萧氏有些相似。

文皇后本想用计谋与手段除去胡玉佳,不然以如今胡玉佳的恩宠,迟早有一天胡玉佳会越过她去。但是她转念一想,其实也不用她动手,自然也会有人替她动手,毕竟在后宫之中,集万千宠爱与一身是会招人恨的,人一旦有恨,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好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如今的她只管做渔翁就可以了。

那一年,胡氏家族风光无限,胡氏一族的风光甚至都快要盖过文氏一族了。

在胡玉佳将要临盆生产之时,嘉兴皇帝下旨让胡家女眷进宫看望快要生产的胡玉佳,以保证胡玉佳能够顺利诞下皇子。胡蝶也在其中。

胡蝶跟随母亲进宫,嘉兴皇帝见她小小年纪就才情横溢、知书达理,大喜,便下旨封胡蝶为伴读仕女,进宫陪嫡公主宇文柔读书。其实嘉兴帝让胡蝶进宫陪公主读书只是其一,其二是想让胡蝶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在胡玉佳之侧,已解胡玉佳思恋亲人之苦。

嘉兴十八年,胡玉佳产下一子,嘉兴皇帝亲自给小皇子取名,取名为宇文博。在众多皇子之中,能够得嘉兴帝亲自取名的皇子就两人,一个是宇文靖,另一个就是胡玉佳的儿子宇文博了。

嘉兴帝抱着宇文博久久不愿松手,她望着宇文博,然后又望了望躺在床上的胡玉佳,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宇文靖出生时的场景,感觉是如此的相似。

嘉兴帝拍了拍胡玉佳的手背,兑现了他的承诺,晋封胡玉佳为四品淑仪,并且赐尊号端,至此胡玉佳成为了后宫中第一位有尊号的四品淑仪,成为了四位淑仪之首。

由于嘉兴帝的后宫之中并未册封二品夫人和三品婕妤,所以她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皇后文氏。

在宇文博满月之时,嘉兴帝下旨封宇文博为齐王,宇文博是第一位在满月之时就封王的皇子。

此时的文皇后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整天惶恐不安。如果再不出手,假以时日以嘉兴帝对胡玉佳和齐王的宠爱一定会威胁到她和宇文仲的地位,说不定哪一天嘉兴帝脑袋一发热,立了宇文博为太子,那么到时候就悔之晚矣了。

嘉兴十九年,春,嘉兴帝带着皇后、一众妃嫔、皇子和朝臣们出宫祭天,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文皇后见时机来了,便设计让宇文博从马车上摔了下去,然后被马车给碾死了。胡玉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足一岁的孩子如何死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却没有办法去救他,这种无力感令胡玉佳变的疯魔,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突然口吐鲜血,重重的摔倒在地。当医官把胡玉佳救醒之后,胡玉佳见人就打,见人就骂,完全就是一个疯子。文皇后以胡玉佳不在适合伺候皇帝为由,把胡玉佳给打入了冷宫。嘉兴帝虽然不舍胡玉佳的离去,但是见胡玉佳此时疯癫的模样,便没有去阻止文皇后的所作所为。

嘉兴十九年,秋,嘉兴皇帝突然患病,一病不起。朝堂之事皆有汉王宇文仲代理,胡蝶的父亲胡玉安失去了皇帝对他的信任与庇护,从此远离了朝政权利的中心,胡家再也不像从前那般风光,开始败落。

嘉兴二十年,春,胡玉安难忍文氏一族的嚣张跋扈,上书谏言,说皇后文氏陷害皇妃,迫害皇子,镇国大将军文岩松结党营私,排除异己,迫害同僚。可是证据不足,皇帝没有全信。

此时的胡玉安就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他的谏言对文氏也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而且如今的文氏一族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如果此时动了胡玉安,那就真的中了胡玉安的下怀,像世人宣告文氏一族就像胡玉安说的那样嚣张跋扈。于是文皇后和文岩松并没有过多的理会胡玉安。

胡玉安对于文氏一族来说就像是跳梁小丑,但是鉴于胡玉安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与抹黑,就像是有痰在喉,不吐不快,于是在嘉兴二十年秋嘉兴帝病重,文氏一族开始正在的掌控朝堂之时,文氏一族开始打击报复胡玉安,说温玉安恃宠而骄,贪赃枉法,侮辱天子,藐视君威。朝堂百官惧怕文氏一族的阴狠毒辣,没有一人站出来为胡玉安辩驳。

文皇后下令,赐死胡玉安和夫人李氏,其它族人流放庐州。

十六岁的胡蝶站在大卫朝京都的城门外,望着大卫的京都流下了坚强而愤恨的眼泪,倔强地带着族人踏上了艰苦的流放之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