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十七章轮回之境(2)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22-01-04 09:47:13 全文阅读

苏霁月嘴角扬起一抹自嘲,并没有回答顾清词的话。

或许,他从未了解自己,又怎么能知道呢?

顾清词见苏霁月不语,便也没有继续搭话。

他抬起头来望着眼前一脸沉重的苏霁月,只见她眼眸低垂,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

少顷,苏霁月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有些疑惑,随后淡定地坐在那里。

只见那宫女手上拿着托盘走了进来,朝苏霁月行了行礼,随后便将托盘放在桌上。

紧接着,苏霁月便看到顾清词走了进来,看到苏霁月一直坐在那里,愣了一下,俨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样。

顾清词拿着匕首走到苏霁月的面前,轻声道:“九公主,别担心。”

苏霁月瞥过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突然,苏霁月的耳边传来顾清词的声音:“九公主,好了。”

苏霁月看着心口上的绷带,望着顾清词问道:“顾太医,我可以离开了吗?”

这个地方,她一点也不想待下去。

每次只要一来这个地方,她的心口就要痛上几天。每次只要回想起来,就连呼吸都是痛的。

“九公主,你稍等一下。”顾清词见她脸上平静得神奇,不知道为何心口有些难受。

总觉得这历尽沧桑的模样,不应该出现在这张脸。

苏霁月有些疑惑地盯着顾清词的身影,思绪万千,不知道在想什么?

“九公主,这个你带回去。”顾清词拿着青花瓷瓶递给苏霁月轻声道。

苏霁月并没有接过顾清词手中的瓶子,而是盯着顾清词疑惑道:“这是什么?”

顾清词轻咳一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随后轻声道:“这是天仙膏,对你的伤口有帮助。”

“为何对我怎么好?”苏霁月有些疑惑地盯着顾清词问道,她着实有些好奇顾清词为何对自己怎么好?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处境?还是说他这是在同情自己?

“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是我这一生的志愿。”顾清词解释道。

苏霁月忍不住一笑,仿佛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谢谢顾太医。”苏霁月并没有矫情地拒绝顾清词,而是接过他手中的青花瓷瓶,轻声道谢。

顾清词望着苏霁月离去的身影,眼神复杂,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会觉得苏霁月的背影看起来有些沧桑。

回到自己的宫殿,苏霁月将自己关在寝殿里,她将瓶子随手放在桌上,便直接去了浴池。

她将自己的身子全都浸泡在浴池里,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一张熟悉的脸。

总觉得这一切像是在做梦一样。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便听到宋毅的声音:“九公主,宫里有刺客,你没事吧!”

苏霁月听到宋毅的声音,紧紧捂着自己的身子,有些疑惑地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

未等,苏霁月反应过来,那人已经直接走进浴池里,拿着匕首架在苏霁月的脖子上。

“别动,不要出声。”男子温热的气息在苏霁月的身边响起。

苏霁月望着脖子上的匕首,觉得自己真的太可怜了,刚刚经历了割心之痛,转身便遇到刺客。

她这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啊!

“好汉饶命。”苏霁月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声音有些颤抖道。

守在门外的宋毅迟迟没有听到苏霁月的声音,便又继续说道:“九公主,你没事吧?”

未等苏霁月说话,她的耳边又传来男人陌生的声音:“跟他说你没事。”

苏霁月点了点头,便朝门外说道:“宋将军,我没事。”

话刚落,便听到门外离开的脚步声,那一刻苏霁月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苏霁月看着身边的男子,连忙应道:“只要你不伤害我,我可以帮助你。”

男子听到苏霁月的声音,眉头微蹙,觉得苏霁月说的全都是废话。

他若是真的想要伤害她,拿他刚刚何必费那么大的劲与她周旋呢?

她这脑袋瓜究竟在想什么?

男子起身并没有回答苏霁月的话,只是一脸看智障的模样看着苏霁月,张了张嘴准备说话,却发现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苏霁月望着晕倒在地上的男人,觉得头有些大,她怎么就忘了眼前的人呢?

苏霁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拖到床上,随后又拿了一些创伤药擦了擦男子胸口上的伤口。

她突然发现两人挺有缘分,受伤的位置竟然会一样。

苏霁月伸出手想要将他脸上的面具扯开,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男子的脸,身子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扯入身下。

苏霁月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着实没有想到她的力气竟然会如此大。

他不是受伤了吗?为何力气还那么大?

