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如梦初醒
作者:闻人烟  |  字数:2786  |  更新时间:2022-01-10 09:45:38 全文阅读

“苏霁月,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为什么是旭哥哥?若不是你做出这伤风败俗的事情,旭哥哥又怎么会因为要替你求情,而忤逆父皇的旨意,被处凌迟。”苏倾城只要想起司空旭惨死的画面,她便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

为什么?她的旭哥哥死了,而她还活着?

苏倾城看着他脸上的泪水,抬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哦,忘了告诉你,空空大师今日服毒自杀了。”

听到玄空自杀的消息,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她,她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那个和尚真是蠢,我跟他说,只要他喝下毒药,我就放了你。他竟然眼睛都不眨,直接端起毒酒饮了下去。”苏倾城望着她轻笑。

“苏霁月,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若是这个世界没有她,是不是就不会有人和她挣了?

“苏倾城,你为什么要这里做?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霁月,旭哥哥路上太孤独了,你下去陪陪她好不好?”苏倾城手里拿着毒药,走到苏霁月的身边。

苏霁月觉得她疯了,她彻底疯了,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苏倾城见她不肯配合自己。

“来人将她给本公主按住。”

太监听到苏倾城的话,伸出手直接他给按住。

无论,苏霁月如何挣扎她还是喝下了那毒药。

“哈哈哈.......”苏倾城望着他那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大笑。

“苏倾城,我诅咒你爱而不能相守,生生世世都不能如常所愿。”

她的嘴角溢出鲜血。

当玄空赶到琉璃宫的时候,发现火势极大,众人的耳边回荡着:“九公主还在里面……”

玄空闻言,眼底闪过一抹震惊,不可置信地看着琉璃宫那紧闭的大门,着实没有想到她竟然在这里……

那一日,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等到众人发现的时候,整个琉璃宫化成灰烬。

回忆作罢,玄空眼底的泪水落在轮回之境上面。

原来那个人真的是她,而他就是一切的原罪。

玄空放下轮回之境,直接去了落梧宫,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思绪飘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尊者,你怎么哭了?”了烟望着眼前的玄空,眼底闪过一抹疑惑,着实不知道他为何哭了?

玄空听到声音,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蹲下身子抚摸着了烟的头。

“我没有哭,只是沙子进了眼睛。”

了烟有些半信半疑地看着他,觉得他刚刚肯定是哭了。

“尊者,师父说骗人是不对的,你这样不乖哦。”了烟望着玄空奶声奶气道。

玄空看着他这模样,忍俊不禁的笑了,觉得了烟着实可爱。

“姑姑,我刚刚在门口看到一个奇怪的人,他一直望着落梧宫的大门落泪。”他跑进落梧宫望着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的玄空。

她听到了烟的声音,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盯着那扇门,思绪漂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姑姑,你怎么了?”了烟见她一直盯着那扇门沉思。

“你说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他将玄空的长相描述了一遍。

“姑姑,我刚刚还看到他哭了,你说是不是羞羞?”

她蹲下身子从怀里掏出糖果递给了了烟。

“了烟真棒,这个奖励给你。”

苏霁月的脑海中不又浮现出释摩罗的身影,像他这样无欲无求的人,真的会哭吗?

她怎么都想象不出释摩罗这样的人也会动了世俗念,也会哭泣?

书墨恰巧端着药膳走进来,便看到苏霁月急匆匆出去的背影,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不知道她现在要去那里?

她望着眼前无字碑,心口猛地一疼,好像有万千只蚂蚁在撕咬特别难受。

她靠在无字碑旁眼眶红润,一直注视着眼前的石碑,伸出手细细的摩挲。

“你在那边还好吗?”

她们很快就要团聚了,倒那时候,谁都不能将她们分开。

彼时,天雷滚滚,电闪雷鸣。

天空中下起了倾盆大雨,那雨水像是一道道鞭子一样狠狠抽在苏霁月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那是天神的哭泣,亦是对她的怜悯。

她并没有理会那雨水,而是靠在石碑像是睡觉了一般,浑身感受不到那些冰冷的水。

书墨等了苏霁月三个时辰,一直都没有等到她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焦虑。

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如今的她不是从前的她,她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若是真遇到什么事情,也没有还手的余力。

正当他愁眉不展的时候,便看到不远处的苏霁月。

“上神?”

她抬起头来望了一眼书墨,紧接着便晕了。

吓得书墨连忙接住她,直接望着屋里走去,随后便吩咐人去请药仙。

药仙来了,只是开了一些药,便直接离开了。

入夜,苏霁月的身子一场滚烫,像是刚从火炉里出来似的。

他一边照顾着苏霁月,一边朝门外的仙娥吩咐:“快去拿些冰块。”

守在门外的仙娥听到书墨的话,立马去冰房里拿冰块。

折腾了一晚上,苏霁月身上的热度才逐渐退下来。

书墨望着熟睡的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欠了苏霁月。’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洛河来接她离开这里,而她也愿意和洛河离开这里。

等她醒来,望着眼前熟悉的环境,她以为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

她起身披了件衣裳,随后便打开门望着外面的景色,眼底闪过一抹落寞。

突然,手心传来一阵温暖,苏霁月低头一看才知道是了烟。

“书墨呢?”

“书墨去厨房了。”

他刚刚看到书墨去了厨房,大概又是做好吃的。

在他的印象里,自从苏霁月来了之后,书墨每日都在厨房里忙活,大概是在弄些好吃的给苏霁月吧。

他觉得这个姑姑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太好吃了。

听到了烟的话,愣了一下,随后便让了烟自己去玩,而她则去了屋里。

少顷,书墨便端着膳食走了进来,见到她醒了,便关心:“上神,您的身子可好些了?”

苏霁月点了点头,望着书墨道:“昨日辛苦你了。”

她只是太挂念他,所以才会怎么难过……

若是他还在,自己还有个寄托,或许也不会变成这样。

书墨听到她的话,愣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觉得苏霁月太客气了。

若不是洛河上神遗嘱,或许他也不会……说到底还是得感谢洛河上神。

“上神,以后出去能不能带上我?”

昨日,他一直在落梧宫等苏霁月,那时候他真怕他会出个万一,怕她会……

若是她真的出事了,那他该怎么和洛河上神交代?

苏霁月闻言,望着书墨脸上的担忧,顿时有些愧疚,轻轻点了点头。

书墨见状,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自从那一日过后,苏霁月便再也没有见到顾清词,据说沧州有事,他被天君派去那边办事情。

苏霁月并没有在乎,毕竟她和顾清词只是普通朋友。

她端起桌上的茶品了一口,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好像眼前有一阵烟雾将自己的眼睛蒙住一样。

“哗啦……”

苏霁月是被一阵冰冷的水给泼醒,她睁开眼睛望着眼前昏暗的房间,还有眼前站着陌生的仙娥。

这究竟是哪里?

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落梧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好像记得自己喝了一杯茶,然后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苏霁月一副恍然大悟,才知道是那茶有问题。

彼时,一道俏丽的身影走了进来,苏霁月眉头微蹙,觉得苏倾城这是在公报私仇。

还在因为上次的事情,所以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她岂不是很幼稚?

“苏霁月,是不是很震惊?”顾倾城蹲下身子轻轻抬起苏霁月的下巴。

苏霁月眉头紧蹙,一脸深沉地盯着顾倾城,觉得她太幼稚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苏霁月望着她那得意的脸,有些不耐烦。

为何她总是处处争对自己呢?为何她总是不肯放过她呢?

顾倾城听到苏霁月的话,忍不住笑了。

“苏霁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辜,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干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