苏霁月望着他大声吼道:“你放开我。”

男子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苏霁月声音沙哑道:“不准偷看我。”

说罢,便也不管苏霁月回话,直接倒头睡下。

苏霁月望着身边的人,觉得有些无奈,或许这跟他的处境有关系吧。

否则,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半夜。

男子醒来望着眼前的环境,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张脸,突然发现桌子前那一抹瘦小的身影。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在心口上划过,暖暖的。

她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见上面已经处理过,又望着那么沉睡的身影。

他记得之前听到有人唤她:‘九公主’她应该就是苏国那个最不受宠的九公主。今日一见,传闻竟然是真的。

“小家伙,我一定会报恩的。”男子将苏霁月抱在怀里,望着她恬静地容颜,轻声低喃道。

男子将她放在床上,凝望了她一会,随后便离开。

第二天清晨。

苏霁月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脑海中一片空白,她记得自己昨天是谁在桌上,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昨天那个男子在哪里呢?

苏霁月心里有太多的疑惑。

若不是心口上的伤,她真的会以为这一切都是梦境。

难道他已经离开了?

苏霁月并没有管,而是起身换了一身衣裳,便给自己的伤口上药。

也不知道苏倾城现在怎么样了?

她突然有些挂念在空山寺的日子,那一段时间是她着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

苏霁月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疼得甚是厉害,直接朝门外的宫女喊道:“来人啊!快传太医。”

难道她真的要命丧于此吗?

守在门外的宫女听到苏霁月的喊声,推开门,发现苏霁月正痛苦地躺在地上,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

那模样看起来甚是吓人。

少顷,便看到顾清词急匆匆地跑进来,苏霁月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要知道顾清词是苏倾城的专属太医,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救我。”她现在还不能死,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她怎么能离开呢?

顾清词看着她痛苦的神情,心中闪过一抹异样,握住苏霁月的手,安慰道:“九公主放心,微臣一定会保证公主的安危。”

苏霁月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顾清词望着眼前这个满脸汗水,脸色煞白的女子,他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带着她离开这里。

她是天空中遨游的鸟,她应该自由自在的在空中飞翔,而不是被困在这金丝笼里,满身伤痕累累,却无能为力。

苏霁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朵花,感受月光的普照,清风的柔情。耳边传来一声声低沉的诵经声,她很想睁开眼睛看清来人的面容,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特别沉重,根本睁不开。

画面一转,她看到了阿箬正在和她挥手,像是来带一起离开这里似的。

“阿箬,是你吗?你是不是来接我?”苏霁月的声音带着激动,欣喜,还有一丝丝的疑惑。

她的阿箬真的来接她了,真好!

顾清词听到苏霁月的声音,愣了一下,望着她那微微张开的小嘴,脸上的汗水穿过下颚落在床上。

“顾太医,现在怎么办?”一旁的宫女见苏霁月这昏昏沉沉的模样,望着顾清词担忧问道。

顾清词伸出手搭在苏霁月的手腕上,替她把脉,面色凝重。

着实没有想到苏霁月竟然会如此严重。

“你去御膳房熬些药过来。”顾清词朝身边的宫女吩咐道。

宫女听到顾清词的话,立马起身直接往御膳房的方向跑去。

经过一夜的折腾,苏霁月身子的温度逐渐下降,顾清词天光微亮才离开。

顾清词刚踏出琉璃宫便遇到了苏倾城的贴身嬷嬷。

花嬷嬷朝顾清词行了礼,望着顾清词轻声道:“顾太医,三公主这会子正在闹脾气不肯喝药,还请顾太医去紫宸殿走一趟。”

顾清词伸出手揉了揉眉间,望着花嬷嬷轻声道:“劳烦花嬷嬷带路。”

紫宸殿和琉璃宫隔了两条街,中间还有一个御花园,两人走了一段路,才赶到紫宸殿。

当顾清词踏进紫宸殿的时候,便听到里面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

“滚,你们都给本公主滚。”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药香味,地上青花瓷渣子,还有滚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

苏倾城三千青丝披散在后背,她背对着顾清词,一只手捂着胸口,轻声咳嗽。

“微臣顾清词参见公主。”顾清词望着苏倾城的身影,行礼道。

苏倾城听到顾清词的声音,转过头来望着顾清词声音沙哑道:“清词你刚刚跑去哪里了?”

她醒来没有看到顾清词的身影,她很是担忧。

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顾清词在她身边的日